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三章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四十三章

因着这些花草要的都是十分普通的种类,且每种要的数量也不多,林子这一圈搜刮下来,也不过三四百块钱。 林子又将这盆栽花种先在空间中让灵气和稀释了的灵泉水滋养了一番,让那些原本有些灰头土脸不甚精神的次等品一次性的变得容光焕发。 各个看上去都水灵灵娇艳艳的十分动人,林子看着心里大乐,谁说只有名贵的高档货才能看的好看的,看看如今她手中的这些经过特殊处理的普通货色可不比哪些名贵货看上去更加稀罕好看? 折腾了半天,林子才将那些自己一样精心培育过的花草又照着前世记忆中花店花园中的样子大致的修剪了一番,虽说林子对这方面没经验,不过照着前世的审美水平做下来,也不算太磕碜,竟然还是有些美感在的。 反正今日闲着也是闲着林子就依着感觉一束一束的从新移植到庭院各处的花坛上,也不厌烦,半点没有动用灵力都是亲自动手一株一株的种,有着空间里大量种植的经验,林子现在种植的经验还算不错,一棵棵一丛丛的都是花红柳绿像模像样的。 将庭院里的东西收拾妥当,林子这才给张全发了短信,又同时将偷偷拍下了的王兵的照片一同发了过去。 张全如今跟着蓝羽混了这么长时间,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只能欺负欺负初中生的小混混头子了,查这种事他应该也有些水准了,即使依他的背景或许查不到那么深,他后头不是还有个蓝羽,在特殊的部队还能难为到在天朝呼风唤雨的蓝羽。 第二日,当林子再次踏入学校时已经对王兵那伙人目的知道的一清二楚了。原来他们来z市区来s中的目的是为了找一个人,一个刚刚考上高中的高一入学新生。 至于她们要找的人的资料,张全表示还没搜集完全。原因是因为王兵那帮家伙甚至是他们的上头自己都没收集全,只知道是一个高一新生,男女不知,身份不详,只知道在z市的某个重点高中内,怎么看s中的可能性都是最大的。 而他们这帮人要找这个高中生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学生有些特殊,似乎有些特意功能又或者是练武奇才,反正有些极为特殊的地方,让人琢磨不透。 无意中让哪些特殊部门的人发现了蛛丝马迹却又一时找不到人。 一开始林子听着挺能和自己对上号。还小担心了一番,可听到后面林子就却十分清楚肯定,那个高中生绝对不是自己。 据说那个异能的学生被政府部门察觉到的原因是因为他曾经出现在z市周边多个省份用特殊的技能杀掉了哪些地方的地方政府官员。 而林子那段时间真在为食味居的开业和筑基灵酒的酿制忙的焦头烂额,根本连看电视的时间都没有,又因为政府的刻意隐瞒,便自然也没听过这一些列的离奇杀人案件。 而根据张全传给她的资料来看,上头已经有人调查过了被那奇怪高中生杀掉的哪些地方官员的身份背景,竟然查出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与某件重大贪污案件有间接或者直接的关系。 其实贪污不贪污。又或者杀人杀多少个人都不是上头关心的事情,这些事情说句难听的全国各地每时每刻都在发生。 只要死的人不是特殊人物又或者死亡人数不要太过庞大,都不是他们会有空去理会的事情。他们真真关心的是那个特殊的杀人手法,和特殊使用手法背后那个更加特殊的人。 别以为上头花了这般多的心思要找到那个人是为了给哪些贪官贪官。或者给丢了脸面的政府部门找场子撑场面,上头的人都是最实际不过了,既要面子又要里子。 要是只能选一样,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抛弃面子保住里子。只要里子保全了还怕挣不回面子吗? 更何况这样的小事丢的是哪些地方政府的面子,和他们特殊部门有毛线的关系。 而他们现在关心的那个使用特殊手法的高中生则不一样,一旦能找到这个人。且动用一些手段让他为国家所用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根据张全发来的资料里还隐约提到了这几年里天朝表面上与四方交好,实则背地里明争暗斗的哪里能少了了。 只是台面上的东西现在是斗不来,也是不能斗的,那么就点整一点特殊的,而那些特殊的就要用上那些特殊部门的力量。 如今天朝的特殊部门虽然就目前整体水平来讲还是在世界上领先的,可是也只是仅仅领先或者说持平一点点,这人手哪怕只是多一个或者少一个都是对整个局势的巨大改变。 就是因为这样,哪怕只是一些捕风捉影的蛛丝马迹也是绝对不会打算放过的,就如同这次这个身份不明的奇怪高中生。 林子看完完整的资料倒是对这个男女都不清楚的高中生也产生了十分浓厚的兴趣,特别是在资料中看到关于他现场所遗留下来的痕迹也就是关于他的杀人手法。 因为根据资料上的数据分析和现场拍摄下来的照片看,每一个被他杀害的人都是被某样东西一举穿透心脏毙命的,期间受害者没有收到其他半点损伤现场也没有留下半点打斗和挣扎的痕迹。 只是这些并不算奇特,只要一些稍微受过特殊训练的特种兵或者杀手都能做到,可他奇特的地方在于每个死亡的受害者嘴角都是带着最舒适且自在的微笑,仿佛那些死者身前都身处在自己最为信任安心且放松的地方,丝毫没有预料到自己下一刻就会死于非命。 然而那些诧一看还带着浅浅笑意的双眸深处却有有种对为止恐怖事物极度惊慌的瞳孔。 这是被人同特殊照相机放大了十倍处理拍出来的死者们的眼睛,说实话若不是上头那些人干活细致,一般法医还真的很难发现这一点细枝末节的东西。 而每个死者被穿透的伤口皮肉处周边都有一抹原因不明的焦黑色。 上头的人动用了大量的力量人手去破解这些人的真正死因,去模拟死亡过程,犯罪手法,却最后还是一无所知。 林子看着倒是想起了点什么,特别是对那抹焦黑,虽然还不能十分确定,可林子依旧想到了些东西。 这痕迹实在太像自己一开始使用火系法术时因为无法准确的控制火系灵力的使用,而意外留下的法术残留痕迹。 这个人,是一个修真者?一个现在待着z市的修真者。看着眼前s中的大门,林子的眼角闪过一丝好玩的笑意。 看来以后好玩的日子多了去了,就是想太平都难。不过反正事情牵扯的不是自己,林子做个戏外的看客又有什么好烦恼的,她倒是要看看这个神秘的高中生是怎么和那帮特殊地位的老油条对抗的。 这几日的军训如常进行,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王兵也没有再打林子的主意。照着张全每日里送来的资料看,王兵那帮人显然还没有找到任何关于那个高中生的线。 ,而林子也用神识前前后后的探查了一遍被他们重点排查的s中,却并没有察觉到除了她自己以外的任何一丝灵气波动,如果不是那人的身上同样佩戴着类似抑灵环的东西,就是王兵那帮家伙弄错了线索被那个神奇的高中生给耍了一把。 林子怎么看都觉得后则的机会更大一些。 不过林子现在一心准备着自己筑基所要准备的事项,可没有心情理会他们的事情,每日让张全定时把进展交给自己也不过是为了防止他们突然莫名其妙的转移目标,将不该有的霉事引到自己的身上。 好在王兵那小子还算乖,没在这关键的时候给自己添堵,大概也是因着王兵那小子自己也忙得焦头烂额的关系。 这几日,筑基的事情,林子也准备的差不多了就等着军训一结束,那个美好的七天长假,连出门的理由林子都和林爸林妈先交代好了,说自己与同学一起去外地旅游,为此林子一次性出卖了顾芳、王芬林珊等人。为了让这三人别在林妈打电话询问时别穿帮,林子可没少压干自己的钱包请她们去外面潇洒。 军训的第八日,王兵等一干人等突然辞行提前终止了为期十日的军训,最后两天校方也不能再为此去特意寻了新的教官来训练这次新生,这到乐坏了那帮熊孩子们。这种罪少受两天是两天,这暴晒神马的,爱谁去谁去。 而这一切事情的始作俑者林子则安逸的坐着自家的小庭院里,喝着自己精心调配的下午茶,一边看着张全传过来的信息。 王兵那帮人果然按照自己事先叫张全埋下的假线索追查了过去,也是王兵那帮人急疯了才会连核实都没核实过就匆匆忙忙的撤出了z市,朝着林子希望他们去的方向而去,且一时半会儿绝迹回不来。

上一篇   第两百四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