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六章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六十六章

谷长老心下虽然震惊,可到底也是沉得住气,一翻摸索之后,便已经肯定眼前这个无形的阵法是个防御阵法。也正是因为了解了这个才算送了一口气,只要不是杀伐攻击类的阵法便是好的。 想着谷长老又一次拿出罗浮阵盘,这次便不只是将罗浮阵盘崔大这般简单,而是将罗浮阵盘投置与半空中,随后则是一串生涩难懂的法诀催起,直至罗浮阵盘发出五色光彩在半空中快速旋转之后,才大呵一声: “破!” 一时间罗浮阵盘周身的五色光彩融合在一处,形成一个五色流光异动的光球,只觉霞光纵横,灵气四溢。 众人自然知道这是芜莛宫的独门破阵之术,寻常轻易见不到,当下所有人都屏气凝神,将目光都投想飞旋在空中的罗浮阵盘。 不过半晌那罗浮阵盘竟然收敛了光圈上所有的五色光彩随后又通体暴涨出浓烈的紫光。 那紫光照射向下方的农家小院,逐渐的在紫光越来越浓烈,众人定睛一看却见紫光年逐渐浮现出一抹透明的白色光晕与紫光相互照应。 不过片刻,以小院为中心的十丈范围之外便出现一个白色透明光罩。众人惊呼,竟然是一个不可见的防御阵法! “谷长老,你刚刚可是试过这光罩,可否进去?”吴越真人问道。 “不可!我刚刚已试,若无禁止牌根本进不去。”谷长老道。 这话一出口,众人皆惊,刚刚他们这些人在上头聚集之时,可是看到众多军区的凡人进进出出,并五妨碍,怎么反倒他们这些修士进不去了。当下便有人不信,只听宗灵仙子道: “莫不是弄错。我且再去试试!”说罢便朝着紫光笼罩的光球走去。 谷长老一听宗灵仙子不信他的话当下冷笑,却到底没有阻止,他道要看看宗灵仙子怎么丢尽颜面。 果然等宗灵仙子走到光罩脚下如同谷长老一般用手触摸,便那光圈坚硬而冰冷,不管自己的手怎么触碰都伸进不去。 宗灵仙子情急也顾不上其他的,掏出自己的御器,白玉灵光拂尘,将自己的法力灌输其中,那拂尘变的足足有一人多高朝那光罩打去。 砰!! 只听一声震天的撞击声,那拂尘灵表面光尽失被弹出了白余丈之远。 宗灵仙子心疼自己的宝贝。哪里还顾得上其他,当下惊呼一声飞奔向自己的拂尘。 众人被这一突如其来的状况震惊,等还未反映过来之时,便听到宗灵仙子惊声痛呼的声音,当下洪云老祖也顾不得旁人的眼神,往宗灵仙子身边狂奔而去。 一见眼前的情形,洪云老祖的双眸突然增大,怎么也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是事实。 只见宗灵仙子身前,刚刚还威力惊人的白玉灵光拂尘竟然生生碎裂成了三断。且御器之上半点灵光也无,显然已经成了废品,永远没有办法修复。 洪云老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不知道要如何去安慰眼前这个他深爱了一辈子的女人。在天朝的修真界。除了芜莛宫竟然还有法器存在外,又有谁能轻易的拿到这样的宝贝,饶是他们所用的御器都已经稀少到几乎要绝技的地步。 宗灵仙子手上的这件御器:白玉灵光拂尘,便是她们禄山宗传了几代的镇派之宝。是历代掌门之间的信物。 而到了宗灵仙子这代,更是她的恩师在仙逝之前亲自交到她手里的。 洪云早年原是恨透了这个白玉灵光拂尘的,因为就是它的出现。自己才会与宗灵恩断义绝从此无缘。 可是时隔这般多年,自己早已不是年轻时的年少轻狂,自己如今也成了一派一掌,便依然懂得了她的痛明白了她的无可奈何。 宗灵强忍着泪水,看着眼前断裂的白玉灵光拂尘半日说不出话来,想要伸手去捡起那物,且又不敢。 宗灵一直是一个坚毅的人,她从来都比男子来的要强。洪云认识她这么多年便没有见过她这般失魂落魄的模样。 洪云知道此时的宗灵脆落的如同一个小孩,一个刚刚被她师尊带回山门的小孩,无阻而绝望。 洪云觉得他的心里刀削一般的疼,他是最清楚这个浮尘对于宗灵来说以为着什么,如果可以她会毫不犹豫的用自己的生命去保住白玉灵光拂尘。 而洪云觉得如果可以,他也可以毫不犹豫的用生命去抱住宗灵想要抱住的东西。 可是如今的洪云却不敢靠近宗灵,他觉得此时怎么样的言语都不能抚慰宗灵心中的痛,抚慰她心里的愧疚。 俩人在这边沉默了片刻,那边众人倒是有些奇怪了,便也一同寻了过来,当看到碎裂在地上成为三段的白玉灵光拂尘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连早就预料到的谷长老也不禁瞪大了双眸,怎么会有这般大的威力? 这只是一个防御阵法,怎么就单单是将攻击之物弹开就会造成这般后果,谷长老不禁有些害怕起来,如果刚刚自己一身试法,那么如今断成三段的会不会就是自己? “那到底是个什么阵法居然连白玉灵光拂尘都可以震裂成这般?据我所知,宗灵仙子的这件白玉灵光拂尘可是御器中的顶级了,只差一步就变成了法器,而我们当中除了吴越真人手上的法器外,其他人手上可都只是一般御器,这要如何是好?”源青派的悟晟长老最先沉不住气道。 他们源青派虽说门派也够大声望也不错,可御器毕竟不是这么容易得的。 他们源青派包括掌门在内一共五个练气期大圆满的修士,可门中的御器却只有四件,其中也包括了他手里头的那件青光剑。 且旁人不知道,那青光剑原不是给他的,是给门中另外一个长老的,他也是耗尽了心神和自己私下的资源才从那人手里抢得。要是让他与宗灵仙子一般将御器给毁了,他一定会气的道基皆断的。 其他人虽都未说什么,可这心思大抵与悟晟差不多,大家用都是御器,并不见得比宗灵仙子的白玉灵光拂尘好,若是去硬碰硬只能落得一样的下场。 这般一想众人的目光不由的都投向了芜莛宫的吴越真人与谷长老身上。 他们之中一个拥有实力强大御器:双龙盘珠纹紫玉木手杖,一个拥有神秘莫测的破阵之盘:罗浮阵盘。怎么看都是他们之中唯有希望破解小院阵法之谜的。 见众人各自不一的神色,吴越真人暗自蹙眉,眼下的情况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那个神秘的东海灵力波动,那个不清楚是敌是友是正道还是邪道的奇怪修士还未出现,单单就一个阵法便将他们这些天朝修真界实力最强悍的一群修士搞的人心惶惶,毫无战斗之力,这哪里能不让他不烦躁。 吴越真人着实是有些瞧不上眼前这些人的,觉得小门小派出来的自然小家子气,不过是一件御器被毁就弄的无人敢出声。 可是他并没有再说什么,如今的情况他自然也看在眼里,知道眼下只有自己与谷长老才能对那神秘的阵法试上一试,便不由的将目光转向谷长老。 却见谷长老也正一同看向自己,只是让他奇怪的是,此时谷长老的眼神里却传来了莫要轻举妄动的神色。 吴越真人心下疑惑便神识传音与谷长老道:“老谷!可是有何不妥?” “掌门,此事非同小可,你且听我一眼,不管旁人如何说,我等切莫轻举妄动,那阵法虽然只是个防御阵法,但那品级只怕远远超过了我等想象,根本不是我等可以触碰的。” “什么!连罗浮阵盘都没有任何办法破解吗?”吴越真人差异。 “那阵法的品级远远比罗浮阵盘高,且莫说破解了,我最多只能催动罗浮阵盘显现出阵法的隐形光罩,连强行对阵法使用任何一种解阵之法都万万不能的,若是强行去破解,罗浮阵盘的下场只怕比宗灵仙子的白玉灵光拂尘还惨烈。” “” 吴越真人当下沉默,他怎么也不能相信拼接这他与谷长老二人的实力又加上芜莛宫世代留下来的两件至尊无上的宝贝居然连拿一个防御阵法都会毫无办法。 饶是他有些不甘心,可是到底是沉静了心神,他是不能去冒险一试的。 宗灵仙子的下场他也是看到的,他不能为了这次不确定性的行动去堵上芜莛宫两件最为重要的宝物。 “吴掌门,你可有法子?”源青派的悟晟长老本就是个急性子,见众人都站立当地默不作声不由有些着急向吴越真人询问道。 吴越真人正在焦头烂额之中一时间倒是没听清悟晟的话,并没有回答,反倒是一直蹲坐在宗灵仙子身边缄默不语的洪云率先开口了: “不管是那怪异的灵力波动,还是这村子里的奇异阵法,似乎都不像我天朝修真界该有的东西,莫不是有异界的大能有事前来我天朝所留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