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章 灭口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四十章 灭口

他的手在几乎没有任何声音的情况下,缓缓伸向自己的右腿军靴处,这是他们虎啸队的特殊装备,这个外观上看着只是普通军靴的实则是用特殊的材质做成。 哪怕一个炸弹投向自己,自己的腿都炸没了,这双鞋子依旧是不会有任何损伤的,而这双鞋子最特别的地方不只是它的材质,也是它平凡无奇的外表内部,机关重重的设计。 萧小刀自然清楚自己的左脚上装的是怎么样的机关,那双鞋子上布满了萃毒的匕首,尖角磨出上千枚细针的齿轮盘,和一罐只要自己用力踩下某个点,就足以至十米内看不清任何东西的迷雾弹。 然而萧小刀知道,眼前的情况,这些东西他一样都用不到,所以,他将他的手伸向了右腿的军靴处。 因为他右腿的鞋子内另有玄机,这里面有一把极其微小的袖珍手枪,只有两颗子弹,实在危险到极致,逼不得已的时候才会试用的东西。 虽然他原本只是打算教训下这个女生,从没想过要了她的命,可如今他却不再这么想,萧小刀已经意识到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瘦小普通的女高中生,是怎么样的一个恐怖存在。 他现在心底里没有一丝犹豫,只想用自己最后的力气,将眼前这个女生一枪毙命,哪怕后续的事情并不好处理,但是他还是打算将这个女生毁掉,这是他如今唯一的出路。 虽然萧小刀此刻的心思百转,实则手下的动作却并不慢,此刻他已经拿到了他手中的东西,而现在需要的的不过是左脚用力猜中烟雾弹的发射开关,同时并乘乱将子弹射向那个恐怖的女生,将今天的这一切全部毁灭在这里。 萧小刀的眼里闪过凄厉而诡异的笑意,轻轻的抬起自己的右手,同时左脚脚尖移动。就在那一刹那萧小刀忽然用起全身的力道转身在,满目白雾弥漫之间,毫不犹豫的‘砰!砰!’两声开枪射击。 与此同时萧小刀脸上露出了劫后余生的笑容,他并不打算只开一枪还留一颗子弹在身上,此刻的他除了心底里对位置的恐惧外,还有满满的恨意,他必须要将两颗子弹都射向那个女生,哪怕后面一颗毫无用处,只为在她的身上多留一个窟窿,他也觉得浑身都痛快。 片刻后。烟勿渐散去,萧小刀脸上的笑意越发浓烈,若不是身上的伤口实在太疼,他几乎要仍不住笑出声来,他迫不及待的想看清烟萎后的那个女生的尸体,那个身上被两枚子弹穿透的带着余热的尸体。 可是就在浓雾散尽的那一刻,萧小刀并没有看到自己料想到的那一幕,反倒看到了最为恐怖惊悚的事情,萧小刀无法站直的身体在这一刻重新颓然下去。 眼里的绝望在这一刻随着血液呼吸弥漫。弥漫至他全身所有的地方,哪怕连毛细孔都在这一刻收缩起来,无法呼吸。 因为他并没有看到他所期望的尸体,而是看到那个女生依旧站立着原地。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而她的手心却在他看向她的那一刻换换摊开,如初里面两枚精雕细琢的银白色子弹,这是他刚刚从自己的袖珍手枪中射出的那两枚。 最为普通不过的衣服。简单干净的马尾,一张白皙无暇细致温润的脸孔,那双美眸似秋水含霜。看似清澈,可那盈盈笑意内却是深邃不可知其心思的冰凉。 看似最为清纯无知的少女,实则是从地狱里踏着罪恶血液而来的恶毒的魔鬼!萧小刀看着眼前最为明媚不过的笑意,却恐惧的浑身不自觉的颤抖,连那质问的话语也被卡在喉咙里怎么也无法开口。 “萧教官?你这是打算杀人灭口吗?”林子轻笑一声,缓缓走过去一把托住萧小刀的下巴,食指与拇指在两侧稍稍以用力,便将萧小刀紧闭的唇齿硬生生的撬了开来: “我这个人呢,并不喜欢虽然乱收别人的东西的,特别是像你这样连色都没有的男人,你的东西呀收着实在是倒胃口,不如就现在还给你好了。” 说着林子冷笑着将手中的两枚子弹丢进了萧小刀的口里,然后用力一抬萧小刀的下颚,逼着萧小刀硬生生的将那两枚子弹吞了下去。 “其实呢,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杀你,甚至都没有想过要与你动手,可是你却这般不自觉。”林子的声音冰冷,看不出任何神色: “我这个人呢,最讨厌打架了,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源,你原先跟踪我,我便引你来此处,不过是想将你的目的问清楚而已,这是最文明不过的沟通交流,可好好的你怎么就突然出手对我攻击了呢?这是多么不和谐的事情。” 说着林子无奈的摇摇头道:“我这个人怕疼,还有点洁癖,你一个乌漆媽黑五大三粗的男人突然就对着我出手,我哪里能不正当防卫?这才无可奈何的阻止了你犯罪的恶性。 可你不但不知道悔改而打算三番五次的起身行凶,无奈之下我也只能一次一次的正当防卫,为的只是让你有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可你倒好,竟然还打算开枪杀了我,一个国家特殊部队的成员这办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一个最普通不过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学生下手,萧教官你可真够阴险毒辣的呢!” 看着萧小刀因着子弹卡住喉咙而窒息痛苦到绝望的神色,林子有些无奈的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萧教官在你打算动手之时,就应该想到有如今的后果。” 说罢林子冷笑一声,手心处突然冒出熊熊烈火,在萧小刀惊恐的目光中,火光瞬间吞噬了所有的东西,包括那个让萧小刀引以为傲的特殊军靴,也在这一刻跟着萧小刀一同化作灰烬,仿佛在这个世界上未曾留下任何痕迹。 撤了禁制林子有些险恶的给自己加了一个净身诀,这才不耐烦的道:“真是的,我最讨厌暴力了。” “怎么!萧小刀还没回来吗?”王兵对着虎啸队其余人怒吼道。 “报告队长,萧小刀从今天军训结束开始就不见了踪影,我原先只当他是去吃饭了,没想到竟然会失踪。” “失踪?!不过才四个小说还算不上失踪。”王兵心里闪过一丝担忧,可脸上却没有半分表现道:“你们可打过他的电话了?” “是队长,从刚刚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关机状态。” “那我们虎啸队的特殊徽章呢,可用那个联系了?”王兵道。 “报告队长,还没有,怕有心人感觉到我们的电波。” “现在顾不上这么多了,先联系到萧小刀要紧,我怕这小子做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事情来。”王兵皱眉思索道。 “是队长。” 李山应声便从怀里掏出一枚六角形状态的银灰色的徽章,用指间按下了徽章中心的一颗暗红色按钮,随后将红色按钮上方的一个极其细小的白色移动到一个指定的方向。 听到徽章内传“嘀!”的一声后,便将那枚徽章拿起来对在嘴边呼叫道:“萧小刀萧小刀!听到没有”却不想片刻过去,徽章的那端不但没有出现萧小刀的声音,连徽章自带的接通声都没有发出一点来。 李山疑惑的拿起自己的徽章到:“怎么没有动静?是我的勋章出问题了吗?” “我看未必。”王兵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眉头蹙的更深道:“你不妨先对我的徽章试试。” “是!队长。”李山应声,有将那红心上的白色箭头转向另外一个点,等接通后,果然间王兵手上的徽章发出了一身轻微的声响,红心处也同时发出了闪烁的光芒:“队长,可以接通,那” “萧小刀出事了。”王兵一字一句的将口中的话语将了出来,脸上的怒气已经显而易见,吓得在场的其他虎啸队的士兵都不敢再出声。 随即,王兵沉默片刻拿出一台青绿色的方形极其,这是他们队里的探查追踪器,只要那枚徽章孩子萧小刀的手里,哪怕那枚徽章已经损坏,他们依旧能凭着仅存的电波感言找到萧小刀正确的位置。 哪怕此时的萧小刀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萧小刀会彻底的消失,连带着他身上所有的东西全部都变成了灰烬,不留下半分痕迹。 连探查追踪仪器都找不到任何迹象了,虎啸队众人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当夜,所有虎啸队的成员都离开了自己所在的房间出了s中的招待所,在z市大范围的寻找着萧小刀的线索。 而此时,罪魁祸首的林子却毫无知觉的在自己的空间里,收着灵谷,播撒着新的灵种,又用了空余时间酿制了几坛子灵酒,和新的筑基灵酒,这才满意的躺在桃花林下呼呼大睡,十分的安逸自在,半点没有刚刚才杀了人的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