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六章 笑面虎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三十六章 笑面虎

很快,林子的五圈便跑完了,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中,回到了队伍,站到了自己原先的位置,什么话也不说。 萧小刀一时间竟然想不出如何应对,只是觉得眼前这个女生白嫩的脸孔映入眼帘份外的刺目,刺的他心中的火气越演越烈。 那通红的火焰弥漫了萧小刀漆黑的双瞳,他冷眼向林子,看着看着仿佛从汹涌的火光中看到了那个女人的连,她总是那样冷冷的不看自己一眼,她总是这样! 这女人,这个女人永远都要这样目空一切的模样吗? 她永远都看不自己!她是觉得自己很卑微很无用吗?她真把自己当作至高无上的公主了吗? 萧小刀的指甲嵌入了手心里,牙根咬的蹭蹭作响。可是萧小刀的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一如既往的黑着阎王一般惹人害怕的一张脸,那是长期被训练出来的,没有任何其他表情的面具脸。那是他们特种兵虎啸队的面具脸。 可即便是这样,那些从未遇到过世事的熊孩子们还是明显感觉到从萧小刀身上穿出来的阴冷寒意,冻得他们一阵哆嗦。 林子嘴角浮现一抹冷笑,到底是与寻常的士兵不太一样,心中明明怒意横生,可倒是也没表现出半分来。看来这来到潇潇s中做教官的这十一个人均是另有目的才对。 只是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情况,林子始终也搞不明白他对自己的厌恶甚至是恨是从哪里来的,自己真是好端端的总有麻烦找上门,看来改天得好好问问小蓝,是不是自己的运气还没还清,有没有什么法子补补运气的。 萧小刀阴沉着脸,一股气怎么也下不去,便想着再找个法子折腾下这个女生。可刚要开口便见到队长王兵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看了一眼萧小刀,脸色一寒,眼里闪过冰冷的怒意。 萧小刀哪里会不明白自己的队长是发火了,当下低下头不敢出声。 王兵这才冷哼一身转过脸来看林子,当下去换上一副笑脸,可是常年如同铁板一般寒冷僵硬的脸孔,即使此刻王兵可以的表现出了和善的意味,依旧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林子觉得眼前这个男人这笑的实在太惊悚,还不如刚刚板脸发火的样子正常些看着看着不渗人。 可这个男人显然是不清楚旁人看到他现在的样子的反映。还当是自己表现的还不够友善,竟然又硬生生的扯出了更大更诡异的笑容,浑然未觉周遭熊孩子们被下的倒吸一口冷气。我去!这是本世纪最惊悚的笑容更吗? 林子也被眼前这个男人弄的一头雾水,这又是唱的哪出呀?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难道这群目的不明的人是冲着自己来的?可是目的又是什么呢? 不由的,林子有些警惕起来,只是脸上依旧是淡淡的表情,看不出喜怒来。 王兵看林子一丝反映也无。当下也郁闷,难道自己这般做还不够和善吗?这可怎么是好,要是将这小姑娘吓怕了,偏不回不对可是自己错过了难得的好苗子。 王兵是知道部队里的苦的。需要的是强硬的人不需要胆小怕事的,可是强硬可以到部队里慢慢磨出来,现在重点是将人拉过去才是。 当下便弯下腰来看着与林子持平的高度,好声好气的用王兵自以为是的和善态度道:“同学。你是叫林子吗?” 林子没开口只是点头。 王兵见也不是那么难沟通,当下心里送了一口气,继续用狼外婆似的口气道:“林子同学。你刚刚跑的很快呀,以前是校田径队的吗?是不是有特别好的教练培训你呀。” 啊!跑的快!,那个黑脸阎王不是一直嫌我慢,嫌我跑的和乌龟一样吗?我这才稍稍加速的,怎么在这个人眼里当下就变成跑的快了吗? 我去,到底是谁在坑我?林子冷眼抬头,不自觉的朝着萧小刀飞过去一剂白眼,语气不温不火的道: “我可跑的不快,刚刚这个教官说我跑的和乌龟一样满,天黑前都跑不完,不停的让我跑快一点,这个可是所有人都听到的。”说罢林子转头对王兵道: “莫不是你老眼昏花了?还是高级黑在讽刺我吗?” “胡闹!你怎么和长官说话的!”萧小刀一听林子这般与自己的队长说话,当下便挂不住脸面,凶神恶煞的对林子怒吼。 “胡闹!萧小刀你给我站一边去,闭嘴!”萧小刀哪里想到自己话音刚一落,自己的队长王兵竟然来了一声比自己更响的胡闹,最郁闷的是,他指的胡闹的那个人居然是自己,还让自己闭嘴。 成为老兵后的萧小刀哪里受过这种待遇,当下不忿想要开口解释,却不想王兵一记冷眼飞过来,当时便吓的不敢在出声,虽然心下依旧很不平衡却也不敢擅自违抗队长的命令。 别人不清楚自己队长王兵的性格,自己这些他一手带出来的兵可是一清二楚的王老大的话是千万不能忤逆的,哪怕他私底下与他们开玩笑,可开着开着突然开口让他们闭嘴,如果他们还不当一回事,那就准备好倒大霉吧。 曾经有一个刚加入队伍的新人,便是被王兵私底下和和气气乱开玩笑百无禁忌的模样给骗到了,有一次队长突然冷下脸来,让众人闭嘴去外边站军姿。 那是大年初一,天还下着大学,前一刻,他们几个还在其乐融融的说着各自家乡过年的趣事。就这么毫无征兆的,队长便突然这般开口了。 他们这些跟惯了队长的老兵,摸准了队长的脾气,心下虽然想郁闷的想骂娘,可嘴上脸上却不敢有半点不悦的神色露出来。可那新人去是完全不知情的。 只当老大还是在开玩笑,竟然乐呵呵的去搂老大肩膀还打算说一些浑话和老大套近乎,结果那想要打老大肩膀的爪子才伸过来就被老大一个擒拿手给抓了正着。 当下按压在地后,一个抬腿就朝着那个新人的屁股踢去,一脚就将那新人踹出了门外,那部队里的劣质木门想都不用想就报废。 那新人更可怜,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这么一脚被踹到了雪地里,几下就滚成了雪球。 他们这着老兵看了想笑又不敢笑,当下就各自背起包裹跑到雪地里去站军姿里,那速度,尿憋了三天要上厕所都不带这么快的。生怕自己晚了,被老大逮个正着,也被送上狠狠的一脚。 萧小刀可记得,那晚自己等人在雪地里整整站了一夜的军姿,而哪些新人被滚成雪球后就一直没爬起来过,就这么趴在地上冻了一晚上,第二天才被众人抬进了救护中心。 结果被告知臀骨骨裂,整整养了三个月才好,结果三个月后自动请辞调离了虎啸队,再也没敢来过。 这当然也不是第一次了,每年部队都会挑三四个认为潜力资质不错的人进虎啸队,但几本上都因为实在吃不了苦不到几个月就会逃走。 其实当然萧小刀自己刚进去的时候也是着实被虐待了好长一段时间,几次也忍不住想负气离开,可最后却凭着一股子倔牛脾气硬是抗下来了。 如今萧小刀哪里会看不出王兵不是开玩笑,是真叫自己闭嘴,当下便面目表情的退后了三步,只是牙关咬的越发的紧,这女人到底在搞什么鬼,怎么连队长都因为她训斥自己。 “林子同学,你别听他满口胡言乱语,他那是羡慕嫉妒你呢!我视力可是一直顶好的,不可能会看错,你跑的绝对快,比我们虎啸队跑的最快的萧小刀,对就是刚刚那个胡言乱语的家伙都跑的快。林子同学,你说说你是怎么跑的这么快的?” 王兵一张脸笑的如同盛开的菊花,当然是朵酱油黑的菊花。林子看的心中一乐,眼睛也不自觉的瞟向一般站立笔直却低着头不说话的黑脸阎王。小样,居然框我。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跑快的,我还以为我跑的很慢呢,没有人教过我,我也不是什么校队的。”林子装作无辜,秉着一问三不知的心态装傻充愣。 “这怎么可能,要是没有人教过你,你怎么会知道跑步的时候要气息步伐完全统一呢,你跑了五圈,除了中间两次加速外,其他的步伐我确定连每一步步伐间的间距都是一样的,这没有人教过,打死我我都不信。”王兵摇头语气正色。 林子一阵冷笑道:“那您便打死您自己好了,反正爱信不信,我就是没人教过,我也不知道什么跑不要气息步伐统一的事情,根本连听都没听说过。 我都不知道我有没有统一。我想正常人谁都不会在自己跑步的时候去看这个,也没有人会像你这样还要去算两腿之间的距离,您不会是精神上有些问题吧?强迫症?异想症?你要不要去看看心里医生?不认识好的,我可以给您介绍的。” ps:今日第三更准时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