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章 圆满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二十章 圆满

到了镇上后他买了一件寻常人家穿的粗布以上,徒步行走,翻过两座大山,走进了山中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山村。 村里的人家并不多,全都是相互认识的,没人见过这个突如其来的中年男子,不过好在并没有人上前询问,他们只是在他走过的时候相互议论。 中年男人看着这个自己曾经最为熟悉的地方,和一群自己已经全然不认识的村民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少年的眼中第一次流露出了茫然和伤感。 不知道怎么的林子看的一阵心酸。少年愣神片刻便直行往里面走直到走到村子的最尽头,才看到那是建在山脚下的一座小茅屋,茅屋破旧不堪,显然年久失修,无人居住。 少年轻轻的打开木门走了进去,看着空无一人的屋子,终于留下了眼泪来,如同一个无助的小孩,失声痛哭。 再次回到宗门后,少年便申请了洞府进内闭关,这一闭关竟然足足十年,他本就低调,并不引人注目,没有主要他在做什么,在哪里,更不会有人知道他闭关了十年。 直到十年后的某一天,玄天宗的上方突然乌云密布雷声震天,门中所有在忙碌的弟子都在这一刻停下了手中的活计,目瞪口呆的看着天空中的异象:“天呢这是天界异象!我们玄天宗又要诞生一位金丹长老了!” “天呀!哪位师兄这般有福气?我们内门可只有两个筑基大圆满的师兄?可是王师兄?还是张师兄?” “怎么可能是我们内门,想来是那些精英弟子们,我听说精英弟子中的独孤师兄两年前便进入了筑基期大圆满的境界一直在准备结丹,想来定是他无意了。” “不是独孤师兄,我前两天还看到他了呢,听说他却少一味结金丹的主药寻不得,一直在给门内药草执事施压呢,他的师尊也帮他寻了多时没寻的。至今都没有闭关呢,怎么可能是他。”一个了解详情的人八卦到。 “那难道是咱们掌门的千金,玉长老的夫人要结丹了?听说玉长老的夫人一直徘徊在筑基后期怎么也升不上去了,玉长老和掌门不知道费了多少的功夫,前两年才听说玉夫人终于突破了筑基后期成了筑基大圆满的修士,想来就是她要结丹了。” 有一个修士故作聪明的猜测道,却不想就在这是,门中的各个长老们也在这个时候飞了出来,其中自然是有玉长老的,另外还有玉长老的夫人同行。却见玉夫人依旧是筑基期大圆满的修士。直接戳破了众人的猜测。 这时候大家才开始差异起来,开始猜测其中闭关引起结丹天象的人到底是谁,门中长老们也十分惊奇相互间询问是不是自己座下的弟子由人要结丹,却见一番询问下来,竟然没有一个长老承认。 一下子大家都差异了,这结丹之人到底是谁?因着没有长老承认是自家的弟子,结果导致头两道天劫落下来,竟然无人出来相助。少年不过是个外门弟子,历来无师长资助。 虽说他平面的外出历练做任务。这些年来倒是积累了不少的灵石,可却也不过是堪堪购买了两件抵挡天界的法宝,自然不能一开始就用,这两道天劫少年是硬生生的用扛下来的。 天上飞行的长老见天劫落下竟然没有一件法器飞出抵挡。顿时目瞪口呆。 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现象,即便是他们这些人中有一人凭借着肉身抵挡天劫,也不过是穿了宝衣抗第一道雷劫,之后的八道雷劫是万万不能抵挡的。多是准备了大量的法宝,另外自己门中的长辈也一同护法才堪堪结丹成功。 虽说结丹需要极大的机缘,是大多修士可遇而不可求的。可是死在结丹上的修士却也不再少数,别说那些无根基的散修,就是大门大派的修士,有长辈护法,也有到最后关头灵力不支,活活被天劫打死的。 而这个人不但没有叫任何人护法,更加没有用法宝抵抗就这么活生生承受了两道天雷,在众长老突然反映过来这个人即便不是自己坐下弟子,却也是门中弟子,多一个金丹期的长老以为着玄天宗的在大陆内的名声会刚加响亮时,雷劫又连续下了两道下来,依旧没有法宝基础。 玄天宗掌门惊呼一声:“不好,只怕他要撑不住了。”连续四道天雷都没有寄出法宝,众人哪里还会想不到此人怕是没有法宝可渡劫呀。 当下众长老也不犹豫纷纷寄出自己的法宝打算帮少年度过天劫。可是玄天宗的掌门却在这时摇头道:“不用了,没有人能凭着肉身硬抗四道天雷的,只怕此时已经陨落了,可惜呀,可惜!” “等等!你看第五道天劫又聚集起来了,他还没死!”这时候那个玉长老,曾经的华服少年惊呼起来。果然眼看着乌云即将褪去的天空在这一刻突然有聚集了起来,风起云涌,竟然有破天之势气。 “不好!只怕这到天雷威力非凡,各位长老,我们合力替他抗上一击,且让他缓和片刻。” “好!”众人听命将各自的防御法器纷纷祭出,有一个结丹女长老更是将自己的护身法宝玄光顶至于空中寻得刚刚雷劫所击之处,形成一个巨大的光圈,道: “此人凭着肉身硬抗四道天劫都不死,将来必定不凡,老生就是凭着这玄光顶被毁掉,也要救他一救。” “灵长老说的在理,此人若是此时抗了过来,将来必定不凡,我们定要将他救下来。” 也是少年运气好,虽然常年在外历练,经常九死一生,练就了他比旁人更加坚韧的意志,经常在灵力枯竭,或是全身是伤,面前死亡的边境时靠着自己的惊人的意志力生生的抗了下来。 可这毕竟不是天劫,少年准备的法宝有限,所以他无论如何都要凭借着肉身硬抗五道天劫才能将自己竟有的法宝祭出,才能就此一搏,可以他毕竟是低估了天劫的力道,四道天雷下来,他浑身的肌体筋脉早已被雷能力全部摧毁碎裂。 若不是他早前准备好的三枚结金丹与一罐子天香玉碎露强撑着他的身体,再加上少年本身恐怖的意志力,只怕他现在便已经死去了。 可是即便是这样,少年现在以前确实无法动弹,强大的雷能力依旧在他体内乱串,他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更加无力再去抵抗那第五道雷劫。 好在这时候门中长老早已出手,才看看救了少年一命,要不然即便是在坚韧的意志也都是枉然,这也是一种机缘,绝地逢生的机缘。 也是因祸得福,硬生生用抗了四道天雷的缘故,少年身体里的骨头却因此炼化成了最为坚硬剔透的玉骨竟然比一般的防御法宝还坚硬,简直堪比妖兽的身体。 这个不过是玄天宗最普通的外门弟子,曾经咋杂役弟子的出身,这个天资不够出众的四灵根弟子让玄天宗上下都跌破了眼睛。 而后,少年不但因此在玄天宗成名,举办了隆重的结丹大典,也成了门内受人仰望的结丹长老。 此时的少年已经年近七十,虽然结丹后样貌反倒显得年轻,却也是中年男子的模样,与十几年前结丹成功的华服少年看上去也相差不大。 而他也成了继华服少年后,玄天宗内第二个天才修士,未过百岁便能结丹,是多少人想都不能想的。 林子忽然想起那年在玄天宗的山脚下那两个穿着月白色道袍的筑基修士所说的话,灵根资质修炼年纪对于一般修士来说在修炼初期可能差距会很大。 可随着修炼那些问题变会慢慢忽略不计,当时林子以为这至少要等百年千年之后才能将两则的差距拉平,却不想这个最平凡最一无所有的少年,不过只用了五十年便将这个曾经被旁人以为是天地云泥之间的差距拉回了最开始的平行点。 且在这这刻他依旧拥有比华服少年更加鉴定的意志力,而华服少年却不再比他多有什么优势了。 时间又过去百年,曾经的华服少年与那灰衣少年同时进入了结丹期中期,两人已是相识的好友,常常一起讨教各种心法和体悟。 可是那个华服少年却不知道,眼前这个与他一般同是天资出众的修炼天才,曾经的曾经,是被他嘲笑过的,遗忘过的最普通的少年。 可是灰衣少年的眸子一如往昔的沉稳清亮只是不再如同过去半沉默冷清,反倒多了些许笑容,不管是对好友还是对门内弟子。只是他从来都没有与自己的好友提起过曾经的往事。 渐渐的林子开始忘记自己是谁,她只是这么看着那个少年,很多时候,林子都以为自己就是那个少年。 她似乎能感觉到他的坚定,他的落寞,他的伤痛,他的无奈,直到六百年后,少年成功渡劫成为玄天宗的第三位元婴师祖,而那华服少年却修为却在结丹后期停滞不前。 ps:今日第二更奉上中秋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