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四章 奇怪的柳书云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七十四章 奇怪的柳书云

时间太短了,不管自己如何控制都显得有些不正常,那么干脆就不正常到底好了。林子奋笔疾书,不过二十分钟就将六张试卷全部填完,看了看手表见时间有多余也不上交反倒认真的检查起了试卷来。 不要以为是林子脑子进水开始假装好学生,其实不然。 若是旁人定时在检查自己试卷里的错处加以改正,而林子却恰恰相反,反而是在找试卷里的难处。 专找那种看着就应该错的地方然后着重挑选几处改错,这般一来实验班的位置依旧稳坐,也不至于满分这么夸张。虽然有点亡羊补牢的意思,不过有点意思过也算对的起柳书云了不是? 几遍检查下拉,将试卷修改完的林子便只能百无聊赖的瞧着着试卷上的一个小数点发愣,眼瞧着拖的时间差不多了这才站起来在众老师惊讶的目光中,缓声道:“老师,试卷做完了。我是不是应该去上课了?” 柳书云拿眼打量了一下林子也不多讲挥手示意林子出去,林子心下大喜也不管其他老师的表情便乐呵呵的出去了。 这一天均是无事,直至下午时,张全打电话来说蓝羽已经回了帝都蓝家,是去于蓝风解决蓝惜雨的问题,顺便一并用蓝家的势力于政府疏通关系,让那些u部的人扯离z市。 只要这帮人滚蛋了,玉颜夕事件也算要一段落了,林子的世界也算安静了许多。 这几日林爸林妈被关在家里好几日早就闷坏了,今早便已经忙着要出门,林子也没拦着只不过还是得有蓝羽留下来的暗卫护送林子才放心。 林家的食味居也在这两日准备正式恢复营业,消息才一出,当天便有很多人预约,怕林爸林妈忙不过来,外公外婆也没回乡下反倒去了食味居帮忙。 如今食味居的茶水已经有些一些名声。凡是有机会喝个人均是感受独特,那些有些门路喝的出其中好处的人更是念念不忘,每日里来也不点别的就点食味居的茶水一杯品上许久。 这其中有一人却正是柳书云,从食味居开业以后,柳书云每日傍晚下课之后便会去食味居吃饭,每每饭后便顺便叫一杯食味居特制的茶水喝。 每日来食味居吃饭喝茶的人极多,可喝茶多事在早晨或者下午茶时间段,在晚饭后喝的却着实很少。而柳书云却每日里都来报道,特别是在这次食味居关门几日后重新营业的第一天又见到他,这般一来连原本不怎么在意的林爸林妈也发现了这人的异处来。 这是柳书云看着人一表人才温温和和的倒也不像是坏人。林爸林妈虽然觉得奇怪道也没说什么。 这日柳书云依旧是要了一份比较简易的晚饭一个人在大厅的边角处找了靠窗的位置随意的吃起来。 这饭才吃了一半却见一梳着简单马尾穿着s中校服的女生走了过来,也未等柳书云开口便在他的对面做了下来。 柳书云抬头却见林子正坐在他的对面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便道:“怎么不上晚自习?” “我这旷课专业户,再多旷一节晚自习,柳老师应该也不会介意吧。”林子是虱子多了不怕咬无所谓的笑道。 “你下次不要再旷考就行了。”柳书云的表情也是淡淡的,好似在说这菜有点咸下次盐少放点一般。这师生两的对话直接雷倒了旁边桌的食客。 林子现在脸皮子也着实厚了无所谓的道:“旷考也无事,柳老师不是能解决的嘛。” “这样的事情,我能处理一回却不想处理第二回,你若还想要这本毕业证书顺利高考的话,最好自行解决。”柳书云也不抬头自顾自的吃的舒适。 “柳老师。我们打个商量,我全包了你以后食味居的所有晚餐,你帮我搞定这么麻烦事可行?”想着自己总有境界要突破闭关的时候,请假神马的自然是必不可少。林子不由嬉皮笑脸的动用了公然行贿的政策。 “你这是打算行贿班主任吗?”柳书云抬头淡淡的看一眼林子之后继续默不作声的低头吃饭。 “看来全包晚餐还是不够呢,柳老师的胃口真大,要不包三餐如何?”林子吧唧了下嘴巴,似乎有些心疼的道。 “哦?”柳书云嘴角闪过一抹轻笑:“只是三餐?” “柳老师。你未免太黑了一点吧。”林子泼妇状的一手猛拍了一下桌子道:“最多再加一杯饭后消食茶!” “莫要拿大厅里的那种糊弄我,我可要你们食味居最好的那种。”柳书云问服务生拿了白开水润了润口毫不在意的道。 “小样儿,嘴巴还挺挑。以前没少干这种事情吧。”林子不满的撇了撇嘴还是应声道:“便如你所愿。” 就这样一对不要好的师生厚颜无耻达成了地下交易,看的边上桌位吃饭的一个中年男子直摇脑袋,大叹世风日下。 贿赂当然是什么时候说定,便是什么时候就开始实施,见柳书云吃完了晚餐,林子也毫不吝啬的将柳书云请到了楼上雅间。又亲自去茶室要一份泡茶的器具。 这次食味居里原先准备好的三种浓度不一样的空间灵泉调配水林子都没有用,反倒又到空间里取了新的灵泉水重新调对,浓度比食味居里最高的那种套配水还要高上十倍有余。 林子嘴角浅笑心下的疑虑却未消反倒更高了几分。柳书云?柳书云!自己越想越觉得这个班主任奇怪的很,想来若不试试他还真对不起自己花费这般长的时间套话。 食味居原先准备三种调配水的比例分别是:a级:一升饮用水加上一滴灵泉水、b级:五升饮用水加上一滴灵泉水、c级别十升饮用水加上一滴灵泉水。 这三种应用水虽然都能改变茶水的口感和灵气浓度,长久服用都能改变服用者的体质,但到底都是潜移默化的效果明面上并不明显,即便是a级别的特等好茶水也不能当即就在凡人身上起到明显效果。除非遇到体内杂质实在过于多的人会出现轻微腹泻的症状外,一般还算健康的人都不会出现任何症状。 而自己如今这种专门为柳大帅哥调配的比例则是一茶壶的水加上一滴空间灵泉水。这个比例对于修士来说或许不值一提,对于一个长期服用a级灵泉水已经改善身体的凡人来说或谢是觉得喝的神清气爽身体特别舒畅,可对一个只可了一段时间的c级茶水没有经过其他调配水改善的普通人来说虽然那可就对不起了 嘿嘿!柳老师莫要乖我心狠手辣,你若是有问题的便不用多说了,你若是不幸没用问题的呢!那只能说抱歉了。 当然俺保证这种剂量的茶水你还是不会死,只是也有半条命会丢在茅坑里出不来而已。不过只要你坚持能护住菊花从茅坑里爬出来保证第二天神清气爽精神百倍。 林子捧着新调配好的茶水送进雅间里,亲自学着技艺师傅的程序不文不白的与柳书云泡了一杯半吊子功夫茶。 柳书云也不在意,只是拿起茶杯放于鼻尖嗅了嗅,随后蹙眉抬头看向林子露出了一抹奇怪的眼神。 林子一心惊,这家伙难道是发现了什么? 没道理?!若是普通凡人虽说可以感觉到茶水的味道变化却也不清楚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若是有些道行的修士这点微不足道的灵气比例只怕他们都感觉不到,怎么柳书云会出现这种奇怪的表情? 柳书云打量了一番林子后却并没有说话,重新拿去茶轻饮了一口随后不冷不热的道:“确实要比大厅里的好少许多。”说罢也不理会林子反倒略有思量的打量着杯中剩余的茶水来。 这幅要死不活的模样到让林子一下子抹不去他的来路了,只是居然诡异的觉得他的神色表情语气似乎像一个人,可是一时间却也想不起是谁来。 虽然林子有些脸盲的症状,可事实上这柳书云的相貌虽说普通却到底也算气质独特好记,不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会忘记的脸孔,这才让林子更加疑惑。 是谁呢?到底是谁呢?林子觉得如果自己以前看过没理由不记得的。 原先没说破时到还未觉得怎么样,可如今一说破林子就越看越觉得十分诡异不由的拿眼频频打量着一脸淡漠的柳书云。 柳书云明知道林子再看他却也不在乎,只是自顾自的慢悠悠的品着茶,这一品竟然足足过了一个小时都未停下来。 连一向耐十足心的林子心中都不自觉的腹诽道:不过是几十块钱一两的普通低档碧螺春即便是用灵泉水泡过非同凡响也不用当作绝世珍品这般小心意义吧。喝一个小时,您就不觉得累? 好在林子再不耐烦见壶中的茶水已经所剩无几了到底还是耐下性子来坐等柳书云的反应,戏都唱到这一出了,不能高/潮未到,自己这个导演加观众就先撤了吧?这多没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