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四十八章 提防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四十八章 提防

蓝发少年冷眼看着玉颜夕消失的放心片刻后,嘲弄的笑道:“本尊就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不被本尊威压所折服的生灵 啊!!!顾九月,你小子可害苦了本尊者” 哪想蓝发少年话还没说完突然惊呼一声,浑身蓝光大作将其真个身体团团包裹住,不过几个呼吸之间,蓝光骤然缩小,竟然缩小到了拇指大小的一团冰蓝色光团,只留下一身月白色的里衣颓然掉落在地上。 小蓝一脸郁闷的在空中摇晃了下尾巴,懊恼的朝着空无一人的方向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 “顾九月,等来日本尊恢复如初之日,一定要将你小子千刀万剐了。”小蓝狠狠的咬了咬牙却一句话都没发再开口说出来,只能无奈的催动灵力,将还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林子扔进了空间里。 “蠢女人,本尊沉睡上万年才蓄养的法力,这次为了救你,竟然全部耗尽,却连半个时辰都没换够,真是亏本生意!亏死本尊了!” 林子也不知道自己是睡了多久才醒的,醒来时自己正躺在自己熟悉的空间内,躺在大片的桃花林呀,除了头晕晕的意外身上倒是没有任何受到损伤的地方。 林子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才隐约想起来自己之前是在与玉颜夕对峙,林子记得自己之前的手掌中还有一团灵力蓄势待发。 可自己却在那个时候感觉浑身无力,好像将自己的身体沉浸在一片汪洋之中,迷迷糊糊,晕晕沉沉的,隐约闻到一股十分好闻却又有些诡异的香味,还有一个妖娆温暖的女声在自己耳边呼唤着自己,叫自己睡去 之后的事情,林子就完全不知道了。她只记得自己在睡去前只记得一个事情,怎么自己连进入空间的神识都超控不懂了!我去!老娘真是阴沟里翻船了。 可是自己此时不是应该被玉颜夕烟刀万剐的吗?怎么反倒安安稳稳的躺在自己的空间里了?难道这乾坤空间有自动救助功能?我去!还真先进! 想着林子不由呵呵一乐,不知道怎么的,这次的劫后余生不但没有让林子感觉到一点恐慌,反倒有些没心没肺起来,连林子自己都觉得自己自从筑基后就越发的奇葩了。 正在林子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却见小蓝突然飞了过来,横眉怒目的瞪着林子,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半晌,又突然深吸一口气。竟然将几十长之外的灵泉水生生的吸了过来。 明明只有手指头大小的身子,硬生生的吸了十息有余,若林子没估算错,那水量足以灌满一个小型游泳池。 林子看着小蓝干煸的肚子一时无话,只觉目瞪口呆。 可小蓝却看着林子气不打一处来,当下劈头盖脸的就将口中的灵泉水往林子喷去。 只觉眼前一白,倾盆大雨当头灌溉而来,瞬间把林子给浇蒙了,这丫是发作了吧! 将自己刚刚吸纳的灵泉水全部都当头吐在林子身上。小蓝显然还是不觉得解气,摆动着小小的鱼尾如同小大人一般鄙视的看着林子,那表情就好像在说: ‘蠢货!看你把本尊祸害成什么样了。’ 当然它那幅郁结的表情当下就被林子自动忽略了,她现在郁闷的是。自己好好的竟然被一条鱼的口水给淹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到底谁才是空间的主人,谁不过是个器灵!翻天了,真的是翻天了! 之后几天。不管林子抱着求着追着问着,小蓝都对那日发生的事情闭口不提,可就是因为这闭口不提。才让林子更加怀疑那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若说是玉颜夕突然慈悲大发改邪归正放了自己,是万万不可能的,可若说不是因为玉颜夕,倒是谁救了自己呢? 总不能是那条死鱼吧! 林子倒是猜测,小蓝应该可以随时了解自己在空间外的一举一动,也应该有能力将失去意志的自己拉进空间里,可是为什么它不说清楚呢?反倒像是自己欠了他几百万上品灵石一般,摆着臭脸,闭口不谈? 小蓝的嘴巴紧的很,只要它不愿意说,自己是想什么办法都无用,纠结了几天,林子便放弃了。 只是放弃归放弃,自己改防备的还是要防备的,林子原以为自己只要进入筑基期就万事大吉了,可不想自己这才进入筑基期,却差点被人暗算送了命。 林子可不相信玉颜夕的实力会真的高于自己,且不说她修炼的时间断,就是人品爆发一次成神也不会是现在这样。 林子可清楚的时候,在自己还未筑基的时候,玉颜夕就已经潜伏在了z市,或者说在s中。如果她实力足够,又这般恨自己。 她大可以在那个时候将自己绞杀了,何苦等如今,自己筑基以后再费尽心思引了自己去,若不是实力实在爆棚的无事练气和筑基之间的实力差距,就是脑子被驴踢了。 林子想这个正常人都做不出这种事情来。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性,那便是玉颜夕的实力根本不高,甚至说她连对付自己练气期十层时的境界都没有实打实的把握,而如今她是得了某些东西又或者得了好时机这才出手。 林子忽然想起,自己当时正准备出手,却忽然出现了幻觉,然后神志不清,浑身无力连自己神识和灵力都无法控制,最后更是完全失去直觉。 这样的症状怎么看都不像是被法术所伤,倒是有些像是幻术或者幻阵之类。 再想那日,玉颜夕娇媚异常之态,看着倒也有些不太正常,好像是修炼了某种媚术一般,可是这女子的媚术多是对男子有用,为什么自己才一下就中招了?莫非 莫非自己不喜欢男人,喜欢的是女人? 俺是蕾丝边?!! 林子傻眼都有些开始怀疑自己的性取向了,前世自己对男人的爱好就没有美女多,难道今生更加严重了? 等等! 那日玉颜夕除了拿出一架古琴弹奏那种有些诡异的琴声外,自己似乎问道了一股奇异古怪的香味,莫不是那香味? 对!就是在问道那股子香味的时候,自己才开始头晕目眩,出现不可自控的幻觉,连神识和灵力都无法感知。 莫不是,玉颜夕等待了这么久的时间,其实等待的就是这个东西,想来她是不知道自己会在这个时候准备筑基的,毕竟没有人可以在这么断的时间内筑基。 可是好死不死的,这东西竟然对筑基期的自己依旧有效果,然后自己毫无预备的情况下就中招了。 这等厉害的东西,竟然会出现在地球上,那么说明在地球上远远有高于筑基期实力所在的修士,金丹或者元婴?又或者是其他的特殊境界的高手? 这就说明,危险无处不在,林子忽然意识到并没有到自己可以放松懈怠的时候。 旁的不说,就说与自己冤家路窄的玉颜夕,现在还活的好好的,想来自己与她已经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这次不成,来日她定会卷土。 到时林子可不确定自己还是不是如这次一般命大,可以在失去知觉的情况下,再次安全的回到了空间内。 其实林子这次倒是猜对了,上次断断几十分钟的化形,已经消耗光了小蓝积累了上万年才蓄养的法力。 下次,下次若是没有什么天材地宝供养,就凭借着地球上稀薄的灵气,和空间的蕴养,小蓝怎么可能再次化形,要是在遇上如同上次一样的危险,林子也就只能做好等死的准备了。 这是这些事小蓝没开口说,林子自然是不知道的,她如今满脑子都是应该如何去应对玉颜夕那奇怪香味的法子。 林子不是没有想过加快修炼进度,增加自己的修为境界,可是林子知道筑基后不必练气期,只怕自己每个三五十年都什么希望动上一个进阶,而那个奇异的香味能五十筑基初期的修士,想来也一样可以无事筑基期一层二层三层的修士。 而筑基中期,后期能不能够影响也不是林子能确定的,所以眼下增进修为是无用的,耽误之际只能找出应对的法子来。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林子绞尽脑汁唯一着当时过程之中的细节,想要找出点突破口来,可怎么回忆都百思不得其解,似乎玉颜夕当时只拿出了一把古琴,根本就没有在动过其他什么东西,那自己要如何应对呢? 等等! 气味! 如果只是靠单纯的嗅到便会中招,那么自己强行闭气会不会就没有任何效果了?林子忽然灵光一闪,也顾不得之前还在看小蓝的脸色,屁颠屁颠的回到空间去找小蓝讨论去。 将自己的猜想一股脑的告诉了小蓝,却不想小蓝高傲的白了一眼林子,只道了句:“看来还不算太笨。” 林子也不管小蓝的冷嘲热讽,只是欣喜道:“可行?” ps:俺终于回来了内牛满面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