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三章 特殊的教官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三十三章 特殊的教官

其实昨日林妈看到时说是要给林子改的,不过林子想着林妈白日里这么忙,晚上也就别劳累了,再则这衣服说白了等军训过后也就不会再穿了,不过只有十日,勉强穿穿便也过去了。 林子不是积极的人,到教室时便见到大部分学生早已经到了,连班主任柳书云也在了。 见到林子进来,柳书云脸上露出一个微笑,伸手示意她过去。林子差异,不过还是乖乖的走到教室一角柳书云的座位前,恭敬的到:“老师,你找我有事?” “你是林子?”柳书云问道。 “是,老师。”林子点头。 “初一结束就直接高考,还能有这样的成绩,果真是出色呀。”柳书云淡淡的笑着,看不出是喜还是不喜。 林子愣了一下道:“侥幸而已,初中的课程简单,小学时便在看了,到了初一结束便也全部看完了。” “不必过于自谦,不管因为什么原因,出色便是出色。”柳书云依旧是看不出深色的淡淡一笑道: “等下便是军训了,你年纪比他们都小,我看着你也十分瘦弱,若是受不住,便说一声,我去与教官请假就是。” “不必了,柳老师,小学和初中时都有过军训的,我看着瘦,不过身体却很好,不过时日不会有问题。” 林子报以一笑,林子并不想变成特殊化,不过是个军训,哪怕自己没有修仙不过是个普通凡人以她女汉子的性子也不会怕什么。 “既然你自己觉得没问题就好,你年纪小,可能一时间很难与同学们融洽接触,时间长了就会好些,有什么问题随时来找我就是。” “好的,柳老师。谢谢柳老师的关心。” 林子笑着答应,便回了自己座位,心中奇怪这个老师说话怎么摸不到脾气呢?明明不过二十七八的年纪,说起话来和历经沧桑的老头似的。难不成他也是重生的不成。 林子笑着摇摇头也不做理会。实验班的人还没坐满,有些空位置,林子边上就是其中一个,林子巴不得如此,多一个人就少一分自由么。 渐渐的班级里的人全部都到到期了,柳书云又嘱咐了写要注意的事项,便听到外面操场上的喇叭响起了集合的乐曲。柳书云一招手示意学生们赶紧下去集合。众人得信便一股脑的都出了教室。 林子跟在人群中随着他们的脚步而去,反正不管什么时候随大流总不会有什么问题。 今天是第一天集合的队伍显得很随意,不过是每个班级男生一排女生一排,说是按高矮区分,不过实际上却也有些随意,负责的老师们只求快些将队伍整理齐全也不求是要多规整。 这一翻推搡下来,林子竟然也被排到了中间。林子心里偷乐中间也是个好位置呢,还以为自己会依旧倒霉的排在第一排,那可是在众目睽睽的监视之下。难过的很。 校长再台上将了一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废话便将话筒交给了一个穿着军服的中年男子,男子的皮肤黝黑,肌肉发达,双脚稍稍分开站立与肩同宽。双手靠在背后,肩膀挺直,一看就知道长期训练的结果。只是林子奇怪的是,刚刚她一眼看过去。竟然发现这个男子是有武功底子的,到不是普通的功夫,是有古武内功在其中的样子。 以林子对古武家族的那些功法的认知。这个人的内力还十分浅薄,即便勉强算,也最多不过是入武期中层的样子。 只是他的内力显得有些古怪与林子见过的蓝、娄、高、顾四家所看到的武者均是不同,所以也不好十分却分这个人的具体修为。 只是不管高低,这必定是古武内力无意,有着这样功底的武者在世俗间应该十分吃的开才是,怎么会沦落到在z市的一所高中负责军训事宜了? 不过很快林子便顾不上他了,只见那男子随便说了一些要好好学习也要身强体健的话便伸手叫上了一排同样皮肤又黑体格健壮的年轻男子。 林子稍稍一看便十分惊讶的发现这一排人与那男子一样都是有古武底子的,只是这几个的内力显然比刚刚那个男子还要稍差些。大概就入武期初期的样子,依旧林子看不懂的古怪内力,不过与那男子倒是师出一门的。 难道现在部队修炼都已经用上了特殊的古武功法了?这般先进? 军训只是折腾刚进校门的新生,所以训练的自然只有高一十个班级,那台上的一排穿着军装的男子得了令便一次下来,挨个来到各个班级。 实验班站在第一个位置,过来的便是队列中的第一个男子,国字脸,板寸头,铁板一个身板,节节凸起的肌肉,板着脸往那一站,就唬的前排的几个学生动也不敢动。 很快的各班队伍前的军装男子便领着自己的队伍往校外的大操场走去,那里便是这次军训的主要场地。 军训前世林子也体验过四五回了,主要内容无非就是站军姿、走正步、要么就是暴晒听训话,主要目的就是将人晒脱两层皮,也就功德圆满了。 这是事情丢林子来说不过是小意思,听着新上任教官的安排,众人按照高矮顺序被排成了一个正方形。林子心里暗想,每一个当兵的估计都有强迫症,就是原先没有进去折磨两年也就被折磨出了强迫症,不管是被子还是人都必须要变成方方正正整整齐齐。 其实这个没有任何意义,不过在军队里就当作是规矩好了,只是很多人退伍后依旧保持着这样的生活习惯再也改不了了。 林子的个子矮小,这般排下来自然又悲剧的站在第一排,这可不是什么好位置,想在站军姿的时候偷个懒神游天外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果然等队伍排好,那新教官没有微蹙看了一眼站在第一排在巨大的迷彩服下看着更像颗豆芽菜的林子,若有所指的道: “我知道你们这些人都是老师家长眼里的好学生,好宝贝,你们读书都是一流的,可在我眼里你们读书好还是不好都不是重点,我需要的是你们像一个兵。即便你们不是一个兵,在这十天里,我也要将你们训练成一个兵。 做一个兵,你们就要有强健的体魄,看看你们这群人一个个不管男的女的,都是弱不禁风的样子,风一吹就倒了的豆芽菜,这种身体,读书读再好有用吗!将来有能力报效祖国吗?” 林子原先听着倒是没怎么样,一听到那句报效祖国,就差点笑出声来。报效祖国,报效你m呀,我去。 好在林子已经习惯了不管心里怎么想脸上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到并未被那教官发现什么。 那教官显然是原先成绩及其不好的差生,对s中的这群好学生有一种莫名的仇视心态。 这教官浑身上下本带着一股子混混的匪气,训斥起来更加吓人,吓得这帮小兔崽子一个个畏畏缩缩的头都不敢抬,特别是第一批的女生尤其明显。 与林子猜的差不多,这教官姓萧,叫萧小刀。在入伍前,就是个成绩很差的技校学生,从初中开始就拉帮结派的在街头混,家中父母见他不曾气候也不想再管他。 而学校里的老师学生看着他易于常人的高大又一身土匪气息也对他唯恐避之不及。 萧小刀看上去一脸不在乎的模样,可毕竟是十几岁的少年,心理哪有不难受的,不是他不想学习不好,也不是他故意想混,实在是看到那课本脑袋就大,再怎么努力也学不好。而成绩差的学生本就受排挤,若不是他一身腱子肉看上去唬人,早就被人欺负去了。 既然学习是学不成了,萧小刀也干脆自暴自弃满街头的乱混,寻求些自我安慰。原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却不像最后却当了兵入了伍。 虽然队伍里的规矩很多,训练很苦,生活也朴素,可因着萧小刀从小就比他人强健的体魄从一开始就在新兵里脱颖而出,紧接着又不断被上级长官看中,断断三四年就进了旁人想都不敢想的虎啸队。 虎啸队的训练几乎是非人类的训练,每日里都能将人生生的折磨到昏死过去,可萧小刀已经感觉到十分满足和幸福。 因着这里给了他认同感,给了他人生前十几年都没得到过的认同感。这里不会有人嘲笑他,只有羡慕他尊敬他的新兵,和对他委以重任的长官。 若不是这次虎啸队突然接到一个特殊的秘密任务,萧小刀也不会有机会再回到曾经是他噩梦所在的校园,做新生军训的教官。 萧小刀原先是不愿意来的,可长官吩咐了这次的任务严峻,无论如何都必须到,他才无可奈何跟着来了,可一进来才想明白自己可不是再来读书的,二十来做教官的。 做教官就意味着他是可以去训练管教那些学生的,还是这z市成绩最好的s中实验班的学生,萧小刀可知道这里的很多都是各校的中考状元,还是z市的中考状元。 顿时心情就大好,读书要又有什么用,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不还是要听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