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十五章 道心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十五章 道心

据小蓝说它还知道到了十二层继续不放弃的修士,竟然进阶成了练气期十三层。 这种几率比撞见鬼还低,那人也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倒霉到了这种地步。 当然以此类推还有十四层十五层 不过到目前为止众人所知的也不过只有到十三层,到了十三层也就可以彻底的与筑基告别了。没人还可以在这种情况筑基,即便还有那百分之一的机会,只怕那修士也没了鉴定往前走的道心。 所以筑基真的需要谨慎,不是你修为到了就可以自然而然的,也不是你运气好能得到一枚筑基丹就可以万事大吉的。 筑基需要准备的东西很多,需要积累的东西也很多。很多修士往往到达练气期七八层的时候就会告知自己的长辈师门,由师傅指导着准备筑基需要的东西。 即便是无根基的散修,也会开始四处游历与其他修士交流一边可以收集筑基必须的物资,一边可以积累相关的经验。 林子现在已经练气期九层了,再过一个月就会突破九层正式进入十层,相对其他的修士来说,林子的准备已经太晚了。 当然这也是没办法,林子的环境不一样,没有族中长辈,没有宗门师长,连可以一起交流心得的修士都没有。 即便是说起来无所不知道的器灵小蓝也不过只知道个大概原理,毕竟它本就是个天地灵物化形的器灵,哪里能真的了解人类修士的具体情况。 现在的林子有些迷茫,不知道自己这般修炼下去是不是真的能够筑基,毕竟自己本身就是资质极差的伪灵根修士。 纵然不缺天材地宝,可资质天赋就摆在哪里,不是你努力了修为进阶了就可以了。 筑基是一道门槛,对于初阶修士来说。跨过了这道门槛才可以说自己真正的踏入了仙途的开始。 而林子现在惧怕的是,怕自己一旦努力修炼下去会极有可能变成练气期十一层、十二层 可是自己也不能因为惧怕而不再继续修行吧,不管因为怎么样的原因道心不稳停止修行都是修士最大的忌讳。 林子忽然发现现在自己对筑基这般惶惶不安是多么危险的事情,如果自己真的对此惧怕了,那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别说筑基了,就连突破九层进入十层都没什么希望了。 很快林子就意识到了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不管未来怎么样,现在的自己定要坚守本新, 而现在她所要做的便是稳固自己的道心,将对未知的恐惧与迷茫全部消除。 想着林子便去了丹药要房。从最里面的一层架子里拿出剩余下来的玄雾灵香,从修炼开始,每次遇到心境上的问题,自己就会点燃玄雾灵香以求快速的心境突破以及稳定。 可是当盒中的玄雾灵香一根一根消失,林子才发现自己的修行竟然大多是依赖着外力的,自己道心却从没坚定过。 林子知道这种玄雾灵香极为难得,哪怕元婴期的修士对它都是趋之若鹜。一般修士哪怕穷期一生都得不到一种一枚,倘若得到一枚便足以让他的一生都改变了。 想来绝对不会有练气期的低阶修士会拿这种宝贝来稳固自己的道心。 可林子这个败家子却用了,且在练气期的时候便不止用了一根。这玩样的效果实在太强大了点,一直与林子每每有什么问题都毫不犹豫的拿出一根来点燃。 直到自己突破练气期七层正式今日练气期八层后,林子才意识到自己的玄雾灵香所剩无几,也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么愚蠢,这才下了决心,将剩余的玄雾灵香收到了最角落的位置,不到关键时刻绝不用它。 虽然一开始十分不适应。对道心的坚定也很困难,可慢慢的也习惯了。而今天林子看着盒中剩余的玄雾灵香咬了咬牙还是拿出了一根来。 林子知道如果这次心境熬不过去,只怕自己的仙途也就到此为止了。 玄雾灵香点燃后的香味十分玄妙。每一次所产生的状态也不一样,或是幻境,或是问道。又或是玄经,似乎是根据你当时所处的心境来产生变化的。 林子这次进入的依旧是一个环境,只是不再是自己的过去,也不是自己的现在将来,而是别人的。 是一个自己未知的世界,高耸的山脉上,有一座宏大雄伟的宫殿,林子不清楚是怎么样材料和工匠能铸造出这般威严的宫殿,只觉得光是看着便心生敬畏。 宫殿门口站立这许多穿着月白色衣衫,梳着道髻头的年轻男子,林子有一种直觉,这些都是修士,且修为非凡,因为他们每个人身上无意间所流入出来的强大威压,都让远远站着的林子喘不过起来。 只是很奇怪的是,那些人似乎感觉不到林子的存在,自是自顾自的聊天攀谈,直到一个穿着天青色的中年男人从大殿内走了出来,众人这次安静下来,齐齐的向那中年男子施礼,称呼:“师伯!” 那中年男子面目表情的点头示意后便道:“今日是我玄天宗开山门,收弟子的日子,你们都是往年接引的执事,想来有些规矩也不必我多说。” “喏!”众人有一同躬身齐齐应声。 “去吧。” 中年男子的脸上依然没有过多的表情。听众人又应了一声“喏。”便自顾自的走回了大殿内。 而那一众白衣青年,在看到师伯回去后,皆是松了一口气,互相攀谈起来: “王师伯也真是的每年就这么两句从来都不肯多言,旁人都说王师伯性情最是冷清,果真是如此,不过才一盏茶的时间,你看我两额间都泛出了一层细汗来。” “谁说不是呢,王师伯一走出来,我就开始腿软,从百年前刚入门的时候,我还不过是练气期时一层时看到师伯就下的腿软,到如今我已经是筑基期大圆满了修士了,依旧没改掉这个习惯。”一个眉目平和的男子带着煽煽然的表情玩笑道。 众人一听便都跟着笑了起来,直到一个看上去比帮人稍许年长的男子到:“门内的师叔师伯不都这样冷清的性情,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看时辰差不多了,我们下山却接人吧,免得耽误了事情,可是要挨罚的,思过崖的滋味我想你们都不想尝吧。” 众人一听‘思过崖’三个字均是一惊,脸上的表情都十分难看,惶惶然的与同伴施礼匆匆忙的便套出来了自己的飞剑往山下飞去。 御剑飞行!这些人竟然都是筑基期的修士,这般多的筑基期修士,还有筑基期大圆满的修士,林子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说实话高阶修士自己除了那个青衣男人外,从来没有见过。 即便是那顾易之林子也只知道他修为深不可测,具体是什么境界却也猜不准。如果竟然一下子看到这般多的筑基期修士,那么刚刚被他们称呼做师伯的中年男人又是谁? 一个可以让筑基大圆满修士都腿软的人,莫不是是金丹期的高手,亦或者是元婴?! 林子被自己心里的想法吓了一条,她居然看到了这样传说中的高手,那是要修行多少年岁才能达到的让人仰慕的境界呢? 自己不过是一个天赋极差的练气期修士,怕是穷其一生都难以到大这样的高度吧,林子心里有些恍然。 突然间感觉神识中一阵刺痛,林子本能的护住脑袋,可那种钻心的疼痛并没有消失,反而越演越烈,一时间,自己的神识竟然像是被某个利器在重重的捶打。 林子疼的嘶喊起来瘫倒在地,林子想用自己体内的灵力去蕴养自己的神识,却发现这一刻自己体内却没有半分灵力可以用,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是被刚刚那群人发现了吗? 想到刚刚那群白衣男子的实力又想到那个一脸冰冷的中年男子,林子的恐惧在心中蔓延,不知道为什么,就在林子心中恐惧产生的那一刻,那捶打自己神识的力道忽然像是得到了什么助力一般,一锤下来。 那力道竟然足足比原先翻了一翻,林子猛的吃了一击,双眸突出,一时间寂静一片,连早先的嘶吼声都在这一刻消失。 这种疼,几乎是要将神识撕裂开来,这是林子前世今生加起来从来没有想象过的痛苦,即便是洗髓伐经之痛在神识撕裂之痛勉强也不过只是九牛一毛,完全不值一提。 自己真的要死了吗?! 真的要死了吗?! 林子心中未知的恐惧越来越强烈,却不想刚刚才停止的捶打仿佛又再一次得到了助力,又一次的捶打下来,而这次力道竟然又比第二次翻了一倍。 林子在那一刻几乎昏死过去,又活活的疼醒过来,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那捶打的力道会一次比一次重,好像有某个契机在其中,林子脑中在忽然闪过一道奇怪的年头。 莫不是因为? ps:啦啦啦终于赶上中午的更新了第二更晚上奉上

下一篇   第两百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