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八章 出空间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六十八章 出空间

在林子漫无天日的炼阵过程中,终于浩浩荡荡的过去了百日有余,换算下来外界也不过三天多。 且等林子出来的时候,吴越真人等人倒是一致商量妥当,打算不在强行破解偃月阵,不过却也并没有放弃进入这个小院的念头,只是打算另行想办法。 这帮老家伙在外有守了两日,看着军区的人来来往往进出无碍这才确定了这阵法果然是对凡人无效的,在赞叹了布置之人的巧思之后又同时打起了其他注意。 原来这九个老家伙几乎是想到了同一事情上去,那就是快速的控制住z市周围范围内的所有大势力地方帮派,然后通过这些能力相对于普通凡人要强大一些的特殊凡人去探查小屋内的秘密。 这帮老家伙不是没有打过军区之人的注意,但想到天朝政府身后,那个神秘莫测的人,便决定还是不要与军区的人正面搀和的好,转而将视线转向了地方实力。 很快吴越真人便查到了,当地最大的势力均是蓝家名下的,而正巧的是蓝家有一女儿正是谷长老的关门弟子,而蓝家每十年也都会与芜莛宫进贡,算下来还算是属于芜莛宫名下庇护的凡人世家。 这下便也没有旁人动其他心思,反倒一心跟随吴越真人,让他们芜莛宫去做交涉,事情便也能顺畅妥当些。 吴越真人与谷长老原想着凭借芜莛宫与蓝家的关系,只要自己一开口,蓝家一定会舔着脸皮倾尽全力来帮助自己,这几乎是他们与芜莛宫拉进关系的最好时机。谷长老甚至已经想到了蓝家那些凡人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的可笑模样了。 可他们这一帮修士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从得到的消息出找到蓝公馆时,蓝家已经楼去人空,就剩下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被零时雇佣来大嫂房间的老妈子。 吴越真人等修士倒底也还算没有被气的失去狼,知道在这个时候杀人毫无意义反倒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最后不过是消除了那老妈子的记忆,讪讪然撤出了蓝公馆。 修真之人多是看不起凡人,哪怕这些凡人在凡俗界有多大的力量,在修真者的眼里终究是不值一提,所以哪怕蓝家从前对芜莛宫有多恭敬,芜莛宫都没有花费多余的时间去调查关于蓝家的一切资料,也就因为之前的忽视反倒让这帮修士现在两眼一抹黑不知道去找谁才好。 这些修士都自视甚高,怕通行的弟子耽误形成,这番在z市聚集都是没有带任何弟子的,这些便连帮忙打杂打听的人都没了。 说起来洪云老祖的云仙门就在当地。应该是最为了解当地情况的,且人手也多,让他们去找蓝家的人本是合适。 却不想因为宗灵仙子伤心欲绝的关系,那洪云老祖竟然为了美人而不要机缘,与众人此行将宗灵仙子带回了云仙门,还大关山门谢绝了任何访客,生生的打了一个巴掌在作为领头的芜莛宫脸面上。 可是即便是这样,这帮修士也不能拿他怎么办,在这种敌我不明的时刻。总不能因为这么一点消失便自相残杀对云仙门下手,强制攻山吧。 且吴越真人原也没想到在寻找蓝家之人事上会出现这种意外来,让人措手不及。 这不原本一天能搞定的事情,吴越真人等人足足在z市耽误了三天才找到蓝家的线索。并从侧面发现了蓝家的身后似乎除了芜莛宫以外另外有一个实力强悍的修真势力。 当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吴越真人与谷长老的脸都黑了,如同被人在阴沟里阴了一把的感觉,他们甚至想象到了这次奇异的灵力波动事件还有上古阵法事件或许都与蓝家背后的那个神秘修真势力有关系。 且蓝家早不消失完不消失便足以正面蓝家昨晚地方凡人实力充分的参与了这一事件之中,且已经提防着他们的到来。 吴越真人与谷长老从来没有想过。自己高高在上快上百年的时间了,具体会有一天被一个凡人家族刷的团团转,在他们的芜莛宫的面前玩起了阳奉阴违! 特别是谷长老。一想到自己收了一个蓝家的女儿做关门弟子,且对她照顾有加视如己出其以厚望后,而那蓝家女儿却有可能是别的修真势力派来潜入芜莛宫的探子之后,便觉得如同生吞了一只苍蝇一样恶心。 其实如果林子知道这两个老家伙心里的想法后一定会不屑一顾,这做人呢,也是有风险的,比如某些时刻会莫名其妙的被自己恶心死。 林子出了空间后便直奔外婆家的小院,却见整个小院都已经军方的人包围了,再用神识一探查却发现屋内并没有外公外婆林爸和蓝家的护卫当下就有些着急。 之后发现自己在偃月阵地下预留的空间灵泉水还有些剩余,阵法依旧牢不可破,想来不会有修真之人进入立面。至于凡人,林子相信蓝家的人应该能解决道,这番一想林子的心反倒有些安下来了,怕是蓝羽带人把人接走了吧。 在这个地方布一个中阶阵法多少有点抢眼,想着林子凭空一收便将阵法下面剩余的灵泉水全然收了,又将试用过的阵旗阵珠一并收起,这才往z市市区飞去。想着若是林爸不回去,林妈或谢有一个人,林子多少有些不放心。 吴越真人等人一心寻找蓝家之人就是为了破解小院阵法之谜,却不想他们心心念念的上古阵法如今竟然被一个看上去根本不出众的普通女高中随意的给收了,而被收了阵法后的小院便与周遭任何一座小院一样毫无出彩的地方,根本没有他们心里所谓的秘宝机缘。 王兵站在小院子还未从这两日所看到的惊吓中反映过来,昨日那帮人对这个小院做尽了事情,王兵机会以为自己和自己的人会被这些有着奇异能力的人绞杀在小院内。 王兵本还想着要不要拼死一博带兄弟们冲出小院去,却不想那帮人不知道怎么了对着小院的外围发出各种令人心惊的攻击之后小院一点事情也无,且那帮人似乎根本进不来。 时至如今王兵才有些反映过来这间不起眼的小院有什么异常之处,而这些异常之处不是针对他们的,而是针对那些有着奇异力量的人。 林子收了阵法离开的那一刻,王兵的心里突然一紧,本能的他似乎觉得这个小院出现了一些变化,好像空气没有刚才的舒适,好像气氛也不如刚才宁和一般。 可事实上小院没有任何变化,王兵觉得自己一定是因为惊吓过度有些草木皆兵有些神经质了。 林子回到z市便也顾不上别的,直接回了家,这才刚到家门口却看到一群奇装异服的修士站在离自家别墅不远处的几处屋顶之上。 林子随意的用神识一扫视便知道这帮人均是练气期大圆满的修士。林子收起了自己身上的灵力,哪怕用神识打量也是没有释放任何威压的,目的便是为了不让他们注意到自己。 林子收拾了自己,确定没有任何可以之处后,便假装成一个浑然天真的女学生,在这帮人的监视下,毫无维和感的走进了自家的别墅。 站在屋顶上的吴越真人与谷长老见林子全然无恙的走进了那间奇异的别墅内后,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来。 能进去且没有任何异常说明她只是凡人,可是一个随意能进出这种阵法的人,又怎么能是毫无身份的呢? 他们的神识是根本穿透不过这个阵法的,吴越真人现在完全摸不清立面的状况。他们好不容易找到蓝家的下落,兴致勃勃而来却发现这处闹市区的别墅之上竟然会有一个比那小院之上还要恐怖存在的阵法。 谷长老用罗浮阵盘一测验便发现这个阵法与那海边小院上的阵法如出一辙,应该是出自同一人手里,更让他们惊惧的是虽然阵法如出一辙,但眼前的这个阵法却要比刚刚的阵法更为恐怖,因为谷长老测试出这个阵法内蕴含着强大的杀机,只怕自己轻举妄动的只怕被绞杀在其中。 蓝羽等人如今已经将整个蓝家在z市最强大的力量都搬进了林家的别墅里,虽然这个别墅不大,但好在院子够大,蓝家大部分的人手便便全在别墅的前后两院中警惕视察,即便是蓝羽也在别墅的大厅内处理公式不敢太过放肆。 饶是林爸林妈对他们极好,他们依旧十分恭敬,蓝羽知道自己这次是冒了很大的风险的,在他们蓝家的人全部撤离蓝公关进入林家别墅之前,蓝羽便发现了这次前来z市的势力中竟然有芜莛宫的人,且来则还是芜莛宫的掌门是谷长老。 蓝羽不是没有过举棋不定,蓝家世代进奉与芜莛宫,几乎是全族都在仰望这芜莛宫的招抚,为的便是让蓝家在四大家族中更加有地位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