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三章 各路人马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六十三章 各路人马

可最终王兵还是没有将这个电话打出去,长年的军旅生涯让它早已习惯了一切都服从只会,却没有让他学会怎么向上级发牢骚,虽然如今的他一肚子气,可是却也只能自己气自己罢了。 其实王兵不知道的时候,在他郁闷纠结的时候,他眼里不可一世的u部队长也遇到了相同的问题。 要说u部原始一同与旁的人马差不多的时候到的村子,只是因为原先与蓝家有过多次合作的关系,u部的队长只是粗粗一看,便知道是蓝家的人已经率先将人掳走了。 当然u部的人怎么也不会想到蓝家的人与这次事件的始作俑者关系不一般,他们只道蓝家消息灵通想先下手为强,趁着旁人没有来就先分一杯羹。 因着上次飞机爆炸事件,u部的人多少对蓝家是有些忌讳的,他们自然知道四大家族的人与自个儿的上头均关系匪浅,也更加知道在蓝家又一股让他们根本就无法正视的强大存在。 所以当一得知蓝家的人已经先下手一步时,u部当下便有些犹豫,开始怀疑这像任务的可行性,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他们u部的人什么时候能说不? 上头的人想来对这次事件中的女高中生是势在必得的,自己又有什么理由去和上头说no。 别无它法u部的队长只能将军区的人留在原地转移一下旁人的的视线,而自己则更具情报摸到了蓝家z市的根据地,位于城南的蓝公馆。 云仙门的山门就在离z市不远的东海海岸一无名小岛上,所以当玉颜夕施展千魂钰裂斩时所带来的强大凌厉波动云仙门的老祖洪云老祖自然是最快发现的。 他当下便想刚过来一看究竟,可是却在他即将要跨出第一部的时候停了下来。 因为他忽然发现那个灵力波动越来越强烈,强烈到几乎让人恐惧的地步,最关键的是,那抹波动似乎正在朝着云仙门而来。 洪云老祖心下一惊。有些慌神,云仙门是小门小派在天朝境内他比不过芜莛宫,逍山门一样的强大实力。 虽然洪云老祖凭借着自己练气期大圆满的境界在天朝境内的修仙势力中还是占有一席之地,很多修士都需要卖他一个面子,可是云仙门的综合实力实在是太低。 整个山门是除了他以外再也么有一个练气期大圆满的修士,就是练气期八层以上的长老也不过区区两个,其余门下管事弟子一共百余人,勉强在练气期中期的不过才十来人,这样的实力也只能在东海小岛上自身自灭。 洪云从来都明白自己的云仙派绝对不能与中原地区的大门大派去比较,这只能是自我毁灭的出路。 所以洪云老祖为人一向十分小心谨慎。原他只是有些好奇为什么在他境内的东海海面上会出现强烈的灵力波动,想着或许是有什么宝物要面世,却不想到后来那灵力的波动不但越发强烈还朝着云仙门的方向而来。 洪云老祖当下便慌了,以为是有其他门派来攻占山门了。 这下他哪里还敢随意乱出去,生怕是自己被人调虎离山之计引了出去,等再回来,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云山门便早已被人吞噬了。 洪云老祖指挥着门中的长老和弟子开启了护山大阵,又将自己在外游历的得意弟子一并招了回来,打算应对这场危机。 洪云老祖想着单凭自身的实力。他也算能挤在天朝修真界前五之列了,到时候只要自己态度强硬,不离开云山门半步,想来还有一线生机保住山门的。 可他没相当的是。东海海面上声势浩大的灵力波动在某一个点上突然停了下来,并没有再朝云山门继续前进,反倒出现了洪云老祖无法估计的奇怪力量。 洪云老祖之所以实力能排进天朝修真界前五名的主要原因不只是因为他到达了练气期大圆满的境界,离筑基只有一步之遥。更大的原因是他的神识修炼远比其他同阶修士要来的更为强大。 虽然这样强大的神识还不至于对其他修士一击毙命可是能察觉到周遭情况的范围更广则是一定的。 虽说听的很不清晰,可是洪云老祖确实听到了女子愤怒而凄厉的狂笑声,还有成千上万元魂的嘶喊声。这种触目惊心的嘶喊声让洪云老祖的心不禁顿了顿。 饶是他再傻也清楚这绝非正道修士所施展的法术造成的效果,这定然能是鬼修或者邪修。 洪云老祖虽然实力不算顶尖可见多识广,却也知道这个世界是有鬼修或者邪修的存在的,甚至可以说在同阶的情况下鬼修或者邪修的实力远远要比正道修士来的强大。 在且看这灵力波动的范围洪云老祖便明白这次绝非他能惹的起,除非这帮人不是冲着云山门来的,若是,云山门百年基业怕是就此要毁灭了。 云山老祖是个聪明的,他没有出去搀和,只是呆在山门内全力戒备,只等着一切都恢复风平浪静。另外他也在等着其他门派的到来, 他知道就在离他的山门最近的z市市区内就有很多门派所留下的探子,只怕这事情一处,第一时间那帮老家伙门都会赶往这边来。 只要自己先耐得住性子忍着等他们一同到的时候再去探个究竟,到时候凭借着自己是本地修士的优势和实力,若是有好处还怕分不到一杯羹,若是只有坏处,那么损失的也不会只有云山门。 洪云老祖打的好注意,不过确实,其他门派的老家伙们正按照他的想法全力往z市赶。 芜莛宫的势力在天朝自然是数一数二的,但因着芜莛宫所在的位置着实里z市有点远,反倒是最后一个到达目的地的,芜莛宫掌门吴越真人到达的时候,洪云老祖早已在村子里迎接各位同道之人,且其他天朝境内叫的出名号的修真门派掌门或者长老都一同到了。 人数竟然足足有四五十人。自然全都是练气期中期以上的实力,但突破练气期八层以上的便已经缩小到了二十人,练气期大圆满的便只有九人。 这九人分别是芜莛宫的掌门吴越真人,执法堂长老谷长老,逍山门的掌门及老祖,青云真人和凌空老祖。源青派的两个长老,悟晟与悟缘两个真人。禄宗山的掌门,宗灵仙子,长老紫苑仙子。另外一边便是云仙门的老祖洪云老祖本人了。 这九人自然都是相互认识的,见到后互相寒碜攀谈了一番倒是由芜莛宫的掌门吴越真人率先将话题引入了这次事件中,只听吴越真人道: “芜莛宫离东海是最远的,且我们的人手在东海境内也是极少的,对事情的始末并不慎了解,所以吴某现在也只能听听各位的说法,让这件事情也可便的明朗些。吴某刚刚来时,可发现不少政府军方的人已经占据了下头的村子,那里可是事发地点?” “我等与宗灵仙子虽说比起芜莛宫来说要与离这里近一些,可是到底却也是不清楚这里的情况的,想来得靠洪云老祖与我们说上一二才是。 至于这个军区的凡人们,且不管他们,我等只要不惹出天大的动静,想来那位也是不会为了些许凡人来与我们说道理的。”说话的是逍山门的掌门青云真人。 众人一听青云真人这般说,便也觉得十分有道理,便不再理会下面的凡人们只是将目光都投向了洪云老祖。 洪云老祖低头略略一思量道:“各位远道而来,或许不清楚其中缘由,只道在东海出现灵力波动是否?” 众人皆称是,洪云老祖这才道:“或蓄位与老夫一般一开始是以为有宝物出世才这般赶过来吧。” 一听洪云老祖说这话,众人诧异了,确实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是为了宝物来的,天朝几百年来一直都十分平静,从来没有出国什么大的事端引各方人马齐聚,如今东海出现诡异的灵力波动,本能的这么老人精们自然觉得是有宝物出市,这般着急赶过来为的也是能抢在旁人的前头自己分得好物件。 却不想听洪云老祖说出这番话来,当下有些懵了,可去还是有些不甘心,想求证一番,这不源青派的悟晟长老便道:“洪云兄的意思莫非不是宝物出世?” “这可不好说。”洪云老祖给了一个似是而非的话道:“这洪某也不敢打保票,洪某要说的却是另外一番事情,恐怕并不比宝物出事来的简单。” 众人看洪云老祖这般郑重其事,当下也不敢大意只道:“洪云真人,有话且说,我们都是天朝的修士,有些事情自然要大家一同抗才是。” 洪云老祖一听,便笑了,他等着便是这番话,随后整理了下自己的心虚这次道:“大家恐怖怎么也没相当,这次强大的灵力波动是有何人造成的。” “莫不是洪云兄看到了?”悟晟长老惊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