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意外堵石一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十九章 意外堵石一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林子却没了原来的紧张,林子能本能的感觉到丹田中的那团雾气是比昨晚更加纯净了,这绝对是好事,非坏事。 其实林子基本猜对了,修士在修炼的过程中通过功法不断的凝练成和自己根骨静脉相容的灵力,也就是林子所看到的白雾,而刚刚凝练的白雾其实是与自己的内丹不相容的,只有通过内丹的不断孕育润和才能真真相容在一起。而灵力在不断的孕育中就会越缩越小但越缩越透明。这个很好理解,就好比精油的提炼,浓缩才是精华么。这个是每个修仙的修真者都明白的基础道理。 不过林子明显还没摸到门路才会自己吓自己。也许是因为玉络仙子觉得修炼的基础知识是人人都应该知道,所以在玉简中没有过多的提到修行过程中的应该注意到的一些基本过程和细节。 这下可是难为了林子这个对修仙一窍不通的孩子,没有门派,没有师傅,连详细的手册笔记都没有,只有一本功法,完全是要靠自己摸索研究,才会有这么一出。 好在林子因为谨慎,观察的仔细,才没闹了大笑话。修炼确实是要不断的运功打坐,可也不能一直不断的修炼,因为欲速则不达,要循序渐进,不但要修炼,也要有一定的时间让自己的内丹去适应融合,否则,让你的内丹不能完全掌控你的修为时,就容易出现反噬,轻则降低修为,重则走火入魔。 其实每个修真者都会一套自己合适的融合灵力的方式,让灵力更快的融合与内丹中,毕竟茫茫仙道,时间实在不是很够用的。 可惜林子不知道,完全得靠自己内丹自由发挥了。好在林子有空间这种时间上的作弊利器,时间还算宽裕,偷偷懒也不算太过分的事情。 因为才是第一天上课,也还没出现晚自习之类没人性的事情,而且章茹慧也跑路了,所以不过4.30就奇迹般的下课了。 还是夏季,这个时间点的花鸟古玩市场还算热闹,但也没到人挤人的地步,林子觉得逛起来很舒服,不自觉的就慢下了脚步。 “林老,这个价格太高了点吧!” “这可是真宗缅甸老坑的料子,现在管制这么严,这么大的石料想要运到内地可不是容易的事情,这个价格已经很公道了。” 赌石?林子脑子里顿时反映出这个词了,前世虽然不是很懂玉石,但堵石确实如雷贯耳的,这种一刀暴富,一刀倾家荡产的行业,可是比赌博还刺激,前世只闻其声可未见其实,没想到今世才穿越就能看到这么一出好戏,怎么能错过。 反正自己是赌不起的,看看别人赌,长长见识也好,便按照声音往人群中挤去。 是一家防古的店铺,做的还算精致,叫做聚宝斋,并不稀奇,这条路上十家有九家店铺都是弄的古色古香的,并且基本上都是xx斋,xx楼,xx堂,名字也大同小异。不懂行情的人很难看的出哪家的货好,哪家的货不地道,水深的很。 不过此时大家的目光都围在一块凳子大小的石料上,林子差一看,和普通的石头没什么大差别,就是放在林子面前林子也不会带走。心下也不纠结和,众人一样秉着看热闹的心态围观。 “老王,我们认识也几十年了,我还能骗你?你仔细看看毛料的这头,如带状缠绕像拧结的绳子,这可是蟒紧。而且你看这蟒上有什么?这可是松花。要不是我和老婆子保证了一辈子都不赌石,你以为我会把这块毛料让出去?反正最低就是35w,少一分都不买。” 围观的众人都有些哗然,35w在大城市虽然不算什么,可是在这个时期的z市,也是笔大数目,这不是翡翠成品,也不是已经切出绿的。就这个一块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大石头,就要35w,真是豪赌啊。 那个被称呼为老王的鹤发老头听了林老的话似乎也很是犹豫,又仔细的瞧了瞧石料,一时拿不准了,众人也都看的出老王似乎很中意这块毛料。不禁好奇起来,这块石头是不是真这么值钱。 而林老也不再多语,就让老王自己考虑。 如果实在缅甸云南那一边,堵石风气旺盛,林老怕是一句都不会多少的,只是这z市,不过是个靠海小城市,玩这个的人并不多,更别说花大价钱买个毛料了,才会有了之前的那番言语。 “好这块毛料我要了!35w就35w。”老王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 这些众人更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35w就真买了这么个石头啊?以后去乡下什么的得多看看石头才行,没数就值个几十万。 “好,要当场解石吗?”林老问道。 “要,把你们点的小张叫来,他经验好,我要他来解。” “这你放心,我这就把他叫来。”说完林老就去店内打了个电话。 一听要解石围观的众人也不散去,大家都想看看,这个35w的石头是不是真的能切出翡翠来。 没多久就看见一个长相瘦小的年轻小伙子从人群中转了出来。向林老和老王点了点头道: “林老,王老,我来了。” “小张,这块石头我可交给你了,你给我仔细的解,要是出绿了,我给你包个五千的红包。” 一听五千红包,瘦小男子乐的嘴巴都快合不上了 “好嘞!王老,您放心,你还不知道我的手艺?别说在这条街,在整个z市也找不到比我手艺好的了。您看您是要切还是擦?” “擦涨不算涨,切涨才算涨,你给我切。” “那从哪里切?” 老王犹豫了下,有仔细观察了下这块原石,然后花了一条线。 “就从这里开始切。” “好嘞!” 前后不过一分钟,想来老王之前就考虑很久了,不过林子依旧发现老王的两鬓处已经满是细细的汗珠了。看来在有钱的人,对于堵石还是要有相当的心里承受能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