第一百八十四章 娄家灭亡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八十四章 娄家灭亡

也怪自己被被蓝羽失踪的消息冲坏了脑子,要不然怎么会相信蓝家私人飞机爆炸,收魂灯失踪这样的鬼话。 若说蓝家的游艇被人动了手脚,林子是信的,一来没有征兆,好端端的谁会一直惦记着有人要来害自己而时时刻刻提防着。 二来这游艇虽然是被蓝家买下的,可实际上是有别人照看的,真要有人想下手,容易的很。 可私人飞机爆炸去绝非那么容易,蓝家的私人飞机场就在离蓝家山脉不远的地方,说白了就是在蓝家的地界里,那里的一举一动都在蓝钟的眼皮子地下。 哪里这么容易被人动手脚而蓝钟去不知道的?这纯粹是扯淡。 二来,蓝家的核心弟子相继出事,蓝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是有人要针对蓝家,哪里还能不做好防备,严防死守,怎可能还会犯被人自家门口安炸弹的蠢事,除非,是蓝钟自己乐意。 虽然知道蓝钟这么做无可厚非,不过林子还是觉得有些心寒,等此事过去后还是与蓝家慢慢断了关系吧。 林子心中下了念头,却见白色云雾在空中浮动半刻便消失不见。 随之,又见三长老等人从山下往上赶,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三长老已经立与人前,面带微笑的向林子施礼道谢:“多谢林仙师这次出手相助,老夫与蓝家上下感激不尽。” 口中说着道谢的话,可却半口不提欺骗的事情,无半分诚意,这种世家出来的人果然都这样。 娄震威见此哪里不知道这是蓝家做好了请君入瓮的局,亏的他还以为是自己先得了先机,想到此处娄震威体突然内气血翻腾。如同决了堤的洪水,暴怒的在体内横冲直撞,娄震威双目突出,一手捂住胸口,身体往前一倾,就是一口心头血喷涌而出。 林子见娄震威这般模样,便知道娄家真的完了,将胜而士战,将败而士竭。 如今娄家还没正式和蓝家对抗,可娄家的家主娄震威却已经气血不稳。自己吐了心头血。这样以来娄家的弟子哪里还有气势可言,这便注定了不战而败。 蓝钟见此情景哪里会放过这等好机会,上前一步喊道:“娄家家族娄震威为一己私纵容其子娄宇峰屡次对我蓝家子弟行凶,全然不顾我四大家族千百年来的情谊,今日我蓝钟与蓝家上下定要再次与娄震威说个清楚道个明白。给我们为此遇害的蓝家弟子一个交代。 只是,我蓝钟绝不是一个不分是非黑白的人。蓝家父子所做的罪行就应该由他们自行承担。不应该坐连他人。 今日有林仙师与高家家主作证,凡是能在此时与娄家脱离关系,弃暗投明的娄氏弟子,我蓝某将既往不咎运,且让他自行离去,只要你从此桥归桥路归路绝。绝不在与娄家有任何瓜葛,我蓝钟保证蓝家上下绝不会因此而为难。” 说道此处蓝钟的声音顿了顿,竟然运足了三层的内力:“但如果你们执意要为这娄家父子的罪行买单,那么休怪我蓝家不客气。蓝家上下即便拼尽最后一个弟子也要将辱我蓝家之人斩杀于此。” 这句话看似并不特殊,且蓝钟的语气也十分平淡冷漠,可这里的每一个词每一个字都蕴含着武宗期大圆满武者的三成的内力。 一时间这些话如同震耳洪钟、穿云裂石般朝着娄家众人漫天袭卷而去,响彻云霄。 站在下方的娄家弟子直觉天摇地动,即便用手捂住双耳,依旧觉得两耳间问问作响似鬼哭神嚎、振聋发聩。 有些内力稍差的弟子早已被震晕过去,双耳双目与鼻喉均泛出细细的血丝,看着触目惊心。 这就是武宗期大圆满的实力,是他们这些人一辈子都无法到达只能仰望的进阶,一时间蓝钟的话一字不落的全都落在娄家弟子的识海里,只怕有些意志力薄弱的人一辈子都抹不去这恐怖的痕迹。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早已动摇的娄家弟子不得不为自己的小命考虑,特别是一些等级待遇并不好的旁系子弟。 他们平时做着最多最累的活,练着最差最偏门的功法,半点天才地宝,灵丹妙药都得不到,却总要被哪些好吃好喝天生好命的娄家弟子欺负辱骂,如今娄家嫡系的人为了一己私欲将娄家置于死地,为何却要他们跟着陪葬? 有这这一想法的可不止一个两个,大量的旁系弟子才此时此刻将心中对自己家族全部挖了出来,根本不用等蓝钟再第二次开口,排在最外围的娄家弟子都已经纷纷指天发誓今日之后与娄家再无瓜葛,随后便逃也似的飞奔下山。 原先还有些徘徊不定犹豫不决的弟子或者相走又绝的面子上难看的弟子,见已经有人带头,且走的不止一个两个,便相互点头,下了决定。 一时间蓝家带来的几千人马如同一盘山沙,众弟子纷纷指天发誓争向奔走。 到最后竟然只有零零散散一百来个核心弟子和管事站在娄震威的身后,满脸的担忧却不敢挪动半步。 倒不是说这些嫡系弟子真的有多少忠心,实在是他们心里和明镜似的。 他们享受着娄家最核心最好的资源和待遇,修炼着最好的功法服用着最难的丹药,如果娄家百年昌盛,他们自然会成为下一代娄家的顶梁柱,可娄家遭遇到现在这样的危机,他们也躲不过与娄家共存亡。 他们不是没有对蓝钟的话动心,可这些嫡系弟子从小就在世家之间各种明争暗斗长大,最是懂得这些人话里的其他意思。所以他们知道,他们与那些旁系弟子不一样,即便他们拿祖宗十八代发誓,蓝家依旧会将他们全部剿灭一个不留。 这是他们享受着这些别人羡慕的嫡系弟子光环的同时应该要有的付出。 娄震威现在已经心如死灰,他没有回头,可哪些娄家弟子一个个言辞凿凿指天发誓的声音却全在他的耳边环绕,他知道带来的人大半都走,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刻会像现在这样失败,这样众叛亲离。 娄震威已伤,即便不用蓝钟亲自动手他也支撑不了多久,而其他的娄家一百多号人面对蓝家与高家的三四百人自然不用多言语,胜负早已明摆着了,不用猜,林子都能想到,一场屠杀即将开始。 那样的画面不是林子想看到的,即便她对蓝家无半点好感,即便她的心早已冰冷淡漠,但她依旧不想看到这些,说她自欺欺人也罢,说她掩耳盗铃也好,想了想,林子便决定自己还是先告辞的好: “蓝家主,能做的我林某已经做足了,z市还有事等着我去处理,我先行一步。” 蓝钟想挽留,又见林子态度坚决,便以为修仙之人不想参与太多世俗之事,便只能让林子离去,只是当他回头看了一眼掉在最前头的娄宇峰眼中不免闪过一丝疑虑和担忧。 林子哪里会看不明白蓝钟的想法,便空旷拿出一枚乌黑的果核,交给蓝钟道:“你若想要娄宇峰的命,便将这个与他服下便可。” 说罢,便不在理会众人,自顾自的飞升而上,不过眨眼睛已经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看着天空中转瞬即逝的红色身影,哪些原本还不清楚真正仙家本来的低阶弟子全都目瞪口呆,腾云驾雾,来去无影,这就是真正的仙家本领。 不用怀疑,林子身上根本没有半点能一举毒杀修真者的绝世毒药。那枚果核其实是朱红果的果核,还是刚刚小蓝才啃下来的,新鲜火热的。 朱红果是脱胎换骨的好东西,却不是所有人都有名吃的,即便是吃剩下的果核依旧蕴含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灵力,以娄宇峰如今的实力又没有长辈护法,大量灵气做支撑,只怕一旦果核下肚,直接会灵气逆行暴涨充斥到他全身的经脉骨骼,最后在一瞬间爆裂开来。 死法很凄惨,可惜林子没有可以让人死的安详的药,所以活该他倒霉了。 林子回到z市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她回来是并没有带上搜魂灯,既然做了与蓝家逐渐疏离的准备,就便不要再插手蓝羽的事情,蓝羽是死是活,蓝家自有分寸,即便以前有什么交情,这次也算一次性还清了。 现在林子最担心的问题是自家老娘的河东狮吼,虽说在飞来的半路上就有想过先给老妈扣一个电话报备下,可无奈的是林子飞的太高,手机收不到信号。总不能中途飞下来打个电话再飞上去吧。 时间八点半,刚刚好,老妈应该发现不了。随便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林子转进空间里卸了妆,打理了头发换上了早上穿的正常的衣服。 万幸今天是周四有晚自习,一般下课时间也在八点,八点半到家正好要是再晚了一步,林子还真怕林妈的夺命连环扣,直接一个电话飙到班主任那里去,这些自己今天装病请假的事情可就彻底穿帮了。 ps:今天有事出去了一趟,这章晚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