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一章 意外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五十一章 意外

因为这偃月阵用来做完护山大阵威力太小就不说了,就是用在其他地方,那它的涉及范围也实在大小了点。 虽说直径十丈在凡人眼里不小了,可在修士眼里却实在不够,不说修真家族了就是一般散修的洞府都不止十丈。 而用于野外对战这个阵法也不合适,不能随时催动使用,还要事先花时间布置,这要是在对战的时候使用就是对敌人讲: 你来打我呀,你来打我呀,你看我有阵法哦! 只怕九九八十一根阵旗还未插足三根,就已经被对手打残了。 所以这偃月阵实在损是鸡肋之中的鸡肋了。 只是鸡肋之所以叫肋是因为在大多数时候难以两全,却并不表示它就真的无用, 就比如现在偃月阵比起其他任何一个中阶防御阵法都要适合林子试用。 林子出了空间,见到家中空无一人,这才放心。按照玉简中记载的阵法布局,将八十一根阵旗一一打入相应位置中,又将那阵心灵珠祭与阵法中心。 最后将插入灵石的接口改成灌入灵泉的的手法,又将空间中的灵泉水引出来一一灌入八十一根阵旗上方的,同时正式启动阵法。 不过几息之间阵法便形成了。 是一个刚好将林子家的别墅全部包括进去的透明光罩,光照呈现若隐若现的五色光芒,只是这光圈凡人是完全看不到的,即便随意走进来也不会有任何的感知,好似无误一般。 而修士若没有佩戴与阵法同时炼制出来的身份牌则是根本无法进入的。 不过即便是佩戴了身份牌进入后也是不能在此中使用任何灵力的。偃月阵内蕴含着威力不小的控灵禁止,是用来放置修士随意动手破坏的最好办法。 偃月阵是一个中阶防御阵法,且威力强大,一旦阵法开启,即便是筑基后期的修士发出法术攻击也是能抵挡许久的。 若是意外对方有了破解之法。走入其中,也依就会被压制住身上的灵力。而不能随意使用任何法术的。这算是一种阵中阵了。 虽说偃月阵是一个纯防御阵的法,可是作为防御所需的基本攻击手段依旧还是有的。 偃月阵中有五行相生相克的攻击困敌手法,一旦有修士在阵法中强心突破阵法的压制试用法术也会轻易的被制服,哪怕你是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恐怕在阵中,林子都有一搏之类。 林子想来这玩样虽说没有多少厉害可困住一个玉颜夕还是足以的,只是不知道他背后的人会不会轻易的参与到玉颜夕的私人恩怨中来。 若是对方参与了,只怕自己这个偃月阵便不够看了。 林子其实是在赌玉颜夕不会将她与自己的恩怨随意与身后的神秘人说的。 因那日看其状况便知道她如今这般模样可不是得了天大好处拜得了名师,而是被某人超控而变成这般的。 那么她身后的人绝对不会轻易为了一个玉颜夕而去做无谓的事情,这是大多数修士的通病。修士很少感情用时,多是喜欢自扫门前雪,即便有些是一个家族的也很少为自己的亲人出头,更何况是用来利用的工具呢? 一般修真者之所以不喜欢偃月阵,除了它范围小,使用起来复杂是个鸡肋外,重点是这个积累十分耗灵石,就是俗称的费钱,要不然也不至于这边不招人待见了。 虽然偃月阵防护范围不大。可一般拿去野外让小队的修士休息时用来防护也是极好的,可这开启的灵石却足以让人望而生畏。 足足九九八十一个阵旗,就有八十一个灵力传送插口,虽说用的都是最低等的下品灵石。 可也要八十一块呀!且一但开启八十一块下品灵石只能维持六个时辰。也就是半天而已。 饶是一般的筑基期修士比练气期修士有钱些也禁不住这般花费呀,想来即便是修真界土豪也是做不成这种事情来的。土豪们大可以花钱去买些防御力更强大的法器来即可。 且这样的阵法一旦布置完成,便是固定的,绝对不能用拆除移动到别处重新布置。也就是说,这玩样若是用在自己家里倒是还好,可用在野外却是一次性的。 这般大费功夫。花这般多的灵石只为了防护一段时间,想来大多数修士绝对会选择性价比更高的法器法宝,饶是最烧钱的一次性符箓也比这个选择好点。 只是如今林子将插入灵石的插口改成了灌入灵泉水的办法,因为灵泉水的灵力精纯度远高于下品灵石,这般换算下来一次每一个阵旗口只需要两勺的分量就足以,饶是八十一个借口也不过是一小杯就够了,这点分量对林子来说和没有也没什么差别。 就目前来说偃月阵还是十分好用的,莫说对于筑基初期的林子来说,就是以后林子有幸到了中期高期都是用的上的。 林子想即便不能确定玉颜夕何时会来,哪怕永远不来自己这般开启着这阵法也是毫无压力的。 想了想。林子便在八十一处阵旗的接口处,分别用神识探入地下,规划好路线后,再用灵力根据事先规划好的路线。 在个阵旗下挖掘了一条条细长的地下渠道,最后这八十一处都汇聚到了林家别墅后院内的一个不起眼的景观小荷花池内。 林子将池内的荷花与普通自然水全部清空,将灵泉水一股脑的灌了进去,并种植了从空间中移植出来的灵荷。 这池子虽然十分小,不过用来支撑一个偃月阵运行上一两个月还是绰绰有余的,这样一来,自己便不用,每六个时辰浇灌一次这般麻烦,也不用怕万一有什么时候来不及估计到,让玉颜夕有了可乘之机。 将一切都处理妥当,林子又再一次回到空间中继续炼制偃月阵,因为第一次的成功,林子信心大增,便有些觉得玉简上的有关于炼阵几率的说法是有些小题大作,夸大记入罢了。 这次林子的心情便比原先轻松了许多,依着一开始熟门熟路的步骤准备妥当了前面的东西,又如法炮制的备下了大量灵酒准备炼制第二个偃月阵。 却不想阵法祭恋才一开始林子的神识还没探入其中,符文还没开始描绘,那偃月阵的阵心灵珠祭却突然像是出现了什么变故一般,一下子灵光闪耀,又一下子全无生息,和第一次时完全不一样。 林子讶异,想上前去自己观察一二,却发现那阵心灵珠上竟然出现了一道道细细的裂纹。 在林子还没反映过来是什么情况的时候,那裂纹已经密密麻麻的补满了阵心灵珠的周身。 这是什么情况! 不对! 像是预知的什么不好的事情一般,林子忽然一个轻身快速的收起其他东西往一边逃窜。 砰啪! 阵心灵珠突然灵光大作,随即猛然爆炸了开来。 还好林子一开始便发觉了不对劲的地方跑的及时,可饶是这样依旧被强大的爆炸威力给震的五脏六腑却是异动。 林子瘫坐在一边吓的一动都不敢动,这阵心灵珠爆炸的威力极大,爆炸的范围居然有十丈之远,连带着空间都有些轻微的震动。 好在林子一向在桃花林边上的空地上炼阵,如今除了中心十余长深的大坑,和被震落的满地桃花瓣以为,也没什么大损失,若是在自己的小楼里炼那可真是倒霉了。 奇怪了在炼制偃月阵的玉简中,并没有提起过,若是炼制不甚,阵心灵珠会爆炸这一说法,反倒是更详细记载了炼制之后的事情,更何况自己并没有炼制不甚呢,刚刚的步骤与第一次实验是完全一样的,怎么这一次会出现这么大的失误? 林子百事不得其解,稍稍调息片刻,将自己的心神稳定之后这才敢再次到事发地点去检查那枚爆裂的那阵心灵珠,果然见大坑中空无一物,那阵心灵珠也以被炸的粉碎,这下好了,连检查的机会都没了。 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了呢? 林子想着又从新拿了一个被炼制过的阵心灵珠,和还没有处理过的空白阵珠随意的躺进坑里开始比较起来。 没有被处理过的空本阵珠平凡无奇,没有意思灵力波动,就说是一个普通的凡间的玻璃球也不为过。 而被炼制过的阵心灵珠浑身五彩光晕流转,则显得动人去多,可林子看来看去都没有发现这两颗是否存在着什么问题。 而至于阵法自己刚刚仔细的回忆了好几遍,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那么会导致爆炸的错处到底在哪里呢? 林子翻来覆去检查了几次依旧无果,便只能作罢,不如再炼制一次试试?或许是刚刚的那枚阵心灵珠本身就有质量问题也说不准。 反正刚刚其他的东西都还能用,并不浪费,这次的这枚阵心灵珠自己事先已经检查过了一遍应该也不会有问题。 想着林子又从新将东西集中了起来打算再试一次偃月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