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章 筑基灵酒的药力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三十章 筑基灵酒的药力

像是和煦的春风,用最温和舒适的放肆慢慢的轻抚着你全身的肌理,林子的体质因着朱红果的改造,除去灵根的因素,在众多修真者里算是极好的。 可即便是这样还是能明显的感受到筑基灵酒的药力,用发缓慢而平和的状态在温润自己的体质。 尽然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 林子百思不得其解,无论是翻阅的那么多玉简上所记载的,还是听小蓝口述的,亦或者是,玄雾灵香中的那个灰衣少年,所经历的,无意不正面筑基丹的药力是十分迅猛的,或者说十分霸道。 几乎应该是横冲直撞般冲击服用修士的体内所有肌理和经脉,强行冲击修士的修士的丹田处。 小小的一枚丹药内酝酿着巨大的能量,这些能量在修士体内如同被点燃的火药,一触即发,爆发出强烈的冲击力。 林子虽然没有亲身感触过,可是却实实在在看到过灰衣少年筑基,无论是第一次筑基失败,还是最后一次筑基成功,无不是十分痛苦的,饶是像灰衣少年那般心性坚定者,也依旧被折磨的差点死去。 即便撑了过来,经脉也因着筑基丹的关系虽然扩大是三倍有余,却也破损的七零八落,需要用大量的时间来修复才行。 可自己怎么感觉多如沐春风般的滋养?虽然自己服用的不是筑基丹,是自制的筑基灵酒,可是这灵酒中的配方是与筑基丹中的一摸一样的,半分也不敢有差别,怎么药效却与筑基丹是千差地别吗? 难道是因为灵酒稀释的关系?或者是因为后劲比较缓慢?现在药效也不过才开始挥发而已? 想着林子也不敢再大意,专心的静下心来,开始跟着体内的药效慢慢运行功法吐纳呼吸,一边用神识感受着身体里的每一处变化。 时间过去半日犹豫,这杯混杂着大量灵泉水的筑基灵酒才被林子完全消耗一空。筑基自然是不可能的。可神奇的是,林子居然感觉到了自己周身的经脉竟然在不知不觉不痛不痒甚至还有些舒服的情况下,扩张了三分之一。 随比不上筑基丹最高能扩张三倍,可是依旧十分神奇。 另外神奇的是,林子丹田处的白雾色灵气团,原先还没觉得怎么样,可被这筑基灵酒的药力一催发,在半路中竟然暴涨一倍,林子一度觉得自己会因为灵气的饱和而导致冲破练气期十层,到了十一层。从而筑基无望。 却不想眼看着灵气团饱和那可以,突然有一种奇怪的力量将那灵气团团团圈住,如同林子前几日凝练那般开始凝兰压缩那团雾白色灵气团,时间一分一刻过去,那灵气团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的缩小,更加诡异的是,那朦胧的白色也一点点退却,竟然便的越来越透明。 知道林子体内的药效完全吸收一空后,林子体内的灵气团竟然比原先缩小了整整一半有余。且颜色也变成了半透明的水白色。 对!是水白色,仔细看去,原先的那个雾气早已不像雾气,竟然是带着水渍的。半水滴半气体的混合物。 天呢!这竟然是将自己气态的修为凝练成了液态!这也太逆天了! 林子不敢大意再次检查自己的修为境界,却依旧是在练气期十层中期的样子,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 林子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如果事情日自己想象的一样。未免也太逆天了。 林子不敢大意,与小蓝说了一声,又一次给自己倒了一小杯筑基灵酒。只是这次却没有参杂半点灵泉水,在小蓝还来不及阻止的情况下,就这么一饮而尽。 林子心里虽然依旧忐忑,却也就没了原先的害怕,这次竟然是有些兴奋的在等待没有被稀释过的筑基灵酒的威力到底是怎样的。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林子很快便静下心来入定,而自己全部的神识也集中在自己的丹田和各处经脉之中,她要一寸一寸的记入下,这灵酒的真正药力,绝对不能有半分出错的地方。 很快灵酒从口舌之中划入内腹,药力缓慢的消散开来,竟然依旧如初的温和,甚至比自己第一本用灵泉水稀释的灵酒还要的温和。 这种感觉,犹如你是一个人生活在极其干旱的沙漠上,很久得不到一丝水源,就在你纠结无阻的时候,突然间下起了这个世间上最温暖如初的绵绵细雨。 它并不大,没有蓬勃大雨办让人渴望激进,也带着摧毁一切的力量。 它只是绵绵细雨,轻微的,细软的,舒适的,一点一点渗透你全身上下每一处地方,丹田也罢,经脉也罢,五脏六腑也罢,甚至是细小到你皮肤上的毛细血孔都在这一刻被它清洗着,滋润着,甚至都能感受到呼吸。 虽然依旧平和,可这一次药力没了稀释,自然比原先来的更加的精纯有力,虽然温和,速度且一点都不慢。林子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经脉真在扩张,三分之一,三分之二,一倍,两倍,三倍,竟然不过是几息之间便将林子的经脉完全扩展开来。 林子感觉自己的周身忽然无比通畅,可有极其的渴望,渴望大量的灵力涌入自己,填充自己,可本能告诉林子,不可以,不可以这样,自己的丹田处的灵气团还太多,如果不能筑基,境界就会出问题。 就在林子的直觉与身体的渴望做抗争之时。大量的药力已经通过扩张的经脉汇集到林子的丹田处,如同第一次一般,形成一股无形的力量,开始一点一点的凝练着林子身下的灵气团。 这次的数度远远比上一次来的更加快,不过小半个时辰,林子便发现自己那团原先已经半透明的水雾色灵气团已经完全透明,那仅剩下的雾气也早已压缩一空,整个灵气团竟然缩小的只有原先的三分之一,变成了一个全透明的婴儿拳头大小的液体球。 隐约的,林子还能感受到那球体内,灵液的波动,这波动是极其规律的,不断旋转围绕着球体内一篮一红两个小球,这正是林子两种不同功法所形成的本源无疑。 林子以往想要看清楚这两个小东西,都极其费力,需要消耗大量神识才能透过层层白雾,看到它们的状况,且记不清晰,从来没有想过能如今天这般毫不费力的看清楚它们。 慢慢的药力开始消散,林子身体对灵力的渴望也不在变得那般强烈,林子睁开了眼睛,从入定中出来。 自己并没有筑基成功,确切的说,是自己拦下了筑基的机会,林子不是不知道自己刚刚那种对周遭灵气的强烈渴望是筑基的前兆。 就是因为知道,林子才不想自己在筑基灵酒的实验过程中,这般草率的情况下筑基。 只要实验成功,害怕没有筑基的时刻吗?反倒是冲冲忙忙的盲目冲击,结果导致筑基失败,境界提升反倒不佳。 更可靠如今的林子急于求证一件比筑基更加重要的事情,这件事便是刚刚自己发现的,将体内灵气从气体从气体凝练成液体的可能性。 想到此处,林子的眸子闪缩着晶亮的光泽。 自己果真是赌对了,自己竟然真的可以将自身的灵力从气体凝练成液体!这实在太逆天了! 气体转化成液体后,大小足足缩小三倍有余也,这也就意味着修士可容纳修为的容器是同样大小的时,而自己则在这时候将修为全部凝练成了液体。 那么在同等实力下,自己却有空出了三分之二的空间容纳更多的修为,这般下来,周而复始,不断积累,与旁人一样再一次将自己的容器装满,那么就意味着在同样的境界自己的修为却远远比其他修士高出三倍有余。 或许你可以说十个练气期三层的修士都敌不过一个筑基修士,更何况你不过是同等练气期十层实力的三倍,何不放弃凝练直接普通境界来的更快。 可事实上呢,筑基是有风险的,不是每个练气期修士都有机会筑基的。即便是极好的单灵根修士,对旁人来说万无一失的存在面对筑基也是有一定的风险的的,更不用说林子这样的伪灵根修士。 再则即便林子筑基成功了,那么离结丹呢?那样至高无上的存在,对于一般的低阶修士来说,简直是无法遥望的云端。 林子不说自己是否有机会结丹,也不妄自菲薄自我斩断自己的漫漫仙途。 可就实际情况来说,自己一旦筑基成功,依旧用这样的方法凝练自身的修为,看上去好像比胖的修士进阶的更慢了些。 可实际是上呢?实力半点不差,等大家都到了瓶颈时,自己却可以无视瓶颈安然的积累凝练自身的修为。 或许当你听到一个练气期十层的修士就抵得上三个练气期十层的修士时,觉得听上并不可怕,可当一个筑基大圆满的修士可以抵得上三个筑基期大圆满修士的时。是不是会觉得十分的惊悚! ps:今日第二更奉上,晚上九点准时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