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七章 四门**阵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六十七章 四门**阵

此时让外界猜测纷纷的始作俑者正在疯狂的炼制空白阵珠和阵旗,没办法,谁让小蓝那日提起让林子趁着有空炼制一个攻击性灵活的小型中阶攻击阵法,林子一时兴起便也不知天高地厚的打算试手,却不想这一试手把自己试进了阴沟里。 这个阵法叫做四门阵,是一个有些特殊的中阶攻击阵法,它的攻击范围极小,最多不过可以同时将八人锁在里面。但好处也是有的因着阵法小,布阵的速度便快,是一个灵活性非常强的阵法,不用担心布阵过程中被人打断或者攻击。 四门阵在众多中阶攻击阵法中也算是比较奇特的一种,与旁的阵法一进入就是各种杀招,分分秒秒将阵内之人斩杀的架势不同。四门阵看上去要温和许多,温和到甚至很多让补知道会将它当作一个防御阵法来对待。 布阵之人将四门阵布阵成功之时,根本不会出现什么特殊的奇异现象,甚是连一般防御阵法所出现的灵光都没有。 好似你的眼前之前看到的是什么之后看到的还是什么包括你的神识,你的嗅觉味觉都不会出现任何变化,所以大部分被阵法锁定之人根本是无知无觉的,甚至都不知道施法者已经与他下了这般一个中阶攻击阵法。 当然无知无觉的一般都是法力比较底下的,面对修为高深的人来说,还是能察觉到的。金丹期元婴期的大能自然不用多说,一个小小的四门阵不过是他们一挥手的事情,还不值一提。 可是对于金丹期一下的人来说,四门阵还是一种很恐怖的阵法。筑基后期的修士还好些,若是见多识广者在在阵法的形成初期多少还是会有些知觉的,可以在法阵还未完整之前事先逃离或者做出应对这法,即便是没看出来的。凭着筑基后期强大实力在进入阵法之后多少还是能应对下,可是筑基后期以下的修士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莫说筑基初期的,就说这筑基中期的修士被困入四门阵之后,若是没有布阵施法之人亲自解救也只有等死的命。 四门阵说是杀阵,更应该说是一个幻阵。如它的名字一般,迷人魂魄。和前头说的一样,四门阵也并非一般的幻阵,一般的幻阵都是会给入阵之人制造出另一个现实不存在或者中阵修士内心深处最渴望的一个环境,再用修士自身幻想出来的人或者事慢慢的控制修士让中阵修士迷惑甚至被超控,最后绞杀。 可四门阵却刚刚相反。它根本不出现任何与实际状态不同的环境,完全不用控心之流迷惑修士,这才是它最恐怖的地方,因着控心之术到底只能控制下道基不稳或者内心有执念的修士,利用修士心里对原始最无法舍弃的控制忍心。 这方法虽然十分管用,但到底是有条件限制的,可是一旦遇到道基或者心无杂念的修士就全然没有效果,且幻境毕竟只是幻境,到底不是现实总会有点不太一样的地方存在。所以说哪怕是道基不稳的修士,只要他足够聪明观察细微依旧会发现不通的地方不会因此中法。 而相反的像四门阵这样根本就不制造环境的幻阵,本身就没有破绽,便更加没有发现破绽之说。才能彻底的让进阵的修士失去警惕之心从而在不知不觉中被控制在阵法之中无法逃生。 四门阵之所以叫四门阵是因为阵法成型之时会想成一个正方形的透明光罩,与偃月阵一般,若不是修士修为实在高深,一般的修士是根本看不到光罩所在。 而这正方形光罩奇异之处。便在于它的四面都有一道门,不管是任何一个方向而来的修士都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走进这个门里。 或许你会说大可以从这个门走进去,再从那个门走出去。其实这阵法奇特之处便是在这里。 倘若同时有四个修士同时从阵法东南西北四个门进入。进入之后他们互相能各自看到对方,甚至能与对方攀谈说话,可事实上他们根本就不在同一个空间层面里。 他们四个人不过是各自站在了完全不同却布局一摸一样的地方,在他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自以为安全的被困在了阵法中,且永远出不去。 四门阵四门只进不出。 炼制四门阵有一份特殊的材料,与旁的阵法材料不同,这份材料是一味草药,这一味有些特殊的草药,算不上灵植,也算不上仙药,可凡间的草药也有些区别,很多人都无法给它一个明确的定义,不过这些并不妨碍它的大名鼎鼎。 那便是素有‘之王’之称的‘蚀魂草’。据说蚀魂草原产本就不是修真界,而是在凡间,更是在地球,在天朝西南放向的一个古老小部落,叫做元部。 按照他们当地的方言翻译过来就是神之部落。 按照当地的传说,他们这个部落的人,原就不是凡人,而是神之后裔,据说数万年前天上的神族内部混乱有许多实力强大的神祀神王想要自己独掌控整个神界面,明争暗斗几年之后神族终于开始大战,不过短短数百年便导致整个神族破碎不堪死伤无数。 而就在这个时候魔族人的大举来犯,大量神族被魔族之人砍杀食用,这个时候神族的几个最为强大的神祀才开始意识到因为自己的过错贪心所照成的神族不可想象的灾祸。 终于有一天有个实力最为强大的神祀走了出来与众神王一起商议对抗魔族之法,事情已经到了这般地步,众神王本就有悔过之意便听从那位神祀的只会与魔族正面对抗。 在两族相战的千余年里,神族出现了一位年轻且异常美貌的女神王,她不但美貌冠绝天下,更是骁勇善战,比一般的男神王更领其他魔族之人恐惧。 而就是这位女神王后来爱上了那位带头的神祀,不但随时随地跟随在神祀身后替他出战,替他杀敌,更是在一次神祀受伤之际将神祀救了出来,最后自己却被魔族之人趁乱砍杀与战场之上,莫说尸骨,连魂魄都未保存下来。 那神祀原先对女神王并没有太多感觉,可是在女神王香消玉殒之时却突然明白自己一直喜欢这个一直沉默的跟在自己身边果断而坚毅的女子。 可是这个发现实在太晚了,一切早已经来不及。那一刻开始,神祀就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灵魂,他会无时不刻的去想念那个女神王。 直到神族与魔族的战事结束之后,魔族签订了百万年不入侵神族的协议退出神族境地之后,那个被万人封为神皇的曾经的神祀终于再也受不了每日相思的折磨在神族全族狂欢之际一个人偷偷的离开了神族下了凡间,而到的便是那个神秘的元族所在地。 一个人生活在凡间的神皇,为了抵御对女神王的思念便在当地培育了一种植物,取名无欢,那便是后来的蚀魂草的原身。 神皇每日服用无欢,用无欢蚀魂忘魄的药性麻痹自己,渐渐的去简单对女神王的思念,遗忘,至少千万年多去后神皇终于忘记了女神王与以为凡间女子成婚,之后便有了整个元族。 之后有修士无意间发现元族的无欢草,发现它的功效奇特,且不管对凡人还是对修士都有同样的效果,便将它偷偷的移植到了修真灵界。 有了灵气滋养的无欢草逐渐发现了变化,与原先只能蚀魂忘魄不一样,改良后的无欢草还能使人麻木出现自我麻痹的幻觉,甚至是不安或者兴奋或者恐惧或者欢喜的情绪令人琢磨不透,后来那修士便将这草称之为蚀魂草。 因为它即使神族的遗留也算是凡间的物种,可最后又经过灵力的滋养,所以才会让人界定不清楚它的物种来。可是他的恐怖还是让很多人牢记在心无法遗忘。 一个连神皇的灵魂都能使之迷失的草药,又怎么能令人不恐怖呢。 玉珞仙子当年也是意外得了一些蚀魂草的种子便在乾坤空间内培育,原来的草药院子里就有几株上万年的蚀魂草。可惜后来小蓝进阶之后把那些草药都祸害了,一株没留下。 不过好在玉珞仙子也保留了一部分种子在玉盒之中没有全部拿去栽种,后来林子挑选草药培育的时候便也将其种了下去,不如今日也没有机会炼制特殊的四门阵了。 四门阵综合来说除了可应对人数实在太少以外真的是个很强悍的阵法,可即便它所困制的人数再少,到底也是中阶攻击阵法,其品级排名上甚至要比偃月阵来的更高一些,由此可见她的炼制难度到底有多高了。 如今的林子每日里要花上大量的事先去研究实验这个阵法的炼制过程,胖的不说,炼制好的空白阵珠和空白阵旗是最必不可少的。所以每当之前准备好的大量材料消耗一空的时候,林子就得痛心疾首从小培育蚀魂草,另外炼制空白阵珠和空白阵旗。

上一篇   第两百六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