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十八章 灰衣少年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十八章 灰衣少年

火势越来越大,场面也越发的慌乱惨烈,可周围的玄天宗修士没有一个出手相救,天上的执事弟子没有得到管事的通知,依旧肆意的施展着各自的法术。 渐渐的一些早做准备的人已经逃出了灾区。而一些受灾严重的却在火海冰雨中大声呼喊,企求外面的修士能听到他们的呼喊,可是这些人本就是造成灾害的罪魁祸首,怎么可能会救他们? 林子就站在哪里,看着熊熊的火光将其中的人一个个的吞噬掉,不自觉的全身都开始颤抖,他们不是在招弟子吗?为什么要杀人,他们是要将这些人都活活烧死吗? 林子不是没有杀过人,可是这样无缘无故的屠杀却还是第一次亲眼所见。这些人都是疯了吗?他们的心就这么冷吗?难道这才是真正的修士?所有的高阶修士都可以无情的践踏低阶修士,践踏普通人的性命? 这些少年在那些高高在上的修士眼里就真的只是蝼蚁吗?那自己呢?自己也不过只是练气期九层的修士,与他们不过高了两个小境界,在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眼里,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吗? 只要他们愿意,便可以随时要了自己性命。 惨叫声越来越撕心裂肺,有几个气性大的已经不再开口求饶也不顾上一身惨烈的伤痕,尽然想靠着自己身上仅有的法力去攻击天上飞舞的筑基修士。 可是他们毕竟只是练气期修士,即便使用上浑身解数也根本伤不到筑基修士半分,很快的这些率先反抗的人便都倒了下去,消失在火海里。 林子站在哪里,似乎还能感觉到熊熊烈火蔓延开来的灼热感,将她的整颗心都灼伤的生疼就可以了吗? 就只能这样了吗? 这些人为什么不想办法逃出去呢?求救无用,反抗无用,但可以逃呀。为何要在其中坐以待毙呢? 林子不是没有注意到那些率先有准备的少年们早已逃了出去,现在就在火海外面呆立着看着自己曾经坐着的地方,看着自己曾经攀谈过的朋友,或是恐惧,或是惊讶,或是伤感,或是纠结。 可他们脸上有一个共同的表情,那是庆幸,是劫后余生的悻悻然。 无论多好的朋友,在生死关头都远远没有自己能活下来。来的更加重要。 林子看到的,火海里的人显然也看到了,有几个修为还过得去的,苦苦支撑了一段时间,竟然零时用眼神组织了一个小队,合力撑起了巨大但稀薄的防御光圈,拼了命的往火海外跑,终于在灵力即将耗竭的那一颗冲出了火海,瘫倒在地。 就在这时。那穿着月白色道袍的两个筑基修士面目表情的喝令了空中事发的修士,冷冷的吩咐到:“将那些死了的处理掉,半死不活的拖去存医堂医治,治好后。便赶出玄天山。” 冷脸的张师兄话才讲完,那个面善的修士则嬉皮笑脸的道: “剩下的人恭喜你们已经度过了第一关考验,现在还有力气的速度站到我面前来,我就给一句话的时间。若是过了时间的,便自行回家吧,若是不想你们刚刚的苦白受的就别在那装腔作势了。” 说罢那看着和善的脸上居然泛起了一抹诡异残忍的笑容:“不要怪我们残忍。这不过是最基础的考验,你们连这些都熬不过,还来什么玄天宗,不过早早的回家,做你们的少爷小姐去,也别修真了安安心心做回凡人,了此一生也罢了,免得将来依旧落得个惨死的下场,还将我们玄天宗的脸面都丢尽。我们玄天宗不收这些废物。” 居然是这样?只是为了考验?只是为了考验就可以这样残杀那些无知的少年吗?林子心中讶异! 这就是真正的修真世界吗?不管是到了哪里都这般残酷。而假如自己有一天也将会身处这样的世界里,难道自己也要如他们一般听天由命,任人蹂躏反抗不得吗? 不!不要! 我不要这样的生活,我命由我不由天!即便是反抗到最后一刻,自己绝不会将自己的性命轻易的交出去。 林子的心在这一刻坚硬起来,她不断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强大,一定要强大,只有自己在某一刻凌驾于他人之上自己才能真正将性命与自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突然眼前又一次闪过一道白光,林子只觉脑袋一阵空白,等再次恢复意识时,眼前的场景早已变化,自己还是在玄天山上,在玄天宗内。 而区别的是,自己似乎是在玄天宗的外围,这里是杂役弟子干活的地方,年纪小的弟子由管事的弟子带着采摘的奇怪的白色桑树叶子,而女弟子则在另外的区域喂养着足有两根手指粗细的棉白色蚕虫。 年纪稍大点的弟子便是自行在灵田里干活,灵田被分成一块一块,大多数种植的是下品灵谷,也有一些其他林子不知道的植物。 林子又看到了那个灰衣少年,如今他已经换上了杂役弟子所穿的青灰色道袍,袖口被他卷的高高的,露出黝黑的皮肤,强劲的肌肉,半点没有出尘道士的仙风道骨,反倒依旧像个最为朴实的庄稼汉子。 若不是能清楚的看到他用不知名的水系法术给大面积的灵田施雨,林子真的会以为他只不过是回到了乡下种田的普通人而已。 林子发现少年似乎比第一次看到时高了许多,虽然依旧是那张脸但看着也老成了些许,约莫十七八岁的样子,只是眼神一如既往的清凉沉稳,一如初见。 他现在已经是练气期五层的修士了,不过四五年的时间修为就进阶了四个小境界,这个速度不算快当然也算不得慢,那日在山脚下林子是看到过他的灵根属性的,他是木、水、火、土四灵根属性。 原本他这般大的年纪加上这般差的灵根属性是连杂役地址都进不来的,好在他沉稳坚毅让当初的那两个筑基修士高看了一等,又因他是水木双属性的灵根系数较高,火土两个较低,而不是最可悲的平均值便,便破格让他进了山门。 杂役弟子的待遇是玄天宗内最差的,别说精英弟子内门弟子了,就连普通的外门弟子都与他们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 杂役弟子生活的区域在玄天山的最外围,灵气最是稀薄的地方,且杂役弟子每天需要干大量的活计,根本没有时间修炼。 宗门内给他们的修炼功法也多数是职业所需,例如给灵谷浇灌的水系法术,给灵谷除草的土系法术或者风系法术。还有采摘桑叶的法术,唤养灵兽的技能等种类繁多,却无一是能够防御或者斗法的手段。 另外杂役弟子每个月能领取一小瓶养气丹和二十枚灵珠,这到了凡世间倒是比大财富可是在玄天宗却是完全不能看的。 外门弟子只要每个月完成三件门派指定的任务就可获得三瓶养气丹,和五块下品灵石,一枚下品灵石足足可以换一百颗灵珠,这待遇便的差距变不用多说了。 且外门弟子不但进门时可以获得一部练气的初级功法,更能每月有一次进入藏书阁的机会,虽然只能在第一层内观看,但也足以羡煞大量的杂役弟子了。 当然比起内门弟子的待遇来,外门弟子也就不能看了,内门弟子并不需要干任何活计做任何任务,只需要每个月准时去自己所在师准门下听课即可。 另外内门弟子每个月会补助两瓶溢气丹,要知道一枚溢气丹便足以换上十来瓶养气丹,光这价值就非同小可,且内门弟子每个月还能领到三十枚下品灵石,可以随意的进入藏书阁第一层,这些也是让外门弟子和杂役弟子羡慕仰望的存在。 当然其上还有精英弟子,那些精英弟子无不是天赋机缘皆出众之辈,被那些结丹修士亲自选入门下做弟子,即便没有筑基,低位都比一般的筑基修士来的高。 灵石丹药法器这些都已经不是按月发放的了,只要他们师尊喜欢又有什么不可以,至于藏书阁头三层更是随便可以进去,还能用玉简记入保存出来。 林子在那些女弟子的言语间已经得知当年的那个华服少年早已经被一位金丹期的长老收做了关门弟子。 想来也是,当年在山脚下,测试灵根是,林子便知道他是变异冰灵根,虽然还比不上蓝风的天灵根,可是已经是极其可怕的存在了,更何况他是在玄天宗内,机缘自然远远比一无所得,无从下手的蓝风要强。 这样的好资质自然也伴随着好机缘,被金丹期修士看中也是十分正常的,听那些女修议论,当初可是有三名金丹期的长老为了收他抢破了脑袋。最后还是被以为金丹后期的长老以强硬的实力给收入了门下。 林子心中有一阵失落,那日听那两个月白色衣衫的筑基修士说来,那灰衣少年的坚韧也是他的机缘,不是说修士越到了后面就越不看重灵根属性了吗? 可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存在为什么对这些少年们依旧是厚此薄彼呢? ps:今日第二更奉上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