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九章 林子归家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六十九章 林子归家

说起来如今惜雨还拜进了芜莛宫成了谷长老的入室弟子,这原是蓝家最大的希望,若说蓝羽的心一点都没有偏向芜莛宫便是假的。 可是饶是这样,思前想后,蓝羽最后还是决定为了林子赌一把,哪怕以后彻底与芜莛宫对立。虽然蓝羽知道这样做的风险太大,可是如今的他似乎也没了别的办法,不成功便成仁,若是命中注定他会是蓝家的千古罪人他也别无办法了。 蓝羽的手下有许多是未见过林子的,守在门口的那一小队人马几日里巡视下来,都未见过别墅里出现过一个生人进来,且老大一而再再而三的吩咐下来要提高警惕,不管是谁出现在别墅里或者在别墅周围都要都要严格审查。 却不想忽然见到一个十四五的女学生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走了进来,这队暗卫队的队长当下便警惕了起来,一下子召集了人马将林子围了个团团转,林子也不着急,且等他们去里面通报了。 没多久蓝羽便出来了,他原是以为有什么可疑人物突破了林子的阵法闯了进来心下着急却不想进来的居然是失踪三日的林子本人,当下脸色一松便扯出了一抹笑容道:“你回来了?事情出来妥当了?” “嗯。妥当了。”林子跟着浅笑,虽不过只是三日,却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蓝羽能在这种时候冒着整个蓝家都得罪众多修真门派的风险来护住林子的家人,林子自然是十分感动的,林子的心目前还没有修炼到冰冷坚硬的程度。 虽然现在林子并没有多少什么感谢的话却是将感谢放在了心里。蓝羽的这份恩典林子并不会忘记。 林子走进屋内,却见林爸正在厨房里忙活,林妈再客厅里织毛衣,外公外婆则在讨论电视上放着的新闻。原来脑子里幻想过的种种陷阱悲伤和各种电视剧桥段里的劫后余生,喜极而泣都没有,只有平日里看到的最平淡却最温馨的画面。好似这几日所有发生的事情都不存在,一切和三天前一样。 林妈看见林子走进来,先是一愣,随后眼眶都红了,手上的毛衣掉落在地上也浑然不知。 毛衣上的竹针敲落到底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外婆的视线从电视上移开看向那地板上的毛衣随后便看到了林妈身后站在门口处的林子。 外婆呆坐在原处久久不能说话,直到外公发现了外婆的不对劲转身一看,便也是呆住。 外婆的眼睛也跟着红了颤抖着声音道::“林子是林子回来了。” “嗯,外婆。我回来了。”林子一阵心酸也落了眼泪。自己到底是让家里人担心了。 正在厨房里忙活的林爸,一听外头的动静便有些呆立,等再回过神来便扔掉了手上的锅铲从厨房里跑了出来。看到归家的林子,一个三十多年都未流过眼泪的男子竟然也跟着红了眼。 林子原以为他会斥责自己,却见林爸只是上前将自己揽在怀里道:“回来便好,回来便好。” 想着家里头的菜不多,林爸便兴冲冲的想出去超市里再卖些菜,被蓝羽拦了下来,派了暗卫出去买了些。 这几日不管做什么事情。林家的都人出不去,都是蓝羽打发了人出去办的,一开始林爸林妈也不习惯,可时间久了林爸也习惯了。并不觉得饶了性质。 等暗卫买了饭菜来,又让蓝羽一阵检查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林爸便兴高采烈的从新去厨房里做了饭加了菜,晚饭的时候叫了蓝羽一同过来吃。蓝羽也并没客气,如同与林家一家人一般,这顿饭吃的欢喜满足。 林子原是有些怕回家后。林爸林妈会就着自己的异能和身份一顿询问,却不想林爸林妈都没有,连外公外婆也好像商量好了一般闭口不谈只是一个劲的对林子好,怕林子吃的不好穿的不暖。 林妈也是,从没有询问过林子什么,可林子看着她不同于往常的温柔和眼里时不时流露出的担心和心疼,便觉得心里头暖烘烘的,这便是你的亲人,你的父母。 或许你曾经年幼无知的时候恨过她们,恨她们不懂你,不理解你,一点点小事便对你又打又骂,可是等你长大后,走过他们走过的路懂得了他们的心酸和难为后便会明白,他们这样不是不爱你,而是太过爱你,怕你什么都不懂,只是凭着冲动胡乱的横冲直撞如他们年轻的时候一样走了歪路,吃了苦头。 林家的人在别墅里其乐融融,吴越真人等人却并不好过,一行人在屋顶上站了一整日事情却毫无进展,现在便到了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地步。 这些人曾经都是站在天朝的顶端,每一个走出来不是呼风唤雨要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主,可如今的状况待遇却还不如一个凡人奴才。 吴越真人倒还算沉得住气,可谷长老被气的山羊胡子一翘一翘的,恨不得现在立刻就冲回芜莛宫将他的关门蓝家女弟子给绞杀了方能泄恨。 而谷长老不知道的是,就在蓝家势力全部撤出蓝公馆的时候,便与京都的蓝家主院通了书信,又叫了刚回来的蓝风一并陪着蓝家的一个长老一同千万了芜莛宫,以蓝家家主重病的理由偷偷将蓝惜雨接了出来。如今谷长老就是杀回芜莛宫去也找不到她的关门弟子。 虽说林子倒是很乐意在自家的房子里活的轻松自在,让外头那群苦逼的老头没日没夜的熬着去熬到熬不住为止。 可是林子没事,林家的人没事,不代表那帮老家伙被气的发疯之后不会拿参与进此事来的蓝家开刀。思前想后,林子最终还是决定在那帮老家伙没出z市之前将所有的事情搞定了。 林子原是没有去过天朝的各大门派的,对各大门派的实力只有通过道听途说和拆测来确定,原以为是不会有多高或者与自己差不多筑基算是好的,可自从那日玉颜夕出现之后,林子就将自己猜测中的天朝修真界的水平整体拉高了一位。 虽然还是觉得自己的实力也不算差,但人家是门派是有大量打手且攀枝错节实力庞大的,自己只有孤身一人倒底吃亏,便也不敢轻易起探视。 直到如今林子才发现其实天朝各大门派的实力也不过如此,只是心中更加疑惑那玉颜夕背后的人倒底是谁。 林子原想着低调行事不与吴越真人等人正面冲突便是想着怕自己行事太过张扬,惹了那人注意,一个能轻易的制造出玉颜夕这般强大恐怖的傀儡的人,一定实力十分震撼,且多是性格乖张品性凶残,对于这种人林子没有十足的把握前便只想将自己藏于茫茫人海之中不让他察觉。 可时至今日林子也不能这般自私,蓝家上下加起来几万口人,林子不能为了自己将帮助过她的蓝家置于陷阱而不顾。这不是善良,只不过是做到最基层的互不相欠,若真说起来这算是真的自私了。 夜里众人入睡,林子进了空间从小楼的闺房里选出一套玉珞仙子留下的衣服中最精致且又最古朴的衣裙,与自己换上后,倒还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 又于自己梳了一个简易却也古风的发髻,拿了两支品级是中品灵器的白玉双簪子与自己佩戴上,连那耳环都是上品灵器玉罗玲珑耳坠。最后又与自己简单易了容,画了一个精致略显妖媚的妆容。 打扮妥当林子略微扬了扬头对着梳妆镜看了一眼现在的自己。果真如自己想象的一般,像足了一个从修真世家出来的傲娇女修,特别是将头一抬那种藐视众生盛气凌人又有点狗眼看人低的模样,十足的欠扁不过也足以糊弄那些老头。 让他们相信自己的身后站着一个庞大的家族是他们这些低阶修士所不能觊觎的,且如今蓝家已经被自己的家主征用让他们乖乖的滚回家去。 林子装扮妥当便飞出了别墅,在吴越真人等人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便布置了大型的隔音迷幻阵法便是为了让自己的动静别吵到这个小区里的凡人。 吴越真人等人原已经再商议是否回去之时便突然看到那阵法之内徒然飞出一个衣袂飘飘的女修,最让他们惊讶恐惧的是,那女修是飞出来的,而不是如同他们一样的那种高度弹跳的假飞状态。 都知道练气期修士是不能飞行的,但有时候需要到高空的地方也是能做到的,便是消耗自己的灵力让自己凭空跃起,这跃起的高低自然是凡人不能比的,所以诧一看倒真的有些像在飞行。 其实只有练气期修士知道自己不是在飞行,说难听了就是瞎蹦达,说好听了就是假飞。 假飞很是消耗灵力,可还是很多这样的练气期后期修士还是愿意在众人面前假飞来显示自己的实力高强法力深厚以便于后辈的膜拜,这简直就是天朝练气期后期的老头们之间公开且的事情。 不过有时候所有的谎言讲的人多了,不自觉的便就以为是真的了,吴越真人这帮家伙可没少这么自欺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