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六章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四十六章

“不过,我现在不恨你了,可不代表我不会杀你?”王珊珊轻笑道:“你知道吗?我现在叫什么名字?” “哦?”林子淡淡的看了一眼王珊珊等着她开口。 “他们喜欢叫我玉颜夕,你可知道这三个字换个意思是怎么写叫玉、阎、西!呵呵!那意思便是见到我就等于见到阎王,就等着归西了。怎样?是不是很有趣?” 林子看着曾经的王珊珊现在的玉颜夕几乎笑出眼泪来的娇媚笑容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你看你还是那幅不可一世的表情,以前是,现在也是,你凭什么? 你凭什么就这样高高在上?当初你样样比我强,可现在呢?你长相不如我,地位不如我,就连实力,你也未必如我,你又有什么资格做出这么一副不可一世的表情!” “哦,是吗?”看着玉颜夕近乎疯狂的模样,林子冷笑。 “也罢,也罢,就让你再神气一会儿又如何,反正你也活不过今日了。就当满足你死前最后一次得意了”见林子丝毫没有害怕的神色,玉颜夕有些恼羞成怒,不过却没有表现出来,反倒强装了一副不在乎的模样。 “要我死?王珊珊你当真如此自信吗?” 林子虽然看不透王珊珊如今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存在,可自从筑基后自己能感受到她的纯在,想来她的实力绝对不会比自己高多少,却不知她倒地是有什么仰仗,能跟着自己来这里,要将自己一举毁灭。 “你可足足躲了一年,怎么原先不下手,现在却有把握下手了?” “我倒是小看你了,原来你这般早就发现了我的存在。”玉颜夕娇笑道: “只是林子你再厉害又入如何,如今依旧逃不脱我的手段。安静的去死吧。林子。” 说话间王珊珊从腰间某处一拍,凭空就取出一把形状奇特的墨色古琴。 王珊珊对着林子一阵冷笑,将一双纤纤玉指抚在琴弦上,而身体却轻轻一跃凭空就站立到半空中。 如果不是她身上那身再过普通不过的s中校服,王珊珊或者说玉颜夕整个人如果诡异而媚惑的妖精,盛气凌人的看着还在地面上的林子。 林子大吃一惊,她怎么也没想过玉颜夕可以这样凭空飞行,不说练气期的修士,就是筑基期的修士也必须要有法宝法器或者飞剑的支撑才有可能长时间站立在空中。 可如今看玉颜夕这样毫不费力丝毫不在乎是否会浪费灵力的模样,到越发的让人觉得其修为极为高深。 林子有些谨慎的看向玉颜夕。自己先前就觉得她身上那种和修士灵力波动的气质不一样,只是一开始也没当一回事,可如今却越发的觉得诡异莫测。 她到底是怎么的一个修为,难道已经在筑基之上了?结丹?元婴?!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不过是断断两年时间,再怎么样天才的人都不可能两年就从最普通的凡人变成一个结丹期元婴期的高手。 更何况林子刚刚已经观察过玉颜夕,虽然看不透她目前的修为却能大致根据骨骼判断出修炼的资质。 玉颜夕是有修炼的资本的,可是绝对不可能是得天独厚的天才,既然不是她又是如何变成如今的不可琢磨? 莫不是如同自己一样有一番特殊的造化?想着自己因为奇怪的桃花雾气而意外得到的可以不借灵气凭空得到的飞行的本来又看向空中媚态横身的玉颜夕。林子不禁怀疑,莫不是她也得了那桃花雾气? 可即便是桃花雾气也是要经过修炼的,林子即便有乾坤空间也是花了这般多的功夫,可玉颜夕不过是两年? “林子。去最后怀念你最后在这地球上呼吸的时光吧。”玉颜夕娇笑道: “今日之后,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在出现林子这个人了,放心你与那些粗鲁的男人不一样,我会让你死的很漂亮的。血肉模糊的漂亮,可好?呵呵呵呵” 林子就站在原地看似毫无还手之力的望着空中的玉颜夕,实则慢慢地将自己的灵力。从自己的丹田处。灌入到浑身的经脉内。沿着各处经脉汇聚到那只放在背后的手心处。林子猜不透玉颜夕的实力,只求此击能出其不意。 玉颜夕烟波流传、指间飞动,琴声悠然、舒缓如流泉,清脆如珠落玉盘,明明那双美眸中满是杀意,可琴声却分外凄美温婉,饶是林子这个音痴都差点被这断断的琴音迷醉与其中。 不对!不过才几个音符,即使再美也不过才几个音符,为什么自己会这般沉醉。 等等! 这是什么气味!好香! 似有似乎的香味像那琴声一般围绕周身,无孔不入,忽然间林子意识到了不对劲,再抬头却看见玉颜夕似笑非笑妖娆无双的看向自己。 林子手心处的灵力早已化作一团,蓄势待发,此时只要林子一个神识意动,就能将手心中足以摧毁天地的灵力波团投向空中的玉颜夕。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林子忽然意识了不对劲的地方。 不对! 绝对不对! 怎么不行了,怎么自己完全不能超控自己的灵力了,为什么自己神识也在此时渐行渐远如同不是自己的了一般,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 林子的意识逐渐模糊。手中的灵力波团也渐渐消失不见。 耳边醉人心神的琴声缠绵悱恻,而林子的焦急的呼喊声在脑海中盘旋却是越来越轻,轻到几乎要听不见。 隐约的,林子似乎听到一个温柔而媚惑的女声在自己的耳边轻轻呼唤:“林子 林子你累吗? 林子活在这个世界好累好辛苦,不如从现在开始睡去可好? 慢慢的睡去 安静的睡去 再也不要醒过来” 该死的!这个笨蛋,明明发现了问题,却还是会中招,白痴! 空间中的小蓝忽然感觉到了林子的异常,翻了翻白眼,不情不愿的扭动着小小的鱼身,一时间十丈内竟然蓝光大盛,将空间中的一切都全部遮盖过去。 空间内的灵气像是收到了某个吸引,突然间的波动起来,大量的开始涌向蓝光的中心,不过是几个呼吸之后,那原本平和沉浸灵泉水也在这个时候突然不安的躁动起来。 像是有一个巨大的吸盘将压力贯入,顷刻间灵泉水居然都一跃而起同样朝着蓝光的中心涌去。 此时的林子意识越来越模糊,双眼也早已疲惫的闭了上去。而周遭的琴声似低回如呢喃细语呼唤着林子放弃最后的意识慢慢的沉睡过去。 嘶!嘶! 隐约的能听到一声高过一声的嘶哑难耐的沉闷声响从蓝光内传出来。 “这个笨蛋!”男子的声音清朗伴随着嘶哑的沉闷声。 蓝光渐渐缩小,十丈、五丈、三丈、最后缩小成一团光点消失不见,而那个光团消失的地方却站立着一个十六七岁的,浑身的俊美少年。 少年身形瘦长白皙,肌肉匀称分明,完美的如同艺术家精心雕琢过一般。 而那让人瞠目结舌的身体上方,却有一张英俊的如同神嗣的脸孔,蓝的如同冰火一样张扬的长发,目若星朗、唇薄如刻、嘴角微微扬起,带着不驯而邪气的笑意。 “这个笨蛋,都筑基成功了,居然还会落入这种低级的幻阵中,真是没用。” 那少年咒骂,便飞升而去,飞入了小楼内,等再出来是,身上已经随意的披了一件白色里衫,大大的开襟露出修长的脖颈和性感的锁骨,与雪白的肌肤几乎要融为一体,使得那头冰蓝的长发更加的让人惊艳不已。 “该死的,全是女子的衣服,玉珞也真是的,明知道有一天我会再次苏醒,竟然也不给我准备几件衣服,诚心的想看我笑话不成” 耳边传来玉颜夕嚣张而讽刺的笑声,可林子的意识却已经完全消失了。 “哼!我道有多厉害呢,还浪费了我一年的时间,一瓶尸欢香,加一曲幻魂曲就没了知觉。 林子,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你也有落到我手上的时候,哈哈哈哈!!”玉颜夕笑的越发的放肆,肆意的弹奏着手中的魔琴,如同一个女王般俯视着下方瘫倒在地的林子。 玉颜夕肆意的弹完一曲,才将手中的魔琴从新收回储物袋中,嘴角挂着娇媚的笑容从新回到了地面上了。 玉颜夕拿脚踹了踹地上昏迷不醒的林子道:“你终究是不如我的,不管是两年前还是现在,你都不如我,呵呵呵!你不过是个土的掉渣的乡下丫头,你这般难看,你什么都不是,呵呵呵! 今天我就让你杯具的人生从这里从我的眼前彻底消失吧。”说着玉颜夕犹如白玉般的手指指间忽然长出一节寸许长的黑色指甲。 指甲的顶端泛着幽蓝的光泽,如同此时玉颜夕的笑容一般诡异可怕:“林子,就我让送你归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