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章 劈灵谷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六十章 劈灵谷

小蓝就是这么个破脾气,林子早就吃的透透的,根本不想理它。 她还不知道它吗,每日里闲着也是闲着,又不用修炼又不用干活除了吃饱喝足睡大觉就没有其他事情了。估计是闲出来的毛病,如今只要自己在空间,它就冷嘲热讽个没完,反正不给自己找点麻烦,心里就不乐意。 林子的脑子自动的忽略掉了小蓝的声音,全心投入到折腾之中。小蓝见林子怎么也不理它,左右觉得无趣,只好游荡的去仓库里劈灵谷玩。 这是小蓝前几日刚刚发现的打发无聊时光的新玩法,便是将那些堆满了好几个仓库却没地方用的上品灵谷拿了一些出来随意打发着玩。 玩法很简单,先寻个空酒坛子放于一处,随后便是将一定量的灵谷一并抛到半空中,等满把的灵谷似仙女散花般落下之时,便用鱼尾的尖端以最快的速度一一扫过去,小蓝鱼尾的尖端几乎可以媲美这时间最尖锐的灵刀,只需轻轻一划,饶是灵谷的外壳再坚硬都会轻易的被一分为二。 林子很久都没想清楚这个玩法的乐趣到底在那里,只觉的真心无聊到了极点。可是小蓝就是玩的不亦乐乎,不过见小蓝把大把的时间浪费在这里也不找自己麻烦了,林子自然也乐的轻松。 反倒还一个劲的鼓动小蓝继续玩,加油玩,反正灵谷多的是,放着也不过是放着。 这本来没什么,只是原先是纯玩,也无需放空酒坛子,倒是有一日林子无意间捡了些那些被小蓝用鱼尾划开的灵谷却发现了一些不一般的地方。 大抵是因为用力大小的不同,有些灵谷是被一刀两断,对半劈开的,而有些灵谷则是刚刚好破了表皮,待那表皮脱落。里面的灵米竟然完好无损。 当然也还有些半好不好的灵米混入其中,可饶是这样依旧让林子觉得十分惊喜。 原先将这些灵谷堆仓是因为她与小蓝两个都不知道如何将灵谷的外壳炼化掉,没有办法取出。 照着小蓝的说法是,灵谷有专门的熔炼手法,且工艺复杂,上等的熔炼修士可以最大可能性的保留在熔炼后的灵米全部的营养成份,说白了就是能最大可能性的锁住灵力。 据小蓝说,一般灵谷熔炼后,所留下的灵米最高可以保留住九成的灵力,而最差却可以差到一成。别说林子没有熔炼的办法。即便是有也是暴殄天物。 之前林子也不是没有想过,管它什么灵力不灵力的,自个儿最不缺的就是灵力,先折腾出一碗灵米来做顿饭吃吃也不差,且看看这上品灵米比起凡间白米饭来味道到底是好还是坏。 可不想想法终归只是想法而已,这上品的灵谷表壳实在太过坚硬,已经超乎了林子的想象,不管林子用尽多少手段都无法打开一枚灵谷,林子记得自己几乎是足足费了一天力气。都没有丝毫成功,更不要说一晚白米饭得要用这样的灵谷多少了,想想都欲哭无泪了。 后来林子倒是忽悠了小蓝过来帮忙,可是小蓝的结果却与林子完全相反。与林子的一筹莫展不同,灵谷的坚硬在小蓝眼里根本就不值一提,可是悲剧也就悲剧在这不值一提上。 小蓝一上来随意施展个什么法术,不管是冰刺风刀还是最微末的水针都是一样。那灵谷直接就被摧毁成了粉末什么也没留下。 林子好几次提醒小蓝降低力度降低力度却都是一般的结果,最后在小蓝冷冷的一声冷笑中终于终止了这场可笑的实验,。 因为小蓝说了这么一句话:“这已经是本尊最微末的灵力了。连一成都未到,你不如干脆让本尊不要出手得了。” 好吧!没话说了,这就是传说中的人比人气死人,林子别无他法只能将吃碗灵米饭的年头彻底打消了。 却不想有时候世事就是这般的你心里惦记着怎么也得不到,等你不惦记了办法还自然就到手了。 小蓝的尾巴就好比这世界是最为尖利的灵刀,根本不需要小蓝动用半分灵力,单凭者尾端本身的锋利尺度就足以劈开这个坚硬的灵谷。 看着因为小蓝无聊而散落在满地的灵谷林子几乎要乐开花不由的拿了一个空酒坛子往前头一放,忽悠道:“光劈着玩有什么意思,有本事劈开了你还能一个不落的都落尽着罐子里来?” “这有何难,且看本尊的实力。”说罢小蓝又是一阵横竖乱劈且在最后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旋风术便将所有的灵谷连米带壳的一股脑的都送进了酒坛子里。末了还白了一眼林子道: “以后少拿这种激将法来刺激本尊,别以为本尊不知道你是不想我乱丢垃圾,无知的女人,作为修真者这些东西不过是一个意念便可以全都消散的,独独是你却如凡人般多事。” 看小蓝如同小破孩般计较却要强装大人的口味,不由的惹的林子心里发笑,看来它根本就不知道林子的真实想法只道是叫它别乱丢垃圾,索性林子便将错就错道: “是又如何,器灵大人,您莫不是忘记了,我可没这实力可以将上品灵谷这般坚硬的东西化作粉末,所以这空间的卫生状况还是得靠您老人家。” “无用的女人,且看着你这般敬重本尊的份上,本尊以后干脆将这些劈碎的灵谷一并化作粉末便是了。”小蓝咧了咧嘴貌似不屑的冷笑一声就要动手,却听林子惊呼: “不可!” “为何不可?”小蓝差异。 “都化作粉末多无聊,不如一一收入罐中有趣。”林子勉强想了一个理由道。 “你当本尊有这般空闲吗?”小蓝不满道。 我去!有已经闲着劈米玩了,您老还不够无聊的吗?还差这一出?林子心中腹诽,口中却道:“本就是消遣你不妨试试吧。” “罢了罢了,且听你一会,本尊以后便这般玩就是,多事的女人。”其实小蓝心中很是乐意,可就是嘴硬,林子听着也不在意,巴不得他多劈一点才是。 几日下来,小蓝那家伙前前后后居然劈了整整满十坛子的灵谷,让林子不由的一阵嘴角抽搐,好家伙还说你不无聊,谁不无聊能一个人劈灵谷玩玩这般久 林子仔细的检查了坛子里的灵谷,细心的将不要的谷壳全部意义除去,只剩余灵米,又将劈碎的,劈坏的都一一去除,留下完整,却发现十坛子的灵谷到最后能用的灵米还没一小碗。 虽说灵谷壳也很是占位置,可这折损率未免太高些,这几日下来能用的灵米还不够做一碗饭的。 想了想林子便又一次在小蓝劈灵谷时不冷不热的道:“这般随便劈又有什么意思,每个力道均是不一样的乱劈,你可能各个都劈准了?” “女人,你又玩什么花样?”小蓝警惕道。 “我能玩什么花样,不就是瞧着你玩的有些无聊了,给你想个新玩法罢了。你说这般毫无章法的乱劈是不是太没难度系数了?这般简单无趣怎么能配得上您器灵大人的高贵身份呢?” “这般说也是。”小蓝点头道:“只是单单劈开确实没多大意思,你说的在理我且试试用同样的力道将所有的灵谷均对半劈开可行?” “自然不行,对半劈开只要力道重了均行,难度可不大。” “蠢女人,好嚣张,你自己且来试试难度大不大。”小蓝有些不满林子的轻描淡写怒道。 林子更甭不予理会道:“你本就知道我灵力不够,作何又说这话?” “哼!本尊玩这个可没有动用过任何灵力。”小蓝冷笑道。 “是,自然是没有用力,可是你却用你的尾巴,谁不知道你的尾巴堪比世界是最锋利的灵道,用这玩样劈东西有什么劈不开的,你且将你的尾巴砍了拿于我来,我定劈的比你好。” “你这女人怎生这般不讲道理!”一听林子这般说小蓝有些生气道:“那你且说,你要如何才算厉害?” “你看这个!”说着林子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一颗被剖开的灵谷,当着小蓝的面将外边的谷壳轻轻去除,露出里头光洁完整的玉白色灵米道:“我看这个就不错,外头谷壳对半劈裂可里头却一点没坏,分寸掌握的极好,不如就以这个为标准可好?” “本尊且看看。”小蓝撇了撇眼接过林子手中的灵米仔细翻看了一番竟然露出一丝傲色道: “本尊果然是全灵界最厉害王者,竟然可以完全不用灵米炼制手段,直接将灵米从灵谷中取出来,且还这般完整!哇咔咔!本尊果然是天才!” 小样,还当是已经长大了你,却不想还是这般臭破林子心下一笑道:“那尊敬的器灵大人,不如你便拿出些本事来,且让我看看你是不是能将每一颗灵谷都劈的如此完美。” “女人,你且等着,本尊便让你瞧瞧本尊的实力。”像是找到了好玩的乐子,小蓝嘴角一挑十分愉悦的应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