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一章 恐吓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七十一章 恐吓

林子的神识从谷长老的识海里退出时,谷长老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倒不是林子怜惜他才出来的,实在是一个人的识海不能被其他修士神识控制太久,时间一久那被控制的修士便有可能便白痴。 谷长老的状况彻底把其他六个修士吓的呆若木鸡,若是原先他们是抹不开面子不愿意开口,那么如今便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林子见戏份做足了便将自己身上的气势一收,故作一副十分不削的口气道:“你们这些人就是天朝修仙界的修士?” 感觉到筑基期修士强大的威压撤去,除了谷长老以外其他六个人均是觉得浑身一松,可饶是身体上的压迫轻松了精神上却一点也不轻松反倒比原本更加紧张。从开始到现在这个神秘莫测的女修一直未开口说话,如今一说哪里能不让他们这些人胆战心惊? 见众人均是惊惧也不开口回答,林子的脸上闪过一丝怒容毫不客气的指着谷长老道:“怎么?都不愿意说话,可是要想他一样尝尝神识被鞭打的滋味?” 神识被鞭打!猛然听到这个词,众人皆是一惊,他们刚刚已经被谷长老的惨烈给吓到了,可着实也没想过居然是神识被鞭打!。 天朝的修真界虽然很不完整有很多遗失的地方,可到底也是世代传承下来的,即便现在的修士因为环境因素的限制实力普遍并不好,可许多常识方面的事情还是懂的。 所以当他们听到刚刚谷长老所受的惩罚是神识被鞭打的时候,当下便个个面无人色,浑身颤栗。 倒还是吴越真人到底见多识广沉得住气,虽心下依旧胆颤可到底还得回了林子的话:“这位前辈,我等均是天朝修真界的修士,我是芜莛宫的修士吴越。” “我是禄山宗的修士” 有了吴越真人打头阵,众人一一报了自己的门派来历。虽然他们都未说自己的在门派具体是什么身份地位,可林子听的仔细倒底是能猜出一些来。当下便道: “看来你们都不是z市的修士,那又为何在这几日同聚道z市来?且还聚集再此处?” 其实他们为何来,林子大致是猜的到的,不过是故作不知才问一番,且听听他们如何说罢了。 吴越真人等人来到这里都是因为收到消息知道z市出现异常的灵力波动以为是有宝物出世便想着过来查看一番,若是有好处便捞点,若是有旁的修真门派撅起也好打压一番。 这话本说出来其实也没什么,可众人都弄不清眼前女子的脾气性子也搞不明白她与那灵力波动是否有关联? 若是具体的说就是这帮老家伙是怕林子并不想让旁人知道她在z市做的事情,万一他们哪处说漏了嘴。林子一怒就会把他们全都咔嚓咔嚓了杀人灭口。 当下除了吴越真人和谷长老以为的五人都不敢随意开口反倒将目光全都移向了吴越真人,好似吴越真人便是他们的头一般。 这浑然一体的表现反倒比他们原先刚在一起组队时不情不愿不冷不热更显得尊敬吴越真人一些。 吴越真人原是一愣,没明白过来众人态度的变化,可他到底也不是傻子不过一眨眼便有些反应了过来,这帮人现在这般根本是要黑他,将所以的责任全都推到他头上,让那个奇怪的女人意识到他是众人的首领,众人都以他为马首是瞻。好让那女人将所有的火气都往他头上撒。 明白过来的吴越真人真的是将其他五人都恨的牙根痒痒,如今与他站在一边的谷长老已经废了。剩下的人都是这般心思,而自己如今想解释想逃跑均是不能只能硬着头破与林子道: “前辈,我等无心冒犯与您,我等都是接到了消息得知z市范围里有异常的灵力波动以为是有宝物出世才过来探查一二。 巡查过程中。我等发现似乎在z市的境内出现过邪修的痕迹以为是有异族倾入这才在z市四处搜查,却不想原来是前辈您在这里,晚辈实在是不知,打扰了您的清静。我等实在是不知,请您宽恕。” “呵呵?宝贝出世?邪修?本座怎么不知道?”林子冷笑道:“若说宝物本座这倒是有很多,只怕随随便便拿出一二件来在你们这些低阶修士眼里就是天大的宝贝了。至于邪修”说道这林子声音一顿,随后将音量提了提,冷声道: “莫不是你们以为本座是邪修?” “不不不。”吴越真人吓的连话都说不全,慌忙解释道: “前辈您的灵力浑厚纯正绝不可能是邪修,一定是我们的探查出了问题,请前辈万万要赎罪。” 吴越真人说罢吓的几乎整个身子都要软了下去,且听见林子有些暧昧的浅笑道:“你说你是芜莛宫的修士?” 吴越真人一愣,有些弄不明白眼前这个实力恐怖的前辈话中的意思,只是颤抖着声音应声道:“是!完本是芜莛宫的修士,前辈莫是听说过芜莛宫?” “嗯,倒是有些印象。”林子装作不在意的道:“这般说来,你与帝都蓝家有些渊源了?” 蓝家!这些事情果然和蓝家有关,吴越真人一惊却不知道如何回答才是。 “怎么?是有还是没有?”林子冷了冷声音略带怒容道。 “有有!”吴越真人被林子这般已下也不顾的言词是否合适便道:“往年蓝家会同其他三个家族一期来芜莛宫,若真说起来蓝家算是在芜莛宫名下的。前两年蓝家家主的女儿被撤出有灵根便也送了芜莛宫成了谷长老的关门弟子。” “早这般说不是好了,何必遮遮掩掩的。”林子轻笑不在意的道:“想来你能寻到这里只怕也是因为打听蓝家吧。” “是。前辈。”吴越真人恭恭敬敬的应声道。 “这般说来,本座倒是与你们芜莛宫有些渊源。本座这里倒是要先想你们芜莛宫陪个不是。”说罢林子真的于吴越真人做了一个揖吓的吴越真人连说不敢。 林子也不甚在意他的态度,反倒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本座于你芜莛宫赔不是,是因为本座如今征用了蓝家。 且已经带着蓝家得到我泷空门尊者的赏识成了我派门下世俗执事,代表泷空门执行一切天朝凡俗实物,对此你芜莛宫可有异议?” 什么泷空门不泷空门的,神马尊者不尊者的不过都是林子瞎诌胡编的不过是为了让他们这些老家伙更加相信她不是孤身一人的散修罢了。只要让她们知道蓝家身上势力庞大,他们动不得便可。 “没有没有蓝家能被前辈看中是蓝家的福分也是我芜莛宫的福分!” 吴越真人慌忙解释道,心中不由的对眼前女修对她身后神秘莫测的泷空门更是尊敬万分。不说吴越真人就是其他几个修士也不由的对那个自己从未听说过的泷空门多了几分憧憬和幻想。 听刚刚那个前辈的言论,好似她在泷空门的地位并不高,一个修为实力恐怖到这般程度的修士在泷空门都不是什么重要的弟子,竟然只是一个负责管理接洽凡俗世家的普通执事,这般一算这泷空门的实力到底有多恐怖就可能想象了。 蓝家有了泷空门撑腰简直是一步登天呀!想着几大门派的掌门长老不由的都开始羡慕起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凡俗家族来,恨不得自己门派能被泷空门看中得意提携。连刚刚被林子威压释放所带来的恐惧都消散了几分。 人便是这样,利益当头的时候,危险神马的都已然不是关键。 林子见自己的目的达成了心下好笑,脸上却还是一副盛气凌人狗眼看人低的模样,不冷不热的道:“你能这般想便是好的。此处是本尊暂且在凡间休歇的地方,并不是你等可以窥视觊觎的可知?” “我等知晓!”众人忙道。 “今日你们胡闯之事,本座念你们无知初犯便不与你们计较,若是来日再敢来便是呵呵” 剩下的话林子没说,只是又将自己身上的威压在此施展开来。吴越真人等人吃痛忙俯身跪下叩拜大称不敢。 “知道不敢还不快滚?!”林子冷笑收起刚才的和颜悦色突然的便是一声怒喝吓的众人皆是踉跄,随后又慌忙叩拜便如同逃一般匆匆离去。 等看着那帮老家伙离去,林子收了隔音的法阵才彻底松了一口气,虽说以林子如今的实力不怕他们,不过演戏的滋味也不舒坦,第一次这般盛气凌人的在旁的修士面前装腔作势,林子还真有点不习惯。不过事后想想倒是有些暗爽。 要说自己筑基时间也不算久若是在筑基期自己也与他们一样不过是练气期大圆满的修士,且战斗经验不丰富别说对他们七人就是对其中任何一人都是吃亏的,没想到一个筑基自己的地位身份竟然可以改变这般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