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四章 阵法的问题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五十四章 阵法的问题

“人各有天命,她机遇便是如此罢了。”小蓝一脸无所谓的道。 “可是如果不是我,她不会有这个机遇。” “那可未知了,我知道你一直觉得是你的改变导致了你身边所有人的改变,这个被你们地球上现在的人类称之为蝴蝶效应,可是在我们修真者的眼里却不是这样的。 这个世界不是以你为中心的,玉颜夕有玉颜夕自己的命格运数,不是因为你在改变她的命格,而是她的运数中就有此一劫。” “可是没有我,她不过是个普通的学生,如果没有我重生,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小蓝的话林子不是不知道,可是这个心结并不是这么好摘掉的,即便王珊珊与她的关系并不好,可是林子从来没想过因为这些紧要的小事,让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没有你,也会有其他人,她命中如此,即使这个世界是没有你出现,她也躲不过去。女人,你又何必多做纠结。”小蓝不在意的道。 “我前生活了三十一年,我其实是知道她的,因为十年后我无意间是见过王珊珊的,不是如今的模样,只是一个普通的娇纵的女人。你说和我没关系,你让我怎么相信?” “无知的女人,好在你生活在凡俗,若是你这般的心思去了真正的修真界,只怕被人吃的连骨头都不会剩下了。”小蓝略带讽刺的笑道。 “谁知道呢,或许就是因为我前生今世都是生活在凡事才会这般犹柔寡断,若是我一直在修真界谁有能知道我会是什么性格?你不是说人各有天命,可是命运也会改变人的性格。”林子苦笑道。 “女人,其实你心里已经明白了不是,却还要做这种无畏的纠结,人类便是这般,矫情做作。”小蓝不屑的翻了翻白眼道。 “呵。你倒是说对了,人类是这世界是最虚伪的动物,其实如果我和玉颜夕正面对战,我依旧会毫不犹豫的杀掉她,可是现在却还在矫情的想是不是自己的错。”林子收敛了脸上的神色淡淡道。 “那么女人,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玉颜夕可还有救?”思前想后,林子依旧还是将这句话问了出来。 “你是指让她恢复成正常人?”小蓝挑眉。 “自然。” “不可能,她已经是傀儡了,她的魂魄神识已经被超控了,除非你杀了她背后的操作者。要不然永远不可能。只是女人你不要多做幻想,她背后的人是什么实力,你是什么实力你应该明白。”小蓝有些警惕道。 “自然,我懂的,我不过是姑且一问,断不会为了她去冒这般大的风险。” “那便就是了。”小蓝松了一口气道。 “如果我杀了她,她可会比现在好受?” “不会,即便你杀了她,她的魂魄依旧是被人操控的。除非操控者觉得她无用,将她的魂魄放了去,她才有可能转世投胎,且这是在她修为还不够深的情况下。若是玉颜夕在这般修炼几年,只怕就是魂魄被放出来也是没了转世投胎的机会了。” “这般看来,只能听天由命了。”林子叹了口气,沉默了半晌后才道:“旁人的事现在顾不上了。你且说说我的阵法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你可是每每到融阵之前,阵心灵珠就会无故爆炸?” “是每次都是如此,十分奇怪。”想到这个林子脑袋就一个头两个大。十分无奈,自己研究了也不是一次两次,却一直不得其法。 “每每爆炸之前,阵心灵珠表面可是会出现裂纹?” “是,确实会出现奇怪的裂纹。”听小蓝这般说,林子从新回忆起道有些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你可有在爆炸之前仔细观察过那些裂纹?”小蓝又问道。 “这倒没有,除了第一次还少许看了一些,其他几次均是没多看,一但出现裂纹我便躲开了。” “这便是你永远发现不了问题的原因,女人你太心浮气躁了,心不静才会如此鲁莽。 其实阵心灵珠从出现裂纹到爆炸的时间并不短,足够你仔仔细细的将这些裂纹全都看清楚,为什么你从来没有仔细去观察过?” “我道这裂纹是因为要爆炸才会破裂开来的,难道不是?”林子压抑道。 “自然不是这般简单,其实这个裂纹与爆炸没有直接的关系,我现在与你说你或许不明白,你不妨再试一次看看。”小蓝收敛了平时欠扁的表情,难得的一脸正经的道。 林子见此也不敢大意,便从新又取出了炼阵所需的材料,按照这几日自己熟悉的步骤开始炼制,唯一的区别是,这次每一笔林子都份外小心。 而小蓝也并不闲着将林子的步骤看的一清二楚,半分没有放过。 一切都非常顺利妥当,直到要开始融阵的前一刻,果然,漂浮在空中的阵心灵珠又一次出现了裂纹,林子条件反射的想要躲开。 不过才一步便重新想起了小蓝的话,便又回到了原位,且更靠近了阵心灵珠半步。 “女人,还不算太笨。”小蓝嘲弄的笑道。林子也不在意便开始观察气了阵心灵珠上的裂纹来。 一条、两条、三条慢慢的阵心灵珠上的裂纹蔓延开来,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林子怎么看都觉得这裂纹实在是太像因为阵心灵珠要爆炸所造成的正常现象,或者说根本就是如此。 那小蓝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林子百思不得其解,可却也不敢大意,小蓝虽说平日里十分胡闹,可一旦认真起来却也对不会有半分马虎。 慢慢的阵心灵珠的裂纹越来越密集,大大小小的布满了整个球体,林子本能的感觉的一种危险的气疯在蔓延开来,这珠子快要爆炸了。 可是林子依旧什么都没有看出来,这个时候到底是走还是不走,林子无法只得转头看向小蓝。 却见小蓝神色郑重道:“女人切勿分心,现在集中精神仔细去看,可有发现问题?” 林子心神一震,不敢再大意将自己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到了即将要碎裂的阵心灵珠之上。 倒是问题出在哪里? 到底是哪里? 林子的两额处在意冷汗连连,阵心灵珠表面的裂纹已经细碎的几乎没有完整的地方。一切都正常的没有任何可以之处,可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了? 等等! 林子的双眸猛的突出,惊惧的倒退了三步,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林子呆立在原地,愣神的看着眼前金光大作越来越危险的阵心灵珠,一句话都讲不出来,直到听到身旁小蓝的惊呼: “女人,发什么呆,这会可是真要爆炸了。” 林子只觉身体一轻,整个人便浮在了空中,又听到耳边一声震耳欲日的爆裂身,而自己却已经被扔进了桃花林内。 “女人,你未免也太沉了点。”小蓝不满的摇摇尾巴道。 林子此时并没有心思去反驳小蓝的话,而是满脑子都是刚刚阵心灵珠爆炸前自己所看到的奇异一幕,到底是为什么?会这样? “女人可是看清楚了?”见林子这般模样,小蓝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道。 “这是为何?阵心灵珠碎裂的纹路最后为何会变成偃月阵阵法熔炼的所有阵纹?” “第一次炼制成功的那次,可是没有看见阵心灵珠任何异常,然后等熔炼后在按照玉简上的法门去一次描绘那些阵纹的?” “自然是如此,玉简中便是这般记载的。”林子差异道:“可是有问题?” “真不知道该说你运气好还是运气差。”小蓝冷笑道:其实你之后几次所有遇到的状况都没有出问题,而问题恰恰是处在第一次。” “第一次有问题?可是我明明炼制成功了!”林子讶异。 “所以才说,不知道是说你运气好,还是运气差了,第一次炼制便出现了这种问题只能说你运气差,可偏偏你又因祸得福反倒炼制成功了。” 小蓝冷笑道:“无知的女人,你难道没有发现你第一次炼制时所用的阵心灵珠与后面的根本就不同吗?你难道就没发现第一枚阵心灵珠的异样吗? 果然是无知的新手,什么都没弄清楚就敢贸然炼制中阶阵法,也真是瞎猫撞上死耗子了,这般乱来居然还给你歪打正着练成了威力比不原来差的变异偃月阵。” “变异偃月阵?怎么会是变异的?明明所有的效果与玉简中记载的并无二至,炼制手法也一样?”小蓝的话到让林子有些摸不清路数了。 “真是无知的新手,才会这般大胆。”小蓝嘲弄的冷声道:“亏的你只是炼制防御的偃月阵,所以才会这般歪打正着,你可知你第一次用的阵心灵珠内有何物?” “何物?”林子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第一次用的阵心灵珠居然会和后面的全然不一样。明明都是自己拿了同样的空白阵灵珠一道放入灵泉水中浸泡后祭恋成的阵心灵珠,怎么会有所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