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七章 训练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三十七章 训练

王兵一愣,怎么也没想到林子会这么说,想下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按照他在兵营里的性子,当下就是一脚踹过去了,可眼前的这个学生,不是他们兵营的更不是他手下的兵,人家一个个好好的重点高中前途无量的高中生,自己也不能说打就打呀。 王兵这厢一筹莫展,萧小刀那边却气的牙痒痒,当兵的人对尊严看的极重最是不能收到旁人的侮辱,特别这个人不是自己的长官,哪怕这些话带着玩笑的成份。 可萧小刀没办法,王兵没有开口,打死他都是不能开口的,要不然他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小丫头。 王兵有些尴尬,沉默了片刻,呵呵呵的干笑几声道:“林子同学真幽默!呵呵!” 林子傻眼,当兵的人难道脸皮都不是一般的厚? “林子同学,不知道你以后有没有想过加入部队,报效国家?”王兵见林子软硬不吃油盐不进的样子,干脆就想着进入主题。 我去,又是报效国家,这帮人洗脑被洗的太彻底了吧。 林子嘴角一扬,无奈道:“没想过。” “什么!没想过?你怎么能没想过呢?这可是一件很光荣神圣的事情!” 每一个当兵中毒的孩子,就兔同现在的王兵这样的,都对当兵这件事或是本身或是被洗脑的,都有一种刻入骨子里的自恋和崇拜。 他们觉得当兵是天底下最光荣最有尊严最伟大的选择,是其他职业都不能比的光荣,所以他们觉得每一日都想当兵,没有去当的都是体质不行或者吃不了苦才痛失机会。 所以乍一听到林子说没想过,当下就惊讶了,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林子无语,便也不理会王兵。 王兵郁闷了会想了想道:“林子同学,一定是你年纪还太小了。还没有树立正确的人生价值观,等你大一点一定会明白当兵是一件多么光荣的事情。要不你现在想想,想想要不要去当兵。” 这人还真是执着呀,林子现在更加不能确定这帮人来的目的了,若是是有意来找自己的,哪里会没搞清楚自己的底细。可要是都查清楚了,怎么会叫这么个二愣子来忽悠自己当兵? 别说自己筑基,只要愿意意念一动就能摧毁他们一队人马,就是没有筑基,只要自己花点心思将这种部队摧毁也是分分钟的事情。他居然叫自己去当兵他是疯了吗?看着王兵热切期盼的眼神。林子终于受不了,白了白眼道: “我以前没想过当兵,现在更加不会想,以后也绝对不会想,不管是什么原因,我不可能去当兵。” 王兵没想到林子会拒绝的这么快,当下脸面有些挂不住了,冷声:“为什么?可有什么原因?” “没什么原因,就是不愿意。不喜欢。”林子的声音不大,但回答的很坚决。 王兵有些撑不住气了还要再说什么,却见实验班的班主任柳书云走了过来,柳书云的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淡带着一丝书生文气。淡淡的道: “教官,我看别的班级都在正常军训,我们班是因为什么原因停下来?” “这”王兵也是因为激动光顾着问话了,一下子忘记这还是在人家学校给新生军训。哪里是说停下就能停下的,而自己居然还让负责的军训的萧小刀站在一般罚站,王兵当下便觉得自己蠢到低了。不由的看向柳书云的目光有些躲闪。 脸也不自觉的涨红起来。好在他天生脸黑倒是无人看出来。 王兵定了定心神装作一本正经的道:“不好意思柳老师,我确实有些话想对你们班的林子同学说说不小心耽误了你们的训练,是我的失误,不如这样柳老师,我让萧小刀继续训练,那林子同学我便叫下去私下交谈可好?” 柳书云看来看王兵并不说话,反倒转身看向林子,目光里似有询问。林想了想自己是绝对不能跟着这个人去,这个人显然不怀好意,当下便对着柳书云摇头道:“柳老师,我不认识他,没话和他讲。” 柳书云略带深意的看了一眼林子,便又往下王兵,却依旧不开口。 王兵的心下一惊,没由来的,王兵觉得眼前这个文弱的男生,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眸里竟然有一股压人心魄的气势。不由的让王兵想倒退几步,可等王兵再看清,柳书云依旧站在哪里,平静淡漠,波澜不惊,像是春日里最不起眼却又最是平和自然的柳树。 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常年的行军生涯,王兵对自己的知觉非常自信,他绝对不可能认为自己刚刚对柳书云产生的那一瞬间的畏惧是来此与错觉,即便现在眼前的这个男人淡淡的看不出任何喜怒来,可王兵依旧觉得他十分危险。 王兵理解他刚刚眼神中的意思,有些懊恼的看了一眼林子,却也没再要求什么反倒走过去踹了一脚萧小刀道:“好好给我训练,别在整什么幺蛾子事情,我就站在操场上看着你,要是被我发现什么,给我小心点,臭小子。” “是队长!”萧小刀哪里敢不说好,他可还想好好的留着他的屁股的。 有了王兵的警告,萧小刀接下来对林子的特殊照顾倒也不敢太明显,大多数的训练都是一视同仁的,最多就故意挑刺,借口训斥下林子,哪里哪里没做好,不过即便是这样也是压低了声音的。 林子全当作没听到不理他,他也没办法,有几次忍不住不禁吼的大声了些,却不想站在操场一角的王兵当即冷哼一声飞来一剂白眼,吓得萧小刀立马毙了嘴不敢再多有抱怨。 只是看林子的眼神越发的不善,这种漂亮的女人最讨人厌,就知道迷惑人,连队长都帮着她。 虽然萧小刀不能对林子私自多什么,可是他依旧不打算放过林子,只是却不是针对林子一个人,而是对整个实验班都大了训练力度,旁的搬家从早上8:30训练到中午11:30便解散吃饭了,林子班级却以就站着军姿不能动弹。 这一战一直连续到了站到了下午,吃过早饭的还好些,没吃过早饭的想死的心都有了,却没人敢开口说话。 下午一点半萧小刀才放众人去吃饭,可才半小时,两点便又要集合训练,说是不能比别的班级来的晚,这是丢他的脸面,却不想想别的班级是11:30集散的。 操场离学校食堂的距离可不断,少说走走也要十来分钟,这帮可怜这帮熊孩子们匆匆忙忙跑去食堂吃了饭就得往操场赶,连会宿舍将自己身上的汗擦擦的机会都没有。 原以为早上已经够倒霉的了,却不像下午更折腾人,旁的班级训练两小时给半小时的休息时间,实验班却没有的。 所有人站在日头地下,汗流浃背随时感觉自己要晕眩过去,却又强制映硬撑着,因为所有人都在想比自己小两岁的林子同学是跑完4000米后与他们一道训练的,她都没有倒下,他们又怎么有脸面倒下。 其实这就是个美丽的误会,这帮可怜的熊孩子们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因为林子的关系才跟着倒霉起来的。 这点训练对始作俑者的林子来说是和没有一样的,别说流汗了,连脸色都未见变过。 林子倒是想弄出点汗来,可却没有旁办法,最后只能动用灵力让身上的水灵气凝结成水分慢慢的从身上隔出的毛孔中渗出来,造成流汗的现象。 可是即便这样也十分不像,因为林子脸不红气不喘的,且那汗液十分白皙晶莹剔透,甚至还散发这淡淡的香味十分的诡异。 最后林子不得不将那灵气收回,这种傻乎乎的流汗方式大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还是不要算了。这念头也不是没有怎么晒都晒不黑怎么热都不出汗的人,就当自己体质特殊好了。 萧小刀这般折腾人,就是想着那女生看着十分瘦弱,年纪也小,又比旁人多跑了四千米应该很快就会受不住强大的训练力度而昏倒,却不想这个林子居然一直像没事人一样,没有半点反映,若不是看着那张嫩白的脸实在晃眼,萧小刀甚至以为这个女的是不是受过职业训练的军人了。 实验班的孩子们虽然都十分郁闷,却好在大家都不觉得是林子的问题,因为这边的所有人都是眼见着是这个教官莫名其妙的找人家小姑娘的麻烦,如今这般变态的教官之后做出什么变态的事情都是正常的,反倒让众人越发的同情林子并钦佩她能熬到现在都不倒下。 训练一直持续着,炎炎烈日下,其他几个班级已经有同学陆陆续续的倒下被抬了出去,却唯独只有原本最倒霉的实验班竟然所有人都屹立再操场上,让一些过来视察的老师刮目相看,他们实在没有想到实验班的孩子学习成绩顶尖,连耐力都是最顶尖的。 ps:不好意思这章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