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七章 闹事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二十七章 闹事

林子听了心中好笑,原来吃饭前先拍照也不是只是因为有了微薄的原因,你看现在手机还没拍照功能,就有女生意识到吃饭前要先拍照这件事情了,不过是对漂亮的东西即将要失去的恐慌,女孩子么,最是伤春悲秋,这般举止也是无可厚非的。 这厢刚招待好,便有服务员进来与林子说,那边包房出了事情,林子眉头一蹙,这两尊神果然是个不安分的。 原来呀,先是大伯和二伯的那两个孙子看见漂亮的东西想玩,这一玩便发现这些做摆设都是看上起至不少钱的好东西。 当下,林子那两个堂哥堂嫂便起了心思,将这些东西趁着没人在往包包里装,可装够了一整个包包还不乐意。当下林子的大伯便叫了服务员进来要求给打包的袋子。 可是这菜还没上全,就要求打包本就奇怪,不过服务员还是应着要求拿了用来外带的包装。 却不想那二伯家的儿媳妇是个傻的,怕好东西被老大家的抢走,竟然当着服务生的面,就开始将包厢内的摆设往袋子里装,别人怎么使眼色都没有用。 服务生也是郁闷了,她工作了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有贪小便宜的也最多是要求多送一盘果盒或者吃剩的菜品要求打包时再送两盒饭这样,却也没见过上来就偷东西的,当下便阻止道: “不好意思,店内的各种摆设都是不外卖的。”服务生也是个机灵的说话也知道分寸,没有一上来就不客气的说偷,反倒是客气的用不外卖提醒。 原想着稍微要点脸面的人也会将东西放回去的,却不想这座的几位完全不知道脸面是何物。 那拿东西的堂嫂不但不停下自己手上的动作反倒一边拿一边还乐呵呵的朝服务生笑:“放心,咱们不买,咱们又不付钱这不叫买。” 那服务生就被她那句‘咱们不付钱不叫买。’给乐到了,一时间竟有些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等这厢两个堂嫂因为一只雕花陶瓶应该归谁而真吵不休时。服务生才反映了过了,用对讲机叫了大厅经理来处理。 大厅经理带着人刚赶到包厢里便发现这原本摆设精致的包厢内已经被搜刮的七零八落了,还有因着抢夺而摔坏的各色盘子花瓶,当下便着急了,谁能想到开业第一天就能遇上这样的客人,显然是来找茬的。 大堂经理,一边派人将那两个明显还打算装货的堂嫂拦了下来,一边冷了脸色道: “不好意思,各位,本店内一切摆设若无辜损坏消失。都是要照价赔偿的,如果你们没有意见,我会尽快的列出一张赔偿清单来,在此之前,麻烦各位暂时不要离开这个包厢。” “什么!赔偿!我们做什么要赔偿,你那只眼睛看到是我们弄坏的,我看是你们这里的东西自己质量差才是。儿子,这饭吃的不舒心,咱们不吃了。叫上你媳妇,咱们走了。” 大伯一见这架势也知道自己今天的事情做过分,不过过分归过分,他又怎么可能会真赔。当下就想着先走人再说。 而二伯也不是个傻的,见自己的大哥要走,当下也反映了过来:“确实吃的不舒心,半点味道也没有。咱们也走了。” “不好意思,各位还没有结账,另外这个摆设的赔偿清淡还未出来。您们现在还不能出这间包厢。” 大堂经理王山也是态度强硬,今日是王山第一天来上班,今后的工作能不能做好暂且不说,这开张第一日要是弄砸了,自己还怎么面对老板?这家店开的薪水可不低,还给交五险一金,王山可不想因此丢了这份工作。 却不想林子的大伯二伯本就在乡下刁蛮惯了,哪里会怕这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当下便唬着脸道:“怎么你们还想关人不成,我看你们敢,我们现在就走!”说罢一行人竟然打算大包小包的就冲出去。 王山见自己带着几人还拦不下来,无奈之下便打了楼下的总机叫了保全来,王山直到今天是开张的重要日子,即便里面这全胡搅蛮缠的人要闹,也只能让他们在包间里闹,决计不能让他们出去后影响外面生意。 林家两尊大神所在的包厢叫存香堂,此时存香堂外面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今日开业来的客人十分多,所以大多数的服务人员都很忙,不过的十来个保全却全部来了这里。 因着怕打扰到其他包厢的客人,领头的保全当机立断也顾不上其他将堵在门口的几人全部推入了厅内,随后便将包厢的门关上,彻底将里面的嘈杂与外界隔绝开来。 看着眼前肌肉发达的五个壮年男子,这下闹事的大伯与二伯两大家子才发现事情不对路了,慌张了起来,结结巴巴的道: “你们这是做什么?你们这开的是饭店还是黑店,还想非法扣押不成?我可以告你们的,别以为我们年纪大不懂法!” 见他这般说,王山的脸上也露出一抹讽刺之色冷笑:“我们这里是正规的饭店,所有营业执照都是齐全的,如果你们贸然说我们是黑店,我们是可以告你诽谤的。 再则,我们请你们留下来也是合理合法的情况下来解决你们所损坏东西的赔偿问题。 当然,如果你们不愿意私下解决,我们也乐意报警,叫警方来解决问题,只是这样一来,你们几人吃掉的,砸坏的,还有你们包裹中的东西可都成了证据,这性质就不太一样,这钱也不是如今的算法了。” “你你胡说什么,我们拿我们自家的东西,怎么就叫偷了?”林子大伯随这般辩驳,可实际上自己也心虚的紧,根本没了原先的底气。 却不想那没脑子的二堂嫂却听了进去,当下将大包小包的东西往地上一放,插着腰便嚷嚷道: “就是,我们吃我们自家的菜,那我们自己的东西,叫什么头,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个看店的,这要是放到过去去,你也就是咱们的一个奴才,哪来的胆子,在这里拦着我们。” 二堂嫂越说越觉得自己有理,当下更是底气十足的叫唤,大伯二伯见事情已经到了这般地步便也不再顾虑什么也跟着嚷嚷起来,那林子大伯更是毫不客气的将林爸林妈的名字都喊了出来,直叫着他们没良心。 一会儿方言一会儿官话的讲的在场的人都晕晕乎乎的,不过王山还是听出了大概意思,大致就是说林子家发达了就忘记爹娘,忘记自家哥哥,过来吃顿饭便要打要杀的样子,也不怕说出去叫人背后戳着脊梁骨骂。 别的王山不能确定,可这老板和老板娘的名字确实做不了假,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头的王山也不敢大意,这次叫人去请了老板老板娘来。 却不想林妈因为气急被林子的外公外婆拉出去散心了,而林爸一个人忙进忙出一下子也找不到人,当下那个去喊人的服务生也是机灵,几番打听,便到了另外一边的包厢内找了林子。 林子与包厢内的蓝风等人道了歉便赶往存香堂去,刚一进里面,就见包厢内几个老老少少在地板上滚做一团,又是哭又是闹的当下心烦不已,连与他们说话的心情也无,当下便冷冷的道: “我不认识他们,既然他们在开张当天,就当众吃霸王餐并且行窃打砸内的摆设,你们报警处理便是。王山你等下打了110说明从后门走,省的影响前面客人的就餐心情。” 王山原本还有些顾及,当下听自家老板女儿这么说,便也不再估计,当着众人的面便报了警。 林大和林二两人原本见进来管事的人是个小姑娘还不在意,可仔细分辨了下才认出这居然是自家三弟的那个独生女儿林子,当下便松了心头的气,准备着让这丫头低声下气的与自己说好话。 却不想,那丫头二话不说上来就要求报警,当下便气急败坏的骂到:“你个小畜生,胡说什么!我是你大伯,这是你二伯,他们可都是你的哥哥嫂嫂,你怎么就不认识了?小畜生眼睛长到头顶上去了,和你妈一样没教养的东西,小浮尸,吊死鬼。” 林子冷笑道:“将他们关在这里,警察来之前一步都不许出去,王山你和这几个保全便留在这里看着他们,要是嫌他们的声音聒噪难听,便那块布头将他们的嘴巴堵上,其他人先各自去忙各自的,我还有事,先走了。” 林子哪里会认不出他们是自己的大伯二伯,只是几家历来就有膈应,不说平日里不见,就是逢年过节都不一定会见上一面,儿时自己和爸妈吃的苦头,林子不是不记得,可却也从来没有想过去报复他们什么的。 与林妈一样,林子一家从来就只想着与他们老死不相往来也就罢了。若是平日里遇上,只要对方不要嘴巴不干不净,自然也就是点头算打过招呼,毕竟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如今自家日子好过了,与他们也不是非要到撕破脸皮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