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五章 你到底是谁 - 带着空间去修行

第两百七十五章 你到底是谁

柳书云喝完最后一口茶拿眼打量了一下林子道:“怎么还不走,是打算在这过夜?” 林子一愣,越发的觉得柳书云的口味像一个人随后便嬉笑道:“我在这里过夜问题倒是不大,若是老师也跟着留下来的话,问题就有些严重了。” 柳书云的嘴角挑出一抹轻笑,随意道:“哦?是这般吗?要不然,我便留下来试试看好了。” 纳尼,你是疯了吗柳老师?这是乃作为为人师表该说的话吗?林子忍不住想翻白眼。只是心头那种既熟悉又诡异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不禁让林子有些毛骨悚然。 “柳老师你若是喜欢这里,我这就去给你将这件雅间包下来,让你在这里住个够,想住多就就住多久。你要是觉得不舒服,也可以让服务生给你买张床,账单报销在我头上,就这样住你晚上做个好梦,拜拜。”说罢林子也不继续等柳书云说话便自己逃也似的飞奔出食味居。 出了食味居林子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依旧觉得有些心神恍惚,这个柳书云实在是太邪门了。 虽然浑身上下一点灵气也无,虽然看上去温文尔雅人畜无害,可林子始终觉得这个人不简单,特别他隐藏在骨子里的那种气质好像有点像一个人 林子有些心神不宁的在街上乱逛足足走了一个多小时才走到自家小区的门口,林子心下苦笑,自己作为一个修真者这脚程却比一个普通凡人还差。 “让让让,快些走开,没见我家少爷的车要进去吗,怎么的拦在门口还想演被撞碰瓷不成?” 林子正愣神间却见一个矮小精瘦留着八字小胡子的中年男子一般嚷嚷者一边就要上来推搡林子。 林子蹙眉身子随意的一侧,那中年男子便因为着力点不对便摔倒在了林子脚下。 林子冷笑一声拿脚踹了踹那中年男子的屁股道:“怎么好端端的转往别人跟前玩狗吃屎呢?莫不是你想自己摔到骗我扶你,然后敲诈勒索?莫不是光天化日的还想玩碰瓷不成。” 对于这种嘴贱的狗腿子林子可半点没有好心肠的态度。正巧自己因为柳书云的关系心情不爽,这不就有人上赶着给自己演一出好戏不是。 这厢这个狗腿子刚被林子踩在脚底下疼的哇哇直叫,那厢一辆在路边嚣张的停的歪七扭八的宝蓝色布加迪上走下来一个面貌还算英俊可神色却好似生色过度的少年不满的走向林子,也不看林子只看着趴在路上的狗腿子道: “小黄,不过是叫你下来给小爷我开一个道,你便在这里给小爷撞死?你这条狗可做的越发忠心了!” 说罢那嚣张少年也是随意一脚狠踹在被林子称作狗腿子的中年男子屁股上,好似还不解气有嘀咕了一句‘没用的东西’这才悻悻然往里头走,全然不管被他停在门口妨碍交通的布加迪跑车。 “小黄?这条狗?”林子一愣随后笑着对地上的中年男人道:“说你是狗腿子还真是说的正中下怀,不过小狗腿,明显你卖命没卖好。你这还瘫在路上呢,你家狗主子就不要你了,你看这便将你抛弃了呢。“ 说罢林子好似还不过瘾随后又不怀好意的道:“你这是要在这条马路上趴到天荒地老呢还是打算让我扶你一把?” “你你扶我一把。”那中年男子有气无力的道,原以为林子会将他扶起来,却听林子又道:“你当真要我扶你一把?你可是想清楚了? 我扶你倒是没什么问题。可是我这个人呢平日里舞刀弄枪的习惯了,下手也是没轻没重的。这一扶吧万一没掌握好力道,断胳膊断腿的倒还算清,要是不小心弄个半身瘫痪什么的,你应该不会怨我吧。” “我我不要你你扶了。”那中年男子被吓的不清一下子连话也说不清楚了。 林子好笑假装听不清楚道:“你说什么?你到底是要我扶呢还是不扶呢?” “不不不”中年男子的心猛然一惊失声痛呼道。 “哦。原来是不要扶呀,那你便好好在这里躺一辈子吧。”说着林子嘴上随意口诀一动,那中年男子直觉自己的身体突然一寒,随后浑身上下便没了知觉。没有疼痛没有感知。 中年男子惊讶想要自己爬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力气,连一丁点动弹都动不了。 林子随后向朝着这般慢慢围观过来的不明真想的人群无奈道:“你们可是瞧见了,我刚刚问过他了要不要扶他,是他自己不要。我劝你们也别扶他了。估计是在做什么行为艺术,等下扶了还要挨骂。” 说罢林子也不管其他人半真半假或者恍然大悟的表情自顾自的穿过了人群正要往小区走去,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转身看向那个刺眼的布加迪。嘴上嘀咕道: “车倒是好车,可是停的不是地方,不过既然你这般喜欢停在这里,便如你所愿。” 说着林子的嘴角闪过一丝玩味,随之手掌上也多了四枚冰针,不过是呼吸间的时间,那四枚冰针便分别莫入了布加迪的四个轮子内. 片刻四个轮胎同时颓然瘫倒,那本就不高的车子又生生的矮了一节,随后那轮子呢的冰针消失不见无隐无踪。 林子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手段道:果然,不管在哪里,水灵力凝练的武器都是杀人躲避销毁证据的最佳好手段。布加迪呀布加迪你便好好的停在这里,看看你的狗主人可还开的动你。 林子可知道这车的轮子并不好配,且子是在z市根本找不到可以换的地方,即便那小子寻了拖车来这车一时半会儿也只能是报废的命。 林子悠闲的哼着小调走进了小区,这才到自家别墅对面的人工湖处便看见刚刚自己在门口碰到的校长小子居然就站在自家别墅的门口左右打量。 咦?这小子是谁?怎么会来我家?林子讶异,林爸林妈和外公外婆如今都还在食味居忙碌还未回家,自己也还没进去,那家中便是空无一人的,这小子会是来找谁的呢? 林子努力翻阅了今生加前世所有的记忆也不记得自己的世界里有出现过这么一人,便更加的疑惑了,自己重生后才出现的奇怪人物?莫不是有问题? 莫怪林子心生警惕,实在是自己从重生以来便怪事不断,总会遇到一些前世没见过,今生才出现的奇怪人物,且各个颇具身份背景或实力,如今眼前这个虽看上去不过是一个暴发户家里走出来的傲娇少年,可谁又能保证他不是某个势力里弄出来的是非祸端呢? 林子不敢大意,隔着偌大的人工湖用神识将那傲娇少年全身上下都打量了一边,连带着每根骨头每份肌肉没一颗毛细血管和细胞都仔细观察了确定是正常凡人无误这才松了口气。 “怎么找人?”林子装作无意走到自家院门前绕过少年自顾自的开了门后道。 “你是这里的主人?”那少年挑眉,拿他那一双桃花似的眼睛肆无忌惮的打量林子,随后轻蔑的道:“你家可是开了一家食味居?” “是,怎么有事情?”一听那人说食味居,林子只道是生意上的事情,便勉强缓和了神色道:“若是想与食味居做生意又或者是预约订桌请到我们的店铺里去,自然会有大堂经理与你处理,这里是私人宅院不谈工作。” “小丫头模样倒是不错,可是嘴巴却利索了点,一套一套的,爷听着不是很喜欢,且叫你家大人出来说话,就说爷有大买卖与你们谈。”那少年桃花眉眼一挑肆无忌惮的盯着林子的脸孔发出暧昧的笑意。 “我已经与你说了,若是谈生意便去食味居内谈莫要来这里,怎么你这人年纪不大耳朵便已经聋了吗?”林子有些不耐烦这样的傲娇小孩,连耐着性子的脾气都懒得有。 “怎么,欺小爷没查过你们的底细不清楚你们的运作吗?我要与你们食味居谈的生意还非得再这里不可,去食味居无用。” 傲娇少年说罢痞痞的一笑便伸手要去推林子家的院门,却被林子一把拦了下来。 林子将那少年的手拦下来后有些厌恶的拍了拍自己的双手不耐烦道:“麻烦你下次不要拿香水当花露水喷,这浓度别说熏死一只蚊子了估计能整条街的蟑螂都不孕不育。” “你说什么!你懂不懂货,我这可是eaudecologne古龙水,你个乡下丫头不识货可别乱说话。” 若说高晓风今年最得意的事情是什么,莫过于他的嫡出哥哥突然发生意外死了,且一死还是死一家一个人都没留下,将偌大的家产都留给了他往日里最是看不起的庶出的自己。 以至于自己苦逼的活了十来年居然在今年时来运转一举变成了人上人。想着这些高晓风就想偷着乐,想想一个月前的他是什么模样的,莫说门口那车,自己身上这衣服,还有这高档的香水这些自己平日里想都不敢想的东西,自己可就连平日里泡妞付个茶水的钱都拿来。