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七章 决战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五十七章 决战

“你这话什么意思?”玉颜夕双目圆睁有些慌乱的看向林子。莫不是她知道了什么! 林子冷冷道“你自己这般状况还需要我说吗?一个被人操控的傀儡,不过是一个魂修鬼魅之体,你还能叫活着吗?不过是具行尸走肉罢了” “你怎么会知道?!不可能!不可能!老鬼说了,我是她做过的最完美的一个,绝对不会被你们这些修士发现的,绝对不会,我这般完美怎么可能只是一个魂修鬼魅怎么可能!” 玉颜夕声音惨厉的叫喊着,否认着。他似乎听到自己永远不想听到的永远想要掩埋掉的一个词汇,如今的她几乎想要崩溃。 “如果我是你,不如自我了断了吧,或许趁着你的灵魂还未全然泯灭不如就此去了,好从新投胎。” 想着小蓝之前嘱咐的话,林子觉得如今的玉颜夕还没有到完全丧失灵魂的地步。 如果此时自我了断了,或许她身后的人并不会如何在意一个没了肉身的灵魂傀儡,定然也不会花费心思再去超控它。到时候自己只要费一些功夫或许还是能帮她一把的。 以玉颜夕如今的修为进度只怕不需要两年就会完全失去了自我,倒是即便自己将她的肉身毁灭了也是再也没有机会了的。 玉颜夕自然没有想到林子会突然这般与她说话,虽然十分不愿意相信,可不知道为什么玉颜夕隐约觉得林子说的话似乎没有作假。 可是即便这样又如何?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她这一辈子为何会活成这般! 她心底里最恨最恨的那个人她动不得,虽然每日夜里都做梦都恨不得要将那人扒皮抽筋喝血吃肉,可是有些时候她又何尝没有感谢过那个人。 即便痛恨他让自己变成这般模样,可也是因为他让自己变成这般模样,让她拥有超与常人的力量将那些曾经伤害过,折磨过她的人一一都送去地狱。每每将那些人的心脏挖出来握与手心之时,玉颜夕偶会觉得畅快无比。 然而那些人中始终有一个永远抹不去的身影,那便是眼前这个看似去毫不起眼的普通女学生。那个比起老鬼来,她更加痛恨的一人。 一些都是因为她,如果不是因为她,她本可以被家人宠着,被男生爱着,过着最无忧无虑的少女生活憧憬着美好的未来,而不是像现在一样,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过着,都不清楚下一刻自己是不是还是自己,活在永远黑暗无助的人间地狱里。 玉颜夕越想越恨。那双妖娆的美眸内燃烧起了熊熊烈火,嘴角泛起妖异而残忍的笑容: “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厉嘴,居然想着让我自我了断?莫不是见到我来,心里害怕了便想用心里战术这种微末低劣的手段?呵呵!林子你要厉害的手段呢!” “我只是想最后帮你一把。”林子没有在意玉颜夕变幻莫测的态度只是淡淡的道。 “哼!帮我?你倒是一副好心肠,你莫不是忘了当场是谁帮我害成这般境地的?你如今又何须假猩猩的做出这幅悲天悯人的恶心模样!” “我知道因为我的关系,你的人生或许发生很大的变化,可是你自己摸摸良心说,当初的事情,真的是我的错吗? 你就没有一点想过自己做错了什么吗?你如今的这一切真的是因为我造成的吗?”林子叹声道: “玉颜夕。或者说王珊珊,其实你后悔的对嘛?我可以说我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我问心无愧,可是你对你自己真的就问心无愧吗?” 玉颜夕沉默。半晌才又扬起她那张明艳动人的绝美脸庞,露出妖异美好的笑容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一切都不能改变不能从新开始了不是吗?既然如此不如现在痛快一下不是更好呢?” 说霸玉颜夕的美眸中又露出了林子上一次见到她是看到的那种似笑非笑的古怪笑意。果然下一秒玉颜夕又从新飞到了空中与林子对视,自然她那张魔琴又同一时间出现,伴随着的自然还有那一抹林子十分熟悉的诡异暧昧的香味。 玉颜夕笑着妖艳。而林子却一脸淡然的看着她,却也并不动弹。玉颜夕的琴声在越演越烈。 空气中弥漫的香味也跟着越发的浓烈,可这次林子却没有在玉颜夕的预料中就此到底,反倒像是没事人一般安静的看着她,那眼中的淡漠与怜悯如同在街头看一个陌生但可怜的乞丐在表演一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俩人依旧这般对峙着,原本还胸有成竹的玉颜夕看到林子这般模样不经有些差异,随后又看到了她眼里的怜悯不由的恼羞成怒道: “你为何没有进入幻境失去意识?你为何没有中我的尸欢香!这不可能,你不过是筑基初期的实力,明明你上次还无法抵抗,怎么这次会失效?!” “玉颜夕,人不会在同一个坑里摔到第二次,你以为你用之前的手段我就依旧会没有办法吗?”林子冷笑: “玉颜夕你若只有这些手段,我劝你还在自我了解的好。你以为筑基期的修士真的只有这些手段吗?” 说罢林子也不打算再浪费时间,之间林子手中灵力凝结,不过只是随手一挥,半空中就出现一把冰蓝色巨型冰刀,冰刀上覆盖着强大的水系灵气只压的玉颜夕喘不过气来。 这一刻玉颜夕忽然从林子身上感觉到了类似老鬼身上出现过的恐怖的强大的压迫力。 这才是真正的属于筑基期修士的实力,根本不是她想想然可以随便处置的凡人。 林子这次是有备而来的,与玉颜夕对话到中途的时候林子便察觉到了玉颜夕的异样,当下就偷偷用了闭息封体之术,好在林子所修炼的时长足够这才能这般坦然的面对玉颜夕的攻击。 巨大的冰刀当头向玉颜夕劈去,快到让人无法想象的速度加上强大的威力压制让玉颜夕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直面迎击林子的攻击。 情急之下玉颜夕慌忙恰动法决将手中的魔琴便的数十倍只大以求这个老鬼送与她的武器能够抗住林子的这一击。 那魔琴,说好不算极好,说坏却也不算太差,至少也算得上是中品灵器的级别。 虽说林子的这一击冰刀攻击看似威力强大,实则真正用到的法术却也不多,不过是随意的试验指术而已。 这一刀下去狠狠的劈在魔琴至上,只听空中爆裂出一声恐怖而尖锐的巨响,四周蓝光耀眼,那魔琴上的根根琴弦全然被震断。 玉颜夕也在此时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气血逆流,五脏六腑都被震的移了位置,饶是她现在不过是个魂修鬼魅,感觉不到任何痛楚,却依旧能从如今的身体状况中感觉到这一击所对自己带来的巨大伤害。 不过中品灵器终归是中品灵器,饶是上面的琴弦俨然全断裂,可琴身上却只是出现一道淡淡的印痕,并没有半点受损的样子。 玉颜夕紧抓着魔琴的双手有些发抖,可大抵是因为她如今毫无知觉的关系反倒没有应为巨大的攻击所带来的疼痛感而失去了防御的意识。 林子站在远处,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己的攻击之术果然还是不够熟练,若是自己刚刚的冰刀术法力在加上一层,力道更加精准些,虽说不一定能劈的开这一把魔琴,可到底也应该留下更深的刀痕才对。 想着林子已经全然忘记自己此时是在和玉颜夕对战,只是凭空随意的一伸手就将玉颜夕藏于身上的尸欢香拿了过来扔进了空间了。 没了这玩样自己就不用担心时长的问题可以玩的更加欢乐些。 将体内的水灵力全部提炼出来,林子依着刚刚的办法又多加了一层灵力从新在空中凝成又一把巨型冰刀,也不顾玉颜夕恐惧的目光,又一次朝着那庞然大物的魔琴砍去。 与上一次一般的位置力道,落刀之处果然还是上次那条细小的划痕之上,只是因为这这一次的力道更重了一份,那条细不可闻的划痕如今却变成了一道指甲盖深浅的刀痕,那魔琴自然还是无碍。 力道和精准度还是不够呢,林子无奈,却也不放弃,吸取了前两次的教训之后又一次的控制的水灵力的比例如同之前一般再一次劈向玉颜夕头顶有些颤颤巍巍摇摆不定的中品灵器魔琴。 还是不行呢?再来一次! 好像也不对!再来一次! 怎么都觉得差一点,那就再来一次吧! 一时间林子竟然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全然没把魔琴下的玉颜夕放在眼里。 此时的玉颜夕收到冰刀一击强过一击的打压,不管是身体还是神识都收到了巨大的损伤,虽然她如今感觉不到任何痛楚,却并不表示她不明白自己的处境。 她哪里会看不出林子现在不过如同在玩玩具一般的戏弄她,如同当年她被老鬼抓去的日子一样。 玉颜夕恨的牙根痒痒,她怎么也不甘心,不甘心自己这辈子为什么到了那里都如同一只老鼠一般任人玩弄。 ps:总算赶上更新了真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