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七章 异状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四十七章 异状

“丑女人,本尊劝你还是赶快停止的好。”少年嘴角挑起一抹邪气的笑意,在玉颜夕即将动手的这一刻,凭空的出现在玉颜夕的面前,懒懒散散的看了一眼一脸呆滞的女人道。 “你” “怎么,看傻了吗?丑女人?见到本尊英俊的面容感到含汗颜了吗?”少年眼里闪过得意的狡笑不屑的撇了一眼玉颜夕。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突然冒出来?” 玉颜夕显然是没有想到就在自己即将要终结林子的生命同时终结自己两年里的怨恨时会突然冒出这样一个男人,看着男子高傲不屑的神色,和那一头诡异的冰蓝色长发,玉颜夕警惕的后退了两步:“你是人是妖!” “哼,低级的人类和妖族怎么可以和本尊媲美,无知的丑女人。”妖异少年冷笑一声道: “丑女人,趁着本尊不想在苏醒的第一日大开杀戒,就快点滚吧。 玉颜夕呆滞片刻后,突然回过神来,一脸妩媚的看着蓝发少年道:“你是人也好,是妖也罢,如今的我还需怕你吗?呵呵呵!我玉颜夕还会怕什么,什么也不用怕!” 我不管你是谁,你和林子那女人是什么关系,尽然你今日要多管闲事,就不要乖我心狠手辣,那就一起去死吧!”玉颜夕放肆着大笑着,又一次纵身飞离地面十丈有余。 呼吸间那诡异的黑色古琴又重新出现在玉颜夕的面前,一时间悠然而妖娆的琴声又一次再空中响起如同最为凄婉美妙的女子的吟唱,隐约的似乎能闻道女子身上媚惑的幽香。 “哼!雕虫小技,这种下三滥的东西骗的过那个蠢女人,你还想再一次用到本尊身上吗?无知的丑女人。” 蓝发少年嘴角露出讽刺的笑容,随意的拉了拉身上有些不合身的里衫,半点没有林子当时中招时的沉醉迷惑的状态,反倒是一派自在的很: “愚蠢的人类。还有什么招数一起使出来吧,本尊倒是要看看如今地球上的人类都已经沦落到了什么地步。” “不可能!尸欢香和幻魂曲怎么会失效!!”玉颜夕看着下方浑然无事的蓝发少年眼里闪过一丝惊慌和恼怒: “不可能,无欢那老家伙可说过了,这幻魂曲是上古留下来的幻曲,即便是筑基后期的修士也是绝迹躲不过幻魂曲的控制的。 更何况我加了尸欢香在里面,那可是那死鬼用了九千九百具妙龄女尸才炼制出来的一小瓶尸欢香,只要一滴就足以让金丹期一下的修士失去意识,为什么你会毫无反应!,难道你是金丹期的高手! 不可能!那老鬼说了,地球上根本没有筑基期以上的修士!你绝对不会是金丹期的高手!” “哼。筑基期?金丹期?!愚蠢的人类,不过就这点眼界,还敢在本尊面前耀武扬威。” 冰蓝色长发少年怜悯看了一眼站在空中笑的凄厉的玉颜夕道:“丑女人,让你见识下本尊的法力。” 说罢蓝发少年伸出左手手指在空中画了一个圈。随着少年指间的转动,那空中便跟着画出了一个冰蓝色的诡异符号。 “去!” 少年口中吐出一个字符,那个冰蓝色的圈顿时灵光大作就朝着玉颜夕的方向飞去。 玉颜夕虽然震惊却也不是傻的,一瞧便知那光圈却对不是吃素的,当下便在古琴上一阵拨动,随着玉颜夕的指间的飞动。空中瞬间飞出千万道无形的风刀朝着正面而来的蓝圈袭击而去。 可是那蓝圈如同一个古怪的吸盘不但丝毫不忌风刀的袭击,反倒在那些风刀触及到蓝光的那一刻全部分解成了透明的白光,最后那些白光全部都被蓝圈吞噬掉。 如果林子此时看见的话就会发现,那篮圈以肉眼可见的变化竟然大了一圈。 “哼。这点小花样还想破开本尊的钰空圈。就是那帮老家伙见到本尊的钰空圈那也得多的远远的。” 蓝发少年嘴角闪过一丝得意:“本尊沉睡了一万多多年,没想到苏醒后的第一次出手竟然用在你身上了,丑女人便宜你了。” “我要杀了你,少了你!你和那个林子都应该死!这个世界是所有阻止我的人都应该去死!”那些风刀全部被蓝圈吞灭后。玉颜夕不但没有害怕反倒如同疯了一般,双眼通红手中指间飞舞,不断从琴弦中飞出大量灵光: “杀了你!杀了你!你们统统都去死。” “我去。这都不滚,这女人疯了吗?”蓝发少年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丑女人不但没有被自己的钰空圈吓跑,反倒和疯了一般竟然和自己死扛起来。“该死的!” 蓝发少年眉头微蹙十分不耐烦的又再在空中画了一个看上去十分难懂的符号,那符号蓝光大作竟然化成了一座手掌大小的小山,紧跟着蓝发少年口中又飞出一连串生涩难懂的法决,几息间那小山竟然颓然变大,直至足足有上百丈大小。 “去!” 随着蓝发少年的指挥,那小山竟然高高飞起,直至变成一个看不见的小点后又一次落了下来,而它的目标则是飞在空中愤怒而疯狂的玉颜夕。 眼见着小山越压越近,那玉颜夕依旧如同浑然不知一般只是将自己仅剩的灵力灌入手中的魔琴:“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呵呵呵!杀了你们!” “真吵!”蓝发少年不耐烦的蹙眉,有看了看自己灵力化作的小山,嘴角挑起一抹微笑:“这下总该清静了。” 小山颓然压下,只见一阵天摇地晃与一声凄厉的女生,世界恢复如初的清静。 “果然安静了!” 蓝发少年满意的一笑,随意的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刚要将那小山收回手中却见那小山一阵晃动,几缕白烟便从小山地下飞快逃窜而出。 “哼!想要杀我吗?!这个世界是没有人能杀的了我!他们不能,无欢那老家伙不能,林子不能你也不能!呵呵呵!” 那几缕白烟飞快的逃穿到半空中,在蓝发少年惊讶的目光中,凝结成一团,又一次化作那个妖娆无比的女人,这是玉颜夕的面容。 女子面容精致、妖娆无双,漆黑的长发散落两边映衬着她玲珑有致白玉无瑕的美丽酮体,如果不是她的马尾早已散开,如果不是她身上s中的校服在小山地下化作灰烬,这便于刚刚的玉颜夕与刚刚的王珊珊别无二致。 女子妖娆而的酮体被空中的灵光照耀的烁烁生辉,蛊惑人心。 如妲己转世,性感的无以复加,只怕是世界上任何一个男子见到这样美妙的女子站在眼前,都会随时魂不附体,把持不住自己的,只求化作她石榴裙下的奴隶,为她付出一切。 玉颜夕随意的拨动着自己的长发,发梢划过玉颜夕白皙的脸孔,稍稍停留在那娇艳的如同花瓣一般微张的双唇上,只是拨动了一下。 脸上便露出了欲拒还迎,轻佻而媚惑的笑容,而那双如同狐狸一般的美眸就这般直勾勾的盯着蓝发少年,发出无声的呼唤。 玉颜夕的眼神里是裸的迷惑勾引,可心中确实冷笑的,这世界上没有任何男人能逃过她的皮囊诱惑,别说眼前这个看上去乳臭未干的少年。 即便是那个曾经将她蹂躏致死,带给她无尽羞辱的老鬼无欢,见到如今的她都又何尝不是露出一副痴迷的如同恶鬼投胎的表情。 她是玉颜夕,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男人都无法拒绝的女人。 所以如今的她才能这样的无坚不摧,所以,她想要谁死,谁就得死,因为谁也逃脱不了她的手掌心。 可是就在玉颜夕信心满满的时候却听到那蓝发少年不满的咒骂了一声: “我去,这丑女人搔首弄姿的还真是没完没了。非逼着本尊动怒!” 说罢蓝发少年竟然伸手撤下了自己头上的一根冰蓝色的发丝,嘴上念念有词道: “真是虎落平阳遭犬欺,想本尊堂堂神位之尊,居然有一天要靠器灵之体重生,更可气的是,对付一个蝼蚁般的丑女人,本尊竟然需要动用到本尊最最爱护完美的秀发。 罢了!罢了!就当那个帮那蠢女人一次。” 说着蓝发少年口中飞出一串法决,同时将那冰蓝色的发丝往空中抛去,那发丝得到灵力的催动竟然化作一柄巨型大剑,闪着夺目的蓝光朝着浑身的玉颜夕劈去。 那巨剑数度极快,威压骇人。 玉颜夕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奇怪的少年竟然可以无视她的美貌和诱惑,心中大惊失色,却也不敢再做对抗,转身便要逃离。 无奈那巨剑的速度足足要比玉颜夕逃跑的速度快上一倍有余,玉颜夕无法低声咒骂一身:“该死的!” 玉颜夕从怀中掏出一个金色小丸,快速的吞入口中,就在那巨型蓝剑就要将玉颜夕斩杀的那一刻,玉颜夕竟然在那蓝光之下颓然消失不见。

上一篇   第两百四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