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十九章灰衣少年 二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十九章灰衣少年 二

那灰衣少年依旧只是待遇最差的杂役弟子,那华服少年依旧被众人最捧,拥有最好的物资和修炼奇迹,他们之间的差距,不会因此缩短,只会日积月累的越拉越大。 难道他们就看不到灰衣少年眼里的坚韧沉稳,只看到了他的四灵根属性吗? 难道他们看不到他在最差的条件下,依旧在几年来修炼到了练气期五层吗?道心如此鉴定的少年,修炼如此努力的少年远远比大多数外门弟子甚至内门弟子来的更有希望,可这些都依旧不能成为被上位者看着的理由吗?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一年后,那个华服少年顺利筑基了,灰衣少年则依旧每日都在灵田中忙活,只是此时他已经练气期六层了。 三年后,华服少年外出游历回来,说是寻的了一处密境,的了机会,一举突破了筑基初期成了筑基中期的弟子,一时间在玄天宗内名声大起,成了玄天宗内年轻一辈中最有前途的弟子. 门内掌门长老送去大量礼物奖赏。而那灰衣少年却在众人议论的热火朝天的情况下一个人在自己的小屋内突破了练气期九层,成了练气期大圆满的弟子。而他所承包的灵田也是门内杂役弟子中最多的,竟然比一般的修士足足多了三倍。 林子每天看到他用大量的时间去为那些灵谷除草,灌溉,维护,每每都是夜已深才回到小屋,且从来也不休息,进门便开始修行打坐,直到天亮继续劳作。 甚至他从来都不去饭堂吃饭,即便是辟谷丹都比常人吃的少,一般修士三天吃一枚,他足足五天才是一枚,剩下的灵石和种植大量灵谷所额外获得的灵石全部换成了养气丹用来修炼。 他的生活循规蹈矩物燥无味。甚至有些在虐待自己,可是他的眼神却从始至终的清亮平和,从来未曾出现过一丝不满与抱怨的情绪。 似乎从始至终他都觉得如今的生活十分舒适满足,似乎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去想过那些外门弟子那些内门精英弟子,没去想过那个曾经与他并肩崎岖站立在山门下的少年,如今已经成为了他不可仰望的上位者。 这是一个怎样的少年,林子默默的看着,却怎么也看不懂他。 日子在每天一沉不变的生活中渐渐磨去,又是一个三年,灰衣少年凭着自身实力参加门内杂役弟子小比。赢得一枚筑基丹,外门中有一个弟子找上门来,想要六十颗下品灵石换取他手中的那里筑基丹,所有人都劝他不要得罪外门弟子,乖乖的将筑基丹先上,得了灵石请大伙喝酒。 却不想少年平日里沉默寡言低调平和,在这次却十分倔强在那外门弟子再三威胁后,依旧拒绝的将筑基丹交出吗,反而花灵石寻了门内闭关的山洞冲击筑基。 时过半月有余。少年却最终以筑基失败告终。所有那些曾经羡慕过他的杂役弟子在他筑基失败后肆意的笑话他:“杂役弟子就是杂役弟子,要干一辈子活的,你还以为你真能筑基成为外门弟子吗?别痴心妄想了!” “对!一个乡下农夫,还真把自己当能人了。灵田比我们多三倍又怎么不一样和我们一样是杂役弟子,不一样不能筑基,白白的浪费一个那么好的筑基丹,。 亏得张师兄出六十块灵石问他购买。他还不领情,我看这次他一定会被张师兄收拾了的,我们就等着瞧吧。看他以后还有没有好日子过。” 不管旁人如何嘲讽讥笑甚是联手与他使绊子,可那个少年依旧是从前的少年,从山洞出来后依旧每天辛勤劳作,眸子也依旧轻量沉稳,半点没有筑基失败所产生的心结,对他来说仿佛得之,失之都无关紧要,他依旧还是那个他。 而就在这个时候,玄天宗掌门之女却看中那个华服少年,双方的长老有意促成,虽然两人年纪均小,可依旧还是举办了双修典礼。 一时间那华服少年,不仅成了玄天宗最有潜力的年轻修真,更成了整个大陆最赤手可热,身价最丰厚的筑基修士。 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曾经的稚气少年,如今已经年过三十了,华服少年已经功能突破了筑基期中介成了筑基后期的修士,且与那掌门之女一同生了一子,竟然也与他一般是个变异冰灵根,一时间好事成双,十分得意。 而灰衣少年依旧参加每三年举办一次的杂役弟子门内小比,依旧的了一枚筑基丹,这次他任然没有将这筑基丹售出,却也没有再盲目去筑基,他依旧如往常一般在灵田里忙碌,只是忙碌的更加疯狂,如今的他的修为照看一般的灵田绰绰有余,所以他与门中申请又承包了大量灵田。 少年照看的灵田每每出产的灵谷品质又好产量有多,所以门中管事也十分乐意将灵田承包与他。 所有的人都在笑话少年是个二傻子,笑话他没出息就知道干活,没有人原因与他做朋友,因为知道他不但为人沉默不会人情往来,更因为他连续两次得罪了外门的师兄。 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活到今天的,可不会有人原因冒这种风险,玄天宗是不管门内争斗的,外门弟子弄死一两个杂役弟子在容易不过,没有人会说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时间又过去六年,华服少年成功的修炼到了筑基期大圆满的境界打算外出历练以求来时能成功闭关结丹。 而灰衣少年却又在两次的门内小比中拿到了筑基丹,加上他之前的一共三枚,然后又将他多年来种植灵田活的的灵石,用来购买大量辅助筑基的灵药材料,这次他舍得灵石租了门内灵气最好的洞府闭关。 又是半月有余,在所有人等着看笑话的时候,少年出关了,并且成功筑基,门内管事替他换了身份牌,在他三十多,年近四十的时候,他终于从一个杂役弟子变成了外门弟子。 林子清楚的记得,曾经的少年,如今的中年,在他筑基成功的那一天,露出了他人生里第一个真实的笑容,犹如孩童般纯真干净。 那一日他被允许前往门中藏书阁,林子清楚的看到那一整天他都泡在藏书阁里,他并不贪多,他只挑了一本基础修炼发觉和一本水木双属性,。 在全部的时间里,只将这两本劳劳的记住辈出,一字都不敢差,因为他知道,他不是有那么多机会可以进这里来。 外门弟子的福利要比杂役弟子好太多了,再也不用成日的干活,少年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了修炼上,剩余的时间则大量的接门中任务或者和自己修为差不多的修士一起组团出外历练。 少年很勤奋,他的修为不是最高的,法术也不是最多样的,可是因为着他每日从不间断的苦力,他对灵力的控制却是最为精湛的,往往都能以最少的灵力超控最精湛的法术,连一丝一毫都不会出错,让人叹为观止。 且少年沉稳多智往往是队伍里最能深思熟虑的,几次带着对有躲过了强大的灵兽攻击,也几次在旁人无法注意到的地方找到了不错的灵草灵果。 两年下来,少年竟然成了外门弟子中最受筑基初期弟子欢迎的人,因为谁都知道与他一通外出去历练或者之行门中任务是最安全,也是收获最有保证的,尽管少年不苟言笑,但依旧让人敬畏。 时间又过去五年,少年成功进阶成了筑基中期,那曾经的华服少年也从外历练回来,带了大量的宝物又有门中师长资助终于准备结丹。 半年闭关过去,少年成功结丹,成了天玄宗最年轻的结丹长老,门内给他举办了盛大的结丹大典,邀请了各大门派都前来参加,着实给玄天宗大大的挣了一回脸面。 大典上,灰衣少年与其他人一同用一月门内任务换的的灵石,换了一罐上品灵酒送与当年与自己一道入门的那个华服少年,只是华服少年如今已是金丹长老哪里还会记得他这样一个小小的筑基中期的外门弟子。 华服少年接过灵酒也不过是礼貌性的道谢,便不在意的去接待其他贺喜的人,这样的灵酒在华服少年的眼里实在是不值一提,想来典礼过后也不过是用来打赏下人的。 典礼结束,灰衣少年收拾行礼又一次外出历练,这一次他是一个人行动的,且去的更远,他走过了很多仙城、很多灵兽森林也与陌生修士一起去过各种密境。 这一走足足十年,十年后的他满身是上的回到了玄天宗,这时他依然是筑基期大圆满的修士了。虽然修为不错,可年龄也着实大了,所以门内依旧没有将他列入内门弟子,哪怕他比大多数内门弟子的修为都来的高。 少年也全然不在意这点委屈,每天都安静的过着他往日的生活,直到某一天他突然下山千万千里之外的一个凡人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