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九章 以身试酒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二十九章 以身试酒

有的则需要用灵力烘干它的水分,让它如凡事间的中药晒干一般干燥才可以保存,也有的则可以将它们磨成粉末,装在小罐子里,等可用的时候在添加进去。 这些繁琐的事情日渐增多,不过林子却并不觉得麻烦,反倒很喜欢这样的生活,早前自己一直是醉心与修炼,可是灵力一直在增加修为的进度却也不见得有多快,后来自己开始花大量的时间去忙这些东西后,渐渐的发现,每次忙的精疲力尽之后,再去修炼打坐往往事半功倍。 因为这种琐事所累的多少灵力体力,却不同与酿酒,很少会用及到精神力。只要精神力不疲惫,一个修士是不会真的疲倦的,与精神力相反的是,灵力和体力的耗竭。 虽然这是很多修士都极力避免的事情,因为一旦出现灵力和体力枯竭的时候修士本身记会毫无防备战斗能力,这个时候的修士还不如一个身强体壮的凡人,任何人都可以轻易的杀死他们。 大抵是修真者多少寡居薄情之人,对他人的信任也是缺缺,又或者修真的世界里实在太过残酷,残酷不会有人再将信任放在心里,所以即便是有门派的修士,在自己的门中,甚至已经在自己的洞府内,都很少有人会让自己的灵力耗竭。 毕竟很少人能有与林子一般的运气拥有乾坤空间,可以这般坦然自在。 也就是因为这样,这关于将自身灵力耗尽在去修炼的法子却是无多少人知晓的。林子现在想来,便觉得当初那个梦境的灰衣少年便是因着每天要照看大片灵田,直至精疲力竭之时再去修炼,才会让灵根资质如此差的他修炼资源不多,修炼时间也不多,修为竟然比一般的外门弟子还要快些。 与往常一样打坐吐纳了片刻,林子却并没有忙于吸纳天地灵气。也没有用灵酒补充自己体内的灵气,反倒静下心来一点一点的凝炼自己丹田内的灵力光团。 林子现在的修为早已到了练气十成中期,修士只要突破了练气九层上了练气十成,便不受限制,随时都可能筑基。而修士的修为一旦到了练气期十层大圆满的境界,还不筑基,那么便只有突破练气期十一层这一个选择了。 林子现在还没找到妥善的筑基办法,自然不能让自己体内的灵气随意滋长,一旦到了最后圆满时期,自己可真的一发不可收拾了。 说起来这修士的丹田就如同一个自带盖子的玻璃罐子。而修为灵力则是那罐子里的不明气体,而那再带的盖子只有一个功能,便上不断的吸纳外界的气体灌入玻璃罐子中。 只要这罐子本身不出问题,那么不明气体自会日积月累的越变越多,决计不会少了去。 一旦到罐子内的气体到了一个饱和的阶段,那么修士便要让自身的境界突破,例如筑基,结丹,这就好比是让那罐子升级。变成更大的罐子,可以容纳更多的气体。 而一旦不能突破,要么是修为停止不前,就如同那西东吸纳的口子坏掉了不再吸纳了。要不就如林子现在这般境地一般。 口子没坏,可玻璃罐子要装满了,自己却有找不到给它升级的办法,一旦罐子彻底饱和。下下场就只有一个撑坏、变形、破裂。 林子现在的情况,破裂倒是不会,可是一旦处理不好撑坏变形则是必然的。那练气期十一层、十二层,说到底就是玻璃罐子变形了。 筑基的事情,一时半会儿是成不了了,不过倒是让林子暂时找到了一种暂时压制住自身修为的一种方式。 这还是前些时日林子在检查自身修为时无意中发现的法子,边上将自己丹田处原先凝练起来的灵气团,也就是那白色雾团再一次一点一点的凝炼。 这般凝练下来,那雾团竟然有些缩小了,虽然细不可微,可林子还是感觉到了它的减少,那个时候的林子不过还是练气期八层的修为,正在急于进阶,哪里肯让自己好不容易累计下来的修为,又被自己莫名其妙的练少了,当下就停了下来不敢乱试。 可事到如今,事情便变成了另外一番摸样,林子不由的想起了当初的情况,那日凝练丹田处的灵气团,林子出来感觉到他缩小意外,并没有另外不适应,想来今日自己再凝练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整整三天,林子除了白日里要忙的事情外,所有的时候都用在了进空间凝练自身灵气上,空间里的时日漫长,这一日日下来,眼见着自身的修为被一点点的压缩再压缩,那灵气团从原先的肉眼不可见到现在的肉眼看着分明的速度缩小了一圈又一圈。 林子心中发苦,旁人都是在想尽办法的让自己丹田内的修为不断增加扩张,为此甚至不惜放手一搏身临险境求得增长修为的灵丹妙药。 而自己如今却不得不将自己千辛万苦修炼起来的修为一点点的炼化掉,只因为无长辈指导,不知道筑基需要事先准备,才落得这般境地。 等等! 忽然,林子发现了一个问题所在,一个一直被自己忽略掉的关键性问题。 刚刚自己只是凝练修为,却并不见得自己体内有半分修为因此消散而去,可自己丹田处的灵气团又实实在在的缩小,那那些灵气去往哪里了? 林子忽然想起了当初自己刚刚开始修炼的时候还不知道将吐纳吸收进来的天地灵气炼化为自己所用,那时候也是有灵气雾团的,只是那雾团颜色灰白沉闷且气息又暴躁,边上凝练了才将那暴躁之前取出,颜色也如现在一般的透白。 后来自己渐渐的习惯了边吸收便凝练的法子,也就忘却了当初的事情,现在想来当初一凝练不就是将大半的雾团都凝练没了吗,只留下一小团是自己能吸收的。 难不成自己再次凝练还能凝练掉自己不能吸收的杂质吗? 不对,第一次凝练后绝对已经是最精纯的灵气了,哪里还有什么杂质可炼? 可自己如今炼去的又是什么呢?林子百思不得其解。最后无法,只能占时先将这问题抛之脑后。不管是去了哪里,为了自己以后的长生大道,现在无论如何心痛,这该炼去的总是要炼去的。 这一番折腾下来,竟然到了林子快要开学的日子,此时的林子已经将丹田内的灵气压缩到三分之二,不过奇怪的是,修为依旧停留在练气期十层没有下降,当然也没有再上涨过,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不过值得高兴的是,自己现在虽然筑基无望,不过筑基灵酒却是有了新的突破,原来这些时日里,林子并不如之前那般急于求进,不再没有逼着自己一定要想出法子来,只是顺其自然。 忙完了空间中的琐事,便凝练自身修为,再有空余的时间则翻出那些玉简来重新阅读,或者先酿制其他灵酒从中或许灵感,这一番下来,还真让林子找到了其中的感觉,凭着感觉林子又拿了筑基丹的材料炼制了一些灵液从新实验,竟然真的让林子找到了合适的法诀。 这几日里林子不断的改进自己的法诀,一翻下来竟然炼制出两坛子筑基酒。闻着酒坛子冒出来的甘醇浓厚沁人心脾的酒香,和酒香中参杂着的浓郁的几乎要将人醉倒的精纯灵气,林子便知道自己成功了,这便是史无前例的筑基酒。 只是这酒有没有副作用,药效够不够强大,又或者说会不会吃死人林子就不知道了。 眼下呆呆的看着这两坛子酒,林子无从下手,虽说修真者要有以身犯险的觉悟,可也必须够小心谨慎。毕竟自己吃死了也指望不上小蓝能收尸。 小蓝也是奇怪的,明明见什么吃什么,也不挑剔,却偏偏不吃任何灵丹也不吃林子酿好的灵酒。 用他的话说,以他的级别只需要将天地本源吞入腹中便可以自行分解,留下自己身体需求的排除无用的,根本不需要后天炼制。 另外小蓝觉得人类修士后期加工过的东西大多失去了十分珍贵的根源,浪费之间且味道也并不好。他这样的高等生灵自然是瞧不上眼的。 每每听到此处林子心里都不由自主的冒出一句话来;‘像你这般吃的比几百头猪都多,长的还没指甲盖大,这才是整整的浪费之极。’ 实在找不到人实验,林子也只能将自己当作小白鼠了,在小蓝再三确认会抱住自己性命的勤快下,倒了一小杯筑基灵酒出来,又混了大量的灵泉稀释掉。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一饮而尽。 便就地坐下来打坐凝神,片刻过去,药力在体内消散,也不知道是因为一小杯太少了的缘故,还是因为灵泉大量稀释的缘故,药力慢慢被吸收,却并没有预想中的爆裂迅猛,反倒十分温和,一点一滴的滋养着林子全身各处大小经脉。 ps:啦啦啦今天三更有么有打劫票子打赏另外感谢(书友110623203206610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