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三章 补考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七十三章 补考

就比如林子手中的这个上品灵茶钰灵茶,不但金丹期元婴期的大能能喝得,就是林子这样的筑基菜鸟甚至钰灵茶这样的练气期修士都能喝得,若是林子不怕浪费给林爸林妈喝都不会出现半点副作用。 因为着前段时间繁忙虽心里头有些惦记着可到底没机会品上一番,今日反正也是闲下来了,林子便将这灵茶拿了出来,按着玉简上所记载的方式冲泡,却不想一开始竟然毫无香味。 林子原还想是不是在空间里放了太久了变了味道,又或者是自己的冲泡方式不对,却不想这灵茶与凡间的茶品大大不同。 它不是没有香味而是将每一种香味都锁在了灵泉水之中一分都不浪费。林子只是稍稍品了一口便感觉到一股灵力在口中化开,随之而来的便是一抹浓郁而清甜的香味在舌尖弥漫,这滋味果然是绝顶的。 若说这上品上品灵茶钰灵好处,只单单之说它其中所蕴含的灵力到底是辱没了它。 因为要补充灵力可寻求的东西极多,虽然灵茶最为温和无害可到底价格昂贵少有人会这般冤大头去花这大价钱寻这种灵茶。 而恰恰相反的是这种灵茶却是极其畅销的,往往在各处灵界一旦面世,就有大量的修士带着足够迷花人眼的钱财蜂拥抢夺之。 原因只有一个,那便是灵茶之中所蕴含的天地法源。据说钰灵茶所蕴含的天地法源能够帮助修士平神静气稳定道基增加顿悟的机率,这好处简直和玄雾灵香有的一比。 只是比起玄雾灵香的霸道刚猛,钰灵茶则更温顺许多,虽说效果也因之便的微乎其微,但却可以靠着时常的饮用通过潜移默化的方式得到进阶的顿悟。 这种顿悟稳定安全,可以说是最有安全保证的一种道基修行的外力借助了,这也就怪不得一些修士打破脑袋要花钱购买此茶了。 林子对这种差的功效和口感也是欢喜的不行,只可惜制作这种茶的原料钰灵茶树。在空间里根本没种植,玉珞仙子也没有为此留下什么种子之类。即便是有,林子能稳妥的种植大也是没有相关的炼茶技艺的。 这炼制灵茶可不是凡间的普通抄茶技术,据林子所知其炼制之法可比炼制灵酒甚至炼丹还要难上几分,根本不是菜鸟们可以随随便便上手的。 而玉珞仙子所收藏的钰灵茶也不过只有一个小灵罐之多,林子粗粗算了下分量竟然不足二两,即便是省着吃,也不过只能喝上大半个月而已,真正是少之又少。林子心里痒痒可到底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只能喝上一回是一回。 林子是在第二天早上才看到柳书云昨日半夜发来的短信。短信内容依旧很简介,说事情已经全部搞定,让自己明早安心去上课,顺便到他办公室将这次极考的试卷做了。 林子看着手机短信,嘴角闪过一抹玩味的笑容,自己这个柳老师可是真有意思,没见过这么敬业替逃课旷考的学生擦屁股的,不过既然他这么买面子替自己解决了个大麻烦,不如自己就替他争点面子好。 放心吧柳老师。这次的极考分数一定会是很漂亮的。 昨日睡饱妥当的林子尽早本来就醒的早,到学校的时候,班级里还没什么人,便如约去了柳书云的办公室。 林子一进去却发现不只是柳书云已经到了还有自己各科的任何老师也都到了。甚至一些自己不认识的老师也在,像是有什么事一般满满当当的集中在一间小小的办公室里。 林子差异以为是他们有事再开早会当下便说了抱正想要退出却被柳书云叫住了:“林子,你来了?可吃过早饭?” “吃过了柳老师。”林子恭恭敬敬的答,林子却腹诽。柳大帅哥,洒家没吃,要一道共进早餐吗? “吃过便好。既然来了就进来吧,各科监考老师都已经到了,我们趁着里上课时间还有四十分钟,你便抓紧点将这次季的试卷做了。柳书云显然没估计上林子脸上那些奇奇怪怪的表情只是一脸淡漠的道。 林子一愣倒是没相当竟然这么着急的就考试了,柳书云事先也没说明,若是自己晚来些,这些老师不久白等了? 莫说林子奇怪,其他老师也奇怪,他们原始一道上告校长办公室的,却不想校长竟然一点都没有责怪柳书云的意思,反倒只是一遍一遍的打那旷考学生的电话,结果当着众人的面足足打了一下午都没有用,最后便让众人先回去,他单独与柳书云说话。 众人以为柳书云这次一定死定了,却不想第二日人家正常来上班一点事情都没有,反倒他们这些人也被校长大清早的叫到了学校,说是要协助柳书云监考。 奇怪了,明明各科考试前两日都结束了,现在还要监考什么?众人不解却到底都依言到了学校里。 这才没聚集多久便见那个无法无天的肆意旷课逃考的学生也走了进来。更让他们讶异的是,柳书云作为班主任不但没有横眉冷对加以言词教育批评反倒和声和气的问学生有没有吃早饭? 当然最让他们吐血的是他们两之后对话。原来把他们这么多老师大清早的叫来学校集中竟然只是为了监考,这么多特级老师只是为了监考一个学生,让这个学生补考? 这让这些老师不由的气的想吐血,当下便有一个年莫四十朝上体形略显丰腴的中年女老师柳眉一竖不满道: “这便是我们这一届新出的中考状元?我倒要瞧瞧是长了三头了还是长了六臂了,这般的与常人不一样?人家考试她旷考。旷就旷吧,且还说走就走说来就来。这一来更是拉上我们这许多的老师作陪为了监考她一个人补考,真真是好大的架子。”说吧那女老师还十分讽刺的拿眼扫了一下柳书云又一并怒视了林子。 林子一听变知还是自己旷课的事情,原想着柳老大能耐不错替自己解决了麻烦却不想原来是拉了大大没擦干净屁股。柳老大估计对上没问题,这对下就有待考证了。 林子也不在意那女老师的冷嘲热坊是似笑非笑的看向柳书云,且看看柳老大怎么解决现在阶级矛盾问题。 却不想柳书云是个古怪形式的,好似根本没有听到那女老师的话,只是淡淡的到:“林子去左上角那个空桌上答题,一共六张四卷全在上面了,你一共只有四十分钟的时间,至于怎么分配这时间你自己估量。我只能告诉你,你能做多少算多少,若是你只做了一张,那总分也便只有一张试卷的分数解算,且没有第二次补考,所以先挑你拿手的做吧,当然你若有能耐能全部做了自然是最好的。” 柳书云依旧是用他那幅不冷不热的表情说着不温不火的风凉话,好似这四十分钟不是让你做六张试卷二十让你吃六个小馒头一般简单。 林子听的眉眼直抽搐,自己原还想着尽量让自己保持的像个正常人,却想不到柳大帅哥这张看似温文尔雅人畜无害的脸蛋下藏了一颗腹黑奇葩的内心,看着不温不火的几句话就这红果果的逼着自己雄起了。 若说林子奇怪道也不算多,真正差异的是其他在场的各课老师,谁都知道一场正常的考试要两个小时,六张试卷便意味着要十二个小时,饶是时间紧张缩短一番也至少得要十个小时以上才正常,却不想柳书云居然只给四十分钟,且那学生欣然接受了。 这下这帮人倒是有些弄不清柳书云的脾气了,这到底算好,还是算坏呢?他到底是在包庇这个学生还是再惩罚那个学生呢? s中季考的试卷可不简单,饶是这个中考状元学习再好脑子再聪明四十分钟内能做完一张试卷便也算快的了。可这般算来,哪怕这张试卷她能做上满分也不过只有一百分而已,如果总分按做多少算多少的话,这么可怜的学生毫无疑问的会从s中最令人骄傲的实验班一下子降到最莫等的九班去,这可是天差地别的待遇。 这般想着原先还有些不待见林子的各科老师如今倒是都带着怜悯的神情大有深意的打量着她,那眼神分明再说:真可怜,遇到了这么一个不讲情面的老师,这下场可惨喽。 林子无奈,虽不想太引人注目,可到现在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只能因着头皮坐到那个座位上去,为着能让那帮老师不太能够注意到她的手速,林子还特意选了东面背对着老师们的位置这才深深的吐了口气,无奈的开始答卷。 试卷的内容很简单,又或者说林子也不知道是简单还是难,对于她现在的情况来说,还真不好分清楚什么是难什么是简单,管你是高等函数还是一加一等于二其实都差不多,不过是强行记入在脑海中的知识点复制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