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游乐园一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二百一十一章 游乐园一

见林爸林妈依旧一脸茫然似懂非懂的样子林子便道:“这里面的门道也不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等下次咱们多看几家店我画了图纸再给你们解释你们就懂了,现在咱们开吃吧。 等下好东西可都被人弄走了,特别是老爸,你要吃海鲜,这里的顶级海鲜可是限时供应的,先到先得,晚了可就剩下次货了,你要是抢的快,一盘子海鲜就将两个人的餐卷费给赚回来了。” 一听林子这么说,林爸倒是还没什么反应,林妈倒是催促到:“老头子你赶紧去,这里就你最爱吃海鲜,给咱们吃回来不能亏本。”随后又对外公外婆道:“爸妈咱们也去瞧瞧,挑些好吃的,林子你看好你弟弟。” 一顿饭下来大家都吃的十分满足,倒是外公外婆则十分心疼这顿饭花出去的钱,比较这一顿吃的就相当一个普通职工一个月的薪水。 林妈道是没来之前那般肉痛了,吃多了到是看出了一些其中的门道,一路和林爸讨论起来,林子也时不时的加上点自己的意见。要开好的餐厅酒店,酒店装修风格是一头,服务生规矩水平是一回事,最重要的是厨师的手艺。 不但要做的好吃,更要做的精细好看,一眼看上去像艺术品一样,即便是林爸林妈这种外行人也能直觉的感到,这酒店里东西虽然都是小小的一份,份量稀少,却值得价格昂贵。 不管是牛排、意大利面、海鲜、之类的大餐还是糕点、冰激淋、茶果之类的小物,无一不是精巧细致的。无一不是让人觉得花了钱之后依旧有物超所值的感觉。 将外公外婆送回家,日头还早,林妈在家里收拾屋子,林爸则和越好的朋友外出看合适的店面,林子便带着表弟去游乐场,表弟家的条件和林子家前世是一样的。都不怎么样,不过是比温饱线好一点而已,家中自然没有闲钱给子女买玩具去游乐场这么奢侈。 林子前世唯一的一个布娃娃还是别人家玩剩下脑袋都掉了的才被林妈拿了回来自己缝住了脑袋,才个林子玩。 这布娃娃被曾经一无所有的林子宝贝很久很久,直到它彻底寿终就寝。不过直到林子长大,哪怕到了现在都对这个布娃娃印象深刻。 林子记得自己的性子从小就是个女汉子从来不喜欢粉色红色卡通公主风的东西。大学时候大半箱的男装,且都是纯黑色没半点花纹,哪怕有几件白的也是极其简介的剪裁,以至于自己的大学老师问自己,是不是自己的人生里就没有任何色彩。 从那天开始林子才开始疯狂的开始使用浓郁的色彩。渐渐的世界上能出现的色彩林子都开始喜欢并且爱上她们,哪怕是自己曾经最讨厌的粉色也会大量的用到绘画设计中,可林子的内心依旧是黑白的,是汉子的,这不是后天改变是从小开始的。 可林子奇怪的是,自己这个内心深处没有一丝女生气息的女汉字却无比的钟爱着布娃娃,以至于自己有能力后开始疯狂的购买各种布娃娃,在自己找不到合自己口味的女模时就会拍摄一些真人比例的芭比。 林子自己也说不清自己只是因为喜欢美貌的东西还是因为小时候那个布娃娃给自己留下了太深的印象,林子觉得这是一种病态。哪怕前世的自己乐此不彼,可林子心里依旧明白这是一种病态。 所以林子不喜欢自己的表弟变的如同自己一般,前世林子表弟的生活或许比自己的还不如,常年不回家的父母哪怕是回家了关心的也只是学业。不断不断的逼迫他读书,读好书,仿佛只有成绩才是父母理会自己孩子的唯一理由。 自己的这个表弟如同自己一样从来没有玩具,没有游乐场。没有零食,童年的时候,唯一让他滋滋难忘的不过是一支五毛钱的盐水棒冰。 也正是因为这个林子格外心疼这个表弟。因为在表弟年少的时候,林子见见的发现了他与同年人与他自己平的时温和谦逊所不同的暴虐不安。 隐藏在平静之下的极端叛逆,这样的感觉,林子如此熟悉,曾经无比痛苦,所以在他还小时,改变他吧,在自己最大的能力下,让他快乐起来,不求他以后多有出息,只求他快乐平和。 如同天朝大多数的小孩一般,有自己的玩具,有渴望的游乐场,时常吃到没有营养却特别好吃的垃圾食品。他现在不过七岁,一切不过正是开始的时候,一切都还来的及。 游乐场的门口林子买了两个棉花糖让张鑫拿着在一边等自己,在他好奇且兴奋的目光下去门口的售票处买了入口的票子。 z市的游乐场,说难听点就是个有点娱乐措施的公园,入场的门票很便宜只要五毛一张,但里面每一个可以玩乐的设备都需要额外付钱,这价格就相当昂贵了,所以一般家庭的父母都不愿带孩子来这边,实在是玩一天就可以顶上家里一星期的吃食。 游乐园里面的吃食不但贵且花样也不多,并不好吃。买了票的林子便在门口的小摊位上,买了些轻便好吃的零嘴,这才拉着张鑫上往游乐园内走。 当俩人将手中的门票交给检票员,身体跨过游乐园大门的那一刻,林子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手中那只柔软孩童的手在这一刻轻微的颤抖着,林子看向张鑫,看到他眼中的喜悦,和对未知事物的兴奋。不由的林子一阵鼻酸。 其实有时候孩童的渴望很容易满足,可是往往这些渴望会被家长忽略,成为永久的渴望,无法得以满足。很轻微的事情却成为心中永远无法填满的伤痛。 当然现在的林子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去责怪当初的林爸林妈和张鑫的爸爸妈妈,即便小时候无法理解,但当你长大后,踏出校园彻底融入社会中,你便会明白其中的残酷,很多是连最几本的食宿都成了世界上最困难的事情。 一个包子在一天里都成了最奢华的三餐,这个时候你就会明白当时的父母,不是看不到,不是不愿意,是他们顾不上,她们已经付出了最大的努力让自己的子女衣食无忧。 所以,当你或许因为你父母打你骂你且不给你零花钱只让你穿邻居家穿剩下的旧衣时,不要盲目的伤心,或许可以平静的想想他们是否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不要因为与别人的差距攀比而去怨恨,有些事从前不明白,只怕以后后悔了却再也来不及。 游乐场的设备很简陋落伍,但在当时z市儿童的眼里依旧如天堂般的存在,林子现在手头上有钱,自然不会吝啬这点花销,凡是入目所及之处,林子都买了门票和表弟两个人一起疯玩。 哪怕有些设备看上去很低龄,林子的年纪显得有些大了格格不入了。不过林子也不在意,权当再过一次童年,毕竟这并不只是小表弟的第一次游乐园之行,也是自己前世今生加起来的第一次游乐园之行。 只是小表弟显得很拘束,特别当他看清楚坐一次过山车就要十元钱的时候,便拉着林子死活不肯去,十元钱在当时的张鑫眼里已经是天文数字一般,因为林子知道,外公外婆每星期给张鑫的零花钱不过是五毛,没有听错,每星期五毛,而不是每天,或许这让很多人都不相信,可这是事实。 不过即便是这样的五毛张鑫还是会好好存入自己的储蓄罐里,不舍得花出去,十元,得整整二十个星期一百四十天才能攒齐。 而一次过山车的价格就需要十元,张鑫无法想象,即便是他很渴望去玩一次这个书中才看到过的东西,可在这样的巨款面前,张鑫还是无法动弹。 其实之前的玩乐设备也并不比过山车便宜,有些还要贵些,可是因为都是在固定售票点买票,并不如像过山车一样将告牌贴在铁门上,这才使得张鑫玩得毫无顾忌。 “姐姐,我们回家吧,不玩这个,太贵了。”张鑫操着糯糯软软的声音小声的说道,一只小手更是紧紧抓住 “放心,姐姐身上有钱,你只要负责玩,不要担心钱的问题。” “姐好多钱咱们不玩了”张鑫的眉头紧促,一只手不断的拉着自己的衣服,十分纠结。 林子有些无奈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和张鑫沟通了,且见张鑫犹豫了片刻道:“姐我不爱玩这个,我不喜欢,我们换一个玩吧。” 林子想了想便道好,带着张鑫离开了过山车的区域去了别的地方,可诡异的是,越往里面就越没有单独的售票厅,都是如同过山车的门口一般将价钱挂在铁门上,付了钱直接进去。弄的每到一个地方张鑫看了铁门上的价格后就摇头说不要玩不喜欢,姐弟两就一路走一路换,结果将整个游乐场都逛边了,俩人都没有再玩过什么. ps:最关键的时间点终于出了一章守住了节操游乐场的记忆对小z来说是特别的,或许它在大多数人眼中十分普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