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九章 同归于尽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五十九章 同归于尽

“小蓝,我与你说不明白,如今也没这般多的时间与你讲这些人情世故。 我且与你说,等下等玉颜夕的千魂钰裂斩形成的差不多的事情,你一定要告知我。 玉颜夕恨我入,她一定要要看到我一同去死才会甘心的,要不然谁也不知道她会做出怎样的疯狂事情来,所以一定要让她看到我,且让她觉得我一定无处可逃与她同赴黄泉才行。”林子想了想道。 “傻女人,你疯了?你要和那只傀儡去同归于尽?”小蓝惊呼道,差点就要冲出空间来。 “自然不是,我怕死的很怎么可能去和玉颜夕同归于尽,我又没有特殊癖好,想要殉情也得找个帅哥才划算好吗?” 林子嘿嘿一笑道:“就是我搞蕾丝边也得找个真美女好吗,恋尸癖口味太重了。” “疯女人!”小蓝翻白眼道:“那你倒底想如何?时间可不多了。” “你可知这小山村往东是什么地方?”林子嘴角扬起一抹笑容道:“是一望无际的汪洋大海,那海域十分凶险,连来往的船只都是远远让开,不会轻易经过,保证千里之年都找不到一个凡人出来。 等下看时间差不多了我便跑,让玉颜夕追我一直将她引到汪洋中心,到时候我便躲进空间里,倒是即便她想报复别人也是不能了,只能自行灭亡。” “这倒是可行,只是风险太大了。这时间之间的分寸并不好把握,若是走的早了玉颜夕法术未成未必能跟你走,可若是一旦成了,你还未将她引至该引的地方你可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顾不上这么多了,我不是还有空间么,不至于人品这般差,这次不管如何都得堵一把。我不能让玉颜夕在这里屠城。至于风险大小,便要看你了小蓝,老娘的小命可就交在你的手里了。” 此时的玉颜夕浑身上下已经被黑色的冤魂层层包裹住,全然看不清晰其中的美丽容颜,就如同一个漆黑的人形雕像矗立在那里。 可是诡异的是透过那漆黑的烟雾林子似乎听到了里面传来女子凄厉的如同被生生撕裂的嘶喊声,若是仔细听又似乎能在这哭喊声中隐约听到女子妖娆娇媚的艳笑声。 饶是林子都不由的听的有些胆寒,鬼修的秘术果然不是常人能想象的。 林子正思量间,小蓝忽然道:“她要苏醒了,快些跑!” 林子早已做好准备也不慌,飞升前。随手扔出一个火球术击向玉颜夕,随后拔腿就跑。 那枚火球术当然不是为了打击到玉颜夕的,如今千魂钰裂斩大成的玉颜夕那里又是一个随随便便的火球术能伤道的,林子所行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激怒刚刚苏醒过来的玉颜夕。 这也是为了保险起见,不怕玉颜夕不追,就怕玉颜夕苏醒后突然神经搭错的不但不追自己反倒原地玩嗨了,那可就倒大霉了。 果然林子才拔腿开跑,便听到不远处一声凄厉的怒吼声响起:“林子,我要你不得好死!我要你与我一起下地狱!!!” 林子听着不敢大意脚下的速度又快了一分却又不敢太快了。一边用神识观察着玉颜夕的动静一边心神联系小蓝道:“小蓝,剩下的事情可就靠你,我与玉颜夕保持的距离是近是远你且帮我保持好。” “放心吧女人,有我在你死不了。”小蓝毫不在意的道。 秘术大成的玉颜夕实力大增根本不是之前可比的。飞行的速度也是大增,饶是林子用上了自己近五层的速度依旧觉得被追的有些吃紧。 林子心中大惊,好家伙自己用的可是桃花雾气所给自己带来的特殊飞行能力,若是普通筑基修士的御剑飞行可还没有现在一层的飞行速度。别说一身引人了,只怕还没到指定地点就已经被玉颜夕秒杀了。 这年头果然没有开金手指的人都难混呢。 z市本来就是海岛,其实从任何一个地方出发去往大海都不远。只是林子外婆家所在的村庄离海岸本来就特别的近。最重要的是,这个海岸林子知道并不是什么风景区或者码头之类的,是一个无人管制的地界,且海边人家也极少,这样以一林子也不怕万一中途引诱玉颜夕失败而引发太大的问题。 玉颜夕现在已经处于极度疯狂的地步丝毫没有感觉到林子的意图,只是使劲全力拼命追赶着,每每感觉里林子更加进了一分,玉颜夕便会不自觉的狂笑出声,在她眼里,如今的林子反倒像是一只被她戏谑却别无他法即将要逼入绝境的可怜的老鼠。 哼,这便是现世因果报吗!呵呵呵呵!玉颜夕大笑着近乎要将自己体内的灵力全部耗尽一般疯狂的追赶着林子,她似乎感觉自己只要一伸手便能抓住那个让她恨之入骨的女人。 “女人你说的地方可到了?那只傀儡快要发疯了!若是实在不行你便先进空间吧。” “不行,现在距离陆地还是太近了些,若是玉颜夕找不到我会回去攻击小山村的。我们不能冒这个风险。小蓝你且再帮我看看,还能再拖延多久。” “最多不过十息,你且加快速度,要不然真来不及了。”小蓝道。 “便听你的!再搏十息”说罢林子脚下的速度又快了一层,却用神识不断锁定着玉颜夕的东西,也不敢太快了,等确定了玉颜夕果然更加法力快速的追上自己这才心乎一声道:“不管了,老娘拼了。” 当下将林子的速度足足又提到了八层,快速的甩开了玉颜夕却又足以让她的魂识能锁定住自己。” “女人!你是真的想死吗,你难道不知道玉颜夕根本不需要追上你,只要她的魂识能够在最后一个自毁的时候找到你,你也是要与她一同去死的!” “还有四息来得及!”林子全然没有理会小蓝的愤怒,只是集中精神半点不敢放松往远处无望的大海飞掠而去。 “三 女人快进来!” 林子躺在自己最熟悉不过的桃花林内,久久无法忘却刚刚自己消失在海岸线上的最后一幕。 玉颜夕在施展千魂钰裂斩的最后一颗竟然是让那些漆黑浓密团成一团的成千上万的亡灵吞噬到自己。 玉颜夕在极具痛苦与疯狂之中尖叫嘶喊着,可即便是这样她都不忘用最后仅存的魂识死死的锁定自己,用最后秘术对自己下大诅咒,玉颜夕是笑着离开的,即便那笑容极具惨烈,可她依旧是笑着离开的。 她以为在她人生的最后时刻已经成功的将她这辈子最为痛恨的人一同拉进了地狱,她到死都不知道林子还有一个她无法想象的后盾,会在诅咒成型的最后一刻消失在无边的海洋之上,让那些疯狂的蚕食了饲主精魂的冤魂们根本找不到最后可以寄居的对象。 林子原想出去看看情况,去被小蓝拦截了下来,小蓝觉得林子最后回避的时间实在压的太紧,根本不能确定那个诅咒到底是真的成型了还是没有,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先在空间中躲避几日等一切都彻底过去了方在出去也是不迟。 原来那些最后吞噬了饲主精魂,接受了饲主的遗念的冤魂们会在最快的时间内找到被饲主诅咒的对象并以同样的手法蚕食掉她,最后自己消散在空气里。而一旦诅咒没有成功,他们就会在一个时辰内自行消失掉。 万一遇到像林子如今的这种有可能发生情况,便是诅咒已成,对象却消失了情况,那他们或许会在原地盘旋三天,直到找到被诅咒者蚕食掉她方可。 小蓝现在就是不能确定那诅咒到最后到底是成了还是没成,所以才会让林子在空间中呆上几日,等那些元魂找不到目标后彻底消失了方才能出。 林子与小蓝再三确认了那些亡魂不会自行离开去伤害千里之外z市的无辜百姓后这次才安安心心的在空间里过起了自己米虫般的安逸日子。 因着一下子有这般多的空余时间,反正闲来也无事做,林子便听了小蓝先前的话,反倒静下心思来,专心研究阵法的炼制。 之前炼制偃月阵完全是事急从权,如今有了时间,林子便也不敢托大,想要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的从最简单的初级阵法开始炼制,务求每一步都精准仔细不敢有半点放松。 林子甚至拿出了空白玉简来记载自己从一开始炼制所遇到的问题、解决办法、所领悟的心得,俨然拿出了前世自己高考的架势来,不成功便成仁。 林子财大气粗,仗着自己低阶材料极多也不怕浪费,可敬的糟蹋,几乎到了整日里不眠不休的状态全心的将自己浸泡在阵法研制之中。 看到如此疯狂的林子,小蓝原是有些欣慰,可这样的时间在空间里持续半个后,小蓝终于不耐烦了,露出了它一贯不削的眼神在林子的身后冷嘲热讽:“无知的女人,就依着你如今的性子,你一辈子都休想炼出上等的阵法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