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九章 猫捉老鼠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三十九章 猫捉老鼠

“萧教官,我的时间有限,我劝你还是早些说清楚的好,要不然我会心情不好的,我这个人,一心情不好,就容易激动,这一激动呀,就会控制不住我自己,到时候做出些让咱们都后悔的事情可不好了。” 林子见萧小刀倒是不寻思着逃跑了,当下转过身来,冷笑的看着他。 萧小刀没想过林子会突然转过身来,看着那双冰冷的双眸,萧小刀没由来的害怕了起来,那双美眸中如同寒霜一般的凌厉让人不自觉的忽略掉了那张还算稚嫩的脸孔。 只觉得眼前的女人恐怖的如同黑夜里突然站在你身后的厉鬼,那嘴角挑起的笑容更死厉鬼食人前的冷笑,饶是萧小刀这种多次从死亡中走出来的人依旧觉得浑身发颤。 不过萧小刀到底是被训练出来的老兵,即便是在面临死亡的时候也绝对不可能将组织吩咐的事情全盘托出。所以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便是沉默,他以为他只要沉默了。林子就拿他没办法。 其实修真者想要套凡人的话,法子多了去了,最阴毒的莫过于搜魂,强行将神识探入凡人的脑海里,想要知道什么就能直到什么。只是这个被搜魂的凡人此后不死也傻了,再无用处。 这种法子是最阴毒不过的逆天之术,一般修士不到逼不得已也是不会用这种手段的,宁可杀了也少用搜魂术,有损阴德,用小蓝的话说也好运气,林子已经够倒霉了,自然不会用。 再则林子也是隐约感觉其实那帮人似乎要做的事情与自己无关,只是他们的头子和这个叫萧小刀的人先后找自己麻烦是为了什么林子便不知道了。 林子看萧小刀的表情也知道他不打算说了,林子也不介意,她可没兴趣参与他们的事情,只想知道萧小刀的目的而已。便道:“你们来做什么我不管,但是你跟踪我的事情,我也不能当作没看到,我只问你一句,你这次跟踪的目的是你们组织的意思还是你自己的意思?我要听实话!” 这道不算难回答,一人做事一人当,萧小刀毫不犹豫的道:“和队里没关系,是我自己的意思。” “哦?那目的是什么?” “没有什么目的,只是想教训教训你,让你以后看到我们队长尊敬些。” 说道这个萧小刀突然激动了起来。虽然他们都很惧怕队长,可同时也是十分尊敬王兵的,不说上级,那对于他们来说太远了,在虎啸队,王兵就是他们的神,带着他们出神入死,带着他们变得更加强大,是他们最尊敬的人。怎么能允许一个小丫头这般对他放肆。 林子看着萧小刀激动的样子,到对他刚刚说的话相信了几分,便笑着道:“尊敬,这东西是要相互的。旁人对我礼貌我则对旁人也礼貌,说起来我对你们的队长没有好感,可是因为你的原因?若不是你无缘无故的针对我,我又怎么会针对你们队长。 这样说来你应该好好反省下你自己。若是你下的了手也大可以揍自己一顿,减轻一下你的罪孽。” “你你这死丫头胡说什么。” “我最讨厌听人家叫死丫头了,每次听到这次总有种手痒痒的感觉。这可怎么办?” 说罢林子装作烦躁的搓了搓手,惹得萧小刀一惊以为林子要掏什么东西,当下便展开了架势一掌往林子的心口夺来。 小样!下手还挺黑。林子冷笑一身,右手随手一伸,便一把抓住了那只向自己袭击过来的手腕,只是轻轻一折,刚刚那还虎虎生风随时要夺人性命的手掌便随着一阵惊人的残呼声折了方向,垂落在了一边,而萧小刀整个人也因着被林子一代跪倒在了地上。 “真是没用,这么点疼就叫的这般凄惨,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将你怎么样了呢,这居然是受过特殊训练的,天朝果真是无用呀。” 林子冷笑一声,心想,好在自己刚刚以防万一设了禁止,要不然就刚刚那声响还不知道招来什么了呢。 萧小刀被林子的冷言冷语嘲讽的抬不起头来,只是一张脸涨的通红死忍着专心的疼痛却不在发出一点声响来。 萧小刀现在满脑子都是自己刚刚丢人的样子,竟然没有时间去思考怎么明明自己探测过了半点功夫也不会的柔弱豆芽菜竟然能一招就将他的掌风卸去,还将他的手腕折了。 现在的他只想快点报仇,快点将眼前这个带给他无尽羞辱的女生踩在脚下。当下萧小刀就想挣扎着起身,林子也不阻止他,反倒放开了刚刚抓住他的手,有些嫌恶的拍了拍手心,冷笑着看着打算强行起身的萧小刀。 萧小刀的一只手是废了,可是双腿和另外一只手确实完好无损的,因着常年训练,体质也过于常人,萧小刀忍着剧痛,双腿膝盖一用力就想站起身来,却不想就在他站起来的那一刻,突然眼前白影一闪。 就觉自己刚刚用力的右腿膝盖一阵剧痛,如同被不可想象的重物重重的撞击,萧小刀双瞳猛睁,无法想象的痛苦弥漫他的周身,这次他连呻吟声都无法在发出一身,就又一次跪倒在地上。 因着这次的力道比第一次更加恐怖,使得萧小刀的双膝深深的陷入石土中,细碎的石子划破了萧小刀的军裤,隐约可见丝丝暗红的血迹从双膝中涌出。 “怎么,起不来了吗?你的忍耐力就只是这些?”林子毫不客气的在萧小刀的伤口中撒了一把盐。 此刻的萧小刀虽然疼的几乎昏厥过去,可是脑子却十分的清楚,林子的话如同魔音一般一遍一遍的围绕在他的心疼,慢慢的萧小刀忽然觉得那声音慢慢的变了,变成了他熟悉的那个女人的声音,她高傲的站在哪里,藐视着自己,像是最高傲的女神说着最轻蔑的话语。 萧小刀不由得心头发恨!他不得化作饿虎扑上去将那个女人撕得稀巴烂。 大抵是心里头的恨意太浓,萧小刀的眼中竟然烧起了熊熊烈火,那团火焰烧去了他的狼和身体的疼痛,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样的力量支撑着萧小刀,但凭着一条未受伤的左腿和一只没有受伤的右手,缓缓的撑起身体来。 林子也不理会他的举动,只是冷笑着看着他,看着他怎么站起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见着萧小刀又要重新的站立起来,林子的嘴角闪过一抹嘲弄的,如同猫捉老鼠般的看着在自己眼前挣扎的萧小刀。 只是稍稍一抬腿便朝着萧小刀那只完好的左腿膝盖又是一脚,林子的这一脚并不重,别说动用灵力了,只怕连正常的脚力都没有用上几分, 可是即便是这样,早已被伤痛折磨的难以直立的萧小刀还是因为这一脚而又重新跌倒在地上,受伤的手腕与右腿膝盖骨,再一次磕到在地上。 如同被人在重伤的的伤口又加上了致命的一击,萧小刀疼的几乎要昏过去,此时的萧小刀才忽然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女生根本就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种柔弱的女生。 更不是他心里头那个一直恨着的女人,这种要将人生生撕裂的疼痛彻底唤醒了萧小刀头脑的清醒,可是他却清醒的太过晚了些。萧小刀知道等他想明白此处时,早已覆水难收了。 萧小刀从来没有一刻这般意识到自己自己是有多鲁莽,竟然会以为一个可以以这般快的速度匀称长跑而没有意思疲劳的女生只是一个普通的柔弱女生,在自己折磨了哪些熊孩子一下午的情况下,饶是他自己浑身都已经泛出浓重的汗液。 这个女生也依旧毫无反应,这种时候自己早应该发觉问题才对,可自己却自欺欺人的当作只是意外,巧合。还傻乎乎的跟着这个女生出来找她麻烦。 明明自己是一个收过专业训练的特种兵居然会没有发现自己的跟踪早已被人发现,在这个女生往这种地方走了来时自己就应该发现问题不对才是,是自己太自大了! 萧小刀这才意识到他自己一直将自己放在高人一等的位置上,从来没有想过将一个普通的女高中生当作自己的对手放在与自己平等的角度去考虑问题。 刻意的藐视忽略才会造成他如今这般的失败,萧小刀悔不该当初,他忽然意识道,自己的队长王兵平日里总是训斥他太过大意,一点点事情就沾沾自喜得意忘形的毛病,原来说的是如此的对,亏自己原先只当队长是嫉妒他的能力,毫不在意,依旧我行我素,真真是可笑之极。 萧小刀随他痛苦,却并没有到绝望的地步,刚刚他只是被怒火烧尽的头脑才会不管不顾的想要爬起来撕裂那个女儿,而如今他却不会这么做,他忍着身体的剧痛装作要晕厥过去的模样,将身体往地上压去。 直到背部面对林子将他胸前的右手完全遮住,他最近才撤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危险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