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麻烦惹上身一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二十七章 麻烦惹上身一

好家伙,好在现在林子反映好,要不这么重的身子,这一拳头非得毁容不可,有什么深仇大恨,出手这么重。 27 这时候梨花带雨的王珊珊也不哭了,她也没想过要把事情闹这么大,不过是想蹭电脑玩玩而已,最好幺能送给自己。 这个时候宋玉梅也跑了过来,一脸担心的看着林子。 “林子,你没事吧!” “没事,出门没看黄历,惹了疯狗,我们走吧!”说着也不管他人,抱起电脑就回了座位。 林子不知道的是从那天开始自己彪悍的名声已经盛传在z中。谁都知道一年三班有个叫林子的女生,是外面混的大姐头,打架骂人,顶撞老师,欺负同学,无恶不作。 胆子小点的女生看到林子都要绕道走。 大概是林子的霸气给了很好的震撼力,今天在学校一天也没出什么特别的事情。 中午无休的时候。林子借着饭遁去了一趟空间。看着大片大片的果树,结着各色好看的果实,顿时心情大好,随便摘了几个果子随便填填肚子。 并不怕出现什么营养不良,胃病等的症状。自从修仙后。林子就发现自己已经不太会出现很饿或者很渴的状态了,只要稍微调息下,甚至都不怎么会困。 自己琢磨着也明白,修仙之人最重要的是吸收天地灵气,而不是世俗谷物杂粮。 觉得周围果香怡人,林子也没去练功房,而是在满园的果树下修炼起混玉仙诀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修炼就好像吸毒一样有隐,越修炼就越不能罢手,似乎打坐个几天几夜完全是一眨眼的事情一样,稍微有点空,林子就想进空间修炼一翻。似乎不抓住所有的时间来修炼都对不起自己一样。 下午的语文课章茹慧按时来,也出乎意料的没聊她们家的发家史,只是安分的把课讲完了,林子看她整个人都恹恹的,说话都自顾自也没看学生的反映,有些奇怪。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章茹慧似乎把昨天想叫林子谈话的事情给忘记了,下了课急冲冲的就走了。 而林子也是嚣张,她潜意识里觉得把大把的时间用在无用的功课上,而没用在修为上,简直就是天大的罪孽,中午休息的时间已经全部用在修炼上了,根本没有时间去炼化。便在下午上课的时候,吞了两颗入息丹,爬在桌子上装睡。实则却是在炼化丹田处的灵气。 越是修炼,林子就越发的觉得自己身体开始清晰起来,不紧五脏六腑皮肤经脉开始越发的透彻,就连骨头都似乎要透明了一般。 自己不过还是练气期一层的修为,就有这么大的改变,林子越来越开始期待起以后,如果是练气期二层,三层甚至是练气中期高期,突破筑基金丹又会变成怎么样,是不是像传说中哪有排山倒海翻云覆雨? 因为醉心与修炼,连着两三天林子都无心上课,忙着修炼忙着融合,至于圆胖子,王珊珊、李泽这些人,只要她们不给自己找麻烦自己也懒得理会。 林子忽然觉得,除了修炼,什么都是浮云。 这日晚自习结束,小梅看着几天都不怎么说话的林子,担心她是心情不好,一定要陪着林子回家,林子无奈,却有些感动,便答应一起回家。 可没成想,才出校门没多久林子和小梅就被五六个十五六岁的男生给围住。这些男生穿着破洞的裤子,头发染的五颜六色,标准的发廊洗剪吹。嘴里叼着没点着烟。 特别是带头的那个男生,穿着皱巴巴的背心,一边耳朵还带着十字架耳环,一只腿颠把颠吧的,让人看着就想把他给打断了。 林子暗自皱眉,这些人流里流气一看就是辍学混社会的混混。自己可不觉得被他们围会有什么好事情。 虽然会有些社会上的小混混在学校附近拦漂亮mm要电话,或者敲诈点钱。可林子清楚自己和小梅都是要相貌没相貌要身材没身材,一看更是明显的穷酸样,怎么都不可能和这帮人有关系。 “你们有什么事?” 林子把明显有些发抖的小梅往身手拦了拦,语气倒是异常平静的问道。这帮人看着凶神恶煞的,可都是一帮没成年的小孩,对林子来说完全没任何杀伤力。 “你们两谁是林子?” 尼玛还是慕名而来的?林子重生不过两天,而重生之前不过是个胆小怕事的小学生,想想也没惹出什么事情?怎么这么快就有混混上门了? “我就是林子!” “原来是你啊!”那个带头的黄毛挑起眼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下林子,先是眉头皱皱,而后又扯扯嘴角,满脸的讽刺之色。 “这么瘦,这么矮,和个猴子似的,口气却很大幺?” “什么口气很大?”林子更加奇怪了。 “你不是很叼吗?不是号称z中老大吗?,不是说要找我们狼帮麻烦吗?” “什么?z中老大?谁和你们说的?”自己才刚上学,那个白痴给自己找的麻烦? “这可是很多人都说了的!” “我想你们搞错了,我根本不是z中老大,我不过是个刚上学两天的新生,还有什么狼帮我根本就没听过。”林子说话的语气已经有些硬了,这个明显是有人栽赃嫁祸。 “cao你妈x!怎么敢说不敢认了?得罪我们狼帮现在耍懒来不及了。”说话的是站在黄毛后面的一个紫毛,小伙子火气不小,说着,就要拎棍子上来。却被带头的黄毛给拦住了。 “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林子点头,可气势却是不卑不亢。 黄毛明显是有点相信了,眼前这个女生实在是太小了怎么看不象是会胆子大到得罪狼帮的样子。 其实张全本来根本就不想到一个初中里来找个女生麻烦,这种事情太丢份子了。可这又是老大亲自发话的,不来也不行。 也不知道这个女生得罪了谁,在老大面前吹了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