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测试考试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二百零三章 测试考试

第二日,林爸面色如常跟着林子去了z中,林爸本就抱着让林子在校长室里吃个鳖的想法,好乖乖上课,也不十分在意这次的举动,反倒神色显得十分轻松。 让旁人看了却以为林爸是林子信心十足。张校长来z中上任之前不是没打听过。 前校长升值的事情,大家心里都心知肚明,除了早前转学的那两位,这小小的z中也大有不能得罪的人,而这其中这个林子便是排在第一位,张校长不是没有查找过林子的档案。 却见林子从出身到现在都平平无奇,一般的相貌,一般的成绩,一般稍差的家境,别往远了说,就说在z事这样人家的小孩也是一抓一大把的,说句难听的,往人堆里一丢找都找不到。 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平凡无奇的女学生,却有着让人不可思议的奇特之处,虽然什么都没有查到,可张校长不会傻到真以为她是什么背景都没有的、 能轻易的将一个身局高位的主送进劳里去,又能轻而易举的将前校长安排了出去谋得了好出路。这样的学生哪里会是简单的,只怕就是因为查不到,才更加的复杂难办。 谁都知道身居高位的人才最不喜欢被人知晓其中要害出与人前时才更加平平无奇。想来这个林子的身后必然也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张校长早已想明白其中关键,虽不刻意去接触林子,却也从不敢为难与她,哪怕学校里关于林子黑社会的谣言漫天飞,张校长也不过真一只眼闭一只眼,从不过问。 这日见林爸带着林子来说跳级的事情,张校长虽然惊讶,却也不敢多问。按例奉承了几句,便轻易的应了下来:“既然林子有这个想法,你们做家长又对林子有信心,不妨就让她试一试好了。” 张校长这般痛快却着实吓到了林爸,林爸来时早就做好被校长一顿盘问甚至挨训的准备,也好因此劝说自己丫头,却怎么也没相当张校长竟然半点意见也没有。 见林子喜形于色,林爸依旧不放心,便犹豫着开口提了一句:“这丫头鲁莽惯了,做事也不分轻重。要不校长你找些前两年中考的试卷靠靠她,看她行不行在做决定?” “咦?”张校长原本以为林爸和林子是商量好了来说的,自己也不过做个顺水人情,却见林爸现在有些担心的神色,当下也奇怪了,这唱的是哪一出? 可转念一想,既然人家提了自己便照做就是何必管他们唱的哪处,当下就笑着说是,随后又打了个电话叫来初三一班的班主任王老师顺便又叫王老师任拿了这几天正在给学生们做摸底测试的试卷过来。 总共五门功课。各拿了三份不同的四卷,王桂芳将这些收到档案袋里,有些摸不到头脑的往校长室走,怎么好端端的校长找自己要试卷了?难道这次的中考会有什么猫腻? 校长这是要给自己圈题?王桂芳胡思乱想间已经到了校长办公室。还未敲门,便听到校长的声音从门内传来:“王老师,进来吧。” 王桂芳原以为,校长是叫了所有的初三班主任开会的。却哪里相到进门却不见半个其他老师,反倒见到一个女学生和一个中年男人。那女学生有些眼熟,王桂芳仔细打量了两眼。便认出,那是初一一班赫赫有名的林子。 王桂芳想起自己闲暇时还和其他老师议论过这个学生,知道她成绩极好,却好像是个不怎么安分的人,学校来关于她的留言数不胜数,却不见得有一个是好的。 当时有一个老师说,只要成绩管其他做什么,而自己却说,若是个难教的不听话,还不如要个成绩不好的。作风不正派,成绩再好,再聪明又有什么用,好好的脑筋都动到其他地方去,迟早也是走了歪路。 如今见林子站在校长室,当时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孩子必然又惹了什么是非,只是校长叫自己过来又是为了什么。还没等王桂芳想明白,张校长便招呼道:“王老师,初三模拟考的试卷带来了吗?” “带来了,这就是。”王桂芳说着就把档案袋拿到校长面前。张校长拆开袋子拿出里面的试卷,发现各门功课都很齐全且是种类不同的三种模拟类型便满意的点点头道:“王老师你先去沙发上做一会儿,等下还要麻烦你看下试卷。” 王桂芳一头雾水,却也没问什么转而,自己坐到了沙发上,却时不时的拿眼睛打量林子和那个中年男人,忍不住在心里猜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子这里都是初三中考模拟试卷,我刚刚看了一下,有一份还是去年中考的试题,你先拿去做,看看自己行不行。正常考试是两个小时一门,你这里是五门且各有三份,今天想来是不能去上课了,等下我会打电话和你的班主任说的,你且安心做题目。” 说话间张校长面带微笑的将试卷拿给林子,看的在坐在一旁的王桂芳有些傻眼,这是怎么回事,张校长特意叫自己送试卷过来居然是给一个初一女生做。 且不说背后的猫腻关系,就凭着初一的女生要将初三中考的所以课程的试卷都做了,就够让王桂芳惊心的了。 王桂芳有些好奇,这林子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这个时候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张校长又特意会叫自己过来? 难道这件事情和自己有关系?虽说是来送试卷,可是若真的只是个试卷校长大可以叫个学生跑躺腿,绝迹不会让自己过来,且还让自己等着。 很快的,王桂芳便不在思考了,因为她眼前发生了更惊人的一幕,只见林子将自己手中的十五张试卷稍作整理,便在张校长的办公桌便是站着开始奋笔疾书。 手中的黑色水笔飞动,竟然像是看都不用看题目一般写了下来,王桂芳坐的远看不清林子试卷上的内容,可依旧被这惊人的速度给吓到。 然而王桂芳毕竟没有正真的亲眼目睹试卷上的内容,对林子的答案还是有写疑惑的,可张校长确是没半点疑惑,他现在清清楚楚的能看清楚试卷上墨迹未干的答案,他虽然不是任课老师,但初中的考试题目他看一眼自然也能明白答案。 虽一开始和王桂芳一样只是被林子竟然的速度吓到了,到忘记答案的正确性,可等他去细细分辨试卷上的答案时,这次更加的吃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这一番过目下来,竟然发现林子做的全都是对的。更恐怖的是,他一个成年人看这些题目自然要比一个小孩来的简单,可他这一道道的对应下来也是要花不少时间可还没等他看完半张试卷,林子早已快将第二张试卷写完了。 虽然张校长在林子开口说要跳级的时候,便早已猜到她的水平必然是赶得上初三的学生的,却也从来没有想过林子可以这般厉害。 这别说是一个初一的学生了,就是叫z中初三班级里成绩最好的学生过来也未必能有林子做的正确,更不可能有这竟然的速度。 那些拗口绕人的题目,林子似乎都不用细看,只是一眼飘过就做的十分顺手。 其实这不只是林子现在记忆力好且且因为修真变的脑子好试的关于,实在是这些试卷,林子前世没做上上千遍也有几百遍,本就是顺手。 现在一眼看去,林子竟然都能记起来直接从前做过的题目,说来这个年底的考试试卷最喜欢出些有陷阱的题目。 比如明明是正向思维的题目,往往会在标题里写上很隐晦的‘不’或者’不得不这些一下子就将题目愿意全改了的东西。 有些学生第一次遇到被从前做题目的思维给禁锢了很可能就会没看清题目将原本自己明明知道的题目做错了。 林子前世就吃过不少这类题目的亏,可是吃再多亏,吃多了也就知道了,前世z中就是用的考海战术,每天大量的给学生做各类试卷做到你想吐,做到你每一道题都能倒背如流为止。 也正因为托前世哪些煎熬的日子的福,现在林子倒是对这些题目得心应手。 林子也是做顺手了,全然没考虑到自己的手速,全身心的投入到题海当中,也没有去理会周遭人惊讶的目光。 林子也没算时间,终于将手中的十五张试卷全部搞定,将试卷整理了一翻,才拿给张校长:“校长我做完了,你要不叫老师看看。” 张校长这次目瞪口呆的将林子手中不算太薄的一叠试卷,而眼睛却依旧时不时的看向自己手腕处的手表。 天呢十五张试卷还不到两个小时,竟然还不到两个小时,即便是全都是错的,这个手速也是不能想象的,且字迹居然如此工整,虽不像一般学生那样一笔一划,却异常好看,有些连草的意思,隐约的倒像是有些年龄的人才能写的出来的,不由的心中又惊讶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