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八章 蝼蚁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五十八章 蝼蚁

一个是这般,两个也是这般,为何谁都可以欺负我?为何谁都能这般对我?我又做错了什么! 玉颜夕不甘心,不过是短短两年里别人都在过着无知无畏的生活,唯独自己要过着这般生不如死,而眼前的这个女人又什么资格这般折磨自己? 为何我吃了这般多的苦却还是不如她?还是不如? 满满的恨意如同火焰在玉颜夕体内熊熊燃烧,如今她不好过便也绝对不会让她恨的人好过,即便是她现在就去死,即便是魂飞魄散她也不会让林子好过。 想着玉颜夕的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连带她那双摄人心魄的美眸内都满是绝望死寂与参杂在其中令人毛骨悚然的病态笑意。 玉颜夕的全身骨架在林子毫无顾及的一刀强过一刀的打压下,近乎要碎裂开来,可是玉颜夕毫不在意。 她口中念念有词,不过片刻,周遭的空气中便出现千丝万缕细碎的灰暗色气流,伴随着玉颜夕口中古怪的歌谣声逐渐凝结在一起最后慢慢的围绕在玉颜夕的身上。 林子自然看到玉颜夕的变化,只道她是在施行某种防护秘术。林子虽说已经到了筑基期的实力,可是真正的实战经验确实太少了,抱着本能想要看清楚玉颜夕施展法术的真实威力,林子也不予阻拦,反倒佯装自己没有丝毫在意一般依旧一刀猛烈过一刀的继续施展着冰刀速。 其实只要练成了闭息封体之术,不在惧怕玉颜夕的尸欢香,林子便有一千一万种的办法秒杀了玉颜夕,可是林子却并没有,虽说对玉颜夕抱着古怪的心理是其中一个原因,更大的一个原因是因为林子着实缺少陪练。 林子一人修行着实孤寂,说起来真要打还有小蓝,可是小蓝实力太过强大且脾气清高古怪。林子就是想被他虐想挨打都不一定有机会要看它当时的心情。 所以林子的修炼实在是太偏向与修行的一方,全然没有实战的机会,即便有时候悟出了一些攻击手段却也没地方没对象施展,勉强对着空间里的桃树砍砍到底不比活人,那些死物既不会动,又不会使用防御攻击手段,根本无法真正的测试出林子的攻击手段所具有的可行性和威力等级。 这次好不容易遇到个靶子也别怪林子猫捉老鼠般的玩法,着实是机会难的。 冰刀术十个小法术,看着虽然声势浩荡,可实际上所消耗的灵力却并不多。这一番时间下来林子足足砍了四十余刀,那个作为中品灵器的魔琴也被砍的摇摇欲坠,几乎好断裂开来。 可林子却也并没有多少消耗灵力,基本靠着身体自行的恢复灵力便也足以,连灵酒都用不上。 而此时的玉颜夕身上已经布满了团团黑气,虽不算厚重,可那些黑气依旧遮盖了玉颜夕大部分的身形,林子的余光望去隐约能透过浓密的黑色雾气看到玉颜夕绝美的容颜上那近乎嗜血的笑意。 这是什么状况?觉得有些诡异,林子不由心神联系了小蓝道:“小蓝。你说玉颜夕是搞什么鬼?” “哼!女人,这次倒是不笨,还知道来询问本尊,我原以为你一人就这般玩的不亦乐乎。然后不知不觉的等着去送死了呢。” “怎么,玉颜夕的手段很厉害?你之前不是说她实力一般,我对付她应该绰绰有余吗?怎么玉颜夕才出招你又说我要去死了,你的话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自然句句都是真的!”小蓝不满的冷笑道:“之前说她实力一般。本尊可没有说假,她的实力确实一般,莫说你现在是筑基期的实力。即便是筑基以前,练气期层的实力也足以与她一拼。 可是你们人类不是有一句话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如今玉颜夕便是不要命的,你这个惜命的人要怎么与她拼? 如果我没看错她这是抱着与你同归于尽的想法来的,你可不就等着去送死吗?” “可有破解之法?” 林子讶异,她没想到玉颜夕恨自己会恨到这般地步,不惜用自我了断的办法用来带自己一起走。原不过是小女生之间互相瞧不顺眼的小矛盾而已,这种小的几乎早已被林子遗忘的矛盾却会如此根深底部的埋藏在玉颜夕的心里,需要用这种办法来了结。 “没有了!据我所知,玉颜夕如今施展的正式一种鬼修秘术,叫做千魂钰裂斩。是鬼修到了最后关头用来自我了断与敌人同归于尽的一种秘术。 算起来是极其惨烈的一种秘术,但是几乎每个鬼修都会修炼,因为每一个会去做鬼修的人多是逼不得已,他们或许又未了结的心愿或许又一辈子永远无法放下的怨恨,所以他们早已做好了魂飞魄散万劫不复的准备。 那么这个作为他们魂识存在时所能操控的威力最为强大且最能了断一切的秘术,想来没有一个鬼修会放弃。 玉颜夕便是修炼了鬼修的千魂钰裂斩。女人你可知千魂钰裂斩要如何修炼?”小蓝的声音冷了冷问道,半晌,不等林子回答,小蓝便谈了口气道: “本尊不知道第一个相处千魂钰裂斩这种阴毒秘术的鬼修到底是出于什么缘由,可本尊想打的他心头的恨意是已经浓烈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吧。 千魂钰裂斩的阴毒不只是说他最后施展时的同归于尽的惨烈是而是说她修炼时的触目惊心。 鬼修虽然没了肉身无知无感没有痛觉,好似没有任何弱点强大无比,可是事实不敢是鬼修还是傀儡在魂识还未完全明灭之前依旧是有痛觉的。 你大抵是知道的修士最恐惧最难以忍受的事情便是神识被抽打被撕裂,这种痛远远强过上疼痛的千倍万倍,是几乎能生生将修士折磨到生不如死的疼痛,而对鬼修来说,对于魂识的折磨绝对不会比抽打神识轻松多少。 而修炼千魂钰裂斩的第一部便是要将自己的肉身与魂识一同浸泡在由千万人尸骨熔炼而成的血池骨海里。 由着那些因为秘术被附着在尸骨血肉上,永世无法逃脱而怨念深重的鬼魂撕咬吸取她的肉身她的血脉甚至是她的魂识。 这种痛苦是常人永远都无法想象的,只怕若不是有无边的怨恨支撑着又有多少鬼修能挺过这一关? 女人,你或许不知这一浸泡便足足要九十一天,九十一天后,若是修炼之人魂识依旧能保证独立思考,便能依靠着那些被恶鬼撕裂出去的魂识碎片,去掌控那些吞噬了修炼之人魂识碎片的孤魂野鬼。 这种手法有些雷同修士的神识印记掌,只是在手法上完全是天差地别。 可据本尊说知至少有六层的鬼修都是因为修炼这个千魂钰裂斩在血池中最后实在受不了这种痛苦魂识破碎消失在这个世界是上的。 本尊倒是有些小看玉颜夕了,本尊如何也没有想到曾经的王珊珊这种最为普通不过的娇纵凡间女子居然会挺过这一步。 如今你看到她身上越发浓密的黑色雾气就是那些曾经在血池中撕咬过她魂识如今供她趋势的恶鬼,这秘术十分歹毒,一旦施展根本无法破解,也无法半路打断,饶是你的实力高上她许多也是无用,除非你已经到了金丹期的地步。” “玉颜夕这是真不想活了,看来之前与她说的那番话还是听进去了,只是却不想她要这般了结自己且一同了结我。林子叹了口气道:“那如今我要怎么办?难道听天由命?” “自然不用这功法虽然阴毒,且无法破解,可到也不是没有应对的法子,你且看这秘术施展起来是否十分沉长?”小蓝道。 “这到是,我都劈了四十多刀了,还与你一同聊了这般久都没见她好。” “自然没好,好等那千万恶鬼全部汇聚才行,那是这般容易的。” “那我要如何?” “其实这秘术虽然无法破解,却可用躲的,只要在她施展的最后一刻躲到一个可以隔绝她魂识的地方,让她的魂识找不到你便可,到时候她便只会控制不住自我毁灭,却无法对你怎么样。” “隔绝魂识的地方?是哪里?”林子疑惑。 “笨女人!乾坤空间不就是最好的地方,你只要在她秘术施展之前回到空间里就行了,根本不需要纠结。” “你说的倒是简单,我躲进去倒是容易,可你难道没有想过如今已经疯魔化的玉颜夕在她即将要终结自己的最后一刻找不到我,意味着会是什么后果吗? 就在这身后我的父亲,我的外公外婆,那些暗卫甚至这个村子里的人都会因此而遭殃。 小蓝,你也说了千魂钰裂斩的威力十分恐怖,到时候只单单凭借着一个偃月阵能有何作用? 即便是有,保住了我的亲人,可是那个时候这个村子会生灵涂地,你让我就这般躲进空间里,我能安心吗?” “无知妇人,不过是些凡人,蝼蚁罢了,作何这般纠结。”小蓝不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