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五章 精神病们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六十五章 精神病们

吴越真人到也不推辞,一翻思量便将这重任抗了下来,只是他到底是有些脑子的,便一并推举了洪云做副手。 洪云的低位在这些人里排的并不算前面,若是旁的事情,怎的也轮不上他。可如今却不一般,他到底是这边的地头蛇,又是这次事件的唯一目睹者,如今吴越真人这般提议,倒也无人反对纷纷点头称是。 听洪云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全然说上一遍后,吴越真人触起了霉头道:“不知道各位可有发现下面那个军区把持的凡人小院有什么不同?” “嗯?” 不知道吴越真人为什么忽然扯开了话题将话头又引到旁处去,众人疑惑,但到底还是朝着吴越真人所指的那做最普通的农家小院看去。 这是最普通不过的中国南方六七十年代的房子,一栋二层的农民房,坐南朝北,前后均有位置,在大门的左侧有一间厨房,院子后面则有一间茅房,并不多特别,放眼望去几乎整个村子里都是这般的建筑。 若说唯一有些特别的边上,这处园内如今站立的军人更多些,足足比旁的院子多出三四倍,似乎那里是他们的集聚地。 “怎么?可是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莫不是那些军区的人有问题?“宗灵仙子疑道。 不只是宗灵仙子这般疑惑,其他众人更是疑惑,他们都去看了那座小院,却都觉得只是普通并没有任何出奇的地方。 “谷长老,你与各位说说你刚刚发觉了什么?”吴越真人见众人都十分不解便叹了口气与身边的谷长老说道。 谷长老闻言也不多说,从怀中拿出一物,是一个鸡蛋大小的圆形罗盘,谷长老口中吐出一连串的法决,便见那罗盘一息之间便足足大了十余倍。这次谷长老才道: “看人诸位刚刚并没有发现异常的地方,且与谷某说上一二。” 说罢见众人都将目光转向他之后便道:“那座看上去很不起眼的小院外已经被极为可怕的阵法覆盖。只怕我们在座中没有一个人能踏进那间小院之中。” “什么!极为强大的阵法!怎么可能!”众人惊呼。 他们这些人从各处而来,但在此地聚集之时多是经过了这座小院的,却没有丝毫感知到那小院之上有什么灵力波动,这怎么能让人不惊讶不恐惧! 他们这些人都是天朝修仙界最顶端的人物,连他们都察觉不到任何一样的存在,那到底会是一种怎样境界的阵法? “你们且看这罗浮阵盘上,罗浮灵针左右徘徊不定,那便是这阵法的强大灵力造成的。”谷长老说着将罗浮阵盘拿与众人之中。 众人纷纷看去,果真见罗浮阵盘上的一枚细长的银针左右摆动似乎十分剧烈,似乎受到了极强的磁场干扰一般。 罗浮阵盘同体黑金色。上面描画着壮丽河山,十分惹眼,若是放在凡间绝对怎么看怎么像个宝贝,可放在修真界里却显得太过平凡,让人看不出它的厉害来,这不逍山门的掌门青云真人便有些犹疑道: “谷长老这话有几分把握,您这罗盘莫不是出了问题?” “不可能!这罗浮阵盘是我芜莛宫历代师尊传下来的镇派之宝,在阵法识别与破解之上有极为特殊的能力,从未失灵过。既然罗浮阵盘这般认定,定然错不了。”谷长老还未开头,吴越真人便率先解释到。 “这般厉害,莫不是什么上古阵法?”洪云老祖道。 “极有可能。众人皆知,我芜莛宫不敢说旁的,就在这天朝境来说对阵法的研究也是排的上一二的。 这罗浮阵盘更是得天独厚的好宝贝,如今虽探测出刚刚那小院之上有阵法却不能得知是阵法。显然这阵法并不是我们寻常所知的,我看与洪云真人说的一般是个上古阵法。”谷长老赞同道。 “那我等要不要去看看那阵法,有谷长老手中的这件宝贝或许能有破解之法?”青云真人提议。 众人皆觉得是。而吴越真人却觉得那阵法怕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动的,即便是有罗浮阵盘也未必能探出一二来,只是不想驳了众人的意思便还是点头答应了。 王兵与自己点了一根香烟在小院内来回的踱步,正闹海间却见天空中有一团光点闪过,再一细看却见小院外十丈远的地方站立着九个衣着古风行为怪异的男男女女,当下便警觉了起来,让自己的几个手下准备妥当,自己这次小心的移动到小院的门口望想那些人。 王兵不是没见过穿着古风的人,他们这些人都是经过古武修炼的,而他们的师傅便都是一些穿着古风的古武世家子弟。可眼前这些人的衣着还是让王兵觉得说不出来的奇怪。 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王兵不敢冒然行动,只是站在门口提高警觉。 此时的王兵不知道的是,好在自己没有走出去,这才因为阵法的关系为自己捡回了一条小命。 阵法外的九人即使就站在阵法的便是都依旧感知不到阵法的存在,除了谷长老手上摇摆的更加剧烈的罗浮阵盘,一切都显得太过正常。 “谷长老,你不会弄错了吧?我看哪些凡人可在那小院里进出自如呢,即便是最低阶的阵法也不应该如此吧?” “绝对不可能认错罗浮阵盘的反应越来越强烈,只是有些看不明白这阵法到底是防御阵法还是攻击阵法。 至于那些凡人为何可以进出自如谷某却是不知,想来这个阵法在这里放置了许久,且这村子里常年居住着最普通的凡人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便可知这阵法或许并不是禁止呢?或许我们可以直接走进去也未可知。”谷长老道。 “谷长老说的是,那我们是一道进去,还是先去一人?”洪云老祖道。 “我看就让谷某我先行一步吧,谷某手上毕竟有一罗浮阵盘总是要比各位警觉些的。” 谷长老思虑片刻后便自己应承了下来,虽然他看不懂且也识别不出这到底是什么阵法,可凭借着多年炼阵的直觉,谷长老觉得眼前这个强大的阵法自然若不去强行破解似乎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一个能对凡人不造成任何影响的阵法想来也绝非歹毒的杀阵。 “老谷,你且放心先行,我随于你身后。”吴越真人说罢祭出自己的法器站与谷长老身侧。 吴越真人寄出的法器是一件双龙盘珠纹紫玉木手杖。看着朴实无华,可上头震慑众人的强大灵力波动还是当在场的修士均倒吸一口凉气。 也难怪他们这般惊讶了,他们这九个人的实力都是在天朝修真界顶尖的,可即便是他们也不过是人手一件御器而已,而吴越真人居然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拿出了一件法器来,怎么能让人不惊讶? 虽说芜莛宫是实力在众门派之上,可真正的实力也并没有比另外两个门派高上太多,众人一直以为在天朝的各大修真势力实力相对还是平衡的,不会出现一方独大的局面。 却不想芜莛宫竟然有法器,对于练气期修士来说法器意味着什么,大家都明白,这意味着芜莛宫在实力上又足足多了两个练气期大圆满的修士一般。 原本芜莛宫就已经是最强的存在了,如此一般,可不是要一方独大了? 众人的眼神都死死的盯在那杆手杖之上,全然没有注意到吴越真人嘴角闪过一抹讽刺的笑容。 谷长老与吴越真人点头示意之后,谷长老这次一步一步往小院走去。 而此时站在小院门口的王兵不自觉的将手放到了腰后,已经做好了随时将那群人绞杀的准备。 谷长老越走越进,他手中的罗浮阵盘抖动的几乎要从他手上脱离,似乎遇见了什么恐怖的存在一般。 谷长老无法只能将罗浮阵盘先收紧怀中,这才加快了速度,却不想不过才走几步他便被什么东西给全然挡住了,谷长老差异的看了一看,发现他的眼前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 这是什么情况?谷长老差异的伸出双手往前方摸索,果然摸索到如同玻璃一般的触手冰冷的一层透明墙壁。 其余的人虽说刚刚的事先都落在了吴越真人的法器之上,可待谷长老行动,自然也都往那处看去。 却不想才刚刚开始就见到谷长老突然间莫名其妙的停了下来,之后又行为奇怪的用双手在空气中摸索什么不由惊讶不已。 不过好在修真之人多少都是见过市面,虽说奇怪但多少有些猜测谷长老是发现了什么所以并没有上前打断询问。 然而就站在小院门口与谷长老最为接近的王兵去傻眼了,他现在看到的是一个衣着奇怪,的老头,正站在在小院前方的空地上,那自己的双手凭空的在空气中左右摆动,好像在摸什么东西,可又有些不像,一时间到看着有些像神经病一般。 王兵心下不由猜测,眼前的这九个人不会都是从神经病医院跑出来的吧。

下一篇   第两百六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