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二章 连续失败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五十二章 连续失败

虽然刚刚自己及时发现了问题,带走了大部分的阵法所需的材料,却没顾及上那些事先准备好的被整整齐齐摆放在那里的灵酒, 十多坛中品灵酒加上三十余坛下品灵酒全部被炸的粉碎什么都没留下,林子欲哭无泪有没有! 虽说现在法力比之前要高上许多,虽说炼制灵酒的材料自己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可那也是要极其耗费心神。 原以为第二次的失败只是意外,是阵心灵珠本身的问题,却不想,第三次炼制依旧在同一时间阵心灵珠突然出现裂纹大爆炸。而同样的林子依旧找不到原因所在。 第四次实验林子不敢再放这么多坛灵酒在身边,在这般炸下去,自己实在也损失不起,最重要的是林子依旧觉得自己会失败。 果然阵符还未开画,阵心灵珠又一次爆炸。 第五次,第六次依旧以失败告终,林子不禁有些气馁,她手上的材料只够再做一份了。 可是自己却依旧没有找到任何导致失败的原因所在,如果自己再盲目实验,只怕也是失败的下。 到不是没有了空白的阵和阵珠,可在从新炼制依旧要花费很多时间。 林子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了,这几日除了正常去学校,林子的所有时间都泡在了空间里。 足足耗去了三天依旧没有找到关键所在,只有做一次,失败一次。 若不是每每走出空间都能感受到林家别墅外气势磅礴的偃月防护大阵,林子真的会觉的自己第一次的成功只是自己无望的幻想。 也是,一个没有真正接受过炼阵训练的菜鸟一上手就能炼制难度复杂的中阶防御阵法,这说出去谁信? 饶是换林子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更何况之后的一系列失败更加证实了这个想法。 林子有些无奈,便决定调节心态暂且先放弃炼阵,反而开始修炼小蓝告诉她的闭息封体之术。 虽然林子挺不喜欢这种半途而废的感觉。可是如今死耗在里头也不是办法,且自己的时间实在没有这么多,能做一样便先做一样,。 实在不行便暂时把食味居交给张全他们打理,让林爸林妈在玉颜夕事件没有解决之前就别出这套别墅。 闭息封体之术是比较基本的功法,并不算难,但也耗费了些许时间,将之完全练会,练熟林子也足足在空间呆了半月有余,当然这其中还有林子想尽办法为了能够延迟闭息封体之术的效果。 之前说过正常的修士只要练会了闭息封体之术。那么在实在的时候只要闭息封体不要超过半个时辰便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而如今林子加上自己的体悟和改进,最多便可以闭息封体到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比之前的足足多了半个小时候的时间,这样一来在对玉颜夕的实战中,把握也就更足了些。 这日是s中惯有的季考日,林子一心都记挂在如何炼制偃月阵身上,对季考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自然不是很在意,不过也不想太过张扬,便依旧准时到达考场。直到为期两天的考试全部结束,这次与班主任请了一个星期的假。 一般情况下,在类似s中这样的重点高中,要请假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别说一个星期,就是一天都十分困难。 林子早已想好了被打枪后的各种理由,可却一样都没用上,林子只是刚刚开口要请假。柳书云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那声音平静的好像早就知道了一般。 更诡异的是他那张略显平淡安和的书生面孔上,林子似乎感觉到了一种异样。一种从他双眸中传递出来的带着探究意味的。 这个柳书云到底是何方圣神?林子不禁有些疑惑,只是林子目前也顾不上,对眼下的林子来说。炼制出偃月阵来才是最关键的事情。 而这个柳书云就让张全去搞定吧。 这断时间下来的连续失败不得不让林子静下心来完全忘记第一次的成功而将所有的过程全部在脑海中过滤一边,细细分成十几个步骤去一步步研究探索。 林子骨子就是有这么一股子倔劲,若是不在意的事情那么一开始便会放弃不纠结,若是在意的纠结的时间只要不折腾出来,怎么也不会罢休。 对于炼阵这一件事情,现在在林子的眼里已经不单单只是为了对付玉颜夕这般简单,而是自己真的来了兴趣。 林子知道自己的体质不适合炼丹也不适合炼器,虽然可以酿酒,可这技能毕竟是越多越好的,自己实力低微若是能得以阵法相助且不多了一分份命的机会? 将身边的空白阵旗阵珠一股脑的都扔了出去,林子四平八稳的仰躺在桃花林下,气的双眸都冒出了火光来。 拆开研究阵法的实验已经进行了许久,却依旧不见成效,林子的心不由的烦躁起来,失败!失败!失败!再失败下去,玉络仙子留下的那点家当也都被自己败光了。 小蓝再一边看着,渐渐的也没了最初的嘲笑,反倒有着郑重其事的道:“其实炼阵与炼丹炼器一般,除了要讲究天时地利外,最重要的也是悟性,你的悟性尚可,可你的心思却太重了。你是否发现这一步步检查下来均是没有错的?” “是这般,我不清楚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明明所有的东西都经过了反复的检查,可每每一开始炼阵,那阵心灵珠就会莫名的爆炸。” “阵心灵珠是控制一个阵法的关键,你每一次都在炼制之前引爆了阵心灵珠或许也是好事,若不然在阵法完成之后才发现问题,到时候毁灭的可不知道一个阵心灵珠了。” 小蓝冷笑一声道:“你应该庆幸,一开始就失败了,免得造成更大的损失后,你后悔都来不及了,你现在太急公近利,这样的心态怎么能炼制出好的阵法,即便运气所成,又能成多少?” “好像真是这般。”林子叹了一口气道:“我真的是急公近利了,觉得第一次能成功后面就一定能成功,只是” 说到这里林子忽然顿了顿,有些疑惑的看向小蓝道:“你最近怎么有些奇奇怪怪的?” “什么?!本尊者哪里奇奇怪怪了!”小蓝一双鱼眼猛然瞪大,很是不爽的一甩尾巴道。 “嗯,这幅模样就正常了,突然一本正经的倚老卖老的模样,我还真有点不习惯了。”林子笑道: “不过你一个小屁鱼你没事装什么老年深沉的,还本尊者,毛尊者,你当拍电视剧,当邪教教主呀。” “你胡说什么!什么小p鱼,你当我不知道你们现在人类的语言吗?本尊者已经活了上万年了,俺人类的说法是你们祖宗的祖宗的祖宗,是你可以乱讲的吗!” 小蓝一听就急了当下不客气的就朝着林子狂喷一口口水:“且再对本尊重不敬试试!” 林子也不在意满脸的灵泉水,一个净身术将自己打理干净道:“果然是个小屁孩,就知道撒泼打混,你看一不乐意又吐口水,三岁小孩都已经不玩这招了,小就小吧,装什么小大人呢。” “再说一遍本尊已经上万岁了,别对准备不敬。”面对林子这种不痛不痒的表情,小蓝气的急跳脚,这女人是怎么了,突然间就发疯了吗!! “少来,少来了,我还不知道你,就是小屁孩一个,除了卖萌就知道撒泼。还上万岁呢,我还不知道你上万岁都是睡过来的,有毛用醒来依旧是个小p孩,哦不!还是条小p鱼。” 这般长的时间,早已吃惯了小蓝那一套折磨人的手段,林子现在已经全然不会在意它的表情了,颇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无所谓,小样,你能乃我何。 “疯女人!”小蓝气的直翻白眼,可也不能真把这个女人怎么样了,谁让他现在只是一个器灵呢? 器灵和雇主是要签主仆契约的,虽然自己费劲了手段才将这主仆契约改成了平等契约。 可平等契约也依旧意味着自己根本不能对她怎么样,打不得,骂不得,受伤了自己还得救。 以前还能用作弄威胁的法子,现在这个女人倒是越学越乖了,越发的没脸没皮油盐不进起来。 小蓝有些气急,却见林子依旧不打算理他便道:“你就在这里好好反省吧,没有本尊则,你一辈子都别想炼制出好的阵法来。” “怎么?你会炼阵?”林子差异道。 “那是自然,以本尊者的聪明才智,炼阵这种低级玩样又怎么可能难到本尊?”小蓝得意一笑。 “那你且说说我这偃月阵炼制过程中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怎么每一次都是在炼制之前,阵心灵珠就爆炸了呢?”顿了顿,林子又道: “别给我讲那些个心态呀环境呀这种虚的,刚刚我仔细想过了,饶是我心态不对,急功近利了,这炼制阵法出现问题也应该不是这般统一吧,怎么都是阵心灵珠爆炸?你那套说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