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二章 军训迷彩服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三十二章 军训迷彩服

高一实验班的班主任出乎意料的年轻,竟然不过才二十七八的样子,是个长相平和舒适的年轻男人。姓柳,叫柳书云。 柳书云算不得多少帅,只是五官脸型皆柔和干净,有一股子书生之气。 且说话行事之间总带着一份浅浅的笑意,与林子印象里刻板严肃的高中班主任大相径庭。 班级里的男女生各占一般,能进的此处来的人,不管男女多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安心只读圣贤书之人,不同与林子原先初中时的女生那般关注着情情爱爱的男女之事,捧着明星八卦言情小说留着伤春悲秋的眼泪,或者偷偷摸摸谈着地下恋。 可饶是这样,女生还是女生,虽然表现的不明显,可林子还是能差距到,其中几个女生看到班主任柳书云时,还是会不自觉的红了脸低下头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这是青春期女生年轻而懵懂的爱恋,林子嘴角泛起一抹笑意。这样的爱恋谁没有过呢,只要不将它萌芽或许一辈子都是个美好的念想。 倘若萌芽,林子想到此处不自觉的摇摇头,自己也真实闲得慌,没事想这些做什。 新班主任人看的倒是温和,可是却不是多话的,简单的与大家问了好,又询问大家的名字,并确认了,是否要换座位,若是没有就按现在的座位坐着。 座位都是先到先得抢来的,大家自然没意见,即便后面来的人得不了好位置,却也知道是自己来的晚的缘故,也不会再说什么。 等确认了没有其他问题,柳书云便很快的将军训的事宜安排了下来,之后便让走读的学生先回去,他则要安排其他住宿的学生。 林子收拾了下东西。将新发的书本全部装进书包里,便出了教室,在校门外的一处拐角,又将书包扔进了空间里。 今日还有大把的时间空余,这大概是自己暗无天日的高中生涯开始之前,最后的空闲了。林子自嘲的笑了笑便朝着市区的方向而去。 张鑫也要开学了,前几日就被外公外婆带回去了,自己前几日忙的焦头烂额给忘记了,今日得空便去书店给张鑫买些要用的辅助书,还有写的好的散文和小说。那小子前些日子还对自己说自己的作文总被老师要求退回来重写痛苦的很。 小学的功课少,主课也就只有语文数学英语三门。张鑫的数学成绩还是不错的,只是每次做题的时候思维总是很死板,老师教了怎么解题目就怎么解题目,半点不会转弯。 这在小学里自然能平平稳稳的拿个高分,可一旦到了初中高中,很多题目需要自己的思维逻辑来分辨是,他便很难再跟上了。 想着林子便去小学专区,找了几本计算并不复杂。可是却需要好好动些脑子的奥数题和一些和脑筋急转弯搭边的另类数学题。语文则不需要过多的辅助教材,既然他作文不好,那多看多读总是好的。 四大名著就算了,倒不是说他们写的不好。这是国粹,只是里面的暗指太多,心思也太负责,让一个小学生读其实也读不太懂。也不深刻,并没有意义。 国外名著就更没有必要了读了,国外原版的张鑫显然还不到能读的时候。至于翻译版的,其实也不过只能勉强读一个故事,至于语句用词是否妥当,文笔是否优美,已经全然看不出了。这读的还有什么意思呢? 小孩子家,思维最是灵活,他们却的重来都不是故事,而是缺少怎么样写故事的办法,想着林子便去挑了下文笔不错的短篇小说集和散文杂谈,另外也找了写初中高中优秀作文集。 挑着挑着,林子想起来,这时候正是《新概念作文》流行的时候,这里面出现过的作者在往后的五年到十年里出了少很有名的作家,他们的影响力甚至超过很多当红明星。 林子倒是不指望张鑫变成如同他们一样,一个人的性格在某种程度上是从小就决定的了,张鑫显然不是个写文的料。 林子记得前世,张鑫长大后也一如小时候那样老实,虽然因为他父母的关系,内心里有些阴暗的东西,人也内向甚至某些程度上有些自闭,可即便是整成的时候也不是个思维灵动的人,每日都过着他人眼里最安分的日子,一板一眼从不多想。 林子想着便《新概念作文》从第一期出的到如今的全买了下来,林子不指望张鑫如他们一般写,不过多看看,多增加点思路总是不会有错的,至少也能保证以后的作文不会再被老师退下来。 至于英语,那林子可真没什么建议好给了,她自己也不是个爱学英语的人,前世英语常挂科,今生也不过是仗着超强的记忆力,在考试前死记硬背下来罢了。 不过想着自己这般没有语言天赋的人靠死记硬背都能考满分,想来这套多少有点用,想着林子便挑了几本英语词汇词典,反正自己买是都买起了,能不能用就得靠张鑫自己背了。 原想着只是买一些而已,不过前前后后挑下来,竟然足足也买了一小箱子之多,相到几日后小张鑫看到这些书愁眉苦脸呃样子,林子嘴角不自觉的泛起一抹微笑。 书店的一楼同时也出售学生书包和文具,林子想着新学期新气象。外公外婆是节省的想来不会买,张鑫的爸爸妈妈还在外地打工没有回来,自然也不会与他,那么就让自己这个做姐姐的准备齐吧。 想着林子便去柜台处挑了一个结实牢靠的书包,终于样子么自己实在没法挑,小学生的书包都是印满卡通的神奇物种,自己显然还没有这种奇特的审美水平,唯一能挑的就只有质量了。 不过思来想去林子还是怕张鑫不喜欢自己挑的,便随便找了一个同样在挑书包的母子,林子看那小男孩与张鑫的年纪差不多,便与他妈妈说了一声,央求那小男孩给自己选一个。同意的年龄喜欢的东西应该差不多吧,总是要比林子自己挑的要和张鑫胃口。 好在那小男孩本就看中了一个,就是因为价格太贵,他妈妈一定不让买,只肯买边上那只价钱少一半的。这般听林子一说,便毫不犹豫的将自己原先喜欢的那只指给了林子看。 林子看了一眼,实在看不出这只书包和边上那只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不过都是差不多的造型,只是上面的卡通人物是不一样的罢了。这也难怪那母亲不肯给孩子买了,大概是大人的眼光都差不多。 想着林子便听从了那小男生的话,给张鑫买了那个书包。林子原本想和作为报答要不要也同样买一只给那男孩,可思来想去还是罢了,路上随随便便给陌生的小孩买书包,这行为着实诡异了点,小孩虽然开心了,那小孩的母亲想来是不会开心的,自己还是不要找这个麻烦的为好。 买了书包林子又一到买了铅笔盒、自动铅笔、笔芯、橡皮等东西,原想着可能还却些什么就问了售货员,售货员便说小孩子做数学要草稿纸,可以买几卷草稿字,另外平时要记录点可以买两本本精巧牢靠的笔记本。 林子听着也觉得需要,便又买了十卷草稿纸,三本笔记本,想了想又给张鑫挑了一本带锁的日记本。他应该有很多平日里想说又不能说的话压在心里吧,不如就让他写下来,写下来后,大抵心里也会舒服少许。 买齐全了东西,林子便去了商场,眼看着就要十月了,过了十月天气也会一下子就转凉,年轻人或许不会觉得怎样,可年纪大的人却是畏寒的。 既然要叫林爸开车将这些带给张鑫的东西送去,那自己这边便一到将给外公外婆的秋衣秋裤买了,一道送去。 张鑫读书后能来市区的机会少了,想来外公外婆也不会轻易再来。看林爸林妈目前的情况,怕是自家忙的也很难有时间去乡下。 林子买好东西便去了将林爸手头的工作接了下来,让林爸拿着自己给张鑫和外公外婆买的东西和自家做的一些蛋糕点心一并送到乡下去。 林爸原本忙的两只手恨不得变成四只手,如今突然换得这么轻松的事情,也顾不上自己女儿能不能胜任,拎着东西飞一般的往车库跑去。 林子看来一眼林爸,眼里含笑,老爸最近的身手不多呀,身体也灵活硬朗很多,看来这稀释的灵泉水效果极佳。 次时早上,林子早早便收拾妥当去了学校,身上已经换上了军训要穿的陆军迷彩服。只是这衣服是按学生的身高胖瘦平均水平,是男女不限的那种平均,所以本来一般身材的女生就已经特别偏大了。 穿在林子这种年纪又小身形又特别瘦的人身上,这衣服套上去,就好比一根竹竿套上一面旗帜一样,风一吹哗哗的,十分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