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六章 玉颜夕来袭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五十六章 玉颜夕来袭

时间一过就是半月有余,一切都显得十分平静安和,好似月余前玉颜夕事件从未发生过一般,林子原叫林爸林妈将外公外婆接了来,又让家里人出门小心谨慎些,私下里蓝羽的人也前前后后的跟着半步不敢偷懒。 林爸林妈虽是不明所以,可一开始却也并没有多问反倒听了林子的话,不管去哪里都十分小心,且能不出门的事情都推了去。 可是日子一日日过下来都无任何变化连林子的心都松了几分,也怪不得二人都放松了警惕。 这日林子的外公外婆觉得在城市里住的实在寂寞,又想着乡下饲养的几只鸡鸭,不放心便想要回乡下去。 林爸见林子忙着上学,即便是放学后也总见不到人影,自己和林妈两个人又因为食味居的生意忙的脚不沾地,着实有些顾及不上两个老人,让两个老人在空荡荡的别墅里一住就是半月有余十分孤寂也是不妥,便与林妈商量着送外公外婆先回乡下去。 林子见玉颜夕一直没有动静,虽然心下疑惑却到底是放松了些,又想着自己在外婆家也是布置了偃月阵的,便也没有阻拦,反倒叫蓝羽的人多加了人手一并沿途护送。 却不想依旧还是出了事情。 就在当日下午,林子才出了空间,正于自己泡了一杯茶打算好好的享受下难得的闲暇下午时光,便见到了蓝羽的暗卫匆忙来报,原来林爸的车栽着外公外婆才进了乡下的村子,便突然出现了一个穿着古怪的妖艳女人。 那些暗卫们都是经过训练的,这一看便心知事情不对头,随即立刻出现出面阻拦。 更是心知这女子绝非等闲之辈,怕自己这些人护不住反倒耽搁了事情,便遣了其中一人回来与林子报告。 林子只是一听便知道那个女人绝对是玉颜夕无疑,当下就有些心惊胆战也顾不上旁的。直接便当着那暗卫的面腾空而行直直的往外婆家赶去。 虽说从市区到乡下卡车需要花上三四个小时的功夫,可是在修真者眼里却不算什么,在加上林子如今心急如焚脚程自然更快了些。不过几分钟时间林子已经飞至了小山村的上空。 沿路上林子想过无数种可怕甚至无法收拾的局面,可好在生活有时候还没有狗血到电视剧的局面。 也算那些蓝羽带出来的暗卫十分有眼力见和手段,虽说那些凡人的实力自然不够玉颜夕的看的。 但那些暗卫还是仗着自己人多的优势,加上村子周围不明真相的群众的遮掩,在林子到前,成功的将林爸和林子的外公外婆送进了有偃月阵保护的小院范围内。 而玉颜夕也确实是顾及到了周遭那些来来往往的普通村民,她现在的狼还未完全丧失,自然是知道自己不能在凡事间惹出太大的动静。被天朝的特殊部门找到把柄,一时间也被束缚住了手脚。 等好不容易布置了障眼法打算将林爸与林子的外公外婆一举抓获时却忽然发现自己被挡在了一个强大阵法外面,根本无法进入其中。 玉颜夕不禁有些恼羞成怒,她到底是嘀咕了林子的防备手段。 原来那日玉颜夕被小蓝打赏后一路逃窜出了z市,又不敢回那人的手下,便自己找了个地方养伤,好在那日她逃窜的急时,小蓝也没有全力攻击,玉颜夕的伤势并不重。养上几日便已经大好。 时隔两年,如今的玉颜夕早已不是当年嚣张跋扈头脑简单的普通女学生,如今的她已经知道要如何韬光养晦步步为营,所以待她伤势好的那日起她便又回了z市。却并不着急现身,反倒在暗中观察。 除了想要调查林子的真实身份外,另外就是为了让林子放松警惕她好更好的伺机出手。 可是事与愿违,无论玉颜夕怎么查探都发现林子的身份不过是最普通的一个普通高中生。除了她跳过级成绩好外,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连带着林子的父母亲戚都是最普通的人。 玉颜夕当然不会相信她所查到的是真的。反到更加觉得林子深不可测。 那日林子的法力虽未来得及表现出多少来,可是玉颜夕还是有所了解的,再加上林子的身边有一个神秘莫测却法力高深的古怪少年,玉颜夕便明白自己怕是轻易动不了林子,便想着从林家其他人地方下手。 玉颜夕不是没想过林爸林妈甚至林子名义上的亲戚都不是林子真正的亲戚,而不过是个掩护的手段,所以玉颜夕这几日来耐下性子一一去观察。 却发现忽然出现一股特殊的势力再保护着林爸林妈甚至林子的外公外婆。 见林子如此大费周章的保护这些人,玉颜夕反倒更加动了绑架这些凡人的心思。 玉颜夕心想,只要林子在乎的,不管是不是重要的人都无所谓,只要她在乎,自己便必须要将其弄到自己手心里来。 玉颜夕自然知道那帮人不过是些凡人势力,并没有放在眼里,只是在市区人多眼杂不多行动不方便,且林子就在身边,只怕一旦动起手来自己未必占尽优势。 如今的玉颜夕倒是能静心,便这般一日一日的等下来寻找合适的机会。这一等就是半月有余,终于等到了这日林爸送林子的外公外婆会乡下的机会。 却不想自己费尽心思觉得万无一失的事情居然在断断的一分钟内宣告失败。 她怎么也没想到,林子在每日上课下课毫无动静的情况下,竟然再各处都布置了这种极具恐怖的阵法。 如今的玉颜夕虽然已经到了半人不鬼的独步,可到底也算是修仙之人,虽说时日尚短对真正的修仙界的物件还不甚有多少了解,可一般东西的好坏却也是明白的。 如今挡在自己眼前的这个看不到东西的阵法是怎样的一个可怕存在玉颜夕虽说看不懂它的具体等级,却完全明白这绝非等闲之物。 玉颜夕跟着那老鬼行走一年有余,也是见过一些阵法的,凭借着她如今的实力,有些阵法她破不了却也是能识得的。 而眼前的这个阵法之所以特殊,是因为自己来z市半月有余却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它的存在,这才是真正让玉颜夕恐惧的地方。 如果不是她刚刚想要飞身下去抓住那几个凡人被突如其来的不知名力量给生生拦截并且弹出十丈有余,她根本就知道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小地方居然会有这般强大的一个阵法存在。 到不怪玉颜夕见识浅薄,将一个最普通的中阶防御阵法偃月阵当作了恐怖强大的存在。 虽说这个偃月阵在小蓝的眼里不过是最垃圾的东西,可在这修真资源严重缺乏枯竭的地球上早已经不是随意可见的便宜货了。 虽说如今在天朝还是有一些修真门派和一些修士存在,可会练阵法的人却并不多见。 即便是有依着现在缪缪可数的紧缺材料和早已残缺的低等炼阵法诀,能炼制出来的阵法都是一些可想而知的低阶阵法,又有谁能轻易的练出一个成效不错的中阶阵法呢? 即便玉颜夕身后的那个老鬼法力强大修为高深,可到底不是炼阵师,手头上或许有几个可见人的阵法却也没有如同偃月阵一般等级的存在。 而如今玉颜夕第一次见到自然被它强大的威力峥摄到了。玉颜夕不敢贸然进入,这反倒便宜了,给林子争取了足够多的时间。 林子到时,正见三十余个暗卫正团团为主恍然不止何时的林爸与外公外婆三人,正站在小院中心抬头看着刚刚还从空而降打算向他们下手的奇怪女人被一股古怪的力量给弹出是十丈有余半天起不来身。 而正在他们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却看到半空中又有一女子飞身而下,那便是林子无疑。 林子纵身而下,便示意暗卫们将林爸三人带进里屋去,如今一系列的古怪事情已经发生,林子道没打算再继续隐瞒身份。 只是自己这次与玉颜夕对战无论如何都会将她一举斩杀,这般血腥恐怖的事情,林子终究是不想让林爸他们看见的。 在林子心里,只希望自己永远是他们眼里给他们带了一些微末骄傲的最普通不过的女儿外孙女而非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嗜血狂魔。 看众人进了里屋,林子还不甚放心,又在偃月阵的外面从新布置了一个简易的遮掩法这次从下落地,看着还未起身的玉颜夕道:“修真界是有明确规定的,祸不及凡人,你身后的人难道没有教与你吗?竟然向无辜的凡人动手?” “呵!”玉颜夕毫不在意的冷笑一声,无线悲凉的道:“什么规矩?那是你们那些所谓的狗屁修士之间的预定,与我又何干?我如今成了这般模样,这点事情还不让我肆意而为,我活着又有和意义呢?” “哼!”林子也一用冷笑道:“你确定你还活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