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章 神识厮杀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七十章 神识厮杀

吴越真人的心猛然跳的厉害,不只是他剩余的六个人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他们不能真正的飞行,却不是眼瞎之人,自然知道如眼前这个凭空出现的女子是以真的以飞行的姿态出现在众人眼前。 林子将众人的表情看在眼里,心下冷笑,脸上更是扯出一抹看她们如同看蝼蚁的高傲神色,也不说话,就这般静静看着众人,而这次林子去没有故意收起自己的灵力,反倒肆无忌惮的让令人恐惧威压释放出去。 吴越真人等人不过都只是练气期大圆满的修士,怎么能承受的了一个筑基期修士的强大威压?别看练气期大圆满和筑基初期不过只是一层之差,可偏偏就是这一层之差便足足差了十万八千里,是很多修士一辈子都无法跨过的横沟。 不过你之前有多天才有多努力只要你还在练气期你就永远不可能挑战筑基期修士的实力。 吴越真人等人原都是在天朝高高在上呼风唤雨的人,从来没有想过又一天自己会遇到这般恐怖的人,当下却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若是在弱肉强食实力等级鲜明的仙灵界,一般的低阶修士见到实力比自己高的高阶修士会马上低头问候,等待高阶修士说话。这还只是在实力差一点点的同层面修士来说的,若是想如今这般练气期的修士遇见筑基期的前辈,那恭敬程度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这在修真界是最稀疏平常的事情,没有修士会因为这个而尴尬,反倒他们觉得面对比自己强大的绝对实力就是要恭敬,这种恭敬很多时候都是发自内心的,哪怕那个人是你的敌人,你无时无刻不想杀了他,可面对他的实力你依旧会恭敬有家。 可天朝的修真界,毕竟不是真正的修真世界。这里的模式太简单了,这里实力太弱小了,弱小的让吴越真人这些所谓的老祖掌门长老站在云端的时间太久了,久到已经忘记怎么对更强大的人卑躬屈膝。 林子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高阶修士的强大威力已经让这七个老家伙喘不过气来,体内血脉沸腾,灵气混乱,若不是他们各自拼尽实力强陈着,只怕早已跪坐在了地上。 可你以为他们强撑着就舒服了吗?为了那一丁点注定要破碎的面子,他们如今强撑一秒钟就要多受一秒钟万蚁蚀骨万蛇吞血的痛苦。 见他们不开口求饶,林子特不说什么反倒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你们若想忍,那我便再多看一刻好戏就是。想着林子冷笑,好不客气的将自己的神识肆无忌惮的扫向众人。 那帮老家伙们本来就是在苦苦强撑着而已,高阶修士所散发的威压足以让他们这些低阶修士的得到最为痛苦的惩罚,可他们万万没有相到的是,当林子的神识往他们身上扫来时竟然会是这样这种感觉。 这竟然是强行用神识去探查他们那个可怜的弱小的几乎可以忽视的神识。如果要用一个次去形容林子此时的行为,那便是:‘肆无忌惮’。 这种感觉简直是在对他们人格上无视践踏,莫说他们这些长年备受瞩目活在云端里未走下来过的老头了,只怕是最普通最平凡的人都受不了他人的窥视。 果然。林子冷笑的将神识一一扫过去时,终于有人忍受不住了,那人便是谷长老。 可是他忍受不住的方式却不是想林子求饶也不是失声喊叫,竟然可笑的想用自己的神识去抵抗林子的神识。竟然想用他那微薄的神识去做那以卵击石的事情。 林子注意到谷长老的动静时一愣,随即脸上的笑容更胜,也不去理会旁听便将所以的神识全部扫射到谷长老的识海中,谷长老弱的几乎不存在的神识在第一下反抗之时。便已经感觉到了神识被撕裂一样的痛苦,当下就冷汗连连,连痛苦的力气都没了。可他万万没相当他一时忍不住的后果竟然会是林子将所有的神识几种进入到他的识海里。如同逛街一般,一寸寸的打量这他的识海,并且想猫捉老鼠一般戏弄着他识海里那四处乱窜逃避不急的可笑神识。 林子也不着急,她根本可以确定这帮老家伙如今翻不出浪花来,虽然自己筑基初期的实力还不够看,也不能以一己之力对抗各大门派,可那个前提是各大门派都倾巢出动使用人海战术。 如今不过是七个人,林子不说自己满身宝物了,就说赤手空拳也未必把他们放在眼里。 所以当下根本不理会其他人,只一心将注意力放在谷长老的身上,若说为什么,那也不过是谷长老倒霉,林子正愁不知道选哪个来杀一儆百他便自己跳了出来,绝非林子对谷长老有什么私人恩怨。 事实上她对这几个老头也根本没恩怨,若不是他们欺上门来了,林子才懒得去理会他们和他们多做纠缠。 即便是他们如今找上门来了,林子其实也并未想过然他们死或者怎么样。 其实说白了这些人不过是得到了风声察觉到了异样才找上来的,再说的平常些也不过就是好奇。若说真对林子做什么还真没有,至于林家的人更加没有,甚至连z市的普通老百姓他们也未伤害一个。 说他们是自视甚高也好,瞧不上眼也好,哪怕林子知道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毕竟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林子到底修的是仙而不是魔,虽说如今心也比正常人要硬一些冷一些,狠一些,可到底也不至于看谁不爽就大开杀戒。 她如今这番大费周章的来见这几个老家伙无非是想给他们造成一种z市他们来不得,蓝家他们动不得的错觉。 让他们知道天朝不是他们几家独大,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而她便只是那个他们今后幻想着庞大家族势力的其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如今这个小人物便足以在顷刻之间让他们都覆灭了。 林子不想杀人,而这帮老家伙有没有仙灵界那些修士见到高阶修士的自觉度,到如今林子也不得不来一出杀鸡给猴看。 林子的神识在谷长老的识海里游走的肆无忌惮,还是不是的用强大的神识威压吓唬一下识海里那弱小的可怜神识光团。特别有时候林子的神识靠近谷长老神识的时候故意释放出要将它吞噬的,吓的那本就微弱的神识光团几乎要颤抖的彻底消失。 其实修真界有一种增加神识修为极佳的方法,那便是强行倾入旁人的识海里,然后直接吞噬掉对方的识海,那么你不但能够控制对方的肉身还能把对方的修为归为己用,是瞬间提高修为走捷径的好路子。 但这办法毕竟是太阴毒了些,在正道的修真界是无人会去用的,这是一种胡不言明的禁忌。 因为修真之人多半心肠冷硬却也没有到阴狠歹毒的地步,修仙不只是要增加修为更要巩固道心,不管是大进阶的突破还是小进阶的突破都要自身的道基稳固,道心更上才行,如若不然极有可能走火入魔。 而这道心便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不管是心思好还是坏的修士,只要你还是正道修士便多少是顾及的,修真之人不会觉得杀人会如何,但强行吞噬旁人神识这种有违天理轮回的东西便是最大的忌讳,若非邪修。 做多了这种事情,谁还能再坚定自己的道心?只怕光有肉身修为没有道心相助也不过只能永远沦落到永远停止进阶或者进阶走火入魔这两种境地。 林子当然不会去真的吞噬掉谷长老的神识,莫说这一点点林子还看不上眼,即便看的上也没那胆子。修为只要用时间熬都能熬的出来,最难的便是道基的稳固道心的顿悟,若是为了这么一点蝇头小利就将自己的大好前途毁了林子才是真正的白痴了。 不过饶是只是吓唬也几乎让谷长老奔溃了,他原本就已经快要支撑不住,如今更是全身瘫软在屋顶之上,脸色惨白冷汗直流,双眸凹进,眼珠灰白透露出绝望的死气,和与那死气又不符合的惊惧之色,好似极其怕死,又好似想自己快些死死掉才好勉强如今的痛苦。 然和这些痛苦只有他自己清楚,旁人是无法体会的,可是饶是这样,其他剩余的六个人依旧被吓的说不出话来。因为每当林子的神识随意的鞭打向谷长老的神识时,谷长老那凄厉道要响彻云霄的恐怖嘶喊声,还是能让在场的人毛骨悚然胆战心惊。 他们之中出了吴越真人的实力可能略略在谷长老之上外,其他任何人都是全然不能比的,而如今眼前的这个古装少女不过只是往那里一站,还什么都未做,自己这帮人便已经毫无反抗之力的在这里死死挣扎。 而如今那少女也不过是朝着谷长老诡异的一笑,谷长老便被折磨成了这般模样这还不够让他们这些人恐惧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