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关于表演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九十二章 关于表演

虽然不是很感兴趣,但是因着王芬几人喜欢,林子便陪同的听了几首,原谅林子的音痴,完全没有听出他们在唱什么。当然,林子觉得其实王芬和顾芳也根本没听懂什么。 她们只是在讨论那个更帅,那个的穿着最有风格。至于林珊,全场处于不再状况的状况,沉默寡言的站在舞台前,眼睛里全是精光,但林子直接这个精光绝对不是因为台上表演的那群人,至于是什么,那也只有林珊自己知道了。 好在时间过去的还算快,没多久班主任那边已经开始组织集合了,我了个乖乖,篝火晚会总算开始了,林子前世加今生第一次这么期待篝火晚会这种奇葩的活动,实在是因为魔音缭绕实在太让人吃不消了。 嘈杂的重金属乐器声,鬼哭狼嚎的呐喊声,就连林子这个修真者都差点听的耳膜震裂,气息混乱,要不是反复用神识探查过台上众人确实没有任何灵力,那些乐器也不过是普通凡间物品,林子真会一会他们是一帮修炼魔音功法的修真者或者魔修什么的。 看来以后遇见修炼乐器为主要攻击手段的修真者得绕道走,万一口味清淡好还好说,要是口味和台上的几个是一样,估计杀伤力能提高三倍。 篝火晚会这种东西,如果一次也没参加过,或许会有所期待,但只要参加过就没什么好期待了。 林子前世,小学毕业是篝火晚会,初中毕业是篝火晚会,就连高中毕业还是篝火晚会,好在大学不是在z市读的,要不然还得是篝火晚会。不知道为什么z中的老师学校都很青睐这种表现形式。 林子实在看不出篝火晚会和普通晚会的区别到底在哪里,除了把室内换成了室外,电灯泡换成了火堆外。其他都一样,就是一群学生围在一起,然后一个个的叫学生在中间表演。 当然想对于实力派的人来说在篝火晚会上比要在普通灯光下要有优势,因为看不清长相,这个时候唱功就决定了一切。当然化妆服装陈本什么的也就节约了,这大概就是学校举办这种活动的主要目的,省钱。 林子向来唱歌跳舞全不行,这种活动除了做观众也没别的出路,和王芬她们找了个背风的好位置也不怕脏就着沙滩就做了下来。 林子四人里只有顾芳有一个唱歌的节目,其他三人都是打酱油。王芬有先见之明带了许多零食来,一时间,晚会还没开始,林子四人已经吃的不亦乐乎了。 因为大晚上的海滩上出了不算太明亮的篝火外,实在没什么照明物,所以林子等人的这种行为也不会太难看,即便有发现的同学,也不过是见者有份,大家同吃罢了。 篝火晚会也是以一个小班级一个小班级的团体组织的。各班管各班互相不搭噶,很快林子班级的人员都到齐了,班主任说了一翻冠冕堂皇的废话,便进入了整体。晚会要表演的节目都是来之前,事先安排好的,什么人什么节目第几个上场,大家心里都有数。不会出现断片的状况。 可惜的是,林子班级有表演的同学实在太少,来来回回都是这么几个人。多是唱歌,有一个女生跳舞,不过也是很短的表演,才半个多小时,竟然所有表演都结束了,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 只听别的班级正在热闹的嚎叫着呐喊着,鼓掌声此起彼伏。林子班级的熊孩子们则一个个无聊的扣着沙子挖洞洞。 时间一场连班主任都受不了这样的气氛了,便开口道:“谁还想上来表演?” 这话一开口,熊孩子们都不自觉的将头蛮的更低了,有些老奸巨猾的熊孩子则不断的将身子往后退,让自己的身影彻底消失夜色里,只求班主任别想起自己。 连林子都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好几步,这种事情谁被发现谁倒霉,虽然自己现在已经是修真者了,不过对于上台表演的排斥一如既往。 班主任一看这状况,哪里会不知道自己学生的鬼想法,可是随了他们的心愿,自己就在其他班主任面前失了面子,想着班主任就道:“自己想表演的就自己上来,自己不想的就相互推荐。” 这句话一出口,各个熊孩子的心里就炸开了锅,一时间五味杂陈纠结万分,到底是牺牲自己上去娱乐大众呢,还是出卖兄弟,解救同胞与水深火热之中呢? 这种不是自首就是揭发的行为就好比文化大革命一样前期,一开始还会因着心里的内疚之色,故作坚持,但只要有一个人人品下滑出口揭发,那么其他人也就会在一瞬间全部陷入混战状态互相揭发好不热闹。 这个时候班主任是开心了,许多躺着中枪的熊孩子们的心情就不太好了,不知道是谁突然很大声的说: “让宋玉梅来唱首歌吧。我那天在课间的时候,看宋玉梅在偷偷练歌,可好听了,她一定想唱的,就是害羞。老师,你一定要给宋玉梅一个机会。” 说话的是一个女生,林子不知道她说这话到底是什么目的,不过林子觉得她一定和宋玉梅有仇,大概是因为李泽喜欢唱歌的原因,宋玉梅总是在课余没人的时候,偷偷的练歌,声音都很小很害怕,林子也撞见过几次。 说实话在唱歌方面宋玉梅和林子是一样一样的,五音不全毫无天赋,一首歌里十句有八句在走音,还有两句基本就不清楚还是不是这首歌。 唱歌走音这种事情,真心看天赋,不是你没日没夜的唱就能唱的好,那女生既然说听到过宋玉梅唱歌还要这样说,想来就是想看宋玉梅出丑,借着微弱的火光。林子看到宋玉梅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十分难看。 可怜的娃,不是姐姐不想帮你,实在是姐姐和你一个级别,林子看了看宋玉梅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低头扣沙子玩。 本能的,宋玉梅突然太头看了一眼林子,像是想说什么,却见林子并没有看她反倒低着头不知道在做什么,宋玉梅忽然觉得林子一定是在等着看她笑话,林子从来都知道她不会唱歌,可是那有怎么样,你自己不也不会唱吗? 宋玉梅突然间像是鼓足了勇气,脸上也从最开始的青白边做了愤怒的潮红,我让你笑话我: “老师,我唱歌很难听,刚刚李红是在开我玩笑呢,真正唱歌好听的是林子,你让她唱一首吧!” 祸水东引?宋玉梅你这招学的很溜么林子惊讶的将目光转向宋玉梅,自己唱歌很奇葩的事情,林子不是没有和宋玉梅说过,两人很要好的时候,林子没少那这个开玩笑,说什么别人唱歌要钱,自己唱歌要命的事情,两人都是音痴,有时候还会互相自嘲,自娱自乐。 这种事情果然是文化大革命如出一辙,都是拉自己的朋友先去趟枪,林子看了一眼周围,在想有什么人可以让自己拉来做垫背,却听到李泽开口道:“对呀,让林子唱一首吧,她唱歌一定好听。” 我了个去,尼玛夫妻档啊,坑人都都是一个挖坑一个埋上,配合的很积极呀。 林子满脸黑线,正待反驳,却听到班主任不耐烦的道:“林子就你来表演一个吧,你们总这么推来推去的想拖到什么时候,现在开始叫到谁就谁表演,不许在推。” 我了个去,我真的是比窦娥还冤!林子欲哭无泪。 想了想,林子觉得自己唱歌肯定不行,这杀伤力实在太强了,跳舞也不行,自己打架还行,跳舞这种事情实在不符合自己的风格,对了那就打架吧。 给他们打一套《凌踪步》不就完结了,反正他们也看不到招式上面所蕴含的灵力波动只能看到普通的外在招式。 这《凌踪步》的外家招式看着还挺能忽悠人,像那么一回事,用来表演正好。 “老师,这唱歌我真不会,我唱倒是不要紧,就怕等下大家把晚上吃的都给吐出来了,这就不太合适了。”林子开玩笑的说道,因着大家一阵嬉笑,气氛也热络了起来。 “老师,这唱歌跳舞的基本不符合我这种女汉子的形象,要不我给大家打个拳吧。全当助兴。” “林子,你还会打拳呀,你瘦瘦小小的还真看不出来。”班主任意外的道:“那你就打一套看看。” 在班主任眼里只要有人表演就可以,管他是唱歌跳舞还是讲相声呢,内容是什么不是关键,主要有气氛。 其实大家都不爱多看唱歌跳舞,林子班级里没什么唱歌特别出色的人,唱的也都是写乖乖牌的老歌又不是前世的好声音/快男快女神马的。 所以大家其实对这类表演的期待都不高,不过是聊胜于无瞎起哄,这下一听林子说要打拳,顿时全来了兴致,特别是男生,都还是吹着口哨欢呼起来,一些从头到尾都在扣沙子的熊孩子们也放弃了手头的宝贝沙子跟着开始起哄: “林子!威武!” “林子,给大家开开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