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一章 烧饭失败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六十一章 烧饭失败

自那日后,小蓝便很欢乐的投入到劈灵谷掉灵米的时尚行当中,产量也一日日渐增加,从一开始的三天产一碗上等灵米到后来的一天产一碗,又到如今几乎就没有多少会是浪费的。 林子喜不自胜,每日便心满意足的将谷壳挑出,将灵米收拾起来,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某一日林子攒够了一小篓子的白白胖胖的上品灵米。 种地这般久总算见到大丰收的林子当晚便屁颠屁颠的去超市买了新的电饭煲,想要煮一锅香碰碰的灵米饭试试味道开开眼见,却不想一进空间才想起来空间里没有电源,只能趁着林妈林妈不再自己在厨房里折腾。 到底是林子有些异想天开了,以为灵米在怎么样也不过是个白米饭,填肚子的,便照着寻常凡米的方法细细清洗了,加了水便放进电饭煲里插了电源。 寻常的米饭大概十来分钟便能煮熟,可这灵米林子足足等了半个小时都没动静,林子原以为灵米么到底是坚硬些,不好煮,姑且先等等,却不想林子耐着性子登上了一个多小时依旧没有动静,大觉事情不对劲的林子这次拔了电源打开电饭煲想一看究竟。 这一看,林子便郁闷了,电饭煲里的水早已干透了,因着足足烧了一个小说,连带锅子地面都变成了漆黑的焦色,可是锅子里的米,该是怎么样还是怎么样连一定点动静都没有。无奈林子只能从新把灵米拿进了空间里找小蓝帮忙。 这下好了,想吃独食没门了,送到小蓝那吃货的嘴里还指不定能不能剩下一口与自己吃。 小蓝一见林子垂头丧气的拿着灵米来找自己当下便冷笑道:“本尊便道你这女人一开始就没安好心,却原来是想着这处?” 林子无奈,却还是厚着脸皮道:“这不是废物利用吗?你也大发了时间,我也得了灵米岂不是两全其美?” “你这女人倒是越发的巧舌如簧了。”小蓝冷笑。 “不说旁,可有有办法煮了这灵米?”林子问道。 “作何要煮?天地万物皆有其法,直接将其拿来吃便是。” “什么?不煮熟。这般硬,难道还要干吃不成?”林子差异。 “且与你瞧瞧本尊的吃法,作何要煮?维持其之本源不是更好?都是你们这些无知人类才会弄出这般多的事端来。”说罢小蓝不忘鄙视一眼林子,便随意抓了一把灵米丢进了口中,也不见其拒绝,不一会儿那灵米便都下了肚。 “我去!不带这么嗨皮吧!你若求本源,为何一开始不将那灵谷壳一同吃了才好,非得去了谷壳才食,这也不算追求本源吧,最多算是爱吃半加工品。” “无知女人。灵谷的谷壳不止坚硬异常无法溶解且无半分灵力,食之无意,作何要食?” “食之无意,便不食?,食之有意便也不管味道,只知生食,小蓝你莫要告诉我,你这般贪吃只为了好处,却全然不是因为味道?” “味道?何用?”小蓝不解道。 林子瞬间在风中凌乱。她原道小蓝是个贪吃好吃的吃好,却不想自己是真真冤枉了它,人家根本不贪吃且从来不在乎吃食的味道:“既然什么味道也没有,那你吃这些东西做什么?我看你自从苏醒后就处于疯狂吃东西的状态中。早也吃晚也吃都没见你断过。” “无知女人,灵界之中的食物与草药内所蕴含的灵力是最为精纯的甚至比天地灵气更容易吸收补善的,且一旦将那些食物一旦熔炼的妥善便可以改善体质很好则增加自己灵力的修炼。” 说罢小蓝扬起脑袋冷笑道:“女人,你且看本尊现在的实力与刚刚出来时相差多少?如若不是每日不断的吃这些东西。又怎么能增长的如此之快?光靠吸纳空间中的灵气,岂不是和你一般的无用了?” “我去,你这是裸的作弊。靠食用违禁物品催生体质的改变,达到实力的增加?你这样不会有副作用吗?” “你们人类事情就是多,你看本尊像是有副作用的样子吗?依本尊的实力这些吃食都会以最好的方式融入本尊体内,觉不会有半分问题。” 一听小蓝这般说,林子倒是有些心动了,自己每日里花去大量的时间修炼,却抵不上小蓝随意吃些灵草灵药,饶是效果真这般显著,难吃点又何妨? “那我能吃吗?” “女人,你若想爆体而亡,且去吃吃看。”小蓝嘿嘿一阵冷笑,笑的林子的整张脸都夸了下来,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不对!是人比鱼气死人。 小蓝便是这样,嘴上吐刀子,可心里头却还不算太坏,在林子的软磨硬泡下,小蓝到底还是说了一种将灵米煮熟的办法。 且办法很简单,与凡间的做法差不多,不过是将米放进容器里加水在生火煮熟,只是这与凡间不同的是,做灵米饭要加的水比如得是灵泉水才行,那容器更需是灵器做成,比如用灵粘土烧制的灵陶罐或者干脆用炼器炉炼丹炉子也成,只要是灵器便可。最后用灵火慢慢炖煮即可。 空间里没有炼器炉也没有炼丹炉,真要做陶罐子,空间里倒是有灵粘土,可林子这手艺也不够。思来想去林子便想着在自己的宝物库里寻找一件能当容器的东西出来暂且先用用。 翻箱捣柜的乱找一同,林子总算找出了两个可以放东西的类似器皿的法器法宝,一找有两样比较合适的,一件是青铜玉环盏,不使用时看着只有一般的酒盏那么大,若是用法力催动,便可以大到足足方下一个人。 林子可不用这么大放大到一个锅子一般就足以了。 另外一个则比较特殊,便是那日从密境宝库里拿出的那只顾易之所给露白色的宝瓶,虽然这瓶子的主要功能是种植草药,可是因为它的大小足够,将里面的泥土去了,烧饭问题也不大,却不想林子才一动这念头,小蓝便冷嘲热讽道: “本尊劝你还是莫要动这破瓶子的年头才好。” “为何?它不合适?” “虽然在本尊眼里这依旧只是个破瓶子,可是按照你们这些人类修士的说法,这个破瓶子可是件玄宝,即便你有那闲情逸致糟蹋了它可你确定你用的动它吗? 就凭着你那点微末的火灵力,连上等的火种也无,我到要且看看你如何将灵米煮熟了。”说罢小蓝似乎想到了什么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来,喃喃道: “其实本尊如今倒是有些想看看你这女人怎么用这破瓶子,如果能用坏了便更好了,好久没有看到那个小子被气的跳脚了,若是你将他送与你的这只破瓶子毁了,便有一场好戏可看了!” “死鱼!你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那个小子?什么被气的调节,什么好戏可看?你不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没说吧?”林子疑惑道。 “女人,再对本尊不敬,本尊可不客气了!”小蓝一气就想朝着林子吐口水,却不想林子也是不爽当下便道: “少来,给你三分颜色,你道给我开起了染坊来,一条还没屁大的死鱼,倒是给我装起大尾狼来了,我与你说老娘可不怕你,你还能弄死老娘不成,老娘和你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死了,你也不好过。” “女人,你是疯了吗?”小蓝显然想不到平日里嬉皮笑脸的傻女人怎么脾气说来就来,当下反倒有些畏缩了。 “我是疯了,你若在不把刚刚那话说清楚,我可不确定我会做出什么来。”林子冷笑道:“很多东西反正我又吃不来,也卖不掉不如都毁掉算了。” “女人!你敢?”小蓝急的直跳脚! “有何不敢?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大可以试上一试,且快些多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你说的那个小子是指顾易之?” 林子疑惑的猜测道,却见小蓝眼神闪烁闭口不严便心中了然道:“你从一开始就认识她?却不予我说?你呀的坑爹也坑的太狠了点吧?死鱼你可还有点做别人器灵的觉悟,若是当日被他杀了你是不是心情很愉悦?” “放心吧,女人。那小子,我还不知道他,就凭着他的性子绝对不会随便杀人的,即便杀也不会杀一个弱的不能看的女人,你大可放心就是。”小蓝不耐烦的道,却不想林子冷冷一笑: “这么说,你是承认你与他认识了?” “额。”小蓝见自己说漏了嘴当下一愣,随即便道:“好像有新的荆棘果子成熟了,且等本尊去尝尝味道。”说完也不顾林子黑青色的表情,早已飞的不见了踪影。 如今空间里有一大片荆棘丛,每天都有大量的荆棘果子成熟,还需要今天去尝?这话是在骗鬼吧,林子不满的嘀咕。 却到底也不算太在意,只是想起那个人来,觉得胸口闷闷的,也不知道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