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十六章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十六章

林子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大胆的念头,第一次剧痛来袭之时,正是在自己心中对未来产生未知的迷茫恐惧之时。 自己那时候心里的一个念头是:‘自己不过是一个天赋极差的练气期修士,怕是穷其一生都难以到大这样的高度!’ 对!就是在这句话后,才突然出现那种剧痛,想来根本与那些修士无关。且第二次翻倍的疼痛是因为自己内心对死亡产生恐惧之时,而第三次是因为心中恐惧的念头更甚! 如果自己猜测准确的话,莫不是因为对未知的恐惧对死亡的害怕才是助长那不明利器敲击神识的最大原因? 突然眼前白光一闪,在林子还没有想明白其中关键的时候,眼前的场景便瞬间变换掉,这次自己是在那高耸的山脉之下,山下有一座巨型的石门,石门上雕刻这繁复的花纹,似上古神兽,又似神佛妖魔,远远看去竟然均是形态各异,栩栩如生。 然而这些都不是林子奇怪的原因,不知道怎么的,林子忽然局的这门上雕刻的图案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只是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 山门下站立着的依旧是刚刚自己看到的那群白衣修士,只是现在却不只是他们一群人,更多的是一群不满十五的少年,且最年少的看上去只有五六岁的模样,稚嫩的脸庞,明亮眼睛,有着对未知世界的憧憬与向往。 林子忽然从他们当众感受到一股自己从没有过的浓郁感情,这种感情叫做‘希望’。 是了这是希望!这些孩童中,有些似乎还没有修炼,不过看其筋骨即便并不知道其灵根属性,也能感觉到他们的资质非凡。 有几个年长的少年一看便知道早已修炼了,且修为并不多,有一个看上去与林子一般大的少年,竟然已经有了练气期七层的修为。 一般的修士入门后。如果不是有什么可以与乾坤空间像比美的天材地宝,那么即便是家中长辈极力培养也很难有这样的修炼数度,那么一定是这个少年的天赋极其出众,即便不是天灵根地灵根,至少不会再比单灵根差了。 只见那少年样貌清秀,且锦衣华服,手上还灵光闪耀显然是个储物戒指,果然是集聚所有光芒在其中的天才少年。 如果自己要是有这般天赋再配上乾坤空间的帮助,怕是早就筑基成功了,林子心中暗想。不过很快便释然了,重生还开金手指,这已经是多少人想都没想过的福气了,自己还多纠结什么,人心不足蛇吞象,果真是如此。 还没等林子再想什么,却见到了另外一个少年,这个少年也与刚刚那个的年纪相差无几,黝黑的皮肤。不同与年龄的壮硕既然,可去却穿着最普通的灰黑色麻木衣衫连普通凡人都不如的衣衫。 大抵是从贫苦山村走出来的少年,有一双清亮却沉稳的眸子。他是一个修士,林子能看的出来。 不过想来资质却不算太好又或者因为家境出身的原因被担搁了。与刚刚的少年一样的年纪,却只有练气期一层的修为,甚至还不如一些年岁幼小的还懂来的修为高。 周围已经有一些人开始偷偷的议论起这两个相差巨大的少年,有对华服少年的羡慕渴望。也有对灰衣少年的轻蔑嘲笑。 有些锦衣貌美的年轻少女甚至三三两两的上去与那华服少年攀谈,路过灰衣少年时,却故意躲的远远的露出厌恶反感的神情。仿佛与他靠近点就会被什么污秽之物粘身一般。 而那华服少年,被花团锦簇的年轻女子围绕时,却只是露出一副清高冷清的模样,半点不做理会,这般高傲的样子使得那些年少女子对他更加的迷恋。 如不是林子看的仔细大抵也会觉得这少年是很的高傲冷清,可刚刚年轻少女上前攀谈时,林子还是看到了那华服少年眼角散过的一丝的得意高傲,目空一切。 那双闪耀如星空的眼睛里,看似冷清,实则并不沉稳,全然不似刚刚那个灰衣少年。 慢慢的,周围对灰衣少年指指点点的神色越来越多,有些甚是不知道避讳,大胆嘲笑,而那个灰衣少年却像是全然不知情一般,依旧若无其事的站在原地,似乎在等什么,又似乎什么都不再等,只是站着。 时间过去半株香的样子,那些月白色道袍的筑基修士,才开始将这些孩童和少年更具年纪和等级分明别类了。 那华服少年与灰衣少年均被安排在年纪少长的那堆,只是华服少年排在最前,可灰衣少年却在末尾,大抵是以修为区分。 等一切安排妥当,那些月白色道袍的高阶修真,才各自拿出了一块一寸来场的玉尺,让排好队伍的少年们暂时先等着,先让那些年岁幼小的孩童一个个上前,将手放于玉尺之上,一时间五彩的光芒再隔间闪耀,原来这些竟是测试灵根属性的玉尺。 这些前来的孩童少年们显然都是进行过一定挑选的,竟然各个都是身具灵根属性,只是好坏却不一,有些孩童是双灵根属性,测试的修士则会对他微笑让他站与自己身后。 有些孩童是三灵根属性,测试的修真,则会面目表情的让他在一边等着。而大多数的孩童都是四灵根五灵根属性,这时候测试修士身边跟随的弟子则会将这些孩童带去一处小门前。 孩童众多测试的时间足足进行了一日才将这些儿童全部测试一边,这一翻下来竟然没有一个是高于双灵根的孩童,即便是双灵根的孩童也不过是二三十人,而三灵根的孩童则足足有一二百人,剩下的四灵根五灵根的孩童便又上千人之多。 很快其中一个测试的弟子便宣布,那上千名资质差的孩童又跟随的弟子代入小门内,做玄天宗的杂役弟子。 而那些三灵根资质不好不坏的儿童则又另外的跟随弟子从正门进入,成为正式的外门弟子。 那二三十个运气天赋极佳的双灵根资质的孩童则当下就被选入做了内门弟子,由各自选中测试的月白色道袍的筑基修士亲自带进了山门。 而那些年纪较大的少年则依旧等在原地,无人理会,这大抵是从小入山门和半路今日山门的区别,和资质无关。 哪怕像华服少年那般的资质天赋和出身背景,依旧没有在次被高看一等。 不过想来很多人来之前便了解了这样的情况,所以并无多做反映,只是站立在原地安静的等着,而其中有一个明显不了解情况的少年,间众人无反映,即便是心中好奇,也不敢多问什么,学着他人,安安静静的等着。 很快夜幕便降临下来,那些原先在山底下守护的玄天宗弟子也纷纷进了山门上山去了,只留下那些依旧站着无人问津的少年们。 一些心性不够稳重的少年便开始不安起来,相互攀谈询问,有几个脾气大的女孩竟然生出了要离开的年头,只是大部分人还是安静的,毕竟能进入玄天宗对他们来说意义重大,是轻易放弃不的的。 时间过去了一个时辰,又过去了一个时辰,一直一直,除了都没有人再下山过。 威严的山脚下,一切都是漆黑空洞的,除了他们这群人外,周围都安静的没有任何动静,只是隐约的似乎可以听到周遭山脉处,风吹过树木的交错声与野兽的嘶吼声郑相呼应。 这些少年,年纪尚轻,很多都是第一次出远门,从来没有受过什么委屈,也罢是一些女孩们,竟然都害怕的哭了起来,即便原先还站的住的少年们虽说并不怕,却也百般无聊的的纷纷就地坐了下来,与身边的同伴抱怨。 而如白日一般站在队伍原处纹丝不动的人在这时候却只剩下三三两两几个,竟然均是修为相对高深的少年。 而唯一的例外,边上那个灰衣少年,他不过是练气期一层的修为,却与其他几个练气期三层四层的修士一般稳稳的站立在原位,不懂一丝一毫,仿佛他不过是刚刚才站立一般,丝毫不知道疲惫。 时间越来越晚,周围的夜色越来越静,山上的人依旧没有再下来。一个还站立着的少年也渐渐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即便是那个华服少年,脸上也隐现着怒气,显然十分不满玄天宗将他们晾在那的做法。 而那个灰衣少年却依旧如初,不骄不躁,纹丝不动,那双清亮的眸子依旧如林子初见时一般沉稳却没有半丝杂念。 渐渐的天终于亮了,山门被再一次打开,有三三两两的玄天宗弟子下来,清扫山门,却依旧不理会他们。 有几个修为不佳,毅力也不怎么样的少年早已在石堆上睡成了一片,饶是意志还算清醒的也只是寻着地方疲惫的坐着。而此时站立的人中已经只剩下了华服少年和灰衣少年两人。 直到天上的日头渐毒,眼看时间将近近午时,山门内才再次出现了与昨天一般穿着月白色道袍的两个筑基修士。 ps:今天第二更奉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