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空间种田欢乐多二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二十三章 空间种田欢乐多二

好家伙,这还是金桔吗?未免也太好吃了。 然后仔细回想了自己刚刚的举动,觉得是刚才浇灌的灵泉灵气太过浓郁了,一般的凡间植物完全承受不了才会有这样的事情。 好在新落地的第二代种子因为已经被浓郁的灵气滋养了一遍,抵抗力明显比第一代好了,所以才会涨势这么凶猛且安全开花结果也不枯萎。 而且第二代的果树,只要不是林子想毁灭,就再也不会枯萎,包括树上的果子也是,竟然和那朱红果一样,永远静止在哪里。 林子有用同样的方法种了橘子,蜜桃,苹果,梨头,樱桃等果子的幼苗,看着他们的第一代迅速的生长枯萎,而第二代又重新长出来,不过几个时辰,林子就已经造就了一大片果园。 一口一个新鲜果子,乐的林子都快把自己的舌头吞掉了。 剩下的蔬菜种子,林子也先拿出一部分白菜种子做实验,果然和果树幼苗又不同。 灵泉浇灌下去虽然也是快熟生长快速枯萎,可之后却再也不会长出第二代了。也许是蔬菜的种子实在太过低级了,即使灵泉也改造不出第二代的原因。 林子又老老实实的种植了一些,也不浇灵泉,就静等着它生长。果然蔬菜所需的灵气极少,空气中原本的灵气就足够它生长了,不过也就几分钟的时间,蔬菜都已经一棵棵长成,并且棵棵都白白嫩嫩水灵的很。 给自己猛的灌上几口灵泉,一鼓作气,花了小半天的功夫,林子终于将所有的菜田都打理完了。 没想到我一都市白领也有机会当菜农,虽然这个菜农当的省力了点。 估算了下,觉得时间也不算多了,便去了练功室,一次吞了六颗益气丹,专心的修炼起混玉仙诀来。 没了林子的活动,空间里又恢复了以往的寂静,除了练功房一角的沙漏,反复的交换了三次次,几乎以为时间就此停止了一般。 有了之前的经验,林子修练起来比以往更来的顺利,更容易静下心来。一入定,功法就运行了三天三夜,直到将体内的益气丹完全炼化为止。 用神识仔细的打量了自己丹田处的白色雾团居然已经有了三指粗细,只是又比之前更加浓密不透明了。林子好奇便想着去储物间一遍整理出的的药房碰碰运气。练功这种东西还是弄清楚好,林子可不想自己练着练着就变成欧阳锋了。 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在药房里来回几圈,终于让林子找到了其中一瓶玉瓶,入息丸:下品灵药,适用与练起初期修士。主要功效就是能更快的帮助修士稳定体内的灵气,提高与内丹相容的数度。从这里林子就应约的猜出了白雾或许是灵气与自己内丹不相容的原因,想着变吞服了两颗,入定一试。 入息丹不是益气丹,是辅助性药品,熔炼的速度很快,不过几息的功夫就完全熔炼化解了。 此时林子的内丹处的白雾正以比平时快上数百倍的速度翻滚运转着,竟然快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极具缩小透明。很快的原本三指粗的白雾已经变到了小拇指盖大小,而颜色已经透明的近乎无色了,隐约的看见中心处一点金黄。极细像是针尖一样。 果然是自己猜想的一样。除了要不断的修炼出灵力来还要花时间熔炼才可以。 好在这入息丹极具效力,不过却不可多用每次限两颗,直到将之完全炼化,多了容易积累丹毒。且三天才能用上一次。 林子想了想药房里有十瓶入息丹,每瓶20颗,能用上100次,三天一次也有300次,也就快一年了,如果这样都没冲上练气中期,自己也太丢脸了。 其实林子不知道的是,她这样用入息丹得气死多少修真界的修士啊,因为炼丹极其要求火候和修士的灵气和天赋。 所以根本没有低阶的炼丹师,最低也需要筑基期以上的修为,才能炼制一些下品灵药,而中品上品更是需要金丹期元婴期甚至更高的修为才行。且炼丹是很看中修士本身的灵根和天赋的,所以即使在高阶修士里,也是百里挑一的,在这百里挑一中又能出的起大量的灵石来消耗的也就只有一些大门派大家族了。所以一个炼丹师在任何地方都是极其珍贵的。 而入息丹虽然只是下品丹药,切材料极其不易寻找,加上炼制困难,一般筑基修士根本炼制不出,往往需要金丹期的修士出手,所以其价格是相当昂贵的,堪比一般的中品灵药。 不过入息丹其实是有价无市的,根本没什么人买,也没什么人去炼。因为它确实是不折不扣的下品丹药,其作用也只是给练起初期的修士融合灵力的,一般的修士谁没有几种熔炼的功法啊,虽然没有入息丹来的快速,可也不慢一般运行功法小半日也就完全熔炼了。练气期初期的修士本就穷的可怜,拿会拿这么多灵石去糟蹋啊,有钱多买几颗益气丹不是更好。 就是大家族里钱多的烧的慌的富n代也不会这么去灵石的。 当然林子这个富n代完全是无知觉的,高高兴兴的收拾好东西,回到自己的小房间继续睡觉。 如第一晚一样,在林子熟睡的时候,内丹处又一次金光大盛,随之将林子全身包裹住,骨骼咔咔作响。 早上起来林子发现自己的身高似乎又长高了一些,原本一米四几的身高已经快到一米五零了。很是高兴,前世自己可是到了高中才到一五几。 回到空间里稍稍梳洗一翻,对着铜镜把易容糕涂抹上,林子发现自己似乎有了一些变化,远远一看好像不明显,可总觉得五官好像比原先明显漂亮了许多,特别是原先那双细长的眼睛现在看上去却不像本来那么小了,长长上扬的凤尾依旧在,可中间部分似乎圆了一些,不再像原先那么的尖利,看着柔和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