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十七章 突如其来的变故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十七章 突如其来的变故

那两个筑基修士看到山门外,歪七扭八的一堆少年少女,其中一个修士的脸色当下便黑了下来,显然有些生气,好在其中一个面目和善的却笑道: “今年应选的这些弟子,看着倒比往年好,你看竟然还留下了这么许多,往年可都是逃走了大半的。” “哼!那是因为他们有人教导,知道不能走。”另外一个修士显然没他那么乐观,不屑的说。 “呵呵,这么说来到也是,这帮人真倒是学乖了,知道死也不能走。”第一个开口的修士显得心情依旧十分的好。 “这帮人早已有人通风报信,却依旧这般模样,你看看一个个都什么德行,不过才一个晚上而已。往后修途漫漫,就这样的心性,哪里走的长久,我看接下来的测试也不便做了,全部都给我滚蛋,省的我看的心烦。” “张师兄何必动怒,往年不都这样么,现在那些人可一个比一颗拼命呢,这些人没进山门前都是被家里惯大的宝贝,吃不得苦,心性不鉴是正常的。 等真正踏入了仙途,自然就会懂得坚持了,到时候即便再懒惰的人,环境所迫也会学乖的。”那个性格和善的男子刚说完,却突然发现了什么道: “咦!张师兄,你看哪里,那两个还站在原地呢,以我看怕是从昨天站到现在的竟然没有任何移动。” “哦?!”闻言那位脾气暴躁的张师兄便随着和善男子的目光看去,果然见到一个华衣少年,和一个灰衣少年,站立在七躺八歪的众人之中,显得格外夺目。 “你怎知他们就是从昨日站到现在的,或许是与他们一般早早就睡了的,今早长了心眼,在我们来之前站在了原地做样子呢?” “我看不然。” 和善男子最近带着笑意道:“这两个人本就有些特殊。所以我昨日便稍稍留心的看了两眼,你是知道我的,其他不行,唯独这记忆好点,我记得他们二人站立的位置,与昨日分毫不差,不会有错的。 在则,你看齐二人脸上随不说神采奕奕,却也没有半点疲惫之色,如果是睡过一晚才站立起来的人。脸上多少会带着倦容,不似他们这般。” “哼,你就这么弯弯道理多,我怎么就不觉得,现在这般新人都是被家里培训好的,指不定吃了什么好东西,又被家中长辈教导好了,你看那个少年,看看他那身衣服。这可是四级的无月天蚕的天蚕丝织成的,上面还有大量的护身阵法。 你看他手上的,是上品的储物戒指,还有你看他腰间的那个腰带。是玄玉剑化作的,各个都是难得的价值非凡的宝贝,这身价,别说他不过是个练气期的修士。只怕我等这样筑基后期的修士也不是随随便便能拿出来的。”姓张的暴脾气带着羡慕又有些不屑的语气道。 “张师兄,你且看清楚他的修为,便不会觉得怎样了。”和善的修士提醒道。 “有什么特殊吗。不都是练气期修士,咦!等等,居然是练气期七层,未满十五岁,怎么可能有练气期七层的修为,莫不是他用了易容术,谎报了年龄?”张师兄惊讶的道。 “未必,我们玄天宗对这些年纪大的外来弟子都需要经过测试入门的,除了灵根的检查外,年龄的测试也是必不可少的,如果是易容术,瞒不过测龄石的。 我看他的神色,加上穿戴怕是大家族里权利培养出来的天才,好资质加上大量的灵石堆积,也不是不出来这种匪夷所思的修为进度。等下我们且看看,等灵根测试出来了,便一目了然了,” “你说的对,等下便知真假了,我且看看,是怎样的天纵奇才。若是个单灵根的,只怕这小子就要发达了,想来,那些师伯师叔们都会抢着要的,到时候我们说不定还能得到些奖赏,玄天宗已经好些年没有招到双灵根以上的好资质了。” “张师兄说的是,只是您看另外一个少年?刚刚那个少年这般高的修为加上一身的好宝贝,别说站一夜,就是站上十天半月的也不会有大问题,可是这个少年竟然只有练气期一层的修为,他是如何站足一夜的。” “什么!” 张姓师兄刚刚的视线完全被那穿着四阶无月天蚕丝织成的华服少年身上,被他一身的宝贝晃的错不开眼睛,哪里还会注意到另外一个还一同站着的,好不出彩的灰衣少年。 猛的一听自家师弟说,这人只不过是练气期一层,当下便惊讶了起来: “怎么会只是练气期一层,他是如何坚持一晚上的,不会是偷偷服用了什么灵丹妙药?” “应该不会,你看他的衣服装扮,别说是修士了,就是在凡人中都是极差的,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世家出来的子弟,怕是连散修都算不上,我看这孩子也不知道是哪里得了机缘知道了我玄天宗,这是来碰门路。” “可是如果只是这样,他是如何坚持下来的,练气期一层其实与凡人并无太大差别,且我玄天宗山下隐含着大量玄铁矿,这些玄铁矿所产生的磁力,会让修士不自觉的产生疲惫。 他们可在这里站了一天一夜了,你看那些练气期三四层的人,到现在都爬不起来,怎么如何就他一个练气期一层的给坚持住了?” “俗世间有一句话,叫做穷人心不穷,志坚心不哀,往往呀穷人家的孩子懂事便早,为求生存心智也比普通人坚定,我看这个小子不一般呀。” 那和善的修士一改之前随意的表情,难得的露出的郑重之色。 “可是他这般年岁了还只是练气期一层,恐怕最多也只能勉强混一个杂役弟子的名额,如果你真看的好,不如我拖个关系与他求个人情,弄一个外门弟子的名额? 这小子我看着喜欢,比刚刚那个让人顺眼。”那脾气火爆的张师兄却是个好爽性子,当下就有帮一把那个灰衣少年的想法。 “张师兄,等一等。你且听我说,我师尊曾经与我说过,一个修士在修炼的初期,能不能快速的提升修为,主要看的是修士自身的资质和后天外物的帮助。 而随着修为越来越高之后,看的便不再只是资质灵根了,看的是道心是运气。 甚至到了金丹期以后,资质灵根所造成的修为差异几乎会看不见。而这个时候一个心智道心均坚定的修士如果搭配上不算太差的机缘,哪怕就是非常可怕的存在了。 不说别的,就是我们玄天宗,两位元婴期的祖师,听说都是四灵根资质的修士,而那些金丹期的师叔师伯们,其中也有很大一部分的灵根资质并不怎么样,早年的修为进度完全追不上旁人,而今却成了人人羡慕的高阶长老。” “那师弟你的意思是?”张师兄不解到。 “师尊说,每一人都有每一个人自己要走的路,不论是凡人还是我们修士,虽说修士是逆天改命是与天都,可实际上呢?也不过是在顺应天命,一切命中早已注定。 这个小子有一颗比旁人更加坚定的道心,不管旁的机缘如何,这都是他与别人与命争的资本、 虽说他现在已经十三四了,看着好似比旁人落下了很多,可修仙之路何其长百年之后,十几岁的差距又算得了什么?如果他机缘足够,千年之后,十几岁的差距可还看的到? 张师兄,人各有天命,这小子能不能成材,只有靠他自己,我们旁人还是勿要多加干涉的好。” “你这小子,这些年越来月玄乎了,说的我都听不懂,还好我当年没有与你一道跟了灵雲师尊,要不这些年我非得被这些弯弯绕整疯了不可,不过既然你说不帮,那就不帮吧。我也想看看这小子凭着自己的那股子拧劲可以走到哪一步。” “呵呵,张师兄这才是大智若愚,说是不知道,其实心里什么都明白。”那和善修士笑着道:“师兄,时辰差不多了,我们开始吧。” “那便开始吧!将这帮小兔崽子都给老子弄醒。” 只听那脾气较大的张师兄一声叫喊,便见几个随侍的筑基初期弟子应声而上,驾着飞剑飞与空中,开始各自施展自己的法术,或是冰雨或是火球,也不看下方的情况一股脑的都砸了下去。 那些只是坐着的少年倒是还好,一下子反映了过来给自己撑了个防御光照便手忙脚乱的各自逃跑了,而还在睡觉的那群娃可就倒霉了一个个等反映过来时,不是被冰雨砸的满身是包就是被火球弄的全身焦黑。 其中一个美衣锦服的女孩更是倒霉的被火球砸中了头发,一头乌黑青丝,全部少了去,那漂亮脸蛋也被烧的或是通红,或是,一黑,一边痛哭着一边满地打滚,却无人去救她。 因为大家都自身难保,自顾不暇,会还能顾及的到英雄救美。 ps:撒泼打滚求求粉红求推荐求打赏@_@

上一篇   第两百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