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一章 新的生活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三十一章 新的生活

筑基所需的时间极多,少则半个月,多则小半年。,因个人体质不同修为不同计算方式也不同。 林子虽然有空间法则逃避现实的时间规律,可无论如何也不能在他人不知不觉中消失这几日,更何况明天便是自己上高中的第一天。为了林爸林妈的小心脏,自己也不能玩失踪呀。 思来想去,林子便决定将自己的筑基进程再往后挪一挪,林子记得现在的高中第一学期要先军训十天,十天后刚好是国庆长假,到时候找个理由与林爸林妈说呀外出即可,国庆长假有七天,算下来空间里有210天了,大半年应该足够自己筑基了。 这般想来,林子便彻底放下心来,凭着自己之前两次对筑基酒的体验,不敢药力品性都是极佳的,说一句自卖自夸的话,林子觉得自己的筑基酒比市面上常见的筑基丹更加好用有效。 加上之前自己对修为的能力,与经脉的扩展,对于这次的筑基,林子不说有百分百的把握,但至少有了五层,如此说来可大大比一般的修士来的风险低很多。 好在自家的新房子里s中近,自己也就不用住宿了,在自家修炼总是方便些的,一想到八人一间的寝室宿舍林子就摇头,这样的住宿寝室,自己前世不是没有住过的。 不是说条件有多不好,而是实在没什么个人。好像所有事情都要与寝室的人成群结队的一起行动才是正常的一般。 就连你平日里去个阅览室,只要是一个人,大家就会猜测纷纷,各种怀疑,似乎你去做了见不到人的事情,原因只因为没有人与你一起。 这种情况下,如果自己花大量的时间进入空间里消失不见,只怕更会流言纷纷。自己重生以来太过随性而为。不够小心谨慎才会导致在z中各种流言蜚语不断,既然换了新的环境,就给自己一个新的安静的的生活才好。 s中也是所百年老校了,校内种植着大量的松柏和梧桐,正是盛夏,绿茵层层映衬着老旧雅致的教学楼倒是显得格外的两双舒适,连带着也让人感觉到一种别样的书香气息。 林子站在其中,深深的呼吸了下带着树叶清香的新空气,心情自然十分的好。林子来的早,不过想来是新学期的第一天。大伙来的都早,很多都是爸爸妈妈齐上阵一家人全来了。 林爸林妈本来也是要来的,不过被林子再三劝阻才放弃。倒不是林子不愿意林爸林妈陪着来,他们能高兴什么都好,实在是因为他们如今忙的也脱不开手,那便没必要转成陪着自己来了。 因着林家的装修风格独特,所以前几日z市当地的电视台竟然也来到林家的做报道,新闻第二天便放了出去,这样一来。闻风赶来的客人数不胜数,现在的生意好到都出乎了林子的想象。 而林子全新扑在修为上一时间也顾不上,林爸林妈如今忙的恨不得长出八只手来,甚至原先林妈还对招这么多人手抱有怨言。如今也恨不得再多些人来才好。 林子拿着入取通知书在校门口的公告栏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不出意外,果然是高一实验班,和值班的老师询问了实验班的具体位置。便在那老师差异的眼神中往实验班走去。 到也不怪那老师觉得奇怪,实在是林子的年岁差了许多,虽然这一年里林子长了不少。也因着功法的关系气质显得也比同龄人成熟,可一旦换上学生的装扮,没有任何妆容的清纯马尾造型再加上那过于瘦小的身体,怎么看都与高中生有些格格不入。 林子进入教室时,教室里已经做了大半的学生,这些学生都是在z市区各地区汇集到一起的学生,很多都是从一些比较远的县区过来的,还带着大包小包,等待老师安排宿舍。 管理的老师还没有来,有几个家长正在不断的嘱咐自己的孩子要好好学习要和同学好好相处,有两个男生大抵是觉得父母一直说有些没面子,当下脸色也有些不好,又不得发作,只能耐下性子不断的劝自己的父母早些回去。 可这些远点的县区过来的学生家长恐怕坐船坐车到市区都需要两三个小时,高中的学习生活本来就忙,很可能自己的孩子一两个星期都不能回一次家,心里自然是放心不下,唠叨一点也是在所难免的。 因着大家都在各忙各的事情,林子进来倒是无什么人注意,林子按着自己的习惯挑了一个后排靠窗的位置,周围一圈还没有人,倒也显得轻松自在。 一般这样的天赐好座位在初中大学都是被人抢破头的,哪里能轮的好林子,只是在这s中却不一样,也罢是s中的实验班,那就更加不一样了,说句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话,s中本就集聚了全z市甚至连带着z市周边的学生里最优秀的成绩最顶尖的学生。 而实验班便是新生里顶尖中的顶尖,多少个曾经在自己学校里排名前三的,甚至只有第一的人才能进来。 一进到这里大家都是有觉悟的,自己不再是凌驾与众人之首的翘楚了,而是一堆翘楚中的普通人,不说能不能在这些天才中脱颖而出,就说能不能在今后三年里继续呆在实验班里都是一项极大的考验。 所以谁还会为了可以偷懒而做到那般偏僻的角落里去,秉着先到先得的概念,自然是能抢到中间能抢到前排能最近的面对老师和黑板是最好的。 说起来s中是极其残酷的,新生入学时,就已经按照了中考成绩区分了班级排名,依次是实验班再1班、2班、3班依次类推到9班。 可不是这般分好,三年就安逸了的。s中可一点都不怕麻烦,每年其中期末两次大考不说,就是每月都有月考,每次月考后,同年级的学生成绩都会进行一次大排名。 在到三个月一次的季考中,将这三次的成绩来做一个平均对比,之后的排名就决定的学生的去向,发挥出色的学生会到好的班级,发挥出错的学生,则会无情的被安排到下面的班级。半点都不给学生偷懒的机会。 虽说是9班是最差的,可是这些学生在从前也一个个都是天之骄子,好不容易考中s中,光耀门楣进了里面去成了垫底,哪里能甘心。 比如也是会卯足了实力拼命学习争取往上爬的,同理在这个是个班级中,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不断的压榨自己努力学习往更高的班级爬,而处于顶端的实验班何尝不是这样?有一句老话说的好,叫做爬的越高,摔的越恨, 这些人如今虽然站在别人最想得到的位置上,可实则与1班2班的人在总分上可能只差一分两分,只要随便一点出问题,可能你都没有出问题都有可以被别人赶超了,退出实验班。 假如是从来没有进来过,那么不进也就不进了,心里落差并不大,可是开始就进来了才三个月就被赶出去了,对一些十几岁正处于青春期叛逆阶段的学生们来说承受的压力是极大的。 这个时候的学生是最好面子的,最不能容忍这般的事情就是被人无休止的压制比较,为了能保证自己的面子,几乎每一个人都从开学的第一天起放弃了自己是人的所有想法,只当是学习的机器,拼命的努力的学习。 林子想象都替他们觉的可怜,这种从不站在学生角度考虑的教育制度,确实天朝目前最普遍的现象,他们只需要制造出一群成绩出色的学生,完全不在乎那些只是因为一次两次发挥异常的学生会因为这样的待遇遭受怎么样的心理落差。 林子前世可没少听说过s中的学生突然辍学不读了,成了街头的小混混。很多家长都长吁短叹十分不理解,觉得这样的天之骄子怎么会变成这么不争气。 可实则呢,谁又为他们想过,他们是遭受了怎么样的心里压力。林子甚至还听说过一个在s中年年那奖学金的学生在高三那年就突然疯了,一辈子都毁掉了。 想到这些林子不自觉的摇头,虽说他人自有他人路,旁人如何,自己怎么也管不着,也不想管,只是想到难免也有些难过。 可是这个制度却不是林子能改的,林子只是个学生,说远了也只是个修真者,是独自的自私的一个人,对拯救苍生解救万民与水火之中这样的事情,没有太大的兴趣。 而这制度本身呢?别说现在改不了,就是往后二十年,多的是开门的父母,却大部分的情况依旧是如此,怎么也改不了,甚至将战场从高中初中延迟到了小学幼儿园。 很快进来的学生渐渐多起来,多的位置被挤得密密麻麻,多的那些满脸不放心的家长也只能收拾着东西退出了教室,可依旧在窗外隔着玻璃不停的张望嘱咐。 剩下的位置已经都是些角落被人挑剩下的了,如同林子身边的空位在内也就只有这边边角角三四个无人问津。 ps:第三更奉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