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异能行者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一百九十八章 异能行者

愉快的背后就是痛苦了!熊孩子们的脑子还沉浸在外边疯狂的嬉闹中时,可身体却都已经被迫安在教室里做大量的习题,看大量的书籍,背诵考试苦不堪言。 谁让在马上要期末考试了呢。大概全校里中林子的心思完全没有放在期末考试中,她现在在考虑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自己要不要跳级直接去初三参加中考算了,一年又一年的窝在初中课堂里是件多么无聊的事情。而另外的一件事是,很久没有联系过的蓝羽给她发了短信,要求晚上见面。 从那次从帝都回来后,林子就再也没有见过蓝羽,不过从第二天的电视里,林子还是知道了蓝羽被平安救出的消息,因为他西装笔挺若无其事的站在蓝家的新闻发布会上。 大概是懂了林子的意思,从那天开始蓝羽和蓝翎包括蓝家的一切都彻底消失在林子的世界中,哪怕是张全都很少出现了,现在的外卖店全全由紫毛打理,紫毛虽然没读什么书,可人脉却很好,很有做生意的头脑,不过一年的时间外卖店便在z市连锁开了四家,林妈也从小小的领班做到分店的店长。 现在每个月的收入都在八千以上,林爸也早就考出了驾照,而转职做了司机。工资也比原来翻了一翻,虽然还不级林妈,但林家的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再也不用为买菜时多了一块五毛的烦恼算计,也不能为每年过年时的人情往来而烦恼。 林子真在犹豫着要不要告诉林爸林妈自己赚了好多钱,家里可以先换个好房子住,比较自家现在住的小区实在破了点,可又有些不敢,虽然现在林家的生活好了,林爸林妈的眼界也比原先开阔了可毕竟才过去一年,一下子来个大改变。怕林爸林妈接受不了。 林子在自己的思虑中熬过了晚自习,按着蓝羽的短信去了老地方,芙蓉茶舍。 走进茶舍,便有人引了林子千万楼上的包厢,林子走进熟悉的包厢却发现里面落座的有两个人,一个正是蓝羽,而灵一个尽然是早已被林子遗忘了的蓝风,蓝风看到林子的到来,如初招牌式的如沐春风的微笑。而蓝羽却不知道为什么显得有些尴尬的让林子入座。 虽不过大半年的时间,可林子还有中物是人非的感觉。对于蓝羽的尴尬深表理解,因为自己也觉得有些尴尬。反倒是对蓝风这种没事人一样的微笑产生了警惕,从第一次见到蓝风起,林子就觉得蓝风并不简单。 一个能这么了解修真界实物的古武者?怎么能让林子不奇怪?毫无疑问的林子再一次看到蓝风的第一下反应就是再用神识探查一下,果然依旧没有任何灵力波动,林子有些怀疑他是不是身上也如同自己和顾易之一般佩戴了什么能掩盖灵气的法宝法器? 据林子现在所知道的,虽然地球上灵气稀薄,可依旧也是修真者漫天飞的年代。虽说修为普遍如同娄七一般不高,可也难保不会想顾易之这样因为某些原因从外界特意前往地球上来。 虽然蓝风看上去比顾易之容易接近。没有顾易之身上的那种危险感,可本能的林子依旧觉得这个人不简单。 “怎么突然想到我了?有什么好事情?”林子故作不知开玩笑的问道。 “自然是好事情,林子,之前你不是一直想找寻《凌踪步》原版的下落吗?”说话的是蓝风。带着一贯挑人形神的语气说道:“现在有下落了。” “嗯?” 林子差异的看向蓝风,转而却问的蓝羽。 关于《凌踪步》的交易,林子并没有像蓝家的其他人提起,只对了蓝羽一个人说。蓝羽如果够聪明就因为意识到这个交易对他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比较可以帮助进阶的千年紫芝是所有古武者梦寐以求的东西,林子不觉得蓝羽会大方到拿这件事情去与别人分享。 果然。蓝羽有些无奈的一笑道:“不是我想的,是十七叔手上拿着《凌踪步》的原版,这一局,即便我不想,十七叔也会加入。” “你小子,打的如意算盘,想吞独食吗?”蓝风也不在意,反倒开玩笑道。 “想来,我与蓝羽交易的东西,您并看不上吧?”林子最近挑过一抹笑意,反问到蓝风,虽然这人年纪不大,可辈分却比蓝羽高上一个阶级,林子不介意用下‘您’。 这话里带着试探的味道,林子就是想确认下蓝风是不是真的修真者,身上又有没有带什么特殊的东西。 “哦?此话怎么讲?说实话,蓝羽可没有和我说过,你用来交易的东西是什么,你又怎么会知道我就一定看不上呢?”蓝风似笑非笑却并不接招。 林子弄不明蓝风的意思,却也不在意,伸手,便取出一枚千年紫芝笑道:“这个东西,想来不用我多说什么吧!” “天啊!这是紫芝!这是千年紫芝!”紫芝一放到桌面上,蓝羽是第一个站了起来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从来都是平常冷静的模样在这一刻消失的一干二净,仿佛变成了最无知最莽撞的少年。 这就是诱惑的力量,一个人面对诱惑而无动于衷的唯一理由是,这个诱惑不是他心里的诱惑,又或者这个诱惑还没有到让他可以动摇的地步。 一旦诱惑的成本足够大,又有什么人可以做到丝毫不为所动呢?别说人了,只怕神仙也不能。 “如何?这个交易可满意?我可知道,超过五百年的紫芝就可以用来炼制元级丹,而这元级丹可是武宗期大圆满的宗师用来突破武圣期的关键丹药。 我手上的这枚紫芝可是超过上千年的,这药力不用我多讲你们便知道吧。”林子微笑,有时候实力代表一切,有这么一枚紫芝放在眼前,其实很多话都不需要讲出来。 “这是你从密境中带出来的?”蓝风的表情虽不如蓝羽来的夸张,可等他看清千年紫芝的时候,人也有一刹那间的颤抖,有些一丝弱不可微的惊讶从漂亮的眸子里一闪而过。 “自然,这是凡间的草药,若不是你们的密境,我又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如何拿它来换《凌踪步》原版可算公平?” “公平,自然公平。”蓝风轻笑:“若是我没错,这枚紫芝可不是普通的紫芝,我似乎隐约的感受到了它身上有一抹灵气围绕。” 果然好眼力,林子惊讶,这枚紫芝可是她现在手里最差的那种,就是怕被他们看出,有灵气的原因,才千挑万选选了年份最差,品质最垃圾的,却不想还是被蓝风发现了端疑。 不过蓝风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若是有意隐瞒自己的身份,可他表现出来的疑点未免太多了,可若是他从来都大大方方的,又为什么弄出一副神龙见首不见尾,我有很多秘密你来猜的模样。 不等林子要说什么,蓝风的神情一转,漫不经心的说:“若今日这《凌踪步》原版是在蓝羽的手中,这自然是个好交易,再公平不过,只可惜这《凌踪步》原版是在我手里,林小姐应该看的出其实我身上没有一星半点的内力我根本不是个古武者,既然如此我要这千年紫芝又有何用?” “十七叔!” 蓝羽是很想马上、立刻促成这笔交易的,他现在恨不得立马拿着这枚紫芝去练出元级丹来,哪怕他现在的境界根本还没有到达武宗期大圆满的阶段。 可却不想蓝风居然拒绝了这笔交易,这能不让蓝羽着急吗?他这十七叔出了名的不按常理出牌,他还真怕他弄出什么幺蛾子事情来,让他的千年紫芝,他的元级丹泡汤了。 “这是自然,我开头不久说了,您一定是看不上这个小玩样,说吧,你要什么条件,想来你们今日越我出来,一定是想好了的我有的东西吧。”林子并不想拐弯抹角,她还着急回家和林爸林妈商量跳级提前参加中考的事情呢,时间不多了,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林小姐是个爽快人,想来林小姐已经知道我是怎么样的人,你不妨猜猜我需要什么?”蓝风微笑。 “您不妨直说。”林子蹙眉,显然对蓝风的话并不怎么高兴。 猜猜猜!猜你m呀!老娘哪有这么多时间陪你猜来猜去的,你说什么人老娘怎么会知道,老娘是修真者,不是算命的。 “那蓝某就直言不讳了,林小姐,蓝某不是个古武者,不过蓝某的身体却有些奇怪,有些时刻可以不自觉的超控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我现在在天朝的特殊部门任职,那边有很多如同我一般身体有些奇怪的人,统称为异能行者。”说道这蓝风顿了顿。 林子也有些郁闷,这是她第二次听到异能行者这词,之前在南沙碰到的老五也说自己是异能行者,原来不是终极一班呀,还真有。林子点了点头示意蓝风继续说下去。 ps:抱歉小z又迟到了不过还好没段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