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章 偃月阵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五十章 偃月阵

玉颜夕一开始就避讳着这些人,不敢正面交战,便已经说明了即便是她或者她背后的势力都是不敢与政府交战的。 林子没有特意叫蓝羽,只是张全这小子有了师傅之后便早就以师傅为马首是瞻。 林子这厢有些什么事,蓝羽那边必然会第一时间知道,不过这小子倒是十分识相,林子才与张全挂了电话没多久,来客居和林家别墅附近就出现了大量隐藏的蓝家暗霁殿的灰衣护卫。 林子自然是知晓,也随便他们在,万一有点事情,即便他们防备不了什么,不过能即使通知到蓝家也是好的。 将一切都安排妥当,又让林爸林妈接了外婆过来家里,嘱咐了她们这段时间外出要小心些,这才随便寻了个理由与学校请了假,专心的一头扎进空间里去研究阵法。 偃月阵虽说不过是中介阵法可也是林子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复杂阵法,林子不敢大意,一些前期都是准备了再准备才能下手,饶是最简单的阵心珠和阵魂旗的祭恋都十分仔细。 好在林子其他方便不出色,可是在炼阵方面好似极具天赋,几日下来,最初级的准备竟然没有出错过半分。 饶是偶尔过来闲逛视察的小蓝都不禁侧目,露出了奇怪的神色。只是小蓝的表情变化,林子并没在意,她现在全身心的都入到了偃月阵的布置中。 如果是阵法的前期准备和祭恋是最初级的难度,那么后期的融合炼制才是最为关键最难的一关。 这对林子的考验也十分大,林子不能确信自己是否能一次性过,可是自己的材料并不多,这几日准备下来也最多只能炼制六七份。可需要布置偃月阵的地方却是极多的,少说也有四五处,即便不行至少有两处必须要布置。 即便是只需要成功两份这几率都算是极高的了,林子炼阵之前不是没有看过相关玉简。一般初初接触炼阵的修士,五十份里能成功一份,便算是天赋极好的,更何况是并不算简单的偃月阵。 若是能在前辈的指导下十份内成功一份,几乎就可以认定为炼阵的天才了。可是林子需要在六七份内炼制出两份来,还是在没有炼阵前辈指点的情况下。 可是事到如今也没有旁的选择,不成功便成仁,林子咬了咬牙,就地调戏了片刻稳定了自己有些忐忑不安的心神,这次从新投入其中。 偃月阵一共需要九九八十一根被炼制成阵魂旗的阵旗和一颗中级阵心珠。 这些林子都已经准备妥当。如今所要做的便是用自己的灵力融合这些东西,同时又要用自己的神识一笔连成在融合的过程中刻画上相应的符阵。 这些东西都必须相辅相成,半点都不能出错,一点有一处神识与灵力不同步,那么比如前功尽弃,不可能有任何转换的地步。 要融合一个中级阵法所需的灵力和神识都是极大的,练气期的修士自然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触碰的。可饶是林子这样的筑基期初期的修士想要凭借自身的实力却完成一个阵法都是十分勉强的。 融阵的时间约要一个时辰,在这一个时辰里,修士的灵力会以最快的速度消耗进去。若是补充不及时,轻则便是前功尽弃,重则还会让修士的经脉重度受损,并不是可以轻易开玩笑的事情。 好在林子之前便储存了大量初阶中阶的灵酒。一排放下了,莫说一个时辰,即便是三天三夜也变成问题。 而如今林子最要担心的地方却是神识,虽然林子因为前期神识的训练。加上筑基手法与旁人不同关系,神识的强度已经远高于一般同阶修士,几乎可以匹敌筑基中期的修士。可即便是这样要去融合这样一个阵法也并不容易。 虽说勉强下来神识强度或许是足够了,可连贯性却是谁也保证不了的,林子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集中精神力,全力以赴,剩下的也就听天由命了。 虽然周遭的环境没有半分变动,可事实上时间正在一分一秒的过去,身边的灵酒也少了一坛又一坛。林子双手上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灵珠从一开散发着淡淡的五色灵光,到如今灵光大盛,足足有十丈之远。 如果有人在一定会发现,这灵光虽说是五色的彩光,可不知道怎得几乎刺目的让人新生敬畏。 林子身上的灵力被耗去了一波又一波,虽说有灵酒滋养,可这直接补给的,没有经过任何吸纳炼化的灵力毕竟不是由修士自行修炼吸纳天地灵气来的自然合体。 如今几波灵力调换下来,饶是林子的灵酒最为精纯温和不过,可林子的经脉依旧受到了不小的压力,两额处早已冷汗连连。 然而这些灵力上的耗竭与交替的痛苦,远远赶不上神识上的耗竭,林子有些太高估了自己神识修为,几乎可以匹敌筑基中期的神识,可到底不是真的筑基中期的神识,要独自支撑完成这么一个中阶的防御大阵,神识近乎要到了迸裂的状态。 可是林子必须要强撑住,别无出入,哪怕如今自己的神识早已如同被撕裂般痛苦折磨的近乎崩溃,可依旧不能放弃。 因为林子从一开始就知道,到了这一步,一旦放弃,就不只是以为着阵法的崩坍,更重要的是,自己的神识也会因此受到不可预计的损伤。 如果是平日里,自己或许并不会太在乎,大不了修养几月也就是了,可如今自己危机重重绝对不能再冒这样的风险。 林子知道,每一个修士都会自己的身体极限,而这极限中也包括神识极限,一旦修士食用神识过度到达极限后,只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神识枯竭而亡,另一只就是突破极限到大新一个高度。而这两则之间的几率约是1比10000 有或者说是几乎没有。可眼下的林子也只能去赌这个几率。如果运气好在自己的神识枯竭之前能够完成这个阵法则是最好的,如果不能,那边只能去博一把了。 还差最后一笔,只差最后一笔! 符阵法诀就能书写完了!林子心中大喜,恐怕没有人比她在此时更觉得什么叫做欣喜如狂,因为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神识并没有枯竭到最后一步,这就以为着只要她这比能够按时下去,自己并不需要在去冒那万分一才有可能生还的几率。 按照小蓝的说法,自己重生并且得到乾坤空间已经消耗掉了自己大量的运气,且到现在都没补充完全,林子可并不觉得自己真的能够获得那万分之一的突破机会,毕竟那万千宠爱集与一身的主角光环也只是小说而已。 最后一笔,神识不偏不倚的扫过阵法的中心,忽然间那五色灵光大盛,随后又如同与周遭融为一体般慢慢散去,最后尽然完全消失的一干二净。 五色华光退去,只留下中心那枚婴儿拳头大小的灵珠,灵珠呈现近乎透明的乳白色,上面隐约有丝丝流光溢彩围绕其中,宛如仙家圣物。 耗尽最后的灵力将那枚灵珠收到阵囊中,林子整个人瘫倒在桃花林下,什么也不做,便这般沉沉的睡了过去。 小蓝随手将桃核一扔,桃核在空中化作粉末消失不见,这女人真是麻烦,还不许乱丢垃圾,却不知道世间万物均为平等,又可来垃圾一说?不过罢了罢了,处理下也不麻烦,省的这女人一看到又要哇哇叫了。 不过说来也奇怪,这个女人资质真是差到了几点,却不想炼阵天赋却如此之高,不过是才第一次接触这种大型阵法,居然一次就成功了? 这般天赋倒要赶上本尊当年的万分之一了,想着小蓝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这女人倒是越发的有意思了,也不往本尊耗费了这般的功夫救她一命。 林子醒来后已是两天后了,好在神识和灵力已经全部恢复了最佳状态,特别是神识隐约有点增长的痕迹,虽然比起那突破极限差的好处来说只有那万分之一的可看性。可就安全上来讲,那就不一样了,虽说修士都是与天争命,可有些时候这争却不如稳中求胜。 如今这偃月阵上所有符阵口诀都被刻录了上去,且九十一根阵旗与灵珠都取得了联系,只差最后一步了,只要这一步成,这偃月阵便大功告成了。 而这最后一步并不难,只是不能在空间中完成了,而是要在布阵所在地布置才行。 这也是偃月阵的第二个缺陷了,一般情况下除了护山大阵又或者是低级却防护面积极大的的防护阵法才会需要到所在地布置。 偃月阵身为中阶阵法且防御范围又小,却依旧需要到防御所在地点进行布置,而不能由修士随时催动灵诀就能催发。这也是一个致命的弱点,所以即便偃月阵威力强大也依旧只能算中阶法阵,不被修士所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