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二章 翻天了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六十二章 翻天了

最后林子还是用的青铜玉环盏做了一锅灵米饭,这一尝却发现味道也不过如此。 除了比寻常白米饭清爽些没了杂质,多了些浓郁的灵气外,味道倒是一样一样的。 林子不免有些失望,自己费了这般大的功夫却换来这么一个结果当下就不乐意待见着灵米饭了。别说灵米饭灵气充足补充灵力之类的屁话,自己刚刚为了将这饭煮熟了足足将自己体内的火灵力耗了一干二净。 可是小蓝却吃的不亦乐乎,边吃还边说:“虽说你们人类将这好好的上品灵米煮熟了,破坏了许多的精纯灵气有些可惜,但这味道确实要比生吃好些,寻常吃吃也是可以的,女人不如你往后多煮些便是。” 一听这话,林子就来气,什么叫多煮一些,它当这煮灵米真当与煮白饭一般吗水一放,电饭煲一插就完事了。亲呀足足要耗去一身灵力有木有,比酿制中品灵酒还费功夫,这煮一次便要了老命了。还多煮?傻子才干呢。 林子不予理会小蓝,权当没听见,可小蓝却是当林子答应了,从那日起就开始比以往更加乐此不疲的劈灵谷玩,只为了存下更多灵米好煮着吃。 而从那天后林子却被一些列玉颜夕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根本就一点没记得过。这个美丽的误会就这么愉快的产生了。 如今的林子一门心思的扑在炼制之法上,倒是把外头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 至于小蓝这个更加没心眼的,所有世俗之事在它的眼里都是无关紧要的,所有的凡人不过都是蝼蚁自然不愿意多花精力去替林子关注一二,反倒心里头想着灵米饭的滋味,一个人玩灵谷玩的越发的嗨皮。 林子全然不知道的是,就在她安安心心的躲在空间里避难的事情,外面却闹翻了天。 原来林子引开玉颜夕之后。蓝羽便带着蓝家的所有势力都赶到了林子外婆家。 连那特殊u部的人都收到了消息一并往这边赶,甚至还有一些因为玉颜夕施展千魂钰裂斩而引动天地灵气异常,察觉到什么各方势力都一并赶了过来。 这般大的动静,让一下沉稳的蓝羽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虽然他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可到底是没有见到林子本人。 根据自己暗卫的汇报是,林子是与那奇怪的女子同一时间消失的,至怎么消失的,又消失到了哪里他们这些凡人自己也是不清楚的。 蓝羽知道林子的实力和性格,知道没有把握的事情她不会轻易做。当下到也并不担心她,她知道林子比如能解决这件事情,退一万步讲,如果连林子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怕是他们整个蓝家倾家而出也不过只是个炮灰而已。 蓝羽知道自己现在想什么都是无用,唯一能做的便是将林子身边的人都安排妥当,让林子全然无后顾之忧。 虽然根据暗卫的说法,蓝羽知道这个不起眼的乡下小院外布置了强大而恐怖的阵法,那个奇怪的女子从天而降。当下便被这个无形的阵法给拦截在了外头。 蓝羽原想着是将林家的所有人都安置到这个小院里头的,可是又想着这里毕竟是事发地点,现在所有的势力都再朝着这边赶,如今林子人是失踪了没错。可她的家人却都在,想来那些人也定然不会轻易放过。 蓝羽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这些势力里有自己家族能控制的,可更多的是连自己家族都无法琢磨的强大存在。甚至连自己家族一直都在进贡朝拜的苍梧宫也一并派出了势力来最终。 这般一来蓝羽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也不是他蓝家能出手护住的,可是有些事他不能不做。所以既然不能正面迎战那他便只能想写旁的办法,蓝羽不是没有想过将蓝家一家人都送到京都去。 可是蓝羽全然不能保证一整个蓝家是不是真的能保住这些人,二来也是怕长途跋涉未必就能躲的过去。 便是犹豫间,让蓝羽又记起了林子之前曾经与他说过的话,大致的意思就是在林家的别墅外林子布置过层层阵法的。 蓝羽想着以林子的性格既然周全到了在乡下小院都布置了这般强大的阵法,那么在z市区的别墅的阵法自然不会比这里差。 而另外,林子z市的那套别墅自己是去过的,是在市中心最为繁华的地方,这便也意味着热闹。 如今这个国家还是有天朝政府统治,显然各方势力都是卖整个这个面子的,自然不会做出众目睽睽之下强行绑架这种一闹便是一发不可收拾的事情,有着舆论的压力,虽说不多,可到底也对自己有些帮助。 思来想去蓝羽依旧觉得哪处绝对是目前来说整个z市最为安全的地方,当下也不敢多耽搁,趁着别的人马还未到时就一并将林爸与林子外公外婆再次接回了z市市区的别墅里,又将蓝家所有的暗卫全都带到别墅周围,将别墅围了个水泄不通这才稍稍安心。 好在蓝风月余前说是要出去走走找点机缘,三日前与自己通了电话说是这两日便赶回z市来。 蓝羽不指望蓝风如今微薄的实力能抵挡些什么,可是至少蓝风近几十年里花了大量的世界去研究了修真界的事物,有他在总归要比自己一头雾水全然不知的好些。 话说林子的外公外婆在那日经历了那许多事情,本就受了惊吓,之后又得知林子失踪的关系竟担心的生了病,蓝羽是个仔细的当下便找了蓝家比较可靠的大夫入住了林子家全程照顾两个老人。 而林爸那日虽说也受了许多惊吓,可到底却是平稳了心神,他虽说也十分担心林子,却本能的十分相信自己的女儿,他早便知道自己的女儿不一般,虽然这样的不一般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可也是因为这样,他反倒更能相信她的女儿绝对会平安归来。 这些人里大概只有林妈是最一头雾水什么也不清楚的,可是因着周遭气氛的颓然变化,林妈也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并没有大吵大闹找林子反而十分安静的每日跟着林爸呆在别墅里,从不询问什么。 可是林爸知道林妈的担心,因为每日夜里林妈都会无法入眠,即便是勉强入眠了也总是会做恶魔不断惊醒过来,即便白日里林妈看着像是没事人一般,可是看着自己的妻子日渐消瘦的脸孔,还有那双有些惶惶不安的眼睛,林爸依旧心疼的紧。 可是林爸却没有多解释什么,因为林子所遇到的事情实在太过匪夷所思,林爸怕自己一解释反倒让林妈更加不安了。不如就像现在这般让她什么都不知道安心等着林子的平安归来。 两日过去,所有的人马都早已齐聚了当初事发的那个海边小村子,政府特殊部门的人甚至还动用了军队的力量,声成海边发现了特殊矿物国家要实地考查,给村子里的人挨家挨户补贴了钱财让村民先再外住上十天半个月的。 这次补贴的钱极多,虽说有很多村民对零时搬家这种事情很反感,也对这个理由十分不相信,可为的这个钱财也都搬的很是痛快。 不过一日,曾经还算热闹的小村子里便空无一村民,只留下一堆想要将林子挖地三尺找出来的各路人马。 王兵站在小院内一脸的莫名其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什么事情需要动用这么大的力量? 还有那些自己都摸不清来路的人马怎么也一个个都来了,难道还想和政府抢人不成?自从上次接到上头的任务追查那个奇怪高中生之后,王兵就觉得自己真的是倒了大霉。 这一路下来不但什么都没有找到被让当猴子耍一般叫到东又叫到西的,还损失了自己最得意的助手萧小刀。 现如今倒好,什么好处没捞到不说被上头一阵臭骂却把自己的队伍交到了特殊u部的手里。 自己明明是属于军区的,和特殊部门没有半毛钱关系,为什么这次要与他们来打下手? 王兵还不知道特殊u部那帮人,平日里总是神神叨叨的不说还全目无法纪,眼高于顶,根本不把他们军区的人放在眼里。 说起来自己的队伍在军区也是一等一的核心人员到了他们眼里打下手不说,且还不把自己当人看,如同当作一件无用的工具。 这种天与地的落差感饶是一向服从指挥的他自己都有些受不了,更何况他手下的那几个兄弟,一个个脸都黑到了锅底,若不是自己拦着,只怕他们真要去与u部的人干架不可。 可即便是这样当特殊u队的队长让自己全体队员都守在这个破屋子里一动不许动而他们却不给自己任何解释的情况下全队一走了之之后,王兵终于有些受不了。 他当下就想打电话与自己的上司,问问看到底这军区是不是今后都归了特殊部门管了?是不是他们这些国家的精英以后都不用上阵杀敌只要给u部的人提鞋打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